楠雄·揍敌客的灾难

作者:淡络葡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17章

      我看着血淋淋的奶嘴一时间无语凝噎。

      宛如进入了奇怪的舞台剧剧场。

      我的脖子上面为什么被扑克牌开了一个大口?

      哦,没事,只是为了我弟弟的奶嘴。

      我的胸腔为什么开个大洞?

      呵呵,我只是为了引起霸道杀手的注意偷了他弟弟的奶嘴。

      你们是在演《Mafia霸道少爷之弟控的奶嘴》吗?

      说给无关的路人听的话,都会想这两个人是不是哪里有大病啊?

      如果是电影的话,会被人打一星刷负的吧。

      这种垂直的钓竿,伊尔迷还能像是条大鱼一般咬钩。

      呀咧呀咧,这就是兄弟爱吗?

      我是不会感动的,甚至还有些尴尬地抽了抽嘴角。

      用有毒物质制造的奶嘴也不是什么好货,虽然价格的确比想象得昂贵,但我们家也不缺这个钱。

      仔细想想的话,伊尔迷的确有点守财奴的倾向。

      我们揍敌客的小孩六岁就有自己的银行卡,这笔钱算是零花钱和劳动所得,而日常的开销什么的都是走家里的账,据糜稽所说,伊尔迷卡里面的钱有八位数,也没见他怎么用过,就像是个守着金币的只进不出的大黑龙。

      糜稽眼红很久了,不过笑死,根本不敢去撒娇要礼物买手办。

      当然我也不关心伊尔迷的私人财产了,也没想过让伊尔迷把银行卡的钱都换成甜品,但我只想说得是,我们揍敌客真得不缺这个买奶嘴的钱。

      哥啊,我的亲哥啊,去学习一下《该怎么把不要用的旧物爽快地扔掉》这门课吧。

      这是梧桐很喜欢的课,似乎是为了改掉在流星街的时候的习惯,不过实际上根本没有什么用,堆了一个仓库的旧物,比如说为了操心揍敌客的身高买的一些智商税的鞋垫。

      伊尔迷保持着这个诡异的姿势,又把奶嘴往前送了送,他还和西索以互相伤害的姿势连在一块,旁边的西索还因为伊尔迷的动作而发出了奇怪的声音。

      应该只是手没进了胸腔而疼痛的吧。

      完全不想接过奶嘴,反正我现在也是一个普通的婴儿,因此也摆出标准的“装傻脸”来应付过去。

      伊尔迷GET到了这一点,也没有多说什么,看了看西索的衣服。

      【用来擦奶嘴好脏,算了。】

      然后把奶嘴收了回去。

      【沾了变..态小偷的血,不想收藏,回去烧掉。】

      ……收藏?

      我捕捉到了关键字。

      看来我赶明还得查一下我自己有没有少什么东西,我在这方面还挺大大咧咧的,再加上少了什么也会立马被补上,所以也并没有相应的意识。

      防备亲哥,我大概也是第一人了吧。

      席巴赶过来自然也不是为了围观一下伊尔迷和西索现在这个扭曲的人体艺术,而是为了收拾残局。

      在他的见证之下,两个人数了“一二三”同时松开了手。

      伊尔迷的脖子还有西索的胸口没有了遮挡物都开始飚着血液,两个人的表情却也没有半点变化,一个面无表情,另一个巧笑倩兮。

      双方还都有点可惜,可惜的方向也南辕北辙。

      【没在指甲上面涂药。】

      【好想再打一场。】

      ……有病。

      佣人们有条不紊地开始收拾残局,拿出医疗箱开始上药包扎一条龙服务。

      席巴终于回归正常把按着耳朵挂在空中的我抱了起来,这个动作不至于让我的脖子断掉,只是被伊尔迷盯着,脑海里想着【下次也要试试】,我的心理压力也有点大。

      不可能不知道前后关系,但是席巴还是装模作样地问道:“发生了什么?”

      说这话的时候,似乎是为了威慑,他的身上还多了些威压。

      我在席巴周围看到了一圈“气”,这也是“念”的应用技法,如果是普通人的话,甚至会因为承受了太多的念压而死亡。

      那些“气”避开了我的身体,应该是席巴特意做的,只压在了伊尔迷和西索身上。

      可以清晰地看到学习了“念”和没有学习过的两种情况。

      伊尔迷还没有学会念,无法使用“念”来抵抗,他的身体紧绷,衣服底下的肌肉隆起,腿部在隐隐发力,明显是打算逃跑的动作,他并不是那种容易出汗的类型,但此时在背后已经出现了一层细汗。

      西索可以用“念”来抵抗席巴对他的施压,他周围的“气”变得很凝实,将他的身体包裹成一个圆,不过即使嘴角还带着笑,但从肌肉和骨骼的紧绷程度来看也并不好受。

      伊尔迷还没有回答,西索就先一步开口了,“我只是想和小伊玩一下而已。”

      小伊?伊尔迷吗?

      刚认识了这么几个小时就直接取了昵称,怕是一点儿都不担心伊尔迷半夜摸进他的房间给他脖子来那么一下。

      不过以我现在认识到的西索的疯劲来看,说不定他还会高兴地扯掉棉被大喊“来啊~互相伤害啊”。

      希望他不是果睡的。

      虽然对我来讲也没有什么两样,透视太伤眼了。

      不过揍敌客的人在内宅的除了糜稽,就连三毛的身材都很好,也可以当成艺术品来欣赏。

      伊尔迷根本没搭理西索,平铺直叙回答道:“他偷了楠雄的奶嘴。”

      西索挑了挑眉,“只是乱入了一个房间……”

      他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一声叫喊打断了。

      “西索!”天野由雪的声音从远处传来,“你在这里啊?”

      “诶???”天野由雪跑近了之后似乎才看清楚现场的状态而发出了一连声的尖叫声,像是唱着哆啦美法索的音阶一般。

      【好麻烦。】

      内心却像是开辟了一个吸烟室,专门在这个时候吐槽用。

      “你怎么又打起来了?”天野由雪捂着嘴说道,随后对着席巴道歉,“对不起,席巴叔叔,西索就是喜欢到处玩一玩闹一闹的性格。”

      呀咧呀咧,这和玩一玩以及闹一闹这种词已经没有关系了吧,现场都是血。

      不过也没有办法说别人什么,我们揍敌客家的常态似乎也都是这样,鲜血撒得到处都是,不过不至于像是现在这样下死手就是了。

      见到天野由雪,席巴把念压收了回去,“没有关系。”

      活像是个友人的好孩子面前的好叔叔。

      大家都知道发生了什么,大家又都在装傻,互相寒暄了几句,席巴就以西索伤重为由,让天野由雪带着回去了。

      虽然明眼人都能看出来西索还能跑和跳,甚至还能穿着红裙再打一架,和需要卧床休息完全没有关系。

      天野由雪和西索也并没有反驳这一点,两个人浪却也有分寸,很快就离开了。

      佣人们去处理三毛的伤势,现场就只剩下了我们三个人。

      席巴对着伊尔迷问道:“怎么样?”

      伊尔迷想了想回答:“很难缠。”

      “如果认真打的话,你还打不过他。”席巴说道。

      伊尔迷有些不服地抬起头,眼神盯着席巴,“他身上很奇怪,像是楠雄,又不像。”

      “这是‘念’。”席巴说道。

      伊尔迷距离十二岁也就相差三个月,实际上如果不完美地按照月数的话,他也可以说是十二岁,这个年纪学“念”完全没有问题。

      听到了新鲜的词汇,伊尔迷歪着头重复了一遍,“念?”

      席巴就开始讲述“念”是什么。

      因为我已经听过了一遍,原本还想快点瞬间移动回去的。

      我用“千里眼”观察过了,西索和天野由雪两个人现在已经走到了别墅外围了,我如果直接瞬间移动回到糜稽的房间里面,既不会碰到他们,也不会错过《万年小学生名侦探》。

      不过席巴这个不知道二次元是什么,还撕毁了《二元一次方式》的老父亲不允许,“楠雄,再听一遍。”

      【你之前肯定发呆了。】

      我发呆也不影响我记着啊。

      三心二意是超能力者的特长。

      即使我那个时候一直想着昨天的剧情,实际上也是过了脑子的,他们叫我复述的话,我也可以复述一遍。

      虽然我抵抗了,但是没有用,还是又听了一遍。

      不过席巴还是讲了一些新的东西,在介绍完“念”的基本概念之后,就是如何学习“念”。

      大概是因为我之前天生就有,所以觉得没必要和我讲吧。

      “念”分为强制开念,就是在生死攸关的时候开念,另一种就是花时间去修炼。

      在揍敌客的日常训练实际上也有为“开念”打基础,毕竟“念”都被认为是生命的可以外放的能量。

      不过席巴讲这么多也没有打算询问伊尔迷的意思,只是说道,“过三天给你开念。”

      虽然留了三天让伊尔迷养伤,但这么迅速的话,那就绝对是前者,在生死攸关的时候激发“念”了。

      也有这种紧急关头情况开念,以后的潜力会大一些的说法,不过似乎没有什么根据,像是被席巴形容为怪物的猎人协会的尼特罗会长,通过艰难的锻炼觉醒“念”的,还是很知名的“心源流”的开创者。

      不过揍敌客一般都是选择前者,走得也不是“心源流”的路子,更像是融了百家之长又有自己的特色。

      伊尔迷完全明白危险程度,面上却也没有任何担忧的表现,沉默地点了点头。

      不过随后又立马把头转了过来,对着我问道:“楠雄,我马上要开念了,要和我睡觉吗?”

      他看上去楚楚可怜,但前提是不要当着我的面拿出针给自己的脸戳了两针来改变自己的神态啊。

      为了和亲弟弟一起睡,现场拯救面部坏死。

      他看得穴道的书没白看,医学就靠着伊尔迷拯救了。

      很强大,但请恕我拒绝。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之前就说过了,因为《妖怪咨询所》梗和《职业选择》有重复想要换掉预收坑,现在我终于换掉了,换成了《咒灵宰,想要买个房》,感兴趣地可以去看看=3=
    ------
    大哥的书单(认识果农后)
    《人的变..态是天生的吗?》(标注有点道理)、《躁郁症的治疗方法》(标注插了针没用)、《苹果树砍伐技巧》、《远离变..态的一百种方法》(标注没用)、《可爱的男孩子也是需要保护的》(大受震撼)、《从大叔叔手中保护弟弟》(……)
    -----
    不更新我好恨为了保护楠雄兔的耳朵把地雷当成耳罩给他戴上
    -----
    “靠”在《Mafia霸道少爷之弟控的奶嘴》的舞台剧上面撒了三十滴营养液小花
    “墨槿昔年”在《Mafia霸道少爷之弟控的奶嘴》的舞台剧上面撒了二十五滴营养液小花
    “祁风华”在《Mafia霸道少爷之弟控的奶嘴》的舞台剧上面撒了十滴营养液小花
    “美人骨”在《Mafia霸道少爷之弟控的奶嘴》的舞台剧上面撒了十滴营养液小花
    “彩虹味的彩虹糖”在《Mafia霸道少爷之弟控的奶嘴》的舞台剧上面撒了三滴营养液小花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