诱你心动

作者:奶油有点甜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2 章

      晚上的时候,邹喻给元兮接风洗尘,订的是一家私房菜馆,张剑兴也在。
      
      邹喻女士去了洗手间,元兮低头边用热水冲着碗筷边找话题,“张叔是怎么跟我妈认识的?”
      
      “我跟你妈算老相识了,我们以前是邻居,后来你妈上高中的时候搬走了,我们这才断了联系。”张剑兴笑着答她的话,“你也知道,那个年代联系可没有现在这么方便。”
      
      元兮抿抿唇,笑了一下,“听说张叔有一个儿子,还在上学吗?”
      
      “没,他工作了,现在定居加拿大。”
      
      “那张叔怎么不跟儿子一起生活呢?多个人也算多个照应。”
      
      张剑兴翻了一下手里的菜单,从容不迫地搭着话,“我还有工作,在淮大任教,再说,我这把年纪,就不打扰他们年轻人的生活了。”
      
      “那……”元兮直了直脊背,正襟危坐,试探性地开口:“或许您儿子见过我妈?”
      
      “见过了。”张剑兴笑得和蔼,“暑假的时候,他带着妻子和孩子回来了一趟,他不干涉我的生活。”
      
      元兮点了点头,抿了一下唇,又忐忑地讲道:“冒昧问一句,张叔您和您前妻……”
      
      张剑兴手一顿,垂下眼,语气似有遗憾,“她胰腺癌,去世十多年了。”
      
      元兮面色讪讪,抿了一口温水,“对不起。”
      
      “没什么。”张剑兴笑了笑,手里翻着菜单,换了个轻松点的话题,“小兮平常喜欢吃什么?”
      
      元兮朝他善意一笑,“我不挑食。”
      
      正此时,邹喻边推开包厢的门朝里走,边笑着打趣道:“什么不挑食,这孩子忌口可多了。”
      
      “妈。”元兮目光中含着嗔怪,像在撒娇。
      
      这一顿饭,吃得其乐融融。
      
      元兮难得这么高兴,小酌了几杯,她酒量不好,如今酒劲上来,双颊滚烫,红得像晚间天边大片大片的火烧云。
      
      邹喻扶着她从车上下来,嘴里不停地教训道:“你说你,酒量不好还逞强,回去要是敢吐,你自己一个人收拾。”
      
      “妈,我今天高兴。”
      元兮低低地笑着。
      
      “剑兴,我先带她回去了,你路上注意安全。”邹喻边扶着元兮边朝车里的人嘱咐道。
      
      “好。”
      张剑兴应了一声,直到看她们走远了,才打转方向盘离开。
      
      元兮喝得不算特别醉,意识还清醒,只是走路有点儿不太稳。
      
      邹喻把她带回家,扶她在沙发上休息,起身去泡了蜂蜜水。
      
      “小兮,把这个喝了。”
      元兮接过杯子,听话喝掉了蜂蜜水。
      
      邹喻刚放下空杯子,元兮就抱住了她,脸在她的胳膊上蹭了蹭,低声呢喃了一句,“妈,我今天高兴。”
      
      邹喻摸了摸她的头,“妈也高兴。”
      眼睛泛起酸涩,连鼻尖都是酸酸的,元兮忍不住湿了眼眶了。
      
      邹喻伸手抹掉她眼角的泪珠,“你今天跟你张叔说的那些话,妈都听见了,我们小兮长大了,都能帮妈鉴别男人了。”
      
      “妈,我觉得张叔挺好的,比……”元兮止住了差点儿脱口而出的话。
      
      邹喻扶开她的肩膀,低头探寻她的视线,“小兮,你也老大不小了,就没有个看得上眼的人?”
      
      元兮瞥开眼,跪坐在茶几前,从果盘里揪掉一颗缇子,捏在指间,却没吃,“妈,我才二十四,又不着急。”
      
      “小兮,今天妈安排你跟你张叔见面是想告诉你,妈已经放下了,你也放下好不好?”邹喻揽住元兮的肩膀,“妈不想你因为我跟你爸这一段失败的婚姻就觉得这世上的男人是不可靠的,他毕竟是你爸。”
      
      元兮低着头,及肩短发披落,遮住了她黯然的神色,她抿了抿唇,良久,才缓声开口:“就是因为他是我爸,逢年过节我才会答应跟他见面吃饭,可妈,不要我们的是他,他心里只有那个女人。”
      
      元兮情绪有些激动,眼泪再次溢出来。
      
      元兮父亲元泽宇在元兮大三那年出轨,出轨对象是年纪只比元兮大六岁的秘书。
      
      当时元泽宇不顾元兮的感受,撕破脸也要和邹喻离婚,娶当时已经怀孕的小情人。
      
      大概是因为因果轮回,现世报应,那个秘书在一次滑雪游玩的时候出了意外,孩子不仅没能生下来,还落了个不孕不育的毛病。
      
      “小兮,妈说过了,妈已经放下了,我希望你也能放下,人总要往前看的。”邹喻抽了张纸巾帮她擦干净脸上的泪水,耐着性子劝她。
      
      “我知道了。”元兮轻声答应,长睫低垂着,遮住了满眼落寞。
      
      邹喻揽住她的肩膀,轻松说道:“怎么还跟小时候一样,动不动就哭鼻子。”
      
      “我没有哭。”元兮强撑着最后一丝颜面,辩驳道:“是蜂蜜水,它有雾气,熏着我的眼睛了。”
      
      邹喻女士忍不住笑了,捏了捏她的脸,“赖皮鬼。”
      
      ——
      
      邹喻开了一家花店,元兮假期无事就在花店里帮工,好让邹喻女士安心出去约会。
      
      这天,元兮正清点着最新送来的一批花卉。
      
      一阵清脆悦耳的风铃声响起。
      “你好,欢迎光……”
      当元兮回头看清来人,“临”字被硬生生地折断在喉咙里。
      
      “小兮,我听你妈说你回来了。”
      元兮看着来人熟悉的面庞,半年多不见,他白头发又多了些,微弯着的眼角也多了几缕深刻。
      
      元兮嘴唇动了一下,垂下眼,避开他的视线,把手里记账的本子递给了花店里的另一个店员。
      
      花店斜对面的咖啡馆,元兮挑了个靠窗的位置。
      今天的天气很好,阳光明媚,白云像轻软的棉花糖,缀在淡蓝色的天幕上。
      
      两个人刚落座,服务员就热情地上前问他们点些什么。
      
      “一杯卡布奇诺,一杯蓝山咖啡,再要一份抹茶蛋糕。”
      元兮抿唇静静地听着他点单。
      
      “小兮,你自己一个人在外面生活得还好吗?吃不吃得惯?我看你这次比上次瘦了点,我之前跟你妈商量了一下,要不你就回来,回公司帮爸爸,反正这些东西迟早都是要给你的,熟悉熟悉也……”
      
      “爸。”元兮打断了他的话。
      服务员恰巧端着托盘过来,“您的东西,请慢用。”
      “谢谢。”元兮轻声开口。
      
      元泽宇给她点的是一杯卡布奇诺,以前元兮的最爱,可现在,相比于加奶加糖的咖啡,元兮更愿意喝一些清新爽口的果茶。
      
      手里握着汤匙,她轻轻搅着咖啡,目光低垂,长睫遮住了眼睛。
      “我已经自己一个人在外生活两年了,再不习惯的东西也习惯了。”
      
      元泽宇的神情一僵,笑容艰涩,“是我忽略了,爸也没别的意思,就是想问问你过得好不好,还有就是回来的事,如果你不想,那就算了,你妈也说,这件事尊重你自己的选择,我是想着,你一个女孩子在外面打拼,难免辛苦,想让你过得简单轻松一些。”
      
      元兮抿了一下唇,抬头看他,浅笑道:“我过得很好,工作是自己喜欢的,身边的同事对我也照顾。”
      
      “好就好。”元泽宇眉眼舒朗,笑得像个青涩的大男孩,“今天晚上爸能请你吃顿饭吗?你以前最喜欢的那家菜馆最近出了几个新菜式,我前几天还特意去试了试,应该合你口味。”
      
      咖啡香甜馥郁,元兮抿了一口,可能是奶泡加得有些多,味道有些腻人。
      
      “尝尝蛋糕,这都是你以前最喜欢的。”元泽宇把抹茶蛋糕朝元兮推了推。
      
      元兮闪了一下视线,又忍着腻,剜了一口蛋糕,朝元泽宇笑了笑。
      
      这顿饭最终还是没吃成,因为刚进饭店大门,元兮迎面就碰到了宁箐箐,元泽宇从前的情人,现在的妻子。
      
      宁箐箐脚踩恨天高,一身华丽修身的高叉旗袍,她身段妖娆,人也长得妩媚多姿,不然,元泽宇也不会看上她。
      
      宁箐箐娴熟地挽住元泽宇的手臂,朝元兮笑道:“小兮啊,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她的目光在元兮身上一扫而过,随即落在元泽宇身上。
      
      “老公,小兮回来这么大的事,你怎么也不跟我说?”
      说着,宁箐箐嗔怪似的瞪了一眼元泽宇,那股子娇羞劲被她演绎得淋漓尽致。
      
      元泽宇按住她的手,皱眉去抽自己的胳膊,悄声观察着元兮的神色,心里莫名生怯。
      
      元兮唇角挂着淡淡地笑,笑意不达心底,她紧了紧斜挎包的带子,朝对面的人款款一笑,“爸,我突然想起来,我今晚答应了我妈要回家吃饭的,我看您也有人陪了,我就不打扰了,您吃好。”
      话落,元兮转身走人。
      
      元泽宇正要追出去,胳膊被宁箐箐拽住。
      元泽宇皱眉不耐烦地猛抽回胳膊,宁箐箐被他甩了个踉跄。
      “你闹什么!小兮半年回来一次,你……!”元泽宇恨得咬牙切齿,又匆匆忙忙地出去追元兮。
      
      ——
      
      “刺啦——”
      刺眼的白光射入,元兮伸了个懒腰,揉了揉眼睛,一副还没睡醒的困顿。
      
      “昨晚跟你爸吃得怎么样?开心吗?”
      邹喻女士边拉开窗帘,边随口问道。
      元兮翻身起来,盘腿坐在床上,抱着玩偶。
      
      昨晚饭没吃成,怕邹喻担心,元兮自己一个人在外面晃悠到很晚才回家。
      
      “还好。”
      这种事情不是第一次发生,元泽宇不敢跟邹喻说,因为一旦开了这个口,邹喻可能就不会再同意元泽宇见元兮了,所以这个谎,每次都要元兮替元泽宇圆。
      
      “好就好,起来吧,今天有正事要办。”
      “嗯?”元兮摸了摸鼻尖,歪头问:“什么正事?”
      
      “之前跟你提过的你张叔的那个老中医同学,前几天人家有事,今天正好得了空,带你过去看看。”邹喻女士一脸忧愁,“你这生理痛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之前吃西药也不见好,这次我们试试中药调理。”
      
      元兮努努嘴,“好吧。”
      
      到了中药馆,元兮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邹喻女士的小心思。
      
      看病只是个幌子,相亲才是真正目的吧?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