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男主情敌怎么办

作者:浮银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穿成男主情敌怎么办

      三日之后。
      拍卖行的送货人准时到达,他们向来只放货不留人,将东西放在京仙岛的结界之前,一行人捏了个移行诀离开。
      
      黑色木箱上刻着烫金的海纳二字,底部正运转着泛着淡蓝色光芒的法阵。
      
      不消片刻,一抹白色身影从结界之中迈了出来,南屿眼眸攸地一亮。
      他快步走到箱子前,嘴里不住发出赞叹,“最后一样东西终于送来了。”
      
      陆燃跟在他身后,眼底有一圈淡淡的淤青。
      
      南屿手底大亮,黑箱的法阵忽地熄火,顶盖自动开出一条缝。
      一抹光透过裂缝照进箱内,明晃晃的光刺醒里面的澜听。
      
      他皱眉,长久的身处黑暗,一时对阳光无法适从。等到双眼足够适应光亮时,他慢慢睁开眼,视线直直对上南屿那双麻木不仁的眼睛。
      
      他的锁骨处被钉了两颗龙晶,全身功力被封,如同一个废人一般。
      澜听眸色变暗,手里拳头握紧。
      
      南屿冲他咧嘴一笑,转过头望见遂平那副没精打采的样子立刻收起笑容,“站那作甚?还不快过来将鲛人弄出来!”
      陆燃装作精神恍惚的模样,脚步虚浮地往黑箱处。
      
      遂平□□凡胎,资质平平,拜入京仙岛一年余竟无半分修为,更别提三日不眠了。
      
      陆燃揭开黑色顶盖,阳光争先恐后地填充木箱,鲛人尾巴的鳞片被光照耀的熠熠生辉璀璨夺目。
      他眯了下眼,伸手试了试推动箱子。
      
      陆燃手足无措地站在原地,嗫嚅地道:“师、师父,弟子推不动。”
      
      南屿嫌恶地挥了挥手,用不了多久,这个令人讨厌的徒弟便要去见阎王,他自然不必再对他好颜色。
      他不耐烦地道:“行了,去密室等我。”
      
      陆燃垂着脑袋告退,在即将跨进京仙岛正门的时候,眼神往旁边瞟了一眼。
      
      待他的身影消失不见,南屿才从胸前拿出一个白色小瓶,从中倒出一颗白色药丸放进舌下。
      这是大力丸,吃了能让人变得力大无穷,只不过尚在测试阶段,并不能持续很久。
      
      南屿暗道这也够了。
      
      只见他单手将鲛人从箱中捞了出来,大步流星地往密室的方向走。
      忽然一道剑风横扫过他的颈部。
      
      南屿一袖挥了过去,“何人敢在我京仙岛放肆?”
      他立即转身,身后站着一个穿紫衣的女子,手持利剑眼角上扬,眸中满是不屑。
      
      目光落在女子手中的剑,剑柄上刻着怀远二字,南屿呼吸陡然变粗。
      
      这是怀远的佩剑!!!
      
      叶青妩注意到他的视线,扬了扬起手中的剑,“看来南岛主认识它。”
      南屿大怒:“你这毛贼,竟到我京仙岛行窃,找死。”
      叶青妩不以为意地笑了笑,“南岛主此话何意啊?这柄剑不过是晚辈在路边无意捡到的,怎能算偷呢。”
      
      她的尾音下沉,语调冷漠。
      
      “这是我大弟子怀远佩剑,岂是你随便就能捡到的?”
      
      还在装傻?怀远尸体都腐烂了一半了。
      叶青妩懒得和他废话,这人修炼“神功”修得脑子坏掉了。她手指一根根缩紧,一剑斩了过去。
      
      凌厉的剑气卷起黄沙,带起一阵风。
      
      南屿侧身,嗤笑道:“乳臭未干的小丫头,就让我教教你如何做人。”
      他将澜听放在身后的位置,顺手施了一个禁锢术。
      
      接着,一柄色泽温润的玉如意紧紧围绕在他周身。
      
      南屿默念心诀,玉如意飞速地转了几圈,一道道疾光冲着叶青妩袭了过去。
      
      莲花印记的法阵凭空起,犹如巨大的盾牌挡住玉如意的攻击。
      叶青妩单手挡住他,鬓边的发丝被风吹得狂乱。
      
      这具身体被封印的力量已被解开,以原主的神魔之力,对付一个南屿倒是绰绰有余。只是她尚且还不能熟练运用体内的力量。
      
      手中的剑嗡嗡蜂鸣。
      
      “想报仇么?”叶青妩低声问。
      
      剑身振动,嘶哑的剑鸣声响起。这是这把剑对主人的缅怀,更是在表达它的满腔恨意。
      每一个剑修都与自己手中的剑心意相通,剑虽死物,但经过积年累月的相处后,亦能知晓主人的喜怒忧思,承载剑主的意志。
      
      瞧这剑的反应,想必怀远死前必是心有不甘,满心不忿。
      听说他最敬重的人便是南屿。
      
      叶青妩想到此,一掌推开南屿的攻击,揣着剑径直刺了过去。
      
      南屿并不慌张,以他元婴后期的修为还会惧怕眼前的毛头丫头么?笑话。
      他运出十层的修为,想要当场杀了她。
      
      玉如意光芒大盛。
      
      叶青妩被生生弹飞,俯头吐了口血出来。
      她斜着眼望着南屿,不愧是元婴级别的修者,当真不能小觑。
      
      即使南屿修炼“神功”已到油尽灯枯的尽头,但多年积累下的修为仍然十分可观。
      
      她撑着剑爬了起来,将明晃晃的剑尖对准他,讥讽道:“堂堂京仙岛岛主就这点能耐?连一个弱女子都打不死,还谈什么凡界十三仙。为了修炼你不惜杀掉了你最爱的徒弟怀远,到头来只是这种程度么?”
      
      南屿红了眼眶,“你闭嘴!”
      他永远不能忘记怀远死前不可置信又怨恨的眼神,以及他的死前遗言。
      
      “从前师父心怀大义。而如今心比炭黑,鼠目寸光,愚钝至极。我以我的生命诅咒你镜花水月一场空,不得好死,哈哈哈。”
      
      怀远颤颤巍巍的声音仿佛又响在耳畔。
      
      南屿脸色发黑,拧着眉头一挥袖,尘沙骤起。
      他发招的速度快如闪电,叶青妩避无可避被打了个正着,鲜红的血与土黄的沙形成鲜明的对比。
      
      “我现在就杀了你。”南屿道。
      
      她眼神往别处飘,一刻也未松开手中的剑。搁在沙上的手掌虚握,凝聚神魔之力。
      心脏怦怦快速跳动,时间忽然变得无比漫长。只是这一秒的时间仿佛过了一辈子。
      
      南屿眸中闪过冷光,玉如意更是蓄满光芒。
      他望着地下的女子,眼珠忽地转了一圈,此女子可比遂平那个废物强多了,倘若用她的血来祭祀圣物,想必效果更佳。
      
      叶青妩左等右等没等来南屿的攻击,反而被抓了起来。她与澜听一左一右被南屿扛在肩头。
      
      澜听目光灼灼,似是有千言万语想要对她诉说,张了张嘴未吐一字便盯着南屿的脸庞。
      叶青妩知道他想做什么,无非是与南屿同归于尽而救下她。
      她微不可察地摇了摇脑袋,并用眼神告诉他:别担心,我没事。
      
      澜听一脸狐疑地盯着她看了良久,终究还是选择相信她。
      他的阿青从未骗过他。
      
      陆燃站在密室中央,一脚踩在白玉砌成的台阶上,俯下身盯着中央摆着的那口青色的鼎。
      它看上去有些年头,鼎身上沾着黑色的不知名的粘状物,里面盛着浓血,正咕噜噜冒着泡。
      
      浓烈的腥臭味飘进鼻腔,他面无表情地用树枝挑开血汤中的漂浮物。
      
      那是一块白骨,被血染的发红,一时间分不清是兽骨还是人骨。
      
      将树枝燃成会,他又往鼎旁的乱糟糟的木桌望去。
      
      无数被涂写的纸张揉成一团摔在桌上,他拨开一部分纸团,发现一本纸张泛黄的书籍被压在下面。
      
      他念出声:“华莲功。”
      一百年前就被禁止的魔域魔功,灵气修炼者的克星。南屿口中所说的神功竟是这个。
      
      陆燃眸色骤然变冷,将书放回原处。
      紧接着一阵急促地脚步声传来,他又恢复成一副胆小寡言的模样,乖巧地站在密室墙边。
      
      嘭一声,密室门被人踹开。
      
      南屿将肩头两个重物抛在地,目光在密室转了一圈,有人动了他的东西,“你刚刚在做什么?”
      他走向陆燃,居高临下地俯视他,周身气压极低。
      
      “回师父的话,弟,弟子一直站在这里等您回来。”陆燃毕恭毕敬地道。
      趴在地上的叶青妩扬了下眉头:不得不说,陆燃这演技绝了,演什么像什么。
      
      怕不是天生的演员。
      
      演员·陆深深垂着头,身字微微颤抖着,不敢抬头看南屿一眼。
      南屿冷哼一声,一脚踹了过去,正中他的腿窝。他身体不稳,双腿直直跪在地面。
      
      “孽徒,你以为我不知道么?”南屿冷声道,招出玉如意,“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动我的书。”
      找到了更好的替代品,本意留这废物一条命,而他竟敢擅自翻看桌上的神功,莫怪他冷血无情。
      
      说着他便要杀了遂平。
      
      忽地一柄飞剑刺进他的后背,南屿瞪大双眸,一丝血迹蔓延出嘴角。
      叶青妩拍拍衣角的灰,“南岛主还没杀够?”
      她瞥着中央的青鼎,心道陆燃说得一点没错,这家伙果然在以血练邪功。
      
      若不是陆燃提前告知她他的计划,她定将南屿这个小人诛杀在结界之前。
      
      “你是谁!”南屿望着遂平嘴角怪异的笑,终于意识到一丝不对劲。
      
      陆然站起身,看了一眼叶青妩,扬起下巴睥睨着他,轻轻道:“你爹。”
      南屿气急:“你!”
      
      忽然响起爆炸,血液四漫,但凡淌过的地方都留下一条黑色的痕迹。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