诱你心动

作者:奶油有点甜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7 章

      元兮猛地回过神。
      她刚才只是姐姐对弟弟自带滤镜的欣赏,没有其他意思。
      
      元兮揉了揉脸。
      睡觉,睡觉。
      
      枕下的手机震了一下,元兮挣扎了一会儿,还是摸起了手机。
      
      她关注的一个树洞博主深夜更博了。
      元兮刷了刷评论,觉得无聊,又点开了微信刷朋友圈。
      
      【徐知舟:深夜福利,一木坐框中】
      配图是一大摞码得整整齐齐的资料,旁边放着一杯咖啡。
      
      一木坐框中,困。
      
      元兮笑了,评论了一句【深夜放毒,静静看你困,巴适得很~】
      徐知舟:【恭喜静静荣获二十一世纪最铁心肠!】
      
      “兮兮。”罗弋猝不及防地一唤,吓了元兮一跳,手机砸在了脸上。
      
      元兮揉了揉鼻子,扣上手机,坐起身问他:“怎么了?”
      
      “我想上厕所。”
      此话一出,气氛微滞。
      
      元兮被他这突如其来的要求弄得不知所措,面色尴尬,她磕磕绊绊地提议道:“那个,要,要不然我去看看有没有当值的男护士?”
      
      “兮兮,我能扶着你吗?就到卫生间门口。”
      
      元兮抿了抿唇,还是有些不放心,“你自己……”
      可以吗?
      余下的话还没问完,抬头却撞上罗弋真诚的眼神。
      
      元兮垂了一下眼睫,上前帮他挪着身子,她拉过他的一条胳膊搭在自己肩膀上,手扶住他的腰,“你换重心的时候就按着我的肩膀使力,别动这条腿。”
      
      罗弋应了声,却还是不忍把所有重量都压在她的肩膀上。
      
      她身上有浅淡的茉莉香,是罗弋最喜欢闻的。
      
      罗弋扶着她,一瘸一拐地进了洗手间,元兮就等在门外。
      
      一阵抽水声过去。
      
      “兮兮。”
      罗弋唤她。
      元兮稍微侧了几分/身子,耳朵贴近卫生间门口,问他:“是好了吗?”
      
      得了罗弋肯定的回答,元兮才拧开门把手。
      
      因为元兮才洗过澡不久,洗手间地面仍然湿滑。
      
      看她进来,罗弋下意识地就想迎上去。
      
      元兮急忙上前接他,脚步一错,不受控制地打滑,身形一晃,她整个人朝后跌去。
      
      罗弋眼疾手快地上前扶住她。
      
      元兮刚才闪了一下,差点儿摔倒,心都要跳出来了,她轻呼一口气,一抬头却对上了罗弋的视线。
      
      两个人挨得极近,她的手还紧紧地攥着他的衣领,他的呼吸灼烫,尽数喷洒在她的脸上,元兮眨了眨眼睛,别开脸。
      
      罗弋垂眸看着她缀了桃粉的耳垂,喉结轻滑。
      
      这个姿势太过暧昧,元兮动了一下身子,想从他怀里挣脱出来。
      
      “嘶”罗弋眉心一跳,轻吸一口气。
      
      元兮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侧回身看,她刚才差点儿撞上又冷又硬的洗手台,而罗弋的手掌,还垫在她的后腰和洗手台之间。
      
      元兮慌忙从他怀里跳出来,握住他的手臂,皱眉问:“疼不疼?”
      
      罗弋抿唇摇了摇头,“你疼不疼?”
      
      “你还管我?我磕一下又没什么,你现在是受了伤的病人,万一再有个差错可怎么办?”
      元兮的话有些重,生气他不疼惜自己。
      
      罗弋却笑了,“兮兮,你这是在关心我?”
      
      元兮瞪了他一眼,俯下身去看他打了石膏的腿,问他:“刚才我有没有碰到你的腿?”
      
      罗弋摇了摇头,“兮兮,我快站不住了,你抱着我好不好?”
      
      元兮轻叹一口气,起身撑住他的胳膊,架着他慢慢回到病床上。
      
      重新躺下的元兮突然想起来,明天就是国庆最后一天了。
      
      罗弋的腿还没有好。
      要不要跟工作室请个假?
      还有罗弋的病假。
      
      罗弋是昌莱大学的,徐知舟也在昌大教书。
      回来得急,这几天又忙,她都差点儿忘了徐知舟的外套还在她这里。
      
      “罗弋?你是金融几班来着?”
      
      罗弋把被子拉到下巴,侧脸笑着瞧她,“一班,你问这个做什么?”
      
      “还能做什么,当然是给你请假啊。”元兮拿起手机,徐知舟给她发了一条嘱咐她早点休息不要熬夜的消息。
      
      元兮唇角挂了笑,手机屏幕的亮光照亮了她的脸,罗弋隔着过道看着她,目光柔和。
      
      “这个你就不用操心了,陆礼会看着办的。”
      
      “陆礼跟你又不是一个专业。”元兮放下手机,躺进被窝里,“再说,你生病请假这种事最好还是监护人去,你家里人都不在这,我好歹也算你半个监护人。”
      
      这话取悦了罗弋,他笑着说:“兮兮,你不是我半个监护人,你就是我的监护人。”
      
      唯一的监护人。
      
      元兮盖好被子,也侧脸瞧着罗弋,失笑道:“这话要是让你姐知道,她铁定会以为我是来跟她抢弟弟的,免不了又是一场腥风血雨。”
      
      “不用抢。”罗弋的目光里是炽热到灼人的依恋,低沉磁性的嗓音恰到好处地性感,他的声音变得轻缓又认真,“兮兮,我是你的。”
      
      些许暧昧在空气里发酵,像肥皂泡一样升起又炸开。
      
      元兮抿了抿唇,被这跳脱的一句话弄得有些尴尬。
      
      隔着昏暗的睡眠灯,她瞧不太清他的神色。
      
      不知怎的,那天他吻她的场景又浮现在了脑海里,元兮浑身不自在,她翻了个身,避开视线相碰的尴尬,“罗弋,以后不要动不动就说这种话,不好。”
      
      罗弋把她的这一系列行为理解为害羞了。
      她因为他的话害羞了。
      罗弋忍不住低笑出声,“晚安,兮兮。”
      
      元兮以为他刚才是在拿她寻开心,有些气闷地不想理他。
      
      ——
      
      隔天,元兮就拿着医生开的证明和徐知舟的外套跑了一趟昌大。
      
      她先跑了一趟经管学院,到楼下的时候正好赶上大课间下课。
      
      元兮避着人流走到大厅一角,却突然想起来前天晚上她只问了罗弋的班级,忘记问他们辅导员是谁,电话号码是多少了。
      
      元兮拿出手机正要给罗弋打个电话再问问,就听有人喊了一声她的名字。
      
      她循着声音回头望过去,是徐知舟。
      元兮一时惊滞在了原地。
      
      徐知舟走到元兮面前,面色也是微讶,“元兮?你怎么在这?”
      
      元兮眨了眨眼,像是不可置信一样,又随即反应过来,朝他解释道:“哦,我来给我弟弟请假,顺便还你外套。”
      说着,元兮拎了拎手里的纸袋子。
      
      徐知舟接过东西,漫不经心地问她:“你弟弟也是经管学院的?”
      
      “对,他学金融。”徐知舟手里拿着讲义,指尖沾了粉笔灰,看样子像是刚下课出来,他这个时间出现在这里,大概率是这个院的老师。
      
      元兮突然意识到说不定徐知舟能带着他找到罗弋的辅导员,于是开口问他:“或许你知道金融一班的辅导员是谁吗?”
      
      徐知舟微微一愣,突然笑了,反问她:“你弟弟是金融一班的?”
      
      元兮点点头,对他这笑又有些疑惑。
      “走吧,我就是。”
      
      元兮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
      他的意思是他就是金融一班的辅导员?
      
      “是不是挺巧的?”
      元兮点点头,感慨道:“确实是挺巧的。”
      
      元兮跟着他去了办公室,把罗弋的住院证明拿给他看。
      
      徐知舟看着这个名字,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又把目光落在元兮身上,“这是你堂弟吗?”
      
      徐知舟记得徐岭泉偶然间跟他提过,邹喻女士没有什么兄弟姐妹,娘家没个支持帮扶,因为这个,当年跟元兮父亲离婚的时候还吃了不少苦。
      
      而这个跟元兮不同姓的男生,徐知舟觉得最大的可能就是他是元兮父亲那边的亲戚。
      
      “不是,他是我大学室友的弟弟,当年我室友她对我挺照顾的,现在他们一家都在国外,只剩他一个人在这里,我自然要多照顾一点。”元兮淡淡地解释道。
      
      徐知舟却皱了一下眉,“读金融的话,出国不才是更好的选择吗?”
      
      是啊。
      元兮突然想起来她之前有跟罗曼聊过这个问题,她说罗弋是要出国的,期限是国庆前。
      可现在国庆都过去了。
      
      “我也不太清楚,这是他自己的事情。”
      
      徐知舟点了点头,帮她开了假条。
      徐知舟把假条交给她,嘱咐道:“别忘了让他返校后过来销假。”
      
      元兮把东西折了几折,塞进包里,“我会转告他的。”
      
      “那……你现在还有其他事情吗?我可以请你吃个饭吗?”
      元兮顿了顿,扫了一眼办公室墙上的挂钟。
      
      现在才十点十五分,吃午饭有点诡异吧?
      
      “我还要回医院,我弟弟伤得有些严重,身边不能离人。”元兮抱歉地朝他笑了笑,“改天吧,改天我请你。”
      
      “那我送你回去。”说着,徐知舟拿起桌上的车钥匙。
      
      正此时,办公室门被敲响,是一个长头发的女孩子,怀里抱着一大摞论文纸张,“徐老师,这是上次的论文作业。”
      
      “我自己回去就行了,你忙。”元兮笑着跟他道了别,离开了办公室。
      
      元兮坐电梯下楼,狭小的电梯里站了几个男生。
      
      看起来都是跟罗弋差不多大的少年,却没有罗弋身上的成熟稳重。
      
      几个男生谈论着昨晚熬夜打游戏的战况。
      
      突然有一个男生说:“寝室那垃圾网速,还不如我在学校后街网吧里打得爽,那次熬到十一点多才回去,还差点让宿管阿姨锁门外,不过也值了,那天拿了好多人头,还升了个段。”
      
      元兮当即一愣,“学校不是十一点的门禁吗?”
      
      几个男生疑惑地朝元兮的方向扫了一眼,对她这突如其来的插话有些看热闹的意思。
      
      其中一个男生似是觉得有意思,看元兮装扮像个已经工作的人,他轻笑了几声,调侃道:“姐姐,您这是几几年毕业的啊?学校一直都是零点的门禁,都多少年了也没变过。”
      
      元兮抿了抿唇,觉得有些尴尬。
      
      另外一个男生锤了一下刚才那个男生的肩膀,“怎么能对师姐这么没礼貌呢!”
      
      他又侧身朝元兮道歉道:“不好意思,这小子嘴巴有点儿贱,师姐别放心上。”接着又拎出手机递到元兮面前,还没来得及开口,电梯门“叮”地一声响了。
      
      “我到了。”元兮朝他笑笑,出了电梯。
      
      元兮听到身后一阵调侃讥讽声。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