诱你心动

作者:奶油有点甜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0 章

      下午六点左右的时候,病房门口有响动,元兮以为是罗弋回来了,正要开口,推门进来的却是徐知舟。
      
      不知怎的,元兮心里涌上一丝失落。
      
      徐知舟看她桌子上摆的东西,面色尴尬地拎了拎手里的饭盒,“我以为你还没吃呢。”
      
      “这又没什么。”元兮把桌上的东西挪出了一个位置,“你吃过了吗?要不要一起吃点?”
      
      徐知舟没跟她客气,兀自打开饭盒。
      
      “这些都是你做的?”元兮看着餐盒里卖相十足的东西,面色微讶。
      
      怎么现在的男生都会做饭?还做得这么好?
      
      “我以前在国外留学,想吃都是自己做,练出来的,你尝尝。”
      
      元兮夹了一口青豆,点点头,“好吃的。”
      
      徐知舟朝她温和一笑,把中药的包裹放到病床边的小桌上,“这是你的药,我爸说这个每天要煎一副,先坚持喝一段时间,如果有效的话,后期再酌情减量,他还给了一个药膳谱,我发给你。”
      
      元兮刚拿起手机,病房门就被人从外面推开了。
      是罗弋。
      
      空气瞬间静了几分,连时间都诡异地放缓了脚步,白炽灯照得室内通亮。
      
      罗弋就这么静静地站在门口,目光锁着病床边的外来者。
      
      元兮率先反应过来,“罗弋,你去哪了?怎么现在才回来?吃饭了吗?”
      
      罗弋扯了扯领带,喉咙干得发疼,他一言不发地抬步进了厨房,猛灌了一大瓶冰水,冰箱门框硌着掌心,指尖用力到泛白。
      
      指腹蹭了蹭唇角的水渍,罗弋出了小厨房,又恢复成了那个高傲不可一世的模样。
      
      “罗弋,这是我朋友,也是你们辅导员。”
      话落,元兮又觉得怪怪的,好像他们两个才更熟一点,这个介绍有点儿多此一举。
      
      罗弋舌尖抵了抵后槽牙,勾了一把椅子坐下,隔着一个病床和徐知舟对视。
      
      徐知舟微眯了一下眼睛,推了推眼镜,朝元兮笑道:“你弟弟挺有个性的。”
      
      元兮听得懂徐知舟的话外音,她面色微哂,替罗弋圆场:“他有时候就是这样,你别太在意。”
      
      “不会。”徐知舟笑容温和,扫了一眼罗弋,又把目光放回元兮身上,“小孩子嘛,偶尔不太喜欢大人的打扰,我家里有一个表弟也是这样。”
      
      罗弋轻嗤一声,很是不满他这幅装老成套近乎的模样,他拿了双一次性筷子,凑到桌前吃饭,“老师今年多大?”
      
      “罗弋。”元兮皱眉瞪了他一眼,示意他礼貌一点。
      
      元兮的小动作,没能逃过徐知舟的眼睛,他扶了扶眼镜,不急不缓道:“我今年27,如果没记错的话,应该比小兮你大三岁。”
      
      小兮?罗弋眼皮微跳。
      
      “27岁才是讲师级别?”他眉梢一挑,夹了一颗青豆,丢进嘴里又吐了出来,皱眉嫌弃道:“江仙阁的厨师手艺越来越差了,这做的是什么?”
      
      罗弋偏头,朝元兮笑着问道:“兮兮,你说是不是?”
      
      元兮被他弄得一个头两个大,掐了他一下,让他注意礼貌。
      
      罗弋顺势握住她的手,耷拉着眉毛,眨巴着眼睛,一副懵懂无辜的模样,“兮兮,你掐我做什么?难道我说错了吗?”
      
      徐知舟的目光沉暗,睇着两个人互相搭放的手。
      
      元兮猛地抽回手,面色尴尬地瞪了一眼罗弋。
      
      “我今天也没什么事,东西既然送到了,我就不打扰了。”
      徐知舟说着就要起身。
      
      元兮直接拉住他的胳膊,“我送送你。”
      
      罗弋面色冷得凝霜,就差把元兮的手盯出一个窟窿了。
      
      徐知舟扫了一眼罗弋,又游移不定地问她:“你的脚……可以吗?”
      
      “可以的。”元兮点了点头,起身送徐知舟。
      
      两个人出了病房,徐知舟直截了当:“有什么话,你可以直接说。”
      不得不说,徐知舟真的是一个很会察言观色的人。
      
      元兮抿了抿唇,些许为难,“我知道,今天罗弋他有点儿不礼貌,你别太跟他一般见识,就当小孩子闹脾气了,他平常也不是这样,可能是今天遇到了什么不开心的事,我替他跟你道个歉,还有就是那个假条的事,我会让他尽快返校销……”
      
      徐知舟皱眉打断她的话,“你想说的只有这个吗?”
      看徐知舟不耐烦的态度,元兮心下一颤,罗弋可能真的把他给得罪了。
      
      徐知舟扫了一眼她身后紧阖的门,“元兮,罗弋不是小孩子了,他已经成年了。”
      
      两个成年男女,无亲无故,同住一个房间,于礼不合。
      
      “我知道,我会说他的,那个你……”
      
      徐知舟知道元兮误会了自己的意思,但他没有坚持解释。
      
      在现阶段的元兮眼里,罗弋是比他更为亲近的存在,不管他说什么,元兮都不会信。
      
      而且,就刚才的接触来看,徐知舟相信,不管他说什么,做什么,罗弋总有办法扳回这一局。
      
      “学校那里我会替他瞒着,你好好养病。”
      
      得了这句话,元兮松了一口气,朝他连声道谢。
      
      元兮回到病房,罗弋已经把领带扯下了,领口的衬衫开了两颗纽扣,露出漂亮精致的锁骨,而他整个人,正大剌剌地躺在陪护床上,有一下没一下地揉着额角。
      
      “罗弋,你今天太不礼貌了,那是你们辅导员,哪有你那样不给面子的。”
      元兮板着脸,一本正经地说教。
      
      他今天陪着那群老滑头喝了一下午的酒,吐得昏天黑地,好不容易等酒劲过去,匆忙洗了个澡赶来陪她吃晚饭,她却给了他这么大一个惊喜。
      
      “兮兮,你能不能也心疼心疼我。”罗弋用手背挡着眼睛,太阳穴嚯嚯地疼。
      
      今天的罗弋,格外不正常。
      
      元兮坐到他旁边,声音柔了几分,“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罗弋直接环住她的腰,把脸埋进她怀里,“我难受,我好难受。”
      
      元兮刚要抬手顺顺他的脊背,又突然意识到两个人不该这么亲昵,他拉开罗弋的胳膊,起身给他倒水。
      
      “是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了吗?”
      
      罗弋凝着她递过来的水,没接,红着眼尾抬头问她:“兮兮,我是不是特别差劲?为什么她不喜欢我?”
      
      元兮垂了一下眼,看来罗弋是真的很喜欢那个女孩子了。
      
      情绪像是能传染一样,点点悲伤漫上心头,可即便是感同身受,元兮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罗弋。
      
      她没喜欢过,不了解罗弋的爱而不得。
      
      “兮兮。”罗弋目光灼灼,声音略带些沙哑,“你喜欢姐弟恋吗?或者说,你能接受姐弟恋吗?”
      
      “年龄不是问题的,罗弋,你要是真心喜欢,就努努力,你也不差的。”
      这句话,元兮说得真挚。
      
      罗弋摇摇头,拉住她的胳膊,眼里像揉着火,声线喑哑,“我现在问的是你,你会接受另一方比你小吗?”
      
      元兮抿着唇,对上他灼烫的目光,鬼使神差地点了点头。
      
      紧绷的肩膀霎时脱了力,罗弋心都快要跳出来了,他是真的害怕元兮会摇头。
      
      罗弋握住她的胳膊朝自己的方向扯带了几分,重新环住她的腰,像个撒娇卖萌的小猫,“那个徐知舟比你大,你别考虑他了。”
      
      元兮拧眉推开他的肩膀,放下水杯,坐回到自己的病床上,“你这又是什么逻辑,一点儿也说不通。”
      
      罗弋目光猛地锁着她,些许凌冽,“兮兮,你喜欢他?”
      
      眉间深蹙,元兮不明白为什么罗弋非要执着于喜不喜欢这个话题呢?
      
      元泽宇年轻的时候也真心喜欢追求过邹喻,两个人因为爱情结合在一起,可最后不还是一样离婚了吗?
      
      邹喻告诉过她,喜欢是一回事,结婚就又是另一回事了。
      
      想要体验甜蜜的恋爱生活,可以找心动喜欢的人,可结婚就不一定了,喜欢的人不一定是最合适的人。
      
      感情是一种很奇妙的东西,日久天长,陌生人也一样可以相濡以沫,相互扶持着白头到老。
      
      元兮对爱情和婚姻都没有太大的期望,邹喻既然说徐知舟人品不错,那她自然是相信的,也愿意尝试着继续接触。
      
      一个人在陌生的城市里独自奋战久了,也会贪恋片刻的美好,想要有个人可以成为自己深夜的树洞,在自己生病难受的时候递上一杯热水。
      
      元兮是个俗人,她躲不过五谷杂粮,也躲不过人之常情。
      
      “兮兮。”久久得不到他的回应,罗弋沙着嗓音轻唤了声。
      
      她的每一分沉默,每一分犹豫,对他来说,无异于凌迟。
      
      “罗弋,你觉得……徐知舟这个人怎么样?”
      
      罗弋瞳孔微微一缩,下颌线紧绷,薄唇抿成了僵硬的直线,喉咙发干发涩,这一刻,他突然不会说话了。
      
      “罗弋,你觉得……他做你姐夫怎么样?”
      
      元兮认真地看着罗弋,想要得到他一个客观的意见。
      
      时间仿佛暂停在了这一秒,偌大的病房里四下静谧,隐约还能听到外面医护人员偶尔走过的脚步声。
      
      头顶的白光亮的刺眼,元兮的面容也被映得明亮。
      
      心像坠入十二月的冰窟,罗弋感受不到它的存在。
      
      看罗弋良久没有反应,元兮又暗自揣测,是不是她刚才的话刺激到他了?
      
      元兮想了想,也是,如果是她失恋了,旁边有人像她这么没眼力见一样说自己最近遇到的桃花怎么怎么样,大概率她会直接拎包走人。
      
      元兮吞了吞口水,往回找补,“我不是想要打击你的意思。”
      
      话才刚落,元兮就闭紧了嘴巴,这句话,说还不如不说。
      
      “你只是……情难自禁,对吧?”罗弋目光犀利,唇角的笑都带了几分自嘲的意味。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下一本《他的眼睛会说话》求预收,笔芯~
    重回十七岁,宋清瑶只想护好一个叫容砚的少年,一个在危急关头用命护着她的恩人。
    圳南一中理科三班来了一个转校艺术生,唇角一点小梨涡,逢人就是三分笑,清浅又治愈。
    毕业那天,漆黑长巷尽头,少年微醺,黑白分明的瞳仁里匿着惊涛骇浪,他把她死死地按在怀里,咬牙沉声威胁道:“再对别人这么笑,信不信我把你的梨涡咬掉。”
    治愈小太阳×阴郁白切黑
    一个重生文,女宠男,男主先动心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