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月光是假的

作者:扶桑知我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七章

      “什么?”素辛石不信,他负手在月景身边踱步,“阿璧她不是这样的人。”
      
      “可是……”月景小声说道,大胆分析,“玄冥界魔尊时千劫,我亦曾听闻过,他下手狠厉,很少有人在他手下活下来,若是要挑战云霄宗的威严,又为何不直接将离海师兄杀了呢?”
      
      “更何况。”月景敛眉低目,“素师姐被抓去玄冥界黑狱数百年,现在突然回来,谁能保证回来的就是原来的素师姐呢?或许她已经成了魔尊渗入我云霄宗的傀儡也说不定。”
      
      月景不傻,她很聪明,三言两语甚至歪打正着接近了真相。
      
      “不过,这都是只是猜测而已。”月景蹙眉,面上满含担忧,“若素师姐被魔尊控制,师父你要想办法将她治好呀。”
      
      素辛石重重拧起了眉,月景这番话有理有据,离海突然遭人殴打一事实在是太过诡异了。
      
      时千劫不像出手会手下留情的。
      
      他伸出手来,拍了拍月景的肩膀以示安慰:“我会调查这件事。”
      
      而在寒月谷中的素寒璧,已经找了个借口将季淮打发走。
      
      整天苦着一张脸当柔弱白月光,也是很累的。
      
      寒月谷中有一温泉,在夜色下升腾起暖呼呼的热气儿。
      
      素寒璧踱步走到这里,她手腕上的铃铛便开始疯狂摇动,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抗议。
      
      “素姑娘,您为何想要杀了时千劫,都是渡劫期大圆满的修为了,欺负后辈很快乐吗?”天道铃义正辞严。
      
      “快乐啊。”素寒璧挑唇轻笑,“恃强凌弱的快乐你想象不到。”
      
      “杀了他对你有什么好处呢?时千劫哪里得罪你了?”天道铃悲愤说道。
      
      他话音刚落,素寒璧便伸出手来,按住了天道铃上那血红色的宝石。
      
      “你问我,他哪里得罪我了?”素寒璧启唇,声音如冰雪一般寒凉。
      
      “想试试吗?”素寒璧问。
      
      “试试……什么?”天道铃惊恐。
      
      素寒璧如玉般莹润的指尖泛起微光,仿佛黑夜中的萤火,这点微光闪烁在天道铃上,似乎在传递着什么。
      
      天道铃是一抹世界意识,亦拥有人的七情六欲与感知,素寒璧想要向他传递“某种感受”轻而易举。
      
      只听见一声尖叫,天道铃的身躯摇颤,发出细细碎碎的微弱声音。
      
      似乎在承受着什么巨大的痛苦。
      
      “怎么样,用你优美的文笔,描述一下现在感受啊。”素寒璧将天道铃从手腕上摘下来,抛到了紫藤萝花丛中。
      
      天道铃只感觉到一股从灵魂深处散发而出的痛楚,贯彻了他的全身上下——如果他有身子的话。
      
      这痛楚似绵延不绝的冰刃,直接贯穿了全身。
      
      “受几百年魔火煅烧,魔气入体,就是这种感觉啦。”素寒璧伸出手来,将自己的外袍解开。
      
      随着身上的轻纱落地,在月色下,亦露出了她洁白的脊背。
      
      少女浮凸的蝴蝶骨旁,有一处深可见骨的伤口仍未痊愈,其上缭绕着冰冷刺骨的魔气。
      
      是素寒璧被关在黑狱的时候受的伤,这是魔火穿透躯体留下的伤口。
      
      素寒璧迈步走入那温泉中,纤细的腰肢弧度优雅。
      
      她伸出手来,暗暗念动驱魔诀,将自己后心的那处伤口上的魔气驱散。
      
      “以我的修为,要治愈这伤,当然很容易。”素寒璧垂眸,纤长的睫毛垂下,投了一片漂亮的阴影,“但这个世界的素寒璧,只有不过元婴的修为,她只能如此忍受着。”
      
      “所以天道,你为何会觉得,我不该杀了时千劫报仇,甚至认为我会对他产生该死的、恶心的……爱意呢?”素寒璧抬手,将天道铃捡起来,盯着铃铛上晶莹的红宝石问道。
      
      “这个……反正……天意……因果嘛……这种事情,讲不清楚的。”天道铃搓搓手,支支吾吾。
      
      天道铃不敢直视素寒璧,眼神乱飘。
      
      他的目光落在素寒璧放在温泉石头上的五色剑,仿佛抓住了救命的稻草。
      
      “素素素素素姑娘……”天道铃试图转移素寒璧注意力。
      
      “干嘛,给你爹叫魂吗?”素寒璧朝他翻了个白眼。
      
      “你的剑。”天道铃提醒。
      
      素寒璧扭过头,瞥见自己放在温泉畔的五色剑,不知何时,又变了一个颜色。
      
      他居然变成了……黄|色???
      
      这他妈是剑干的事吗???
      
      一把绝世宝剑,在月色下,发着锐利的莹莹光芒,明亮鲜活。
      
      素寒璧从温泉里跳起来,将外袍披上,以极快的速度将五色剑给踹到了水里。
      
      看看看,让你看我洗澡,滚去喝水吧你。
      
      素寒璧虽然气呼呼,但最后还是自己又亲手把五色剑给捞了回来,并且对他进行了长达两个时辰的“论一把好剑的自我修养”思想教育。
      
      过了没几天,按道理素寒璧的伤还没好完全,素辛石信了月景的话,唉声叹气地来找她的。
      
      “阿璧啊……”素辛石沉沉地叹了口气,月景那晚的话缭绕在他的心头,“你从玄冥界回来之后,可曾感到什么异样,比如缺失了某一段记忆之类的?”
      
      素寒璧知道会有这一段,因为她从玄冥界活着回来这事实在是太过令人惊讶,所以就算没有离海这事,在月景的旁敲侧击下,素辛石还是怀疑素寒璧已经投身玄冥界,成为时千劫的傀儡了。
      
      “没有。”素寒璧依照原书里的台词来,“我对云霄宗忠心耿耿。”
      
      “但是……”素辛石负手,又叹了口气,话锋一转,“离海的事情,你知道吗?”
      
      此时,躲在素寒璧手腕上的天道铃开始幸灾乐祸:“素姑娘,你看你看,露馅了吧!”
      
      素寒璧眨了眨眼,竟然没有否认:“知道。”
      
      她本来没打算不承认这件事,偷偷摸摸去殴打别人,不是她素寒璧的风格。
      
      “是我做的。”素寒璧就这么抬头看着素辛石,“我怕被发现,所以栽赃到时千劫身上,最后引得时千劫亲自来云霄宗找我寻仇,惊吓了月景师妹,是我不对。”
      
      说完,她低下头来,又开始摆出一副柔弱模样:“阿爹,对不起,都是我不好,可是离海说我丑。”
      
      “你……”素辛石忧心地看着素寒璧,害怕她被时千劫的性子同化,变成与时千劫一般暴虐的人。
      
      “你跟我去,向离海亲自道歉吧。”素辛石叹了口气,带着素寒璧来到离海养伤的玄玉馆。
      
      此时的离海,依旧昏迷不醒,他的师父云霄宗长老成自厚正在给他传功疗伤。
      
      成自厚一面传功,一面脸上出现了困惑之色。
      
      按道理来说,离海受的只是皮外伤,不可能昏迷了这么多天还没醒啊。
      
      现在离海的经脉畅通无比,内里气息澎湃,仿佛江海一般富有生命力。
      
      没道理还没醒过来啊。
      
      此时,素辛石正带着素寒璧来到了玄玉馆。
      
      “自厚。”素辛石换他,“我有一事要与你说。”
      
      素辛石面皮发红,毕竟自己亲女儿将门中弟子打至昏迷不醒,实在是太过离谱了。
      
      “怎么?”成自厚满脸忧愁,“离海还没有醒过来,都过了这么久,怎么还没有醒,不会是再也醒不过来了吧?”
      
      素辛石闻言,眉心再一跳,心道完了完了。
      
      素寒璧瞧着躺在玉床上,双目紧闭着的离海,眯起了眼睛。
      
      “有何事?宗主,请说。”成自厚站起身来,有些疑惑地看着欲言又止的素辛石。
      
      “这……离海昏迷不醒,不是时千劫所为。”素辛石哀叹一声,将素寒璧给拉了过来,“是阿璧,她……可能与离海出了些小争执。”
      
      素寒璧心想这可不是小争执,说她长得没有别人好看,这是人说的话吗?
      
      “这……这……”成自厚不敢置信地看着素寒璧,“宗主,你岂会如此教导女儿?”
      
      他摇头,就差没抱着离海嚎啕大哭了:“就是可怜了我们离海,到现在还没醒过来。”
      
      成自厚话音刚落,躺在玉床上的离海却猛然睁开双眼,直把三个人都给吓得往后推了好几步。
      
      离海睁开的眼目光熠熠,放出精光,看起来精神百倍。
      
      他扭过头来,面上丝毫没有昏迷了许久应该有的虚弱之色。
      
      “师父,宗主,方才你们说的话,我昏迷的时候都听到了。”离海翻身坐起身来,速度之快,竟让成自厚本人都没有反应过来。
      
      这速度,竟不似元婴修士应该有的实力。
      
      素寒璧什么大场面没见过,就这么一脸平静地看着离海。
      
      “你们说……是素师姐打的我?”离海猛地扭过头来,直视着素寒璧,目光灼灼。
      
      “是我。”素寒璧超级无敌理直气壮。
      
      说时迟,那时快,只听见一声撕心裂肺的“素师姐啊——”的呼唤声传入耳中。
      
      什么大场面都见过的素寒璧确实是没见过这种飞扑上来,仿佛乳燕投林一般要抱大腿的场面。
      
      饶是淡定如她,也忍不住朝后退了两步。
      
      妈的,好几把恐怖。
      
      离海飞奔过来,满怀感激地握住了素寒璧的手。
      
      “素师姐,我困于元婴期已经好几十年了,总感觉全身经脉有几处关窍尚未畅通,晦涩无比,幸得素师姐这一番直击经脉的锤打,将我经脉之中所有的凝滞之处全部打通,我昏迷了这么多天,就是在酝酿突破境界,现在我已是出窍的修为了!”离海对素寒璧真心诚意地感谢道。
      
      素寒璧抬起一只手,僵硬微笑,她万万没想到会是这种情况。
      
      她用抬起的那只手,将离海的手从自己的手背上扯下来。
      
      “你误会了,离海师弟。”素寒璧柔声细语,声音悦耳好听,“我是真心实意地想要打你。”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素寒璧追悔莫及:我白打了。
    蟹蟹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豆奶酱w 2个;
    蟹蟹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黑与白 63瓶;造梦机 37瓶;控不住 32瓶;今天磕cp了吗 20瓶;筱筱酥 10瓶;木人 3瓶;源梓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