诱你心动

作者:奶油有点甜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 章

      罗弋抿着唇,不言语。
      
      今天是陆礼找他到网吧开黑,本来两个人玩得好好的,谁知道隔壁玩游戏的人嘴巴不干净,说什么最近游戏新出了一个角色,配音甜得要死,这要在床上,还不叫得人欲/仙/欲/死。
      
      罗弋知道,他们说的那个配音员就是元兮,他想也没想,直接抓过手边的东西砸到了那人头上。
      
      可这些话,他是不会污了元兮的耳朵的。
      
      “游戏输了,没地方发泄。”
      
      元兮眉心一皱,面色严厉地反问:“没地方发泄,你就打人吗?”
      
      “兮兮。”罗弋耷拉着眉眼,悄悄抬眸观察她的神色,用食指小心碰了碰她的手背,一副撒娇讨巧的模样,“我知道错了,以后再也不会了,我发誓。”
      说着,他还伸出三根指头,虔诚指天。
      
      廊道里的檐灯星星点点的白光泄在他脸上,在鸦羽般微卷的长睫下投出一层浅淡的阴翳,他的瞳眸黑而亮,一如夜晚闪着星辰的天空。
      
      元兮绷着脸,僵持了一会儿,最终败下阵来。
      
      她轻叹一口气,按下他的手,“算了,以后不许再动不动就打人了,知不知道?”
      
      罗弋点头如捣蒜,满声应她。
      
      “吃过晚饭了吗?”
      
      罗弋摇了摇头,手掌捂着肚子,眼尾微垂,一副可怜见的模样,“兮兮,我饿。”
      
      元兮撑开伞,高举到他头顶上,“走吧,我们找个饭店吃饭。”
      
      罗弋直接挽住她的胳膊,元兮皱了一下眉。
      
      “伞太小,我会淋到。”
      
      元兮动了动嘴唇,却是什么也没说。
      
      “兮兮,我不想吃饭店里的饭,我想吃你做的饭。”
      
      元兮闻言偏头看他,少年比她还要高出一头,一双桃花眼里藏着狡黠。
      
      “兮兮,我好看吗?”
      少年凑近几分,唇角挂着亮眼的弧度,颊边一点浅浅的酒窝。
      
      电光火石之间,一抹不明的情愫溢散开,和着他因贴近而喷洒在颈侧处的湿热气息,稍纵即逝。
      
      元兮瞥开脸,抿了一下唇,警告道:“老是这么没大没小的,叫姐。”
      
      罗弋屈指蹭了蹭鼻尖,压下唇角,敷衍地从喉间溢出一个单音节“哦。”
      
      雨势渐大,等出租车稳稳停在小区拐角路口的时候,外面已经是倾盆大雨。
      
      罗弋先她一步撑伞下车,雨珠砸在伞面上,噼里啪啦地响,罗弋弓着身子,一手握着伞高高地撑在车门连接的地方,一手朝元兮伸过去。
      
      元兮想也没想把手递了过去,罗弋拥着她,两个人小跑着穿过昏暗的小巷。
      
      直到跑到小区楼下,罗弋阖上伞,元兮这才发现他的整个后背和半个肩膀都湿透了,白T服帖地粘在身上,微透的布料勾勒出他流畅的肌肉线条。
      
      元兮皱眉,攥着他的一条胳膊,扯住他后背的衣服,“怎么都湿透了?”
      
      罗弋抖了抖伞上的水,扯了扯衣领,“没事,只要你没淋到就好。”
      
      元兮租住的地方是个上了年纪的低层小区,没有电梯,楼梯间也长年失修,照明灯时好时坏,两个人沿着楼梯爬上四楼。
      
      元兮一开门就径直换鞋进了洗手间,罗弋低头看了看鞋架,直接脱了鞋子赤脚踩进去,他身上湿了不少,雨珠顺着长裤裤脚滴落,素白的地板上一滩水渍。
      
      罗弋皱了一下眉,弯腰去卷裤管。
      
      元兮拿着毛巾出来的时候就看罗弋还在门口。
      
      “蹲在这里干什么?不进来?”她上前拉起他,看他赤着脚,又拧紧了眉。
      
      罗弋以为她生气自己把地板弄脏了,赶忙解释道:“我已经把裤子挽起来了,它不会再滴水了,我一会儿就把地拖干净。”
      
      元兮抬头看了他一眼,弯腰从鞋架上拿下一双拖鞋放到他脚边,“你先将就着点儿。”
      
      罗弋听话穿上她的拖鞋,他的脚大,拖鞋娇小,他踩进去,怎么看都有一种不伦不类的感觉。
      
      罗弋勾了勾脚趾,很舒服。
      
      元兮又把手里的毛巾递过去,“这我昨天新买的,还没用,赶紧擦擦。”
      
      罗弋没接,新买的一点都不好,只有洗衣液的味道,没有她的味道。
      
      看他久不接东西,元兮又朝前递了递。
      “兮兮,我疼。”
      
      他把受伤的手伸过去,回来的时候只顾着护她,他的手也被淋到了,水珠浸透纱布,殷红的血珠洇散蔓延,比之前看着更瘆人了些。
      
      元兮直接把毛巾盖在他头上,“用另一只手擦。”
      
      她回身去找医疗箱。
      
      等元兮拿着医疗箱从卧室里出来,罗弋正坐在餐桌椅上,手里握着毛巾,有一下没一下地拨着头发。
      
      元兮也扯了一把椅子,坐在他对面,拉过他的手,把原来的纱布小心拆散开。
      
      怕弄疼他,她的动作又轻又柔。
      
      头顶上的吊灯是暖黄色的,在她身上镀了一层温柔的暖色,两个人挨得很近,近到罗弋仿佛能闻到她身上似有若无的茉莉花香,沁人心脾。
      
      他忍不住凑得更近了些,元兮只觉得眼睫处似是有风在吹,痒痒的,她下意识地抬头。
      
      他的唇瓣擦过她额前细碎的刘海,在元兮看过来之前,罗弋直了直脊背,离远了些许。
      
      “看什么呢?”
      罗弋拉了一下喉结,别开眼,“没看什么。”
      
      元兮给他包扎好后,又拿过他手里的毛巾替他擦头发。
      
      罗弋身上还是湿的。
      
      她正对着他,罗弋垂下眼就是元兮盈盈一握的纤腰,他食指有一下没一下地轻点着腿侧。
      
      肩膀处的衣服布料被人扯了一下,元兮皱着眉问他:“你要不要洗个澡?我帮你把衣服吹干。”
      
      罗弋眸光微亮,“可以吗?”
      
      “就是可能要委屈你在浴室里多待一会儿。”
      
      罗弋连连摇头,“不委屈。”
      
      元兮把他带进卧室里的卫生间,告诉他淋浴怎么用,给他拿了一套全新的洗漱用品,又拿出一条新浴巾递给他,“待会儿你把衣服递给我,我帮你吹干。”
      
      罗弋笑着点了点头。
      
      等元兮出去,罗弋才专心打量起这间浴室,室内面积有限,一系列洗漱用品摆在一起,显得空间更为逼仄,可罗弋却有一种幸福感。
      
      这么私密的空间,他应该是第一个造访的异性。
      
      罗弋把湿衣服脱下来,通过洗手间的门缝递给她。
      
      家里没有烘干机,元兮只能拿着吹风机吹。
      
      还没等她把衣服吹干,罗弋就大摇大摆地从浴室里出来了,腰间只围了一方浴巾。
      
      元兮听到动静,下意识地看过去,不过一瞬,又瞥开了目光,耳垂不自觉地挂了点粉。
      
      “你怎么出来了,不是让你再等一会儿吗?”
      
      “兮兮,里面闷得我喘不过气。”
      
      罗弋光裸着上身,腹块分明,臂膀肌肉曲线恰到好处的健实,有力却不夸张,一两滴水珠从发梢滴下,滑过锁骨、胸前,洇入腰腹与浴巾相贴的地方。
      
      吹风机还在呼呼地吹,元兮却有些心不在焉。
      
      罗弋坐到她身边,刚沐浴完,他身上泛着凉,和着淡淡的茉莉味的沐浴露香,丝丝缕缕地透过空气钻进元兮的肌肤里。
      
      元兮往旁边挪了挪,罗弋却突然侧倾过身子,隔着单薄的布料,她的胳膊紧贴着他的胸膛。
      
      罗弋离得极近,他的呼吸灼烫,尽数喷洒在她的侧颈处。
      这一刻,元兮忘了反应。
      
      罗弋细细打量着身边的人,元兮生了一张小巧精致的鹅蛋脸,杏眼晶莹而闪亮,眼尾一点泪痣,红唇不点而朱,皮肤白嫩地像上好的羊脂玉,双颊缀着一点绯红,略显娇嗔。
      
      罗弋不动声色地弯了弯唇,余光瞥见茶几上盛了温水的杯子。
      
      他的身形微错,胸膛擦过她的胳膊,直到眼前出现了一双骨节分明的手,元兮才回过神。
      
      原来只是拿水喝。
      
      茶几上的手机铃声响起,透过吹风机的噪音钻进耳朵里。
      像是寻到了一个化解尴尬的出口,元兮如释重负一般放下手里的东西,垂眸交代了一句:“你自己吹,我接个电话。”
      
      罗弋瞥了一眼,电话来电备注显示的是张屹凡,看名字像个男人。
      
      元兮握着手机坐到沙发另一角,手指揉着微烫的耳垂,“喂?”
      
      “那个,这么晚了,没有打扰到你休息吧?”电话那头的张屹凡有些纠结地问。
      
      “没,我才刚到家,有什么事吗?”
      
      罗弋手里握着水杯,听着她讲话的只言片语,薄唇抿成了一条紧绷的线。
      
      “我看你今天走得有点儿急,怕有什么事情。”
      
      “没什么大事,我都解决了,谢谢你。”元兮谢过他的关心,距离把握得刚刚好,既不失礼又不会让人多想。
      
      罗弋心下轻嗤,这又是哪根葱?管得倒是宽。
      
      “兮兮,我不小心把你的浴巾给弄脏了。”
      
      元兮闻声皱眉看他,水杯里的水已经空了,倒是浴巾一角,湿哒哒地往下滴着水。
      
      他的声音不小,足够电话那头的人听见。
      
      “你,你们家还有人?”
      
      元兮还没来得及解释,罗弋又开口喊道:“兮兮,你在跟谁讲电话?我手有点儿痛,穿不了衣服。”
      
      “你……”张屹凡震惊地说不出话来。
      
      “我弟弟有点儿调皮,那个,我还有事,就先挂了。”
      
      元兮匆匆挂断电话,就沉着脸上前质问,“你怎么回事?我刚刚在讲电话。”
      
      这次,罗弋没有再装傻卖乖地道歉讨她原谅,而是沉沉地盯着她问:“难道我还比不上刚才跟你讲电话的人重要吗?”
      
      少年黑而深邃的瞳眸锁着她,像是可以把人吸进去的深渊。
      
      元兮对上他晦暗不明的目光,同他讲道理,“可你刚才的话很容易引起别人误会,知不知道?”
      
      他当然知道,他是故意那样说的。
      
      空气一时凝滞住,尴尬的气氛僵持了一会儿,元兮轻叹一口气,他还只是个小孩,自己跟他置个什么气啊。
      
      敛下心神,元兮语气柔了几分,板着脸说:“下次别再这样了。”
      
      想到罗弋还没吃饭,元兮又转身进了厨房。
      
      罗弋看着她的背影,心一点点地下坠。
      
      他知道,她的不追究就是把他当成小孩子不懂事闹脾气了。
      
      可他已经成年了。
      他已经有能力保护她了。
      
      罗弋换上微干的衣服,半靠在厨房门框边,看着她忙前忙后的背影,心口憋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口袋里的手机不停地震动,罗弋敛下心神,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是自家姐姐的越洋电话。
      
      罗弋刚按下接听键,就听那边喘着气说:“听说你小子最近能耐了,打架都打到警局去了。”
      
      罗弋拿着手机到阳台上接听,“你先从床上下来再跟我说话。”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