诱你心动

作者:奶油有点甜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5 章

      “啪嗒”一声,手里钥匙掉落。
      
      陆礼听到那边的声音,吞了吞口水,轻声问:“元兮姐,你……”
      
      “我没事。”元兮捡起钥匙,稳了稳心神,边开门边问他:“现在情况怎么样?”
      
      “哦。”陆礼稳了稳心神,“人还好,就是腿折了。”
      
      元兮皱眉,听着他自相矛盾的话,“腿都骨折了,人哪里还算好。”
      
      元兮刚换好拖鞋,抬头却看到端着果盘从厨房里走出来的邹喻。
      
      邹喻听她说什么骨折也是一愣。
      
      “到底是怎么回事?”
      元兮语气有些重,本来今天心情就不好,现在又来了这么个糟心事。
      
      “罗、罗弋哥他车赛的时候弯道翻车了。”陆礼紧张得声音微颤。
      
      “车赛?什么车赛?他什么时候开始玩车赛了?”
      那边似有杂音,元兮听不太清。
      
      “元兮姐,我不跟你说了,医生来查房了,你明天能过来看着他吗?我一个人……忙不过来啊。”
      还没等元兮答应,陆礼直接挂了电话。
      
      “怎么了?谁骨折了?”邹喻端着果盘迎上前,担忧地问。
      
      “我一个朋友,他家里人都不在这边。”元兮揉了揉眉心,面色泛着疲惫,“妈,我明天一大早可能就要回去了。”
      
      邹喻女士有些不开心,可又不好多说什么。
      
      她手里还拎着徐知舟的脏衣服,元兮抿了抿唇,又开口:“妈,今天下雨,徐知舟借了我外套,但我明天早上就得走了,你能不能帮我把外套洗洗还给人家?”
      
      邹喻女士抬眸扫了元兮一眼,不满道:“说好的这个假期陪我,现在提前走不说,还想让我帮你还衣服,哪来这么好的事,你自己还。”
      
      “妈。”元兮撒娇似的唤了她一声。
      嗓音软糯,拖着长腔。
      
      为了哄娇气的邹喻女士,元兮这晚对邹喻又缠又哄。
      
      邹喻心里虽然不痛快,但第二天一大早还是去送了元兮。
      
      难舍难分了好一会儿,邹喻才跟着张剑兴回去,元兮差点儿没赶上高铁。
      
      一个多小时的行程,元兮先回了一趟出租房放行李,中间还给陆礼打了个电话问有没有需要带的东西。
      
      陆礼只说她人来了就好,不用带什么东西。
      
      也是,罗弋那个小少爷,能亏待自己才怪。
      
      下午的时候,元兮拎着熬了三个小时的骨头汤去看了罗弋。
      
      罗弋左腿打了石膏,胳膊和脸上都有不同程度的擦伤,元兮进病房的时候,他正虚弱地躺在床上,可能是腿疼,眉头皱得很深,额角都是汗,面色惨白得厉害。
      
      元兮怕打扰他休息,轻手轻脚地走过去。
      
      罗弋忽然睁开眼,深邃的瞳眸里溢满水光,一副受了委屈的可怜样,“兮兮,你来了,我还以为你不要我了。”
      
      元兮放保温饭盒的手一顿,又说:“我是你姐,自然要过来看看。”
      
      罗弋喉间堵得慌,弱声撒娇,“我疼。”
      
      元兮有条不紊地打开保温盒的盖子,骨头汤的鲜香顿时扑鼻四溢。
      
      罗弋小心翼翼地扯了一下她的衣摆,“兮兮,我疼,我浑身都疼。”
      
      元兮拨开他的手,把汤塞到他手里,“疼了才好,疼了才知道长记性,罗弋,你才多大,刚拿驾驶证也没几天吧,就去玩拉力车。”
      
      “你不喜欢,那我以后就不玩了,你别生气了好不好?”罗弋用食指轻蹭着她的手背,撒娇讨巧道。
      
      元兮有气难发,催他道:“喝东西。”
      罗弋笑了,半靠在病床上喝汤。
      
      罗弋住的是VIP病房,自带小厨房和卫生间。
      
      喝过汤,元兮刷过餐盒,又陪了罗弋一会儿,等他休息后,去找了主治医生了解情况。
      
      主治医生是个上了年纪的女士,看起来像是退休返聘回来的,她给元兮讲了一大堆的注意事项。
      
      从医生办公室里出来,元兮长呼一口气。
      骨折的人,都这么娇气吗?
      
      刚回到病房,就看罗弋掀开被子,似是要下床。
      
      元兮慌张上前,在他脚还没着地之前拦住他,“你腿还伤着,医生说你现在还不能下床。”
      
      罗弋紧紧地攥着她的胳膊,一双清凌凌的桃花眼里泪水盈盈,“我还以为你又走了,不理我了。”
      
      这个“又”字让元兮心里蓦地一疼。
      上次的事情纯属是个意外,他只是认错了人。
      
      元兮虽然当时心里又急又气,可这么些天过去,冷静下来想想,又觉得自己是不是小题大作了?
      
      可他吻了她!
      元兮一想起这个,就觉得气,她保存了二十多年的初吻给了一个把她认错的人。
      而且,这个人还是她看着长大的弟弟。
      
      元兮无法做到真正不在意,却又看不得罗弋受伤的样子。
      像个矛盾体。
      
      元兮抿了抿唇,把他好好安置在病床上。
      
      “晚上让陆礼过来陪着你吧,以后我白天来,陆礼晚上接我的班。”
      
      罗弋看了她一眼,又垂下眼睫,瞳眸染了明显的失落,没应声。
      
      ——
      
      第二天一大早,元兮就熬了汤,拎着早餐去看罗弋。
      
      病房里静悄悄的,罗弋还在休息,眼下泛着乌青,面色比昨天更白了一点,元兮悄悄伸手探了探他的额头。
      没发烧,怎么脸色比之前更不好了?
      
      罗弋睡觉轻,闻到那股熟悉的茉莉香,他下意识地就醒了,“兮兮。”
      声音虚弱无力,元兮突然有一种他的病情加重的错觉。
      
      “你是有哪里不舒服吗?脸色怎么这么不好?”
      “我没事。”
      罗弋费力支起上身,元兮帮他把枕头垫高。
      
      “兮兮,你能帮我打点儿水吗?我想洗漱。”
      元兮帮他打水,等刷好牙洗好脸后,罗弋唇色比之前更白了几分。
      
      元兮觉得今天的罗弋太不正常了,可问他他又只说没事,低头默默地吃着饭。
      
      元兮轻叹一口气,正要起身出去问问医生罗弋是个什么情况,医生推门而入,看到元兮,像是吃了一惊。
      
      “医生,他……”
      元兮话都还没问出口。
      
      那医生就径直埋怨道:“你们家属是怎么看的床,病人昨天摔了都不知道,还是半夜巡房的护士发现的,他这腿本来就折了,再摔个一次两次,这腿还要不要了。”
      
      说着,她够头往元兮身后瞧了瞧,罗弋正舀着粥往嘴里送,闻言朝医生递了个眼神,弯了一下唇。
      
      医生又板着脸接着念叨道:“他胳膊也受伤了,你还让他一个人吃饭,我看你们这手臂也不想要了。”
      
      才一个晚上不在,元兮不知道罗弋发生了这么多事。
      
      “对不起,我的疏忽。”她面色微讪,慌忙从罗弋手里接过饭。
      
      医生查房,问了几个问题,又好生交代了几句才离开。
      
      元兮把粥吹凉,一口一口地喂给罗弋。
      “昨晚怎么摔了?”
      
      罗弋低垂着头,吸了吸鼻子,才弱声说:“上厕所,从洗手间出来,没站稳就滑了一下。”
      
      “这么大的事你怎么不跟我说?”元兮面色微愠,“今早我问你也是闪烁其词,要不是医生说,你还打算瞒我多久?”
      
      罗弋咬着唇,眼里蕴满雾气,乖乖听训,“我怕你嫌我是个累赘。”
      
      元兮蹙着眉,提了一口气,张了张嘴,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罗弋悄悄伸手勾住她的食指,“兮兮,你别生气,也别不要我,我不是个累赘。”
      
      元兮轻叹一口气,摸了摸他的头,心里五味杂陈,“没人说你是个累赘,你不是个累赘。”
      
      元兮收回手,继续喂他吃东西,突然想起来昨天她走之前交代了罗弋给陆礼打电话,又问他:“昨晚陆礼没来照顾你吗?”
      
      罗弋摇了摇头,面不改色心不跳地撒着谎,“电话没打通,可能他又打游戏去了。”
      
      元兮忍不住在心里吐槽,这陆礼也太不靠谱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