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男主情敌怎么办

作者:浮银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穿成男主情敌怎么办

      阿笙想了半天,涨红了脸,人家还是个纯情的少女,实在说不出那个画面啦。她拉住叶青妩的手,“你去看一眼就明白了。”
      靠着阿笙,叶青妩直接与水珍珍来了个面对面交流。
      
      水珍珍鼻青脸肿,颤颤巍巍从怀中掏出仅存的一张画作,“喏,这是我拼死保下的孩子,其他都被祁迟那个王八蛋拿走了,我恨!”
      水珍珍一脸愤恨,握紧了小拳头,“总有一天,我要打败祁迟这个王八崽子。”
      
      叶青妩与阿笙齐齐沉默。
      叶青妩垂下视线,瞥了一眼手上的画,迅速移开了眼睛。
      只能两个字形容,劲爆。
      怪不得会被打。
      
      她同情地望着水珍珍瘦小的身板,凑到阿笙耳边悄声说:“水珍珍是个男孩子啊,所以他挨过不少揍吧?画这种图,换成谁都想揍他。”
      “虽然被打,但他耐揍啊,而且喜欢他的画的人也很多呢。”
      叶青妩赞同地点了点头,又问:“所以,我们是不是应该撤了。”
      
      她垂眸望着紧紧抱着她的大腿的水珍珍,哭笑不得地问:“珍珍啊,你这是做什么?”
      “我听说你和祁迟关系非常好,你开口的话,祁迟一定会将画还给我。”水珍珍像是看见了救命稻草,紧紧抱着她的大腿不撒手。
      
      叶青妩困惑地眨了眨眼,你这孩子从哪里听到的谣言。
      她干笑一声,“你误会了,我和祁迟一天见不到一面的,怎么可能关系好呢。我和他不熟。”
      水珍珍伸出一根手指晃了晃,一副别想骗我的眼神,“我有证据。”
      
      他一手抱腿,一手在口袋翻来翻去,最后掏出一张留影碟,“你看。”
      留影碟亮了一下,接着一对男女的身影显现于半空。
      “哇,叶青妩有情况啊。你俩都抱一起了,这叫不熟?”阿笙在一旁煽风点火。
      
      叶青妩嘴角抽了一下,水珍珍竟然还承包狗仔偷拍业务?她微笑,“误会,意外。”
      
      事情发生在一周前,当时她刚修炼到碧海灵第七层,迫不及待想找个人切磋一下,试试感觉。
      “我和你打。”
      就在她准备找同门时,祁迟突然出现,并扔给她一把剑。
      
      叶青妩接过剑,还没做好准备,祁迟就带着满身冰霜冲了过来。她侧身避开攻击,脑中回忆心法要点。
      祁迟每一招都狠辣至极,她勉力避开,寻着间隙默念法诀。
      似有若无的蓝色灵气凝聚,与剑撞击发生清脆的响声。手腕立即传来颤麻的感觉,她不受控制地后退几步。
      
      祁迟眉头一挑,不错嘛。
      
      能苟则苟。
      
      叶青妩以守为主,偶尔骚扰一下祁迟,更多的时候在熟练法诀。祁迟的攻击愈发密集,她渐渐感觉有些力不从心。
      哐一声,一把长剑跌落地面。
      接着清脆的碎裂声炸响,叶青妩被逼到墙角,锋利的剑横在身前。
      
      “你输了。”
      
      叶青妩轻轻移开剑锋,指尖微微颤了下,刀剑无眼呐。她对自己的表现还算满意,“你觉得我的表现怎么样?”
      祁迟将剑收回剑鞘,“刚及格的程度。”
      他复又说道:“光会防御是不够的。若遇见足够强大的敌人,你无法保证你的防御天衣无缝坚不可摧,所以你必须要学会反击。”
      
      叶青妩点头表示受教了。
      碧海灵是内功心法,作为修炼的根基,修炼到一定的程度之后,便有配套的剑法可供她学习。
      她冲着祁迟微笑一下,抬手道谢,忽然喉咙涌起一股铁锈味的鲜血。血顺着嘴角蜿蜒而下,叶青妩神情一怔。
      
      怎么突然流血了。
      
      头顶的桃花簌簌而落,祁迟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递来一方帕子,“擦擦。”
      叶青妩头昏脑胀,“你扶我一下,我感觉我要晕了。”
      
      祁迟:......
      这招你已经用过了。
      他稍稍侧了下身体,一个正好可以接住她的角度。
      她眼前一黑,径直往前栽了去,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
      
      少女身上的香味窜入鼻腔,祁迟身体一僵,手指无意识地蜷缩。
      
      祁迟口中的随便比试比试,让她在床上躺了三天,一动不能动。就这,还被水珍珍用留影碟给录下来了。
      
      叶青妩拍了拍水珍珍的肩膀,告诉他残忍的真相,“那天我晕倒了,祁迟是好心扶我。我们根本没有关系的。”
      水珍珍选择不听,自顾自地说:“那我也没见过祁迟和别的女弟子讲话,更别提陪她们练功了。总而言之,你就是他心中最重要的存在。青妩你就帮帮我好不好,没有那些画我就去死。”
      
      说完,水珍珍拔出剑,横在脖子前。
      大有你不答应我我就死给你看的无赖感。
      
      “这...”
      叶青妩求助地望了一眼阿笙,阿笙回以吃瓜看戏的眼神。
      她转回视线,眼看剑都把水珍珍脖子划出一道口子了,只好咬了咬牙说:“好吧,但我不敢保证那些画还在不在。如果他烧了的话,我就无能无力了。”
      
      水珍珍小鸡啄米般点着脑袋,豪气地表示,“只要你帮我要回画,你下个月修炼的灵草我包了。”
      叶青妩闻言眼神一下直了,就见阿笙冲她挤眉弄眼,她用口型说:姐妹我靠谱吧。
      
      靠谱。
      叶青妩简直要感动哭了,阿笙你怎么知道我没钱了,真是我的贴心小宝贝。
      她拍了拍胸脯,放下豪言壮志,“放心吧,珍珍。就算拼了这条命,我也一定将画给你要回来。”
      
      然后,她在陆燃的致远宫周围徘徊了好几圈,也没敢进去。
      
      用水珍珍的话说,这事得尽快,保不准祁迟啥时候就把他的画给烧了。
      白天祁迟都在这里修炼,她望着高高的墙,心想干脆神不知鬼不觉的翻进去。然后偷偷找到祁迟要上画,完美。
      
      她四处张望,搬来一块大石。
      
      楚西决眼尖地发现自家墙上挂着一个陌生人,他拉了拉师父的衣角,“师父,有人要偷我们东西。”
      他冲了过去。
      陆燃一眼便瞥见正在努力爬墙的叶青妩,心中疑惑她来这里做什么。
      
      “你是谁?”楚西决双手抱胸,冰冷地问。
      叶青妩专心爬墙,哪有心情理会别人,顺口说:“你管我是谁。”
      费了老大劲,终于爬上来了。她喘了几口气,就要往下跳。
      
      “不许跳!”
      
      叶青妩终于注意到墙边聒噪的小孩,扭头无情地扮了个鬼脸,“我就跳。”
      楚西决:好幼稚。
      他露出一抹坏笑,我可是提醒过你,是你自己不听话的。
      哼。
      
      “啊!”
      
      楚西决一路小跑回师父身边,求表扬地仰望着陆燃,“师父,你看小白多厉害。小贼一定是被它制服了,我要去看看。”
      说罢,他又小跑着回致远宫。刚推开门,他的笑容便僵在脸上。
      叶青妩拎着小白狗的脖子,不屑地扫了一眼楚西决,“就它?”
      
      小白狗委屈地叫了一声,缩了缩脖子。
      不是它不努力,是敌人太凶悍。
      
      楚西决一把夺过小白狗,宝贝似的护在怀中,接着凶巴巴地瞪着叶青妩,“小偷!说,你来致远宫做什么?”
      “你才是小偷。我是来找人的。”
      楚西决满眼怀疑,“谁找人会翻墙啊,你分明就是想偷东西!”
      
      叶青妩目光游离,听到这句忍不住了,“两间小木屋,连根草都没有,我至于费这么大劲么?!要偷也偷有钱的吧,我来这偷图啥啊。”
      万万没想到,陆燃住的这么...回归田园。
      楚西决说不过她,开始哇哇大哭,“师父她欺负我。”
      
      ?
      
      叶青妩跟着探出脑袋,看见陆燃清冷的面容,身体僵了一半。
      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
      然后,她就跑了。
      只要跑的够快,尴尬就追不上她。
      
      不过刚刚进去逛了一圈,竟然没看见祁迟的身影。陆燃的致远宫光秃秃的一片,没道理看不见他。
      叶青妩皱着眉头,忽然背后被人一拍。
      她习惯性地回头,眼前却一黑,接着失去知觉。
      
      “这就是欺负你的那个人?红衣,是三门的弟子。废材与垃圾长老,绝配啊。”男声有些不屑,又带着些笑意。
      王莹拿出一根粗绳,绕在叶青妩的手腕处死死绑住,“如果那日不是她使用诡计,我绝不会仅仅是外门弟子。以我的资质,当个内门绰绰有余。”
      
      她将叶青妩吊在一颗树上,而脚下的万丈悬崖。
      王莹双手抱胸,对身旁的男子使了一个眼色,“徐师兄,接下来有好戏看了。”
      徐飞打了个响指,叶青妩如同被唤醒一般缓缓睁开了眼。
      
      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王莹那张扭曲得意的笑脸。
      叶青妩蹙眉,怎么是她。
      
      王莹手中拿着一柄鞭子,模样和她之前那柄很像,银质的材料在阳光下反着刺眼的光。
      叶青妩花了一分钟弄明白了自己的处境,十分无语,以及些微的害怕。
      
      “真是好久没见了,你过得可好?”王莹笑意吟吟,甜美可人。
      叶青妩翻了个白眼,“你觉得呢?你把我弄过来想做什么,报复我?还是单纯的泄恨。”
      她知道王莹因为设计她落入地下河而被分配到外门,以王莹的资质起码也是内门弟子,想必心有不甘。
      
      可这关她什么事。
      自己犯的错,自己承担。再明白不过的道理了。
      
      王莹收起笑容,眸中满是怨毒,这个人语气还是一样的令人厌恶。
      她摸着手中的银鞭,摆着一副不把叶青妩打死不罢休的态度甩鞭而去,“我,想让你死。”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