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沈予曾喜欢过一个人,但是,那时的她太懦弱了,或许是……自卑 因为在她眼中,他太耀眼了,和他相比,自己就是个丑小鸭一样的人物,原来,灰姑娘面对王子时,是会自卑的。
“沈予,我喜欢你”
“其实,我也喜欢你,很喜欢很喜欢”
内容标签: 时代奇缘 欢喜冤家 甜文 校园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予,W先生 ┃ 配角:闺蜜,大佬 ┃ 其它:校园

一句话简介:曾经,我错过的爱情

立意:自信点儿,女孩,你是最棒的

  总点击数: 12   总书评数:2 当前被收藏数:1 文章积分:66,224
文章基本信息
  • 文章类型: 原创-言情-近代现代-爱情
  • 作品视角: 女主
  • 作品风格:轻松
  • 所属系列: 无从属系列
  • 文章进度:已完成
  • 全文字数:5010字
  • 是否出版: 尚未出版(联系出版
  • 签约状态: 未签约
  • 作品简评: 尚无任何作品简评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与W先生的故事

作者:猫橙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我和W先生

      现在的我已经毕业三年了,还是单身,身边的朋友,闺蜜一个个都有了自己的另一半,速度快一些的,孩子都会满地跑了了。
      他们问我“你条件你这这么好,还是大学生毕业,有稳定工作,怎么还不找个男朋友”,我笑了笑回答:“再等等,还想打拼几年。”
      
      我和他相识在高中,就用W来暂时代替他吧!当时的我刚从乡下初中上来,对于这里是人生地不熟的,我的性格可以说是有些内向,但这是对于不熟的人来说,如果混熟了,其实我这个人没有表面看起来那么温和客气。
      
      和我最熟悉的是我的同桌,是个很好的小姑娘,有些自来熟,很招人喜欢。
      当时在这个与我而言还是有些陌生的班级里,我认识的不到十个人,而她,是我最为要好的朋友,而这个时候,我已经在这个班级里呆了三个月,我想,我是真的不会交朋友吧!
      
      和他的第一次说话,也不算,算是接触吧!是在晚自习打扫卫生的时候,轮到了他们组,而他正好负责我所在的一排。
      我当时正被一个物理题弄得死去活来,受尽折磨,而他的拖布,不知是不是故意的,从我的脚上拖过,将我的小白鞋弄得像是从泥水里沐浴刚出来一样,惨不忍睹。
      我当时可能也是心烦,正巧被他赶上了,就怒瞪了他一眼,他虽然说着对不起,可是我当时好像并没有理他。
      
      对于他,我还是有印象的,对于我们班来说,他算是个“例外”,
      对他的印象停留在-------长得还不错,酷爱打篮球,挺爱笑的,和老师混得也挺好,但是都说是例外了,总要有些特别,他是被老班严肃警告过不许打篮球,好好学习,但事实上,人家虽然爱玩篮球,但仍是班级里的前三。
      这么一对比,和我好像是两个极端,没办法我就是个小学渣,本以为自己的成绩不错,可是到了高中,却发现,人内外有人,天外有天。
      在本县重点高中面前,我那点成绩都不够人看的,算了,学霸的世界我不懂,继续乖乖的研究这个该死的物理题吧!
      
      就在第二天,我上早自习的时候,就发现桌子上多了一瓶饮料,上面还写着:同学,对不起。我心里疑问者,我同桌的吧!就问道:‘桌,你的饮料我就想给你放在窗台台上了,占地方’。
      听到了我的话,我同桌就用八卦的目光看着我,就好像我做了什么她不知道的大事一样,
      然后就说“啧啧啧,看不出来啊!我的书呆子同桌什么时候和W同学关系那么好了呢,人家还专门告诉我,让我把那个饮料交给你,快说说,满足你最爱的桌桌的八卦心理”。
      她当时那眼光,让我有种错觉,好像大灰狼看到了小红帽,我忍不住的打了个颤,
      就说道:“别说话了,快晨读,一会老师该来了。”她撅了撅嘴,
      “放心放心,姐姐不强迫你,啧啧啧,,纸是着不住火的”说着还有手指推了推眼镜,我叹了口气
      “这是什么事啊!一个小题大做,另一个直接是当起了柯南,生活好难。”
      
      我最终还是没有收下那瓶饮料,拿人手短,再说我和他也不熟,而且这件事情我也是有错的,人家也不是故意的,还被我瞪了,应该是我道歉才对。
      但那次事件以后他总会和我打招呼,作为礼貌,我也会回他,有时还会主动打招呼,我想,这也许算不打不相识吧!
      
      后来到高二的时候,老师忽然要来个大调位,是按成绩来的,我坐到了第三排,而使我惊讶的事,W坐在了我后面,这是很惊悚的对不对。
      记得上次期末他还是第一,这才过了两个月,其中就变成了我后面,真的很吓人,经过一年多的相处,他也算没事我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了。
      我就问他;‘这是怎么回事?’他满不在乎的回答:‘没事,这次是意外,下次就回去了,再说了,我坐在你后面,问题不是更方便,省的下次千里迢迢的去找我,我们之前可是一个是最南边,一个是最北边,这样多方便啊,对吧!”
      ”对你个大头鬼,你现在还没我成绩高呢,你还在我后面呢?好好学习吧,少年”
      我也不知道,就是很气他的不争气,比我自己掉下去还气的慌,“好了,好了,别气了,真的只是意外,不信,你现在问我个物理题”他赶紧解释道。
      “问你物理,谁不知道你物理很厉害”我就拿出了困惑我很久的数学题来问他,谁知惨败,不到十分钟就解决了,我被KO。
      
      高二的时光过得很快,但我也过的很开心,没事问问W我不会解的难题,或是和我同桌一起去看男生们打篮球,超帅的,一般情况下,W都会在,然后就让我请喝水。
      说道“我可是你师傅啊,这师傅渴了了,做徒弟不应该给师傅买水吗?”
      我没理他,然后他就唉声叹气道“哎,世风日下啊!徒弟对师傅不好啊!”看到他这幅耍赖的样子,
      我微笑着:‘好,很好’,心里却想着:下次一定找更难的题,让你耍无赖。
      然后不知道是不是养成了习惯,只要我去看球,他在那里,我都会准备一瓶水,我自我安慰道:我是给自己买的,没喝,就被他抢走了。
      
      高三,每个人桌子上摆满了了各式各样的考卷,笔记,忙着刷题,备考。
      
      我也不例外,但是我很少去问W题了,因为我怕打扰到他,忘了说了,W被换走了,换句话说是更适合,他主动换的,我当时问他为什么,是不是嫌我问题太烦了,就走了。
      结果他听了这话,就笑了“怎么可能?你要是问我题,我很高兴的,咳咳咳,因为这样多给别人讲题,我自己也会有提升,你知道的,我很懒,懒得做题,正好你我互补,对吧”。
      我看着他,回答了一句“哦”,不知道为啥,心里有些空空的,那时我还不知道,那种感觉,叫做失望。
      
      高三那年冬天,会是我在学校过的最后一个生日,不知道为啥,对这个生日,我有些期待它早点到来。
      高一那年冬天生日,W给我买了一个蛋糕,当时我和他还不是很熟,也很意外,但是我还是笑着说谢谢了,等他生日的时候我送了他好多零食,他比较爱吃,但是吃不胖,气人。
      第二年生日,W又送了我一个蛋糕,但这年的蛋糕格外的甜,明明都是一家的,但就是很甜。我有些期待着我的生日礼物。
      我想:‘不会还是蛋糕吧!’果真,不出我意外,还是蛋糕,但今年的蛋糕有些不同,像是新手做的,他看着我,问“怎么样,好吃不”。
      我回答道:‘好吃’,然后他就傻愣愣的笑着,趁我不注意的时候,往我脸上摸了蛋糕,W,被我捉住你死定了,我怒喊道。
      
      高三转眼而过,高考也随之而来,在高考的前几天,学校都会放几天假,美名其曰:放松心情,准备高考。
      但那几天我没回家,一来我家太远,交通不方便,二来,我想再好好看看书,复习复习。我同桌也没走,我们两个再想,快毕业了,应该买点毕业礼物,给“朋友”。
      我们就去商场,挑选礼物,我挑来挑去,给W挑了一支钢笔,还算满意,就当是他这么多年照顾我学习的小礼物吧!我同桌看我这幅模样,
      就问“桌,你不会喜欢W吧!喜欢就上啊!反正我们都快毕业了,也没人管了,更不用怕担心学习。”
      我听了他的话:喜欢,我不知道,可能吧!可是他那么好,而我,要姿色没姿色,要身材没身材,学习还不好,而他,那么耀眼,那一刻,我承认我自卑了。
      我矢口否认道:“怎么可能?我当他是兄弟,再说了,我喜欢的也不是他那个类型的,”对于这次谈话,一笑而过,不是是敷衍了她,还是敷衍了我自己。
      
      高考过后,我比平时模拟考多了二十分,可是却不是我心里的分数,和他相比,还是太低了。
      我报了一个离家很近学校,我不想离的那么远,我比较恋家。
      他报了一个南方的学校,可能是上了大学的原因,有了各自的朋友圈,联系就变得少了起来,每次看到消息,我都会赶紧去看,看是不是他的,如果是他的消息,我都会高兴半天,
      我想:沈予,你完了。
      
      我们发的消息都很普通,就像普通朋友那样,会各自介绍自己在学校的生活,趣事。
      
      有一次,他给我发消息,我正在洗衣服,连忙放下衣服,点开听:“沈予,我喜欢你,做我女朋友吧!”
      我怀疑自己是不是出了幻听,听了好几遍,没错,是他的声音,他说,他喜欢我?我按耐住自己兴奋的心情,手将放在自己的胸口,只听砰砰砰的跳动,原来这就是心动加激动的心情。
      可是我还是被现实的冷水浇醒了,我的自卑又出来作祟了,他会不会在开玩笑?想看我的反应,或是大冒险,如果答应了他,异地恋,会长久吗?到时候如果分了,是不是连朋友都做不成?我忍着心痛,
      打字道:‘别闹了,一看就是大冒险,没意思’没过多久,消息过来了:“不是大冒险,也不是玩笑,我真的喜欢你,从高中就喜欢,”
      看着他发的消息,我迟迟不回,内心挣扎,却还是回复“对不起,我们不适合做恋人,还是做朋友吧!”可是谁知道,我心真的很疼很疼。后来他回复“我懂了,打扰了,就当我开玩笑吧!”。
      那一刻,我眼泪流下来了,室友问我怎么了,我说:没事,洗衣液进眼睛里了,迷眼睛了,难受的慌。
      
      后来,十一放假,我同桌来找我,我就和他说了这件事。我没想到,我同桌竟然和我们班级里的一个大佬处了对象,还超级甜,作为朋友,我是由衷祝福他们的,我也没背着她对象。
      就和她说起了W和我告白的事情,我同桌一副我就知道的这副模样。听到了我对她的回复,
      就恨其不争的说道:‘你傻啊,适不适合,只有处过了才知道,你怕这怕那,那还能出的上对象吗现在好,对象没了,朋友也没了,你满意了吧!’
      我心里痛的流泪,面上还是一副云淡风轻,这道理我怎会不懂,可能真的自卑过了头,想爱却不敢爱。大佬看到我们这幅模样,插了一句话,
      有些踌躇道:‘有件事情,我猜想你们还不知,不知道我应该不应该告诉你们”。
      我同桌是个暴脾气:‘赶紧说,我现在有点憋气,只要不是你背着我在外面有人了就好’,
      大佬急忙投诚道:‘宝宝,我喜欢的只有你’我看着他们恩爱的模样,心里总算是有些慰籍。
      “大佬,你说吧,我承受得住。”我强颜欢笑着。
      
      “W是真的很喜欢你的,我们宿舍的人都知道刚上高中那会,他就和我们说过,他再中考时遇见过你,你们是一个班级里考试,他当时就坐在你后面。
      还说当时他试卷被风挂在了地上,是你帮忙捡起的,只不过那个时候,他的形象还是个书呆子,与现在有很大出入,后来在高中遇见你,还在一个班,就感觉挺有缘分的。
      只不过你没认出来他,那次拖地也是他故意的,因为实在找不到和你说话的缘由,就想了这个,拙劣的理由,当时你瞪了他一眼,把他吓坏了,还以为从此以后就讨厌他了呢?
      还有那次换座位,是他找老师问题闲聊时,老师说漏嘴的,他就把它放在心上,考试时好多大题都没写,估算着和你平时差不多的分数,就交卷了。
      当得知在你后面是,他高兴的整晚都没睡着,你过生日,因为你和宝宝说过你喜欢吃奶油蛋糕,他就送了三年蛋糕,特别是第二年,你说蛋糕特别甜,到了第三年的时候,他就周末放半天假时自己去蛋糕店学做蛋糕,蛋糕不知做坏了多少个。
      都被我们室友帮忙解决了……现在想起来还心有余悸。他换座位那次,是因为老师找他谈话。
      以为你们处对象,还要找你,要是不听话,就要找家长,他再三保证,没处对象,但老师就是不相信,他为了证明,就主动搬走,还恳求老师不要找你谈话……我们都问他,这么喜欢你,为什么不告诉你,还要我们全体保密,你猜他说啥?”
      我听了大佬的话,原来我竟不知他为我做了来这么多,我脸上都是泪水,我无声的哭泣着,我同桌抱着我,
      我声音有些嘶哑的问他“他说什么了?”
      “他说:他不想打扰你学习,也不知道你对他的感情,一切都到大学再说,还说我们几个不懂什么是喜欢,等我们懂得了,也都会像他一样,以前我也不懂,现在我有了宝宝,也懂了他的做法,要是我,我也会像他那样,他,真的很喜欢你,沈予。”
      我趴在了桌子上哭着,不再压抑自己,原来,在这段感情里,只是我在逃避,自卑,懦弱……我听到另一个哽咽声,抬头看,是我同桌,
      我问:“你怎么还哭了?”
      “同桌,太感动了,他是真的好喜欢你,呜呜呜”她回答道,大佬连忙安慰着他,
      我看向远方:是啊,他好喜欢我啊!我也好喜欢他啊!可是都怪我的懦弱自卑,错过了他,他走了,去了美国留学,全家移民,应该不会回来了吧,也没有联系方式。
      我想,我再也不会找到一个那样我喜欢的人了,回答我的,只有风沙沙的声音。
      
      “鱼鱼啊!你张姨给你介绍了一个对象,还是个海归,人还不错,去看看吧!当时念书的时候不让你处对象,是怕耽误你学习,现在都毕业三四年了,还不处对象,你张姨都抱孙子了,我和你爸只能眼巴巴的看着人家含饴弄孙,羡慕的很啊?”
      我听到了老妈的诉苦,心里苦笑着,处对象,相亲?当你心里有了一个人时,他不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变得模糊,反而愈加深刻。
      心里有了他,世界都变成了陪衬。有时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得了情感缺失症,不会再爱人了,哎,这次随了老妈的愿吧!反正也不会有结果,却没发现老妈在暗处的偷笑。
      
      到了相亲的咖啡厅,他还没来到,一看就是没诚意,一阵声陌生而熟悉声音响起:“对不起,我来晚了,路上堵车,你叫我W先生就好,沈小姐,希望往后余生,多多指教”
      
      我想,原来失去的爱情还会再回来,W先生,想说句肉麻的话:今生都不想再次放开你的手。
      
      “W先生,沈予,往后余生,请多指教”,我从惊讶中回过神来,微笑着回答道。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篇  下一篇→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