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月光是假的

作者:扶桑知我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八章

      “不——”离海义正辞严说道,“素师姐,我懂你。”
      
      素寒璧心想你懂个鸡儿。
      
      “我知道素师姐之前一直不喜与我们来往,所以见我困于元婴境界多年,为了保持你的高冷形象,所以才用这样的借口。”离海将肚子里藏着的话说了出来。
      
      素寒璧觉得离海脑子里可能有坑,所有的信息在经过这个坑的时候都扑通掉下去。
      
      她现在有点后悔,之前殴打他的时候,应该不打脑袋的。
      
      好好一个孩子,就这么被打傻了。
      
      素寒璧朝后退了两步,百口莫辩,只能扭过头去看素辛石。
      
      “阿爹,你信我,我是真心实意想打他的,他说我丑。”素寒璧捂住心口,痛心疾首。
      
      没想到素辛石走上前来,满目不忍,拍了拍素寒璧的肩膀道:“阿璧,我明白的。”
      
      素寒璧就差没以头抢地了,你明白个啥啊你明白。
      
      她莫名其妙被成自厚塞了满怀的礼品,就这么一脸懵逼地回了寒月谷。
      
      素辛石的疑虑,自然也就因此打消了,毕竟离海是真真切切到了出窍期的修为。
      
      而大恶人素寒璧,有生之年第一次被发了一张好人卡,内心惆怅,五味杂陈。
      
      不久之后,如书中剧情所写的一样,东海异动,有仙人洞府出世,各门各派的弟子都想着前去博取一份机缘。
      
      云霄宗自然也不例外,门中年轻弟子纷纷私底下组起队来。
      
      “季淮想与我一道,但他又舍不得月景,所以最后是我们三个人一道去东海洞府?”素寒璧在寒月谷中擦拭着自己的五色剑,一面问天道铃道。
      
      天道铃叮当响了一声道:“是如此,季淮最终还是在你们二人之中做了选择。”
      
      “经过东海洞府一事,他选择了月景,而你只能捧着这份永远得不到的爱情黯然神伤。”天道铃摇头晃脑,满脑子又塞满了青春疼痛文字。
      
      “我有病啊我得不到他的爱情黯然神伤,拜拜就拜拜下一个更乖。”素寒璧搞不懂天道铃的脑回路。
      
      “但是命定如此,书里就是这么写的,你必须黯然神伤。”天道铃提醒她要注意剧情。
      
      “行吧。”素寒璧抄起五色剑,走出了寒月谷,与季淮、月景会合,往东海而去。
      
      在风中,她御剑而行,纯白的轻纱穿在身上,纤细柔软的身姿,如月一般出尘的样貌,远远望去,倒有几分仙子姿态。
      
      素寒璧的样貌自然是美的,若是她就这么站在那里,不说话不动手,还是能骗得无知修士对她说“仙子真美缺道侣吗你看我怎么样”。
      
      动起手张开嘴,自然就是另一个故事了。
      
      比如这个时候,素寒璧刚飞过东海之畔的一座楼宇宫殿,便有人站在那蕴着五彩琉璃光的屋顶上,朝他们一行人招手。
      
      “是青竹派的人。”季淮蹙眉,看到那些修士一身青衫绣竹的装束,认出了他们的师门。
      
      “他们招手做什么,东海洞府出世,若是想要博得机缘,不都是各凭本事么?”月景接着季淮的话说出了自己的疑问。
      
      “或许只是想打个招呼也说不定。”素寒璧当得一朵好白莲花,“我们且下去看看吧。”
      
      “也是,青竹派与我云霄宗,前几代亦有渊源,去打个招呼也是好的。”季淮点了点头。
      
      月景低头,抿唇不语。
      
      离海出事之后,她后来又找素辛石提了素寒璧的事,但这次不论她再怎么说,素辛石都非常信任素寒璧。
      
      但女子总是敏感的,月景总觉得素寒璧没有表面上那么简单。
      
      “是……是云霄宗的仙子吗?”待三人落地之后,那青竹派的两位弟子目光黏在素寒璧身上,支支吾吾说道。
      
      季淮心道他哪时候成了仙子,一边将素寒璧带到了身后。
      
      “是,我们是云霄宗的,青竹派的两位道友,为何朝我们招手?”季淮问道,语气略含敌意。
      
      “哎,我见方才天上飞着的那位仙子——”一位青竹派弟子指了指素寒璧,“她这周身宝光,熠熠生辉,一看便是修炼《须弥月诀》,不知道友可曾听说过揽月阁中那把孤月剑……”
      
      而素寒璧此时看似表情高冷,不苟言笑,实则在魂游天外。
      
      这东海的仙人洞府她着实不感兴趣,但东海嘛,肯定有许多美味的海鲜,若是白灼或是生烤,搭配上细盐、生蒜与碎鲜椒,既留存了海鲜原本的鲜甜味道,也多了几分风味。
      
      思及至此,素寒璧忍不住咽了下口水,恨不得现在就在东海之畔安顿下来,找个机会去品尝海鲜大餐。
      
      结果此时,几人的谈话正巧陷入沉默之中,素寒璧这吞咽口水声竟有些明显了。
      
      “这……”青竹派弟子笑了起来。
      
      季淮回过头来,看着她露出了宠溺的微笑,他第一次见素寒璧如此娇憨可爱的一面:“原来阿璧如此想要那把剑。”
      
      素寒璧:“???”
      
      这个时候,天道铃在她手腕上挂着,给她鼓掌:“素姑娘,您总算演好一次了!”
      
      “在进入东海仙人洞府之前,还有一段改变了素寒璧与月景在季淮心中地位的一段剧情,素寒璧与月景同时修炼《须弥月诀》,正巧东海最为神秘的势力揽月阁拿出镇门之宝‘孤月剑’当做擂台奖励,这个消息传遍整个东海,也经由青竹派的两位弟子之口传入你们耳中。”
      
      “这孤月剑,与《须弥月诀》的心法契合,所以素寒璧与月景都对这把剑势在必得,并且产生了一系列的矛盾。”
      
      “素姑娘,你方才那表演简直绝了,那叫对孤月剑垂涎三尺啊。”天道铃觉得素寒璧终于开窍了,很是欣慰。
      
      “我……”我他妈???素寒璧有口难言,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手里这把五色剑悄无声息地变成绿色。
      
      季淮走上前来,低头看素寒璧手中变成黛绿色的五色剑,满眼心疼:“阿璧,你想要那把孤月剑么?你手上这把也不知从何捡来,都锈了。”
      
      素寒璧:“……”您真敢说。
      
      “你若是想要,我替你取来,青竹派两位道友说只要在揽月阁举办的擂台中拔得头筹,便可以得到这把剑。”季淮对她柔声说道。
      
      素寒璧无奈,只能僵硬着脖子,沉重地点了点头:“是,我想要。”个蛇皮棒棒锤。
      
      她知道,即便自己如此说,季淮也承诺要帮她夺得孤月剑。
      
      但这把剑,最终却是落到了月景的手中。
      
      所以,她只能按照剧情应承下来,并且表示对孤月剑很是向往。
      
      她表现得越想要孤月剑,等到这把剑最后落入了月景手中之时,身为女主的月景才能迎来她人生中的高光时刻。
      
      这叫什么,这就是一个工具人配角的自我修养。
      
      素寒璧等人与送来消息的青竹派两人一道来到了揽月阁的辖区之内。
      
      这青竹派的两位弟子,是一对师兄弟,师兄名唤常真,师弟名唤叶延。
      
      他们都被不说话不动手的素寒璧骗了,被美色所惑,所以凑了过来。
      
      “素姑娘,你就是那位被阴险狡诈的魔尊时千劫掳到玄冥界,还坚强勇敢坚韧不屈对抗黑恶势力数百年最终从时千劫手下逃生的素寒璧么?”常真走在她身侧问道。
      
      素寒璧的事情,自然传遍了整个正道门派。
      
      若是加上在寒月谷中的那次,素寒璧竟然两次都在时千劫手下活了下来,简直就是传奇一般的人物。
      
      素寒璧扭头,朝他们柔柔笑着。
      
      实际上明明是坚强勇敢坚韧不屈对抗黑恶势力的时千劫在阴险狡诈的素寒璧手下艰难求生。
      
      “是的,是我。”素寒璧掩唇微笑,笑容似拂面春风,温柔且美好。
      
      一时间,常真看得有些呆了。
      
      他反应过来,轻咳一声道:“素姑娘想要孤月剑,在下定为你取来。”
      
      常真如此说,自然是玩笑话,因为他的实力不及季淮。
      
      虽然素寒璧曾称季淮是铁废物,但在同辈之中,论天分与修为,无人能及季淮。
      
      他虽然现在仅仅是元婴巅峰的修为,但过不了多久,便会在东海洞府之中大放异彩,引整个修仙界为之侧目。
      
      在很多人眼中,风度翩翩、修为高强的季淮是最优秀、最完美的梦中情人。
      
      但常真与叶延两个小修士对素寒璧说出要帮她的这句话来,也是出于好心与不知从何而起的爱慕,素寒璧为人还没有恶劣到打击别人自信心的程度。
      
      所以,她只能抬眼,满怀感激地看着常真与叶延:“多谢两位道友如此热心,我虽对孤月剑很是喜爱,但还是不劳烦两位道友了。”毕竟你们真的打不过季淮。
      
      常真也只是开玩笑,他对自己的实力也有认识,于是只能憨憨挠头道:“那便先恭喜素姑娘即将拥有那把绝世宝剑了。”
      
      素寒璧握着五色剑的关节发白,在她掌心的剑柄正在狂躁地震动,似乎在抗议什么。
      
      这柄剑的周身,都已经覆盖了古朴的黛绿色,望之有沉重苍凉之感。
      
      素寒璧压制下五色剑的抗议,面上还是保持微笑,甜甜笑着与青竹派两人挥手告别。
      
      而在不远处的一处高塔之巅,却有一个黑色的身影在月色下刻出剪影。
      
      时千劫摸了一下苍白的俊秀下巴,暗中听到了素寒璧与青竹派两人的对话。
      
      他喃喃自语说道:“她想要……孤月剑?”
      
      “呵。”时千劫发出低沉的笑声。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素寒璧:后院起火。
    五色剑:是我站得不够高吗?
    蟹蟹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只会咩咩的汤圆 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