诱你心动

作者:奶油有点甜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8 章

      医院病房里,罗弋正对着电脑敲敲打打,听到开门的动静,下意识地抬头望过去。
      
      “兮兮,陆礼的奶奶刚才送了点鸡汤过来,你要不要尝尝?陆奶奶的手艺很好的。”
      
      元兮没理他,拉开椅子坐下,面色微沉,“罗弋,你为什么要骗我?”
      
      罗弋心里咯噔一声,喉结轻滑,他舔了舔唇,试探性地问:“我骗你什么了?”
      
      元兮板着脸,反问:“你骗我什么你自己不知道吗?”
      
      罗弋动了动腿,心虚似的去勾她的食指,“兮兮,对不起,我不是故意想骗你的,是你不理我,我才……”
      
      元兮一把甩开他的手,面色沉暗,“罗弋,我把你当亲弟弟,你明知道我最讨厌别人骗我,你长大了,有自己的小秘密了,不想让我知道,OK,我可以不过问,毕竟,我不是你亲姐,可你为什么要骗我说你住校,为什么要骗我说学校是十一点的门禁,你知不知道今天我像个傻子一样被人嘲笑。”
      
      罗弋愣了一下。
      原来是这件事。
      
      他轻呼一口气,握住她的手,“兮兮,我承认我骗了你,可那天下大雨我是真的没地方去,公寓刚装修完,学校里也没我的床位,不信你问陆礼,那几天我是不是都是住的酒店。”
      
      元兮神情有些松动,罗弋摸到手机拨了陆礼的电话。
      
      “有事放,我打游戏呢!”陆礼直接开门见山,话语里满是不耐烦,扬声器把那头敲键盘的声音扩大了好几倍。
      
      “陆礼,你跟兮兮讲的我住在校外公寓?”
      
      “啊?——昂。”陆礼的声音一时有点虚,“是元兮姐问我你是不是在校外住?我就实话实说了。”
      
      罗弋咬牙,要不是隔着电话,他现在就能把陆礼按着打一顿。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
      
      “你跟兮兮解释,我国庆前有几天是不是一直住在酒店里。”
      罗弋咬字略重,语气里隐隐含着警告。
      
      陆礼反应了一下,顺着他的话不确定地说:“昂……是吧,怎么了?”
      
      罗弋直接挂了电话,“你看,兮兮,我没骗你。”
      
      “可你之前总归是骗了我的。”元兮瞪了他一眼,坐回自己的陪护床上,“还让我在一群小孩面前出丑。”
      
      想起这个元兮就觉得气,被一群十八九岁的男孩内涵长得老。
      
      看元兮从一回来就沉着个脸,罗弋一脸担忧地问她:“怎么了?今天发生什么事了?你跟我说说。”
      
      “没什么事。”元兮趴到陪护床上,下巴垫在手臂上,心里郁闷极了,有气难发的感觉。
      
      元兮气了一会儿,就坐起身,正好跟罗弋对上视线。
      
      “不是说有鸡汤吗?在哪里?”
      
      “我怕你回来得晚,在小厨房用小火温着,鸡汤要趁热喝才鲜。”
      
      元兮吸了吸鼻子,压下心底的别扭,进了小厨房。
      
      罗弋在元兮离开后给陆礼发了几条信息,才刚收了手机,就听厨房一阵巨响,像是玻璃摔破的声音。
      
      罗弋想也没想,下床飞奔到厨房。
      
      本来熬着鸡汤的砂锅碎了一地,热汤倾洒在素白的地板上,热雾袅袅,伴随着鸡汤的鲜香,在空气里蔓延扩散,而元兮,手上带着防护手套,小腿和脚背都被热汤浇透,湿漉漉地和长裤黏在一起。
      
      “兮兮!”罗弋上前握住她的胳膊,摘掉她的手套。
      
      “疼。”元兮眼里蕴满了雾气,被灼伤的疼痛顺着小腿爬上来,刺着元兮的神经。
      
      罗弋拦腰抱起她,进了洗手间。
      
      他扶着她坐在浴缸边沿,用冷水不停地冲着她的小腿。
      
      元兮抓着罗弋的肩膀,紧紧地攥着他的衣服,秀眉拧到了一起。
      
      “我、我只是想把它端下来。”元兮疼得后背冒出细细密密的汗珠,水雾在眸中凝聚,她咬着唇瓣继续解释道:“我不知道我的手怎么突然抽筋了,我不是故意的。”
      
      “我知道,是我不好,砂锅重,我没考虑到。”罗弋把她半揽进怀里,手下动作不停,“疼就咬我,我皮实。”
      
      元兮额头抵着他的肩膀,鼻间满是清冽的松木香,嗅着他身上让人安心的味道,那点儿因为疼痛而七上八下的心也稍稍平缓了些,她的目光越过他的胸膛落到他撑着地的左腿上。
      
      他不是骨折受伤了吗?
      怎么现在腿还能着地。
      
      “罗弋,你的腿……”
      
      罗弋手一顿,“兮兮,这个我可以解释的,你现在忍着点儿,我帮你把裤子撩起来。”
      
      元兮今天穿的是阔腿牛仔裤,裤子黏在腿上,罗弋怕弄疼她,一举一动都小心地不能再小心。
      
      “嘶”元兮倒抽一口凉气,一下咬在了罗弋的肩膀上,疼出了眼泪。
      
      罗弋的动作更轻了些,等把她裤子卷起来,他的病号服上也浸出了血丝,元兮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半是因为疼,半是因为委屈。
      
      罗弋把她抱回病床上坐着,按铃喊医生护士来看诊,又叫了清洁工收拾厨房。
      
      元兮伤得不算重,轻度烧伤,皮肤红了一大片。
      
      她的双脚被绷带缠得鼓鼓囊囊的,上过药,疼劲过去了,元兮也止了泪水。
      
      罗弋取下了装伤的石膏,元兮看着他就觉得来气,赌气似的趴在病床上,把脸埋进枕头里。
      
      被褥上满是他的味道,鼻间都是他的气息,元兮觉得更难受了,泪水啪嗒啪嗒地往下掉,湿了一大片枕头。
      
      罗弋坐在病床边,看她这幅受伤的样子,心里疼得厉害,他摸着她的头发,跟她道歉:“兮兮,对不起,我不该骗你,但我可以解释的。”
      
      元兮一把挥开他的手,不想再听他狡辩,他就是个骗子,如果不是他,她也不会受伤。
      
      “兮兮,对不起。”罗弋满心愧疚,早知道是这样的话,打死他也不该听信沈桐炀的馊主意。
      
      元兮吸了吸鼻子,坐起身,压下心里的委屈,面色愠怒,“罗弋,你是不是觉得耍我很好玩?你是不是觉得看我为你忙前忙后,累得连觉都睡不好很高兴?你是不是……”元兮扫了一眼自己受伤的脚,委屈得厉害,“看我受伤很幸灾乐祸?”
      
      罗弋皱眉,“我没有。”
      
      “罗弋,你今天骗了我两次,我就像个跳梁小丑一样,你说什么我都信。”
      说着,元兮又忍不住湿了眼眶。
      
      她对他那么好,他怎么能骗她,看她像个傻子一样来回奔波劳碌。
      
      “亏我把汤弄洒了,第一反应却是担心你喝不到了。”
      
      罗弋眸光泛起波澜。
      “对不起,兮兮,从那次我喝醉酒之后你连着好几天都不理我,我害怕,我怕你不要我了,所以才鬼迷心窍地听信了沈桐炀的馊主意。”
      
      “你还怪我?要不是你……”
      
      元兮顿住了。
      这种事,要她怎么说。
      一面是她的初吻,一面是她看着长大的弟弟。
      元兮从来没有这么有苦难言过。
      
      “罗弋,现在错的是你!”
      
      生闷气的元兮莫名有点儿可爱。
      罗弋敛了敛心神,屈指去蹭她的脸,“对不起,我的错,接下来的几天你想怎么使唤我都行,让你还回来,别哭了,成吗?”
      
      元兮偏头躲开他的手,眼睛红红的,连鼻尖都像是点了胭脂。
      
      罗弋蜷了蜷指尖,收回手,剥了一个香蕉举到她面前,虔诚道歉,“姐姐,我真的错了,你原谅我好不好?”
      
      罗弋长睫忽闪,一双桃花眼像在放电,瞳眸亮的明显,眸里闪着让人无法忽视的请求。
      
      元兮僵持了一会儿,吸了吸鼻子,接过香蕉,问他:“给你看病的主治医生又是怎么回事?”
      
      罗弋摸了摸后颈,又悄悄观察了一下元兮的神色,才弱声解释道:“她是陆礼的奶奶,我求她帮我圆的这个谎。”
      
      “罗弋!”
      
      “兮兮你别生气,我是真的出车祸了,胳膊上的伤是真的。”罗弋越说越弱。
      胳膊上的伤是真的,可腿上的伤是假的。
      
      元兮气得胸口发疼,特别是一看到自己缠得跟个萝卜头一样的脚,酸涩直冲鼻腔。
      
      “兮兮,我保证以后再也不骗你了,我再骗你我就是小狗。”说着,还学了几声小狗叫。
      
      元兮被他堵得满腔怒气无处发泄,她想说些什么板回这一局,哽了许久,却只是训了一句,“罗弋,我是姐姐!”
      
      罗弋突然笑了,顺从地点了点头,乖巧唤了一声“姐姐。”
      
      罗弋又把香蕉皮往下剥了剥,虚扶了一下她的手腕,讨巧道:“姐姐吃香蕉。”
      
      元兮气愤地咬了一口香蕉,瞪了他一眼,含糊讲道:“罗弋,我终于知道你喜欢的那个女孩子为什么不喜欢你了。”
      
      罗弋朝她眨了眨眼,像是故意引诱一般,“嗯?为什么?”
      
      元兮把香蕉皮丢进他手里,语气愤慨:“因为你嘴里从来没个真话,也难怪人家姑娘看不上你,连你生病也没来看过。”
      
      罗弋:“……”
      
      元兮心里不舒服,嘴下也不留情,专挑能戳罗弋心窝子的话说。
      
      “不对,那姑娘才是最聪明的,知道你是装病,不像我,傻啦吧唧的,居然相信你的鬼话。”
      罗弋认真听着她吐槽,把香蕉皮丢进垃圾桶里。
      
      等她说得差不多,气也消得差不多了,罗弋又问她:“渴不渴?”
      
      元兮舔了舔下唇,是说得有些渴了。
      罗弋起身去厨房给她打了一杯果汁。
      
      元兮给沈木行打了个电话,把原来半天的假期延长几天。
      沈木行跟元兮嘘寒问暖了几句,嘱咐她好好休息。
      
      元兮刚挂断电话,就看南钰发了条微信。
      
      南钰:【元小兮,你今天怎么没来?我们有活动了!公费旅游,开不开心!】
      
      元兮:【你们玩得开心,回来给我带吃的!】
      
      南钰:【你呢?】
      
      元兮给她拍了一张自己脚的照片。
      
      南钰:【哇靠!我的小兮兮,这是怎么了?摸摸头.jpg】
      
      元兮:【我不小心被烫到了,/大哭,/大哭,/大哭】
      
      南钰:【沈老师叫我了,回头再跟你聊,给我发个医院地址,中午我带好吃的过去看你。】
      
      “兮兮,果汁。”罗弋把新榨好的西瓜汁给她。
      
      元兮接过杯子喝了几口,继续低头玩手机。
      
      罗弋抿了抿唇,目光有意无意地斜瞟了几眼她的手机。
      
      好像是一个博主,发了一大长篇的东西。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