诱你心动

作者:奶油有点甜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 章

      九月份的昌莱市,细雨淅沥,整个城市像是浸在一片迷蒙水雾中,凉风卷着烟雨扑面而来,微凉的寒意让元兮打了个冷颤。
      
      “元兮。”
      元兮刚撑开伞就听身后传来一声轻唤。
      
      她循着声音回头,是工作室的同事张屹凡。
      
      元兮将伞稍稍后抬一点,露出巴掌大柔和的小脸,唇角带着恰到好处的善意,她笑着问他:“有什么事吗?”
      
      微风吹动她淡蓝色长裙的裙摆,在空中轻漾起一个波浪的弧度,像雨滴滴落水洼溅起的一小圈涟漪。
      
      张屹凡的心都跟着晃了下。
      
      他把手里的东西递给她,目光却错过她的脸落到后面的雨幕里,“我看你钥匙落录音棚里了。”
      
      元兮啊了一声,接过钥匙,半调侃地讲道:“要不是你,我今天可就进不了家门了,谢谢了。”
      
      她把钥匙收回挎包里,正要转身踏进雨幕里的时候,张屹凡却突然出声:“那个,今天下了一天的雨,路有点儿滑,要不要我送你?”
      
      像是觉得不好意思似的,他摸了摸后颈皮肤,眼神似有若无地掠过她的高跟鞋。
      
      元兮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鞋,刚要婉拒他的好意,挎包里的手机响起来,元兮看了一眼来电备注,又朝张屹凡微微颔首,“不好意思啊。”
      
      张屹凡摊了一下手,表示她随意。
      
      元兮稍微走远了一些才接通电话。
      
      “兮兮……”
      元兮眉心一跳,抿唇并不言语。
      
      电话那边久久得不到回应,又弱弱地加了一句“姐。”
      
      元兮神色这才松动了些许,问他:“怎么了?”
      
      “兮兮,我被打了,伤得可重了,他们扣着我,不让我回去。”
      
      罗弋的嗓音微沉,恰到好处的沙哑,带着些细微哭腔,经电流发酵后,更显可怜。
      
      元兮心下一沉,“伤到哪里了?去医院看了吗?你现在在哪?”
      
      连续的三个问题让罗弋有些心虚,他弱声报了个警局的地址。
      
      元兮眉心一皱,刚要开口再问些什么,抬眼却撞上张屹凡的视线,她微侧了一下身子,压低声音嘱咐了一句:“我现在过去。”
      
      张屹凡还站在原地等着她,元兮走到他面前,歉疚道:“不好意思,我这边临时有点儿其他事,你的好意我心领了,谢谢你帮我送钥匙。”
      
      语气礼貌又疏离,张屹凡抿了抿唇,两个人之间像是隔着一堵无形又厚重的墙。
      
      “那个,如果没什么其他事,我就先走了,谢谢你。”
      
      张屹凡点点头,强扯着笑同她告别,目送她略显匆忙地消失在雨幕里的背影。
      
      元兮赶到警局的时候,雨差不多已经停了,暮色渐浓,华灯初上,如织的车流人流勾勒出城市夜晚的繁华喧嚣。
      
      偌大的房间被白炽灯管渲染得通亮,一群人分两拨靠在两侧墙面。
      
      一拨顶着个鼻青脸肿,爹妈不分的脸横七竖八地靠在塑料椅上,捂着伤痛处哀痛呻/吟。
      
      相比之下,罗弋和他的“同伙”陆礼就显得淡定多了,懒散地靠坐在椅子上,臂肘搭着椅背,下颌微抬,眼神轻蔑地看着对面洋相百出的一群人,倨傲张狂到不可一世。
      
      元兮推门而入的那一刻,罗弋瞬间调整好坐姿,低垂着头,拳掌微缩,小心藏着掌心上的划伤。
      
      元兮直接阔步走到罗弋面前,蹲下身子去检查他哪里受了伤。
      
      罗弋背过手,吸了吸鼻子,语气弱弱的,“兮兮,我没事。”
      
      元兮二话不说拉过他的手腕,伤口早已经被处理好。
      他的掌心缠着一圈圈纱布,点点殷红渗透纱布,丝丝缕缕地刺着元兮的眼睛。
      
      “怎么回事?”元兮皱眉问他,唇线拉得笔直。
      
      “哦,元兮姐,这他……”旁边的陆礼直接接过话,还没来得及说完,就收到了罗弋的眼神警告。
      
      刚要脱口而出的话在舌尖打了个转,硬生生地拐成了“元兮姐还是问他吧。”
      
      元兮又把目光放回到罗弋身上。
      
      少年耷拉着眉眼,眼圈泛着绯红,一副受了欺负的小白兔模样,控诉道:“兮兮,他们打我,还划伤了我的手。”
      
      陆礼舔了舔后槽牙,大名鼎鼎的罗小阎王之今日份变脸比翻书快的大型直播现场。
      
      “你就是他家长?”
      
      不知道什么时候,元兮身后站了个身穿藏青色制服的中年男子。
      
      男人手里握着个双层玻璃保温杯,杯子里茶叶或沉或浮,热雾袅袅。
      
      说话间,他还吹开水面上泡发的茶叶,嘬了一口茶水。
      
      听到声音,元兮直起身,解释道:“我是他姐姐。”
      
      罗弋唇角下拉,一脸被打断的不虞。
      
      男人打量了一下坐着的少年,又打量了一下眼前的女人,漫不经心地说道:“那你俩长得还真不像。”
      
      他阖上保温杯的盖子,正经讲道:“你家小孩在网吧打了人。”
      说着,还侧身示意了一下另一面墙根边或坐或躺的四五个少年。
      
      “可我家孩子也被他们划破了手。”
      元兮一脸不善地拉过罗弋的手朝上抬,让警察看清他的伤势。
      
      那警察面色一滞,显然没想到长着这样一张温和脸的女人说话这么强势,丝毫不让。
      
      少女的掌心温温的,软软的,严丝合缝地贴在他的腕骨处,肌肤相亲的距离,他仿佛能感受到她掌心蜿蜒的细微脉络。
      罗弋不动声色地弯了弯唇。
      
      警察轻叹一口气,“你跟我来看看监控吧。”
      
      元兮跟着上前,网吧里的监控拍得清清楚楚。
      
      本来两拨人井水不犯河水地各玩各的,不知怎么回事,罗弋直接把手机摔到一个人身上,接着就是扛起电脑椅一通乱砸,他一个人单挑一群人。
      
      许是受这热血气氛的感染,陆礼也上去挥了两拳。
      
      元兮越看面色越沉,她抿唇扫了一眼罗弋的方向,少年低垂着头,细碎的额发恰好遮住黢黑的眼睛。
      
      “看到没,你家小孩先动的手。”
      警察动了一下鼠标,录像刚好暂停到罗弋用手挡碎啤酒瓶的画面。
      
      这件事,不管因为什么,是罗弋先动的手,元兮只得赔礼道歉,“实在是不好意思,我家孩子给你们添麻烦了,医药费还有网吧损失,我都会赔偿的。”
      
      还算是个是非分明的家长。
      警察欣慰地点了点头,“你家小孩赔过网吧损失了,主要是这几个人……”
      
      元兮的目光在隔壁墙根上的一行人身上游移片刻,毅然走过去,对不起还没说出口,她的手就被人攥住朝后扯了一下。
      
      少年身形颀长,硬生生地把她的视线从那群人身上隔开,元兮只看得到他宽厚的肩膀。
      
      罗弋把元兮藏在身后,微抬着下巴,倨傲地看着眼前的这群垃圾,目光满是轻蔑不屑,“你们不就想要钱吗?”
      
      被揍得鼻青脸肿的一群人一听他这阴阳怪气的语调,一时有些心怯这钱还该不该要。
      
      “给钱也可以。”
      
      一群人目光闪了闪。
      
      “冥币要不要?”
      一群人吞了吞口水,眼前人的战斗力他们见识过,一个人单挑六七个人跟过家家似的,他们能伤他纯粹是因为侥幸。
      
      他明明可以避开啤酒瓶的那一砸的。
      
      “我们和解了,警察叔叔,我们可以走了吗?”
      罗弋抬眼朝警察那边扫了一眼。
      
      警察:“……”
      这种情况,他也没办法再说什么了。
      
      他无奈地摆了摆手,“家长过来签个字,人就可以领走了。”
      
      元兮上去签字,笔尖顿了顿,又说:“那个孩子的我也一并签了吧?”
      她还指了指陆礼的方向。
      
      “谢谢元兮姐。”陆礼简直感激涕零,就差上前抱住元兮的大腿感谢她的救命之恩了。
      
      “兮兮,陆礼有人来接。”
      
      陆礼:“……?”
      我他妈什么时候有人来接了!
      
      元兮不在意地嗯了一声,握着笔签了名。
      
      “不是,姐,我没……”
      陆礼话还没说完,门口就出现了一个身材健壮,体格魁梧的男人。
      
      男人张了一张正派反恐脸,特别像七八十年代香港电影里的阿sir。
      
      陆礼的第一反应就是……跑!
      
      “你个小兔崽子,让你在外面不学好。”陆廷行直接把鞋子脱了朝陆礼砸过去。
      
      陆礼硬是没躲过这一脚,硬邦邦的鞋底在他的白T后背处印了一个黑乎乎的印子,格外刺眼。
      
      元兮还来不及反应,就听旁边的警察惊呼出声:“局长?!”
      
      “爸!你冷静一下,冲动是魔鬼,是魔鬼啊!”陆礼边喊边绕着屋子跑。
      
      “魔鬼?我今天就让你身临其境地感受一下什么叫魔鬼!”陆廷行直接抄起桌上放着的警棍,虚空挥了几下。
      
      元兮被眼前的景象惊滞住,一时反应不过来,石化在了原地。
      
      罗弋径直绕过这一摊混乱,上前牵住元兮的手,“兮兮,我们走吧。”
      
      元兮呆呆地被他牵着往外走,陆礼一看他们要走,急急地呼出声,“哥,你不能不管我啊,我都是为了你啊。”
      
      说话时间,陆礼就被陆廷行揪住了耳朵。
      
      直到出了警局,秋夜的凉风扑在脸上,元兮才从刚才的变故中回过神,掌心被一股温热紧紧包裹着,元兮往外抽了一下手。
      
      罗弋下意识地紧了一下力道,随即又反应过来,手下脱了力。
      
      元兮没有注意到他的小动作,抽回手,偏头问他:“你不救救陆礼吗?感觉他这样有点儿惨。”
      
      罗弋抿唇,陆礼完全是自作自受,他家老爷子什么脾性,两个人心知肚明,罗弋都警告过他了让他别动手,乖乖装死人。
      
      陆礼那点子血气方刚涌上头,任谁也拦不住。
      
      你说打就打了吧,这他妈他去警局,陆礼还不怕死地主动要求跟着去做客,不给他点儿教训,陆礼都不知道他那自以为是的绿林好汉的英雄气概跟小孩子过家家一样,侮辱智商。
      
      而且……罗弋是真的很不爽元兮关心陆礼。
      
      思及此,本来一点点的愧疚感荡然无存,就活该这玩意儿回去被家法伺候。
      
      看他不说话,元兮直接略过这个话题,问他:“今天为什么跟人打架?”
      
      终于到了盘问环节。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元兮:你那么厉害怎么还会受伤?
    罗弋:受伤了姐姐才会心疼QAQ
    下一本《他的眼睛会说话》求预收,笔芯~
    重回十七岁,宋清瑶只想护好一个叫容砚的少年,一个在危急关头用命护着她的恩人。
    圳南一中理科三班来了一个转校艺术生,唇角一点小梨涡,逢人就是三分笑,清浅又治愈。
    毕业那天,漆黑长巷尽头,少年微醺,黑白分明的瞳仁里匿着惊涛骇浪,他把她死死地按在怀里,咬牙沉声威胁道:“再对别人这么笑,信不信我把你的梨涡咬掉。”
    治愈小太阳×阴郁白切黑
    一个重生文,女宠男,男主先动心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