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男主情敌怎么办

作者:浮银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穿成男主情敌怎么办

      以陆燃金丹期的修为对付几个高级魔修不成问题,可若是魔王知道她与陆燃来往,往后的处境又将如何。
      
      叶青妩想伸手阻止,然而他像道风般闪了出去,她抓了个寂寞。
      一分钟后,魔修纷纷倒地。
      
      陆燃整理了下略微凌乱的袖口,侧头道:“只是晕了。”
      叶青妩神色复杂地看着他的侧脸,正准备想说什么,忽然眼前一转。
      
      白茫茫的雾气缭绕,依稀还可以听见潺潺的流水声。周围是一片白,结着冰霜的树如同一座座冰雕,远方还有一栋竹屋。
      
      “这是哪里?”她问。
      
      陆燃抬脚往竹屋的方向走,白色的身影与这里融为一体,嗓音淡淡,“灵虚幻境。”
      叶青妩恍然大悟,灵虚幻境是修行者自身灵力构成的一个特殊空间,有着绝对的隐秘性,除非主人允许,否则旁人挤破脑袋也进不去。
      
      灵虚幻境的大小视修行者的修为情况而定。从陆燃的灵虚幻境的大小来看,他的修为深不可测。
      
      是个不能惹的人物。
      
      叶青妩慢吞吞跟在他身后,她搞不懂陆燃为何突然出现在魔域,竟还调查了叶青吾。
      他查这些做什么,难道是因为恨?
      
      她承认当初的玩笑是有些小过分,倒也不至于记仇这么多年吧。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陆然的声音忽然响起,语调平稳,令人完全判断不出任何情绪。
      
      叶青妩脚步一顿,反问道:“执剑长老以为呢?我除了是他还能是谁。你不会认为随便一个人都可以成为魔域三公主吧,这也要看魔王愿不愿意不是。我不知道你为什么如此执着于我是不是叶青吾这个问题,但我想告诉你我的确是如假包换的叶青吾。”
      
      她双手交叠,望着他挺拔的背,“我为之前女扮男装所说的那些混账话向你道歉。请执剑长老不必继续打探我的隐私了,叙旧就到此为此吧。”
      
      这回忍住了扭裙子,他没理由说她撒谎了。
      
      陆燃转身,漫不经心地走了几步,停在距她两步的位置。
      他垂下目光,落在她的双眸处,黑眸满是探究与怀疑。
      
      叶青妩被他盯得全身发毛,眼珠下转,又抬眸看了回去。
      她咳了一声,眼角微弯主动凑了过去,“你目不转睛地看着我,是喜欢上我了?”
      
      她突如其来的举动令陆燃猝不及防,两人之间不过几寸的距离,微热的呼吸相交缠。
      
      叶青妩余光看见他微红的耳尖,内心欢呼了一声。
      她就知道这招管用,陆燃这个纯情男,是受不了女孩调戏的。
      
      她正得意呢,谁知陆燃凑得更近,温热的呼吸喷在她的颈侧,略带调侃的嗓音在耳畔响起:“是,我喜欢上你了。”
      
      胸腔好像和他的嗓音共鸣了一下,她心跳的有点快。
      
      叶青妩悻悻往后退了几步,东张西望来掩饰内心的失望以及...雀跃。
      意识到自己的小心思后,她反倒愣住了,这是什么鬼?
      
      该害羞的应当是陆燃啊,她高兴个毛线。
      
      陆燃唇角微扬,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心,果然很爽。
      他望着一脸懊恼的叶青妩,眸中笑意更深,故意问道:“听到我心悦你不开心么?我记得你说过同样心悦我的,现在我有此意,不如——”
      
      “不不不。”叶青妩疯狂拒绝,“我很花心的,我现在喜欢我殿中那位风神俊朗的小侍卫。况且我配不上您...”
      
      她悄悄抬眸偷看陆燃的神情,发现他满眼的笑意,才知道自己被耍了。
      
      行啊,没想到一年不见陆燃都学会开玩笑了。他到底经历了什么,明明是不苟言笑又毒舌的人设才对。
      
      叶青妩挫败地瘪了瘪嘴,望了过去,可怜巴巴地道:“我父王管的很严的,过了三更回去就会挨揍。”
      陆燃眼中笑意消失转而又被疏离代替,他道:“不急,待事情弄清楚我自然放你回去。”
      
      她心底凉成了渣。
      
      这灵虚幻境进来不易,出去同样不易。得经过主人同意才可来去自如。
      
      看陆燃这意思是不打算让她走了?
      
      叶青妩暴躁了,口不择言道:“你为何如此执着于我是谁,我是谁和你有什么关系。你是碧云山的长老,我们井水不犯河水的,我不会碍着您的道。你到底要干嘛!”
      
      她甚至招出了剑,准备强行破开灵虚幻境。
      
      叶青妩说完便后悔了,陆燃是她半个救命恩人,她怎么能用这种语气对他说话。
      于是她收起剑,又很怂的补了一句,“以上皆是胡言乱语,您别放在心上。”
      
      不知是何缘故,陆燃肤色白的如雪一般,黑白分明的眼珠沉沉望着她。
      很是恐怖。
      
      叶青妩狗腿地笑了笑,就差没跪下叫爸爸了,“您想问什么,我必知无不言。”
      干什么也不能和男主对着干呐,自古和男主对着干的人没一个好下场的。
      
      “你到底是谁?”
      陆燃依旧问了这个问题,清冷的声线绷直,隐隐透着几分不耐。
      
      她吞吞吐吐道:“我...”
      话还未说完,整个灵虚幻境便是一阵天摇地动。
      
      陆燃抬头望着湛蓝的天空,蹙起眉,竟然有人找到了这里。
      强行进入灵虚幻境可是会死的,这人不要命了么。
      
      但他向来不怕别人挑衅。
      
      陆燃虽是冷着脸,眼神却隐隐透着几分兴奋。
      他双手飞快结印,灵虚幻境瞬间稳固,冰雪开始融化气温逐渐上升。
      
      叶青妩望见周围的变化,诧异地看着正在融化的冰棱。
      总所周知灵虚幻境是由修行者灵力所构,维持在相对稳定的状态,一旦发生大规模的变化时,只能说明一个问题。
      
      修行者正在施术强行扭转灵虚幻境。这不仅消耗灵力还会反噬自身。
      
      叶青妩跑了过去,拉住陆燃的衣袖,劝道:“不就是有人发现了嘛,出去把他打一顿就好。没必要强行扭转,隐藏幻境位置,这很费修为的。”
      
      陆燃放下双手显然施术完毕,用洞察一切的眼神望着她,悠悠道:“然后你就可以趁机逃跑?”
      
      叶青妩:我不是我没有。
      
      突然幻境再次剧烈震动,紧接着天空破开一个打洞,一道青色的身影闪过。
      叶青妩眨了眨眼,望着挡在身前的琴师,没想到打脸来的这么快。
      
      书上不是说挤破脑袋都进不来的么?
      如此说来,想要强行出去也不是没有可能了,她刚刚就应该硬气一把的。
      
      “对不起阿青,我来晚了。”琴师冷冷盯着陆燃,将她护在身后。
      
      陆燃眯着眼,偏头看了一眼被遮得严严实实的叶青妩,食指摩挲着。
      他略过琴师,说道:“过来。”
      
      叶青妩下意识走了一步,却被琴师拽住胳膊。
      琴师转头认真地对她说:“我不会你受到伤害。”
      
      “不是的。”
      
      她试图解释,可并没有人打算听,两个男人一言不发静静对峙。
      陆燃手中的冰玉熠熠生辉,剑意旺盛,完全被勾起了战斗的欲望。而琴师抱着琴,周身弥漫着杀意。
      
      叶青妩头顶黑线,这淡淡的尴尬是怎么回事。
      眼见两人就要打起来了,她招出宵月,朝空挥了一剑。
      
      一棵树应声而到。
      
      两人一齐转头瞪着叶青妩,她微笑了一下,比送财童子还要憨厚,“不要冲动。”
      
      “他是谁,你喜欢的小侍卫?”陆燃眼底滑过一抹怒气,恨铁不成钢地望着她,小小年纪不想着如何修炼倒,倒整天困于情爱。
      
      叶青妩摆摆手,极力撇清与琴师的关系,“我根本不认识他,这位大侠想必是侠骨心肠,路见不平便闯了进来。”
      
      琴师神情一怔,纵然已告诫过自己不要妄想,可闻言依旧感觉心脏一缩。
      他嗓音干涩,神情受伤地说:“阿青,我是你的未婚夫。”
      
      叶青妩:???
      然后她和琴师双双被陆燃踢出了灵虚幻境。
      
      叶青妩与琴师相对无言良久。
      她绞尽脑汁想了半晌,可脑袋里关于眼前这个男人的信息依旧为零。
      
      她不忍地望着他,摇了摇脑袋,“对不起,我真的记不起你是谁。这样吧,你告诉我你的名字,或许我能有些印象。”
      
      “澜听,我叫澜听。”琴师目光热切,小心翼翼地问:“你有印象么?”
      
      叶青妩诚实而抱歉地说:“没有。”
      原主的记忆不是意淫如何强娶陆燃就是如何成为魔域的老大,完全没有一个名叫澜听的男人。
      
      可怜人呐。
      咦,有问题。她穿来之前,原主一直借用叶青吾的躯壳,完全不可能现在这副躯体出现,澜听又是如何认得她的容貌的?
      
      罢了,既然无印象,就当碰瓷的了。
      
      澜听眸中的光一寸寸暗淡。
      他低着头苦笑,她曾说过他是世界上长得最好看的男子,承诺只要成年礼一过就会嫁给他。
      
      原来只是随口一说,用来哄骗一个可怜人。
      
      叶青妩向他告辞,逃似的回到琉璃殿,生怕陆燃又追了上来。
      躺在熟悉而柔软的床上,潮水般的疲惫席卷而来,眼皮仿佛千斤重。
      
      她很快闭上了眼进入梦乡。
      
      落地的窗子无声被人推开,一道黑影悄无声息地闯进来。寒气夹带进温暖的房间,瞬间被热气包裹。
      
      黑影立在床边,手中捏着一把匕首,在黑暗中闪着寒光。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