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男主情敌怎么办

作者:浮银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穿成男主情敌怎么办

      碧云山大殿,殿顶星图上北斗状的星星闪着强光,不断向人们发出警示。
      七长老同往常一般观察星盘,望见此番情景,手里的茶杯啪一声摔在了大理石地板上。
      
      “有人斩断了了钧天锁链。”他瞳孔猛然一缩,拧着眉御剑往冰池的方向去,同时将此消息传音给各位长老,钧天锁链被斩可不是小事!
      
      而远在冰池的叶青妩此时将断裂的锁链扔到一旁,沉声道:“时间紧迫,我们立刻离开这里。”
      钧天锁链一旦断裂,碧云山大殿内的星图便会有所示警,想必这会儿已经有长老发现问题了。
      
      路非白头发蓬乱,身形消瘦,整个人被冰池的寒气折磨的不成样子。明明才三十岁,看起来格外沧桑。
      他斜着眼,掌中握着一柄剑,明晃晃的剑尖对着她的胸口道:“你是谁?擅闯冰池劫持关押弟子是大罪。我是不会跟你走的。”
      
      叶青妩垂眸瞥到他手背皲裂的皮肤,即将出口的话顿了一下,才催促道:“再不走来不及了,若你执意不肯,我只有将你打晕抗走。”
      
      “你尽管来试试。”路非白玩世不恭地笑了一下。
      
      她心说好剑,切中要害地劝道:“是梨花拜托我来救你的。若你现在不跟我走,下一次来的人就会是她。以她之命,用她之魂。她会不惜性命救你出去。”
      
      路非白听见梨花二字,身体一震,眸中参杂着委屈震惊与狂喜。
      他听见自己干涩的嗓音,不确定地问:“真的么?”
      
      双向奔赴的感情才有意义。
      
      “与其怀疑真假,不如亲眼看上一看,跟我来便是。”叶青妩微微一笑,眼底透着一抹担忧,心中隐隐有种不妙的预感。
      
      “呵,我敢打赌这两货走不出两步,就会被碧云的长老打成肉泥。”
      
      “哎呀,别这么说,没看小姑娘手中拿的那把弓么?那可是神弓碎雪啊,她身份肯定不简单。”
      
      “呜呜呜,女侠行行好,救我!我没有错我是被冤枉的。”
      
      被关在冰池的弟子无论看热闹的、哭哭啼啼的、看戏吃瓜的此时纷纷望向天空那一道金光。
      叶青妩快步走向路非白,忽然背后一道剑气袭来。
      
      “大胆狂徒,竟敢斩断钧天锁链!”
      七长老踏空而来,手持裂星剑,横挥出剑扫向两人。
      路非白手腕一转,强行接住这招,两道剑气相撞划出深深一道冰沟。
      
      七长老足尖点地,怒目而视,“路非白,你可知犯了何错?还不回去!当年留你一命已是长老们莫大的开恩,你切莫自投死路。”
      
      他眸光一转,注意到一旁站着的叶青妩,拧着眉头脸色发黑。
      在场的所有人中只有她能能力斩断这钧天锁链,看来魔族妄想称霸三界之心不死,如意算盘竟打到他们碧云山的头上来了。
      
      他当初真是瞎了眼,才会竭力替她求情。
      
      裂星剑高高举起,剑顶端隐隐有雷电之气。七长老毫不留情一剑劈了过去。
      
      紫色莲花阵如同一面盾牌,与惊雷般的剑气相撞,发出刺眼的火光。
      叶青妩挡住七长老的攻击,反身单手握住路非白递来的剑,反手攻击回去。
      
      七长老诧异地望着她,没想到不过短短一年时间,她的修为竟进步如此之快。
      刚刚那一剑,若他反应再慢些,定被劈个正着。
      
      叶青妩趁着此时,快速施诀,打算送路非白先走。却不料一道青光罩住他,将他困在原地。
      她心脏一突,这招式太眼熟了。
      
      是林绪来了,身后跟着岑疏雪。
      
      林绪接到七长老的讯息,立刻从星辰峰赶了过来。疏雪即将突破筑基后期,不出意外的话将会继承她的衣钵,甚至是她的长老之位。
      
      所以听闻钧天锁链被斩断是,她略一思索便带着疏雪一同前来了。
      毕竟这钧天锁链是集七位长老之力所固定加封的,让疏雪提前见识一下也是好的。
      
      林绪目光落在拿到紫色身影,眼中闪过一抹厌恶。
      即使疏雪在秘境一事上说了谎,那也是情有可原。而她叶青妩抓着别人一点点小把柄不放的样子,真是恶心至极。
      
      叶青妩的视线从左到右划过,将对面几个人的神情收入眼底,包括林绪眼中深深的厌恶。
      她自嘲地笑了一下,果然是这样。
      
      大概幻想之所以是幻想,是因为它是荒谬的异想天开。
      
      她握紧手中的剑,将路非白护在身后,既然是梨花的爱人她自然会完好无损的带他离开这里。
      
      “让开。”叶青妩说道。
      狂风平地起,无数旋转的气流形成漩涡,仿佛要吞噬一切。
      
      华莲经,以少打多,以弱打强的绝强功法。
      她的嗓音平静而柔和,如同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路非白我是一定要带走的。有什么招式就一起上吧。”
      
      林绪不屑地撇了撇嘴,瞧把你能的。
      叶青妩是什么水平,她再清楚不过。想以一打三?做梦。
      
      林绪与七长老对视一眼,不约而同起手出招。
      她原以为叶青妩最多撑不过三招,结果五招之后,还游刃有余。
      
      七长老退到一旁,扭头对林绪道:“是华莲经,没想到这种东西魔域竟还藏着。”
      林绪蹙眉,怪不得她感觉有时灵气跟凝固了似的,原来是华莲经这种邪功在作祟。
      
      叶青妩收剑,大口喘着气。明面上她和林绪三人打得不可开交不分伯仲,可实际上这已经是她的极限了。
      
      然林绪他们气都不带喘,显然是没出全力。
      
      这样下去不行,她得找机会送路非白出去。
      
      叶青妩手执碎雪,放出羽箭,一箭破开林绪的禁锢术。她一边格挡对方的攻击,一边试图与路非白建立联系。
      
      “叶青妩别逞强了,你不是我们的对手。我劝你趁早收手,我们还能看在往日的情谊上对你网开一面。不然的话,明年的今日便是你的祭日。”林绪的长剑斩断她的发丝。
      
      叶青妩弯腰避开,冷笑了一声,“哪有什么往日的情谊,我只记得那日寻风台你想置我于死地的眼神罢了。”
      她递了个眼神给路非白,密音传道:“山外北边树林,梨花在那等你。你寻着机会先走。”
      
      路非白几乎立即回道:“你不是他们的对手。”
      他挡下岑疏雪的攻击,清晰的一字一句说道:“我不会跟这个魔女走的,你们放了她。”
      
      叶青妩一个失神,背部被划出一道长口,顿时鲜血直流。她咬着牙,释放法力震开林绪与七长老,瞬移到他身旁。
      
      她用剑划破手指,鲜红的血在半空形成古怪的文字。
      这是魔域的引血术,一旦术成,任何术法都困不住路非白。
      
      “小心。”
      耳边是他急切地叫声。
      
      叶青妩痛哼一声,低头望着胸口正中泛着幽蓝剑气的剑,嘴边不可抑制地溢出血。
      胸口被贯穿,尖锐的痛往四肢百骸奔去。
      
      她在路非白的眼瞳中看见了自己苍白的倒影,以及身后满面冰霜的陆燃。
      
      陆燃的剑再次往胸前进了一寸,嗓音冷得她五脏六腑凉了个遍,“擅闯冰池,斩断钧天锁链者杀。”
      
      鲜血浸上胸前的莲花玉坠,玉坠被冰玉刺碎,四分五裂从里衣的间隙往下滚落。
      
      叶青妩捏紧双拳,熟悉而陌生的力量顺着经脉肌肉遍布全身。
      陆燃没有刺中她的心脏,可为什么那里会疼。
      
      “我说了要带他走,你们谁都拦不住。”
      
      话音刚落,一道强大的力量从她的身体横扫出去,所有人被弹飞三尺远。
      
      冰玉被生生震碎。
      
      叶青妩空洞的目光落在林绪身上,形如鬼魅一般闪了过去,手中的剑径直插入了她的胸口,“你的两鞭,还你了。”
      她抽出剑,溅起一串血花。
      
      叶青妩落在冰面,居高临下睥睨着倒地上的众人,“一群蝼蚁,也配拦我!”
      她嘴角上扬,形成一个诡异的弧度。
      
      手指轻轻在空中点了一下。
      
      岑疏雪双眉紧皱,捂住鲜血直流的胳膊,惊恐地看了一眼叶青妩。
      她声线颤抖着问:“你对我做了什么?”
      
      “没做什么,不过废了你一条胳膊罢了。”叶青妩白皙的脸庞笑意更深,无情的双眸瞥向碧云山的大阵,“你们都在这里,那它可就没人看守了。”
      
      她歪了下头。
      
      眼前蓦然被人挡住,她不耐地看着对方,“滚开。”
      陆燃抓住她的手腕,嗓音有着安抚意味,“不要犯傻,听话。”
      
      叶青妩一把甩开他的手,嗤笑道:“你捅我的时候怎么不想想现在的后果,是你放我出来的,让开别逼我杀你。”
      
      陆燃今日穿着黑衣,衬得身姿挺拔,墨色的长发在风中飘扬。
      他抹去唇上的血迹,“不让。”
      
      叶青妩指端深陷肉中,觉得有些可笑,“你以为我不敢。”接着剑光一闪,她捅进他的胸膛。
      陆燃巍然不动,血立即浸湿他的黑衣。
      
      她瞥了他一眼,毫不留情抽回剑,丝毫不看他惨白的脸庞。
      “喂,走了。你的老情人还在等你。”她走到路非白身前,一手拎起他的后衣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