诱你心动

作者:奶油有点甜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1 章

      罗弋出房间的时候,元兮正抱着抱枕在沙发角落里发呆,听到动静,她惊了一下,下意识地朝后缩了缩身。
      
      罗弋整理衣服的手一顿,随即若无其事地开口:“兮兮,我怎么在你家?”
      
      元兮没有回话,只静静地盯着他,良久,她垂下眼,问他:“昨晚的事,你记得多少?”
      
      “我跟合作商谈合同喝酒,好像去洗手间洗脸来着,然后就不记得了。”罗弋挠了挠后脑,百思不得其解的模样,“我昨晚跟你打电话了?”
      
      “没有。”
      “那我……”
      “工作室昨晚聚餐,我正好撞见你喝醉了。”元兮淡淡地解释道。
      
      “那……”
      “桌上有早餐,吃过饭赶紧回学校。”
      元兮打断他将要脱口而出的话,绕过他进了卧室。
      
      罗弋抿抿唇,垂下眼,坐在了餐桌前。
      
      元兮洗漱过后从卧室里出来,就看罗弋坐在餐桌前,桌上的东西分毫未动。
      
      “怎么不吃东西?”
      “在等你。”
      
      元兮身形一滞,扫了他一眼,眼神意味深长,她拉开椅子坐在了他对面。
      
      “兮兮,我……”
      
      “罗弋。”元兮放下手里搅粥的勺子,正襟危坐,“陆礼还会喊我一声元兮姐,我以为,你应该比他懂事。”
      
      罗弋唇角下拉,垂下眼,却没应声。
      
      眼前的皮蛋瘦肉粥氤氲着袅袅热雾,元兮敛下心神,换了个话题,“你之前不是说有个喜欢的女孩儿吗?她叫什么名字?”
      
      罗弋心下一颤,面上却平静无波,“qi qi。”
      
      元兮喝了一口粥,漫不经心地问道:“有她的照片吗?”
      罗弋手一顿,摇了摇头。
      
      “她比你大?你们是怎么认识的?以前怎么都没听你说过?”
      元兮问这话的时候悄悄观察着罗弋的神色。
      
      “她是学校里的师姐。”
      罗弋神色从容地回答她的提问。
      
      “我昨天跟你姐姐聊天了。”罗弋闻言猛地抬头,目光锁着她。
      
      “这么紧张做什么。”元兮瞥了他一眼,低头继续说道:“她说你过几天就要回美国了,日期定了的时候告诉我一声,我去送机。”
      
      “我不会走。”
      罗弋的语气轻飘飘的,却带着绝对的认真。
      
      “我只是顺口说一句,还有……”
      
      “兮兮,吃饭吧,粥快凉了。”
      他不想再听她说这些,她每说一句,他的心就沉一分。
      
      罗弋现在几乎可以肯定,元兮对他没有喜欢,经过昨晚的事,甚至还有点排斥。
      
      汤匙和瓷碗碰撞,发出清脆的声响,“我以为你记住了。”元兮双唇拉成了直直的一条线,她好整以暇地再次强调道:“罗弋,我是姐姐。”
      
      罗弋紧了紧手里的瓷勺,力道渐重,手背青筋明显,良久,他移开跟她对视的视线,低声唤了一句:“姐。”
      
      肩颈像皮球泄气一样松垮下来,长睫遮挡下的瞳眸中一片黯然。
      
      “你现在也十八岁成年了,有了自己喜欢的人,以前是我不对,总觉得你是小孩子,不太能把握相处的度,以后不会了。”元兮扫了一眼罗弋,面不改色地继续讲道:“我希望你也一样。”
      
      罗弋拳掌紧攥,半咬着唇,眼尾微红,连鼻尖都有些泛红。
      
      “所以……”他哑着嗓音,微微发颤,“你现在是不想要我了,对吗?”
      声音可怜得挠人,像是真的被人遗弃一样。
      
      元兮垂眼喝了一口粥,“随便你怎么想。”
      
      “姐姐。”罗弋又轻声唤了一句,声音柔得像水,满满地都是祈求。
      
      元兮却是无动于衷地吃着早餐。
      
      从元兮家出来,罗弋接到了陆礼的电话。
      
      “哥,上次是我情绪太激动了,那个……”电话那头的陆礼蹲在学校花坛边,纠结地抓了抓头发,对不起这三个字太矫情了,跟个小姑娘似的。
      
      他烦躁地揪了一根地上的杂草,低骂了一句,“操,给你道个歉。”
      
      罗弋摸着手腕上元兮昨晚掉落的皮筋,失神撂了一句:“出来,醉梦。”
      
      “醉梦”是昌莱市南抚街的一家酒吧,因为临靠昌莱市中心最大的商圈,顾客流量可观。
      
      而罗弋选择它的原因,完全是因为熟人……照顾生意。
      
      酒吧晚上开张,白天几乎没什么人。
      
      罗弋到的时候,陆礼正和沈桐炀勾肩搭背地聊着天,看罗弋进来,沈桐炀率先反应过来,上前砸了一下他的肩膀,调笑道:“大忙人啊,这几天酒吧不来,连车赛都少见你了。”
      
      说着,沈桐炀揽着罗弋把他往吧台带,“你这是掉哪个美人的温柔乡里了?连兄弟都不要了。”
      
      罗弋皱眉挥开他的手,语气烦躁,“少碰我。”
      
      他径直坐到吧台前,屈指扣了几下台面,“威士忌。”
      
      调酒师转身从酒柜上拿下一瓶未开封的威士忌放到他面前。
      
      “大白天就喝这么烈的?”沈桐炀挑眉看着他倒酒的手,忍不住调侃道:“哥们,你不是失恋了吧?”
      
      一旁一直不说话的陆礼闻言瞥了眼沈桐炀,又把目光放在了罗弋身上。
      
      “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一杯酒被他尽数灌下,冰块碰撞着玻璃杯壁发出清脆的叮当声。
      
      沈桐炀拍了拍陆礼的肩膀,好奇地凑过去问他:“他这是怎么了?大白天买醉还是头一回。”
      
      陆礼轻叹一口气,目光落在吧台上五颜六色的酒水上,语气无奈,“因为元兮姐。”
      
      “嗯?”
      因着罗弋的关系,沈桐炀见过元兮几次,跟她的接触却不像陆礼那样深,更远不及罗弋,对她的印象也始终停留在漂亮会照顾人的邻家姐姐阶段。
      
      沈桐炀一时没反应过来陆礼的意思。
      
      “罗弋他对元兮姐……”陆礼顿了顿,仰头将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艰涩开口:“你自行体会吧。”
      
      “我操!”沈桐炀重重地拍在罗弋后背上。
      
      罗弋扫过来一个眼风。
      
      沈桐炀这才发觉自己刚才激动,用力过猛,他咳了声,连忙道歉,“手误手误。”
      
      随即,他凑坐在罗弋身边,一脸八卦,“元兮姐她一定还不知道吧?”他拍了拍罗弋,一副道阻且长,任重道远的模样,“我告诉你,兄弟,这种事情,你要放长线,钓大鱼,知进知退,能曲能伸……”
      
      罗弋指尖转着冰块,看着他滔滔不绝地高谈阔论,心情突然平缓了一点,末了,他勾唇笑笑:“看不出来,你还有跟月老抢饭碗的本事,怎么?转世投胎想做个红娘?”
      
      一旁的陆礼面色铁青,这特么是怎么做到面上无动于衷,嘴里还喋喋不休的?
      
      陆礼吞了吞口水,不禁有些怀疑,自己的承受能力是不是太弱了?这样以后是不是容易受到社会的鞭策?
      
      ——
      
      国庆假期,元兮早早地收拾了行李回淮泰市,她出生长大的地方。
      
      元兮母亲邹喻女士得到消息,一早就在高铁出站口等着。
      
      “小兮,这里。”瞧到人流中那抹熟悉的身影,邹喻挥着手喊道。
      
      元兮循声望过去,拉了拉行李箱,小跑着迎上前。
      
      “不是说我自己打车回去吗,你怎么还过来了。”
      
      邹喻拉着元兮左瞧瞧右看看,皱眉道:“瘦了点儿,你自己一个人没好好吃饭吧?”
      
      元兮眉眼弯弯,眼角的泪痣像是揉了光,她笑得璀璨,“妈你眼神越来越不好了,我这次比上次过年回来还胖了三斤。”
      说着,她还伸出三根指头在自家母亲面前晃了晃。
      
      “你也知道你上次回来是过年啊。”邹喻女士显然没有抓住重点,抱怨似的念叨道:“都半年多了,要不是我催,你这次恐怕又不回家了吧。”
      
      “我这不是回来了吗?”元兮拎了拎行李箱,揽住她的肩膀,“这个假期所有时间都给你,成不成?爱吃醋的邹女士。”
      
      “就你会贫。”邹喻忍不住又念叨了一句。
      
      “小邹。”元兮刚和自家母亲一起出了高铁站,正要拦车,迎面就走过来一个约摸五十岁左右的男人。
      
      男人身材健壮,一身挺括正装,知性成熟,如果不是鬓角泛白,很难把他跟社会上三十多岁的成功人士区分开。
      
      “你怎么没走?我都说了我跟小兮一起打车回去。”邹喻上前推着张剑兴朝一旁走。
      
      “你们自己打车,哪有我送得快。”
      
      元兮目光在两个人身上逡巡了一会儿,会心一笑。
      “妈,这就是你常提起的张叔吧?”
      
      邹喻脊背一僵。
      
      反倒是张剑兴,迎上前,接过元兮的行李,笑着说道:“这就是小兮了吧?你妈经常把你挂在嘴边念叨。”
      
      “哦?”元兮笑着看了一眼自己母亲,又颇有兴致地朝张剑兴问:“我妈念叨我什么?该不会她跟您讲我小时候的糗事吧?”
      
      张剑兴爽朗地笑了,“你可以问问你妈,这我可不能说。”
      
      邹喻看这两个人你来我往的谈话,松了一口气,上前揽住元兮的肩膀,“我还能念叨你什么,还不是念叨你不回家。”
      
      三个人边说边朝停车场走。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咳咳,元兮的确是师姐哦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