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深不寿

作者:猫橙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一章 男主篇

      活了近二十余年,若问我记忆最为深刻得是哪一瞬间?我忽而一笑,脑中忽然出现了有关于她的场景。
      
      那是我和她第一次见面,她,很有意思。
      天公不作美,我刚办完公事回来 ,天边下起了小雨,我挺庆幸,出来的时候,家长中得小厮给我带了把伞,当时我还嫌弃它是个累赘,现如今看来,确实帮了我大忙。
      我忽然听见离我不远处有两个俊秀白净的男子对话,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多注意了一会,明明我本是天性淡泊之人,别人的事,与我无关。
      这是两个女子,耳边的耳洞很明显,我想,大概是哪家的小姐带着小丫鬟偷着出来玩,却又赶上下雨,回不去了,回家后便少不了家中父母的一顿责骂。
      不知不觉中,我竟偷听完了二人的对话,实不乃君子所为,更甚,我竟鬼使神差的走了过去,问是否需要帮忙,我可以把伞送给她们,谁知那个小姐却说了一句让我很吃惊的话,“公子,你的眼睛好美啊!”。
      我咳嗽的两声,耳边也不知不觉的红了,她似乎意识到自己的行为,
      便说:”公子,你把你的伞卖给我,我给你钱,”说完,便向丫鬟要钱,从她们的神色我便知道,银子似乎花完了,那个小姐尴尬的说:
      公子,你先把伞借我,我一定还你,我很着急回家,要不那个老头又要唠叨我了,
      我笑了笑说:“姑娘,伞就当送你了!不需要银子。”
      她用十分感激的目光看着我,我为她撑开伞,递给她,她离开之时,还不忘对我说:
      ”伞我一定会还你的,”
      我笑了笑,不过是一把伞罢了,相逢即是缘,便送与她吧!我以为这是结局,却未曾想到这只是命运的起点。
      君心为妾乱,妾不知君心已动。
      
      父亲是朝中的大臣,一举一动都被观察着,加之朝中局势紧张,我作为家中的大公子,说话办事更要谨慎。
      那一日,我回到家中,便听到了父母的哀叹声,说帝师家的小姐相中了我,帝师家中显赫,更是以权势相逼,父亲怨恨自己无能,连自己儿子的婚事都做不了主。
      我脑中忽然想到了那个小丫头,说好的还我伞呢?那日回来,我便派遣小厮打听那个丫头的身份,没想竟是帝师的宝贝女儿——伍月儿。
      我笑着对父母说:
      ”父亲母亲不必为此烦恼,儿子娶便是了。”
      父亲说:若是我不想娶,他可以去求皇上……
      我对父亲说:”若我不想娶,就是公主,我也不会同意,她也拿我无法。”
      父亲吃惊的看着我,我笑了笑,父亲,别再担心了,还是早日帮儿子准备婚礼,等着儿媳妇登门吧!”
      连我自己都没有察觉到,我我内心竟有一点点雀跃……以及期盼,我想大概我是那个丫头挺有趣的!
      结婚那天,我喝了好多,身边的朋友亲戚都以为我借酒消愁,毕竟谁被逼婚都不会高兴,哼,我才不告诉他们呢?小爷这是高兴,我娶了自己心动的小丫头,这路怎么有两条……
      果然是有点醉了吗?君子该心口合一,言行一致,我……
      我到了新房,心情有些激动,我幻想着她为我穿上嫁衣的样子,一定很美,忽然窗边有声响,我想,果然还是来了,这大概是摄政王的人吧!皇上刚亲政不久,却手段狠厉,让不少大臣都臣服于他。
      此次尚书府与帝师府连姻,更是让他头疼不已,怕此股势力归皇上所有,他们不知道,连父母都不知道,我是皇上的人,皇上年少有为,处理事情严谨而有力度,赏罚分明,是一个好皇帝该有的样子。
      动荡了这么多年,我想,该是平定的时候了。
      要不内乱一起,邻国必会侵入,到时候百姓一定会陷入水深火热之中,与其让他们让我们两家产生分歧,不如让自己成为主导者,把握着主线,毕竟,我不喜欢被别人掌控的场面。
      我想,此时只有我表现出对帝师之女厌弃,他们才不会对帝师一家以及对丫头动手,只有那样,表现出不和,才会放松他们的警惕心以及伤害月儿。
      我以为我保护了月儿,却没想到,我还是伤害了月儿。
      我进入新房,掀开月儿的盖头,那一刻月儿真的好美,可是,为了月儿的安全,我必须昧着自己的良心,说着对不起月儿的话,我厌弃的对她说:
      ”我不会喜欢她这种送上门的女人,我看见他就很烦,很让我恶心。”然后便摔门而走 ,我怕,我怕我会忍不住,告诉她真相,月儿,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罢了,今日终于明白这真谛 ,我还是放不下她,监视我们的人应该回去了。
      我站在新房门口,我听见她隐忍的哭声,月儿,对不起,原谅我自作主张的行为,只有这样,才会确保你的安全。
      曾经,我以为我是为了天下百姓,现如今看来,我不过是为了一个你罢了,那个说我眼睛很美的丫头,早不知何时住入了我的心中,月儿,等我,等一切过去,我一定会告诉所有人,我喜欢的人,叫伍月儿。
      家中的仆人以及外面都传言说尚书府的大公子不喜新婚妻子,连洞房花烛夜都不曾入过,我苦笑着,连世人都被蒙蔽了,他们也是吧,以及……
      月儿,你……也是吧!我不会后悔自己做,在我看来,我羽翼未满,不能随时保护你的安全,我不能拿你的安全来冒危险,我……不敢赌。
      唯有冷落你,方是万全之策。我见你笑容渐少,话语也少了,我知道,你的痛。
      我恨不得告诉你真相,可是理智不允许我这样做,既棋已下,便没有撤回之理。月儿……等我。
      就这样的日子不咸不淡的过了三年,我很欣慰,你很安全,他们没有把诡计用在你身上,大概是以为我不在意吧!
      三年来你我见面屈指可数,就算见了面,也没多少话语,而我,可笑……每次都冷言冷语 ,只是为了你的安全。
      月儿,你不知道的是,每次在你入睡之后,我都会去门口看你一眼,满自己相思之苦。
      我知道你最喜欢吃桂花糕,便让小厮将做桂花糕的师傅请到了府中理由是”母亲喜欢吃。
      我知道你喜欢放风筝,我便亲手做了一个,放在你房间内,让你以为是府中发的,见你吃桂花糕很高兴,见你放风筝很开心,我也就知足了。
      我知道你喜欢恣意潇洒的生活,就是所谓的江湖,所以你才会喜欢风筝。可是,我身为大公子,有我必须所负的责任,月儿,等我,等事过后,天涯海角,我陪你。
      那一日,秦嫣然找到我,说摄政王要下手了,平静了那么多年,终于要出手了吗?而且有消息传出,说要对你下手,挑起两府矛盾,然后乘虚而入。
      秦嫣然是皇上的青梅竹马,也是我的朋友,二人相互喜欢,却又因为种种原因不能在一起,无非是因为秦嫣然是丞相之女,而摄政王必定不能让二者联合,所以多次阻挠,我听到了你的脚步声。
      我低声对她说:”陪我演一场戏。”
      她点了点头,我对她说:”嫣然,我娶你可好?”
      秦嫣然笑着说:”大公子别开玩笑了,你还有妻子呢”
      我颇为不屑的说:“她也算我的妻子?不过是一个送上门的女子罢了,娶你,休了她便好。”
      我知道是时候该做抉择了,当初因为怀有侥幸,娶你,以为能够将你保护的很好,可是我还是高估了自己的能力,让你受了不少的委屈。
      如果这次成功,我必和你坦诚一切,如果失败,你安好,我变便知足了。
      不出我所料,你听到了我们的谈话,跑了出去,秦嫣然问我:”这么做不后悔吗?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我看向门口外洒落的汤羹,回答道:”不会。”
      嬷嬷不知道什么时候过来了,说:”少爷,这是夫人专门为你做的,不是老奴多嘴,你怎么……”
      ”嬷嬷,去吧,收拾收拾。“
      ”嬷嬷看着我,叹了一口气,后悔吗?我问自己,大约是不后悔的吧!不出我所料,你拿着休书向我走来,好像三年前那般。
      我知道,像你这般高傲女子,在府里,已经忍受了三年委屈,那是因为还喜欢我,但现在,骄傲已经被践踏过一次了,又怎会再低头一次呢?
      我随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你不应该卷入这场战争中,你应该去找自己喜欢的生活……例如——江湖。你走了,而我,那一刻,心也真的停了。
      几个月后,我大婚了,与秦嫣然,这是我们商量好的计划,放松他们的警惕,然后一举拿下他们,那一日,我骑在马上,穿着喜服,笑得很开心。
      没有人知道,这不过是伪装罢了,笑?在你走后,我已经不知道是什么概念了,我只想将他们抓住,然后去找你,仅此罢了。
      果然不出我们所料,那一日,刺客出现,刺杀我们二人,只要有一方死伤,这婚便会结不成,便会达到他们的目的,到时候谁输谁赢就不知道了。
      不知何时,你鲜血淋漓的躺在我身边,原来你为我挡了一剑,我心慌了,我喊你,骂你,问你不是走了吗?为什么还要回来为什么还要给我对那个该死的我挡剑……
      不,月儿,我爱你,我不要你死,不要……那一刻的我,哭的像个孩子一样,我知道你这次是真的不要我了,果然吗?我最宝贵的还是失去了吗?
      那我做的这一切又有什么意义?我抱着你离开了,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我将你埋在了一个青山绿水的地方,是你喜欢样子。
      那一日,摄政王逼宫失败,摄政王党羽一举歼灭,皇上终于拿回了权利,要封我为国师,我拒绝了,我所谋的不过是一个天下太平,一个你罢了。
      天下已太平,功名利禄,我……在乎吗?可是你,永远都不会再回来了,那一日,我去了你家,见到了父亲母亲,他们已经辞官,没有了往日的显赫,现如今不过是一对年迈老夫妻罢了。
      他们对我的到来很惊讶,他们对我说:对不起,对我很愧疚,当初不应该逼我娶你,要不然现如今自己的女儿去了哪里都不知道,我封锁有关于你的消息,怕他们二老承受不住,便说你过的很好,不用担心你,我也很快就会去找你。
      他们对我的回答很惊讶,我便将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了他们,唯独没告诉有关于你的,他们二老哭着说:孽缘啊,如此相爱的两个人……竟经历这些……我也在想:
      当初的我做的对吗?如果…不会再有如果了,离别知己,他们将一把伞递给我,说这是丫头最喜欢的一个物品,宝贝的不得了,我盯着拿把伞,迟迟没回过神来,
      原来,在那一刻,你我早已心意相通,果然吗?一段孽缘吗?
      我们的家在一个山青水绿的地方,没有争吵,没有喧闹,更没有勾心斗角。我亲手为你写下了:
      “沈奕爱妻之墓——伍月儿”,你不知道,那一日,你走后,我便将休书撕了,你,永远都是我的妻,一直一直都是,从未变过。
      这大概是老天对我的最大惩罚吧!让我自大,不可一世,迟到的深情比草贱。
      惩罚——让我孤苦一生的活着,守着你,守着我们的家。
      月儿,我不怕死,我想要去找你,可是我的命,是你换来的,怕你到时候不理我,生我气,我更怕我找不到你。这样也好,月儿,从前,是你守着我,这次换我来守你,你赶我我也不会走。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