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月光是假的

作者:扶桑知我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章

      “这叫爱意吗?时千劫恨不得现在就把你吃了!”天道铃两眼一黑,差点没晕过去。
      
      素寒璧提着五色剑,手中剑光散发这冷白的光芒。
      
      时千劫站在那散落的锁链之中,抬起头来,气定神闲地看着素寒璧。
      
      他望着她,忽然掀唇笑了起来,唇角露出尖尖的犬牙。
      
      时千劫眼中的素寒璧,就仿佛一个没有生命的玩偶,陡然间活泛了起来。
      
      如此倒也有趣,但无所谓,她逃不出他的掌控。
      
      时千劫抬手,千万道如游蛇一般迤逦前进的黑色锁链直直往黑狱的每个角落冲了过去,封住了每一道出口。
      
      素寒璧见他如此动作,便明悟了时千劫的意思。
      
      她挽起袖子,跃跃欲试,朝时千劫挑唇笑了起来。
      
      “打一架?”她纤弱的身姿仿佛一株马上就要折断的长杆花儿。
      
      时千劫见她如此,更觉有趣,他朝素寒璧伸出手去,长指微微弯折,似乎准备着将她的纤腰折断。
      
      “好啊。”他说。
      
      时千劫想,看来她还是没有明白自己的处境,怎会有如此天真的女子。
      
      天真得倒令他有些心疼了。
      
      正如此想着,一道剑光已经擦着他的耳侧而过,那冰冷的刀锋贴上面颊。
      
      素寒璧朝他挑眉微笑,那略带苍白的薄唇轻启,妙语如铃。
      
      “煞笔,你打得过我吗?”素寒璧抬手,直接将时千劫那束得齐整的发冠斩落。
      
      黑玉琉璃坠地,碎裂成闪着微光的碎晶。
      
      手中剑轻巧且干脆利落地一削,在时千劫还未反应过来的时候,素寒璧掌心已经握住了斩落的时千劫的一绺头发。
      
      断发与枭首无异,对时千劫来说,这举动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他握拳,周身气息暗潮涌动,似乎要将素寒璧吞噬。
      
      然而却未能伤得素寒璧分毫,她的神识与修为都比时千劫更加强大,死死压着他不得动弹分毫。
      
      天道铃又响了起来,疯狂抗议。
      
      “干嘛?”素寒璧捏紧天道铃,低声说道,“这书上不就是这么说得嘛,素寒璧伸出那苍白纤细的手指,轻轻挑起了时千劫的一缕青丝,眸中尽管全是恨意却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不舍,她对他说‘我走了’,这段剧情不是这样的么?”
      
      天道铃一厥,没了声响。
      
      算了,随她去吧,毁灭吧这个世界。
      
      素寒璧将那玄冥界之主时千劫的断发握在手中,严格按照原书台词来。
      
      “我走了。”她朝时千劫抛了个飞吻。
      
      而后手中五色剑动,一路火花带闪电噼里啪啦斩开了封锁整个黑狱冰冷铁索。
      
      晦暗天光照耀进来,形成一道光柱。
      
      素寒璧拖着受伤的身体,消失在了那白色的光柱之中。
      
      时千劫站定在原地,原本死死被素寒璧神识压制着的身体微微晃动,散落的青丝垂落在肩膀上,右颊上的碎发明显被少了一段。
      
      他抬手,将那散落的青丝揽到脑后,从喉间轻轻“呵”了一声。
      
      而后,他的身影仿佛墨色一般消散在了原地。
      
      在这个时千劫消失的一瞬间,玄冥界正中央一双紧闭了不知道有多久双眸陡然间睁开了。
      
      而素寒璧一路逃出黑狱,以无可匹敌的速度迅速离开了玄冥界。
      
      “我要回云霄宗了。”她将五色剑放入剑鞘之中,在风中撩了一下被风吹乱的发丝说道。
      
      天道铃已经心灰意冷,他身为这个世界生出的一个小小意识,虽然有着天道之名,但只是一种世界意志的表现形态罢了,弱小可怜又无助,他也算得上是个有点追求的天道,喜欢看些青春伤痛风月纠缠爱情小说,所以给素寒璧看的原书描述也就浮夸了几分。
      
      他现在就是后悔,非常后悔,早知如此,他当初就不写什么天雷勾动地火什么挑起一缕青丝,素寒璧一个没素质的文盲她能理解吗她!
      
      素寒璧见天道铃久久不做声,于是一边保持一个优雅纤弱的姿态一边以令人咋舌的速度往前飞着,便开始预习起接下来的剧情。
      
      “素寒璧先前在云霄宗时,不喜与人打交道,性子冷淡,但被魔尊时千劫掳走囚于黑狱之中数百年,终年的折磨也令她变得患得患失起来,她更加害怕失去自己曾经处处护着自己的同门师兄——季淮。”
      
      “所以她在重见季淮的那一眼,便仿佛溺水的人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
      
      “她提起裙摆,朝季淮义无反顾地奔了过去,扬起的裙摆带着阔别多年的陈旧时光。”
      
      “素寒璧的胸腔之中满溢着绝境之中重逢天日的爱意,她不管不顾地撞入了季淮的怀里,紧紧抱住了他,坚决且偏执,在这一刻,她确定了自己的心意,但她不知道,季淮的心中,已经悄悄闯入了另一个女子……”
      
      素寒璧的嗓音柔和好听,认真念起剧情来,也没有平日问候他人亲娘时一般刺耳。
      
      天道铃捶胸顿足,心想好家伙,这剧情让素寒璧照着做,得被她整出个世纪大战来,季淮才不过元婴的修为怕是要被她直接撞死。
      
      “不必——”天道铃叮当作响,“素姑娘,你就……你就对他表白就好了。”
      
      “就说说话儿,深情表白一下,让季淮知道你爱着他就好了。”天道铃放弃了自己脑中设想的凄美虐恋。
      
      “行吧。”素寒璧一个为了攒功德打工的,还能咋办。
      
      俗话说得好没有困难的工作,只有勇敢的狗勾,她一定能行。
      
      不多时,已来到素寒璧的宗门云霄宗的上空。
      
      一片绵延近万里的白色梨花仿佛天际白云一般,轻轻柔柔地漂浮在山间。
      
      云霄宗的山门自然不在云霄之上,其名来自于整个宗门各处都栽种满了梨花树,四季花开不败,远远望去如仙境云端一般,因此得名。
      
      整个云霄宗的上空,包裹着一层抵御外敌的禁制,仿佛一个透明罩子般将这万里的白色梨花保护其中,唯一的进出口便是藏在青山峡谷中的一处断崖,这深不见底的深崖也形成云霄宗天然的防御。
      
      素寒璧刚从暗无天日的玄冥界暗无天日的黑狱从时千劫的魔爪下逃出,理应伤痕累累。
      
      按照这个世界素寒璧的修为,来到断崖之前便没有力气再往前走一步,孤独一个人在这里等待救援。
      
      素寒璧寻了一株梨花树,抱着自己的五色剑,直接睡觉。
      
      她的脖颈尽处的锁|骨上有穿透整个脊背的伤口,一身破败的白衣上尽是魔火煅烧的痕迹,全身上下没有一处是完好的。
      
      时千劫将他对正道所有的仇恨,都发泄到了素寒璧的身上。
      
      吵醒正在睡觉素寒璧的声音,是梨花树林外的争吵声。
      
      “师父,有从玄冥界逃回来的弟子说,曾在魔头时千劫的黑狱之中,见到了一个阿璧非常相似的女子。”是一道清朗的少年声音。
      
      一道中年男子的醇厚声音响起:“季淮,我们正道门派都知道,时千劫是一个怎样的人,残忍狡诈心狠手辣,从来没有人能从他手中活下来,阿璧已经几百年不见踪影,想必连尸骨都没有留下来,她是我的亲生女儿,我比你更加心痛。”
      
      “但玄冥界势大,贸然进攻谁也没有把握,我也想为阿璧报仇,但还是要以大局为重。”
      
      “她怎么可能还活着呢?季淮你是我座下亲传大弟子,未来前途不可限量,不可如此冲动地去玄冥界救人。”
      
      素寒璧倚靠在梨花树下,听着二人清晰的对话声,知道与季淮对话的那道声音,便是自己亲生父亲,云霄宗宗主素辛石。
      
      这个素辛石就很离谱了,原书里的女主月景,也就是素寒璧死后的替身,就是他找来的。
      
      据说他将月景收入门中的原因,是因为太过思念已经死去的素寒璧,所以将对素寒璧的爱都表达在了月景身上。
      
      素寒璧想,她一定要找个机会朝这老头子脸上吐口水。
      
      季淮对比素辛石起来,倒也还算是个人。
      
      “可是,若阿璧没有死,她岂不是就在时千劫手下受苦,生不如死?”他踟躇说道。
      
      曾经的素寒璧,是他自认为深深爱着,并且要保护一生的女子。
      
      但素寒璧被时千劫掳走数百年,他却从未付诸行动去寻找她。
      
      即使是在现在,他也只是在与素辛石扯皮,定定站在原地,一步也没有动。
      
      比起虚无缥缈的白月光,他还是更加畏惧时千劫,更加害怕死亡。
      
      “不行,我一定要去找阿璧。”季淮终于是下定决心,对素辛石大声说道。
      
      他转过身,却未离开原地。
      
      素辛石似乎被季淮的执拗惹恼了,竟在气头上答应了他的请求:“你去,你若不惧,便去!”
      
      季淮尴尬站定在原地,握剑的手紧了又松。
      
      素寒璧觉得自己再不出现,季淮这样子会很难收场。
      
      她只能轻蹙眉头,轻轻叹了一声,似乎是因为过度疼痛而不得不轻唤出声。
      
      素辛石与季淮都是六识极为敏感之人,皆是一愣,朝素寒璧躺着的梨花树下寻了过来。
      
      一撩开那缀满白色梨花的树枝,便见他们曾经钟爱、捧在手心的女子卧倒在地上,满身伤痕。
      
      素辛石一见素寒璧,眼中瞬间盈满了泪水,他颤巍巍地伸出手来,颤抖着声唤了一声道:“阿璧,你怎会在这里?”
      
      素寒璧紧蹙眉头,轻唤了一声道:“阿爹,淮哥哥。”
      
      “季淮,快带阿璧回门中寻医修,先治伤再说发生了什么。”素辛石语气带着些慌乱。
      
      他心中其实有些惴惴,担心方才的话被素寒璧亲耳听到。
      
      素辛石走在了前边,将通往云霄宗的索桥给降了下来。
      
      素寒璧被季淮搀了起来,此时按照剧情,她本该撞季淮一下,但天道铃说不用了,她也就作罢。
      
      季淮一只手紧紧握着素寒璧冰冷的手。
      
      “阿璧,你知道吗,我正要去玄冥界寻你。”他低声说道,语气悔恨,“没想到你……自己便回来了。”
      
      “我已被……已被掳走数百年。”素寒璧轻咳一声,声音细若游丝。
      
      她其实心里暗道你妈的你个煞笔,有几百年的时间来找我你不来,搁这哔哔啥。
      
      “我修为粗陋,那时千劫的修为远远高于我,只有久不出世的大能修士才能与之匹敌。”季淮深深叹了口气,“我正习得了新的功法,修为更上一层楼,虽然还是力不从心,但我已准备前往玄冥界。”
      
      他牵起素寒璧的手,温声劝慰,仿佛在哄小女孩:“阿璧,是我没用,没能变得更加强大。”
      
      素寒璧反握住季淮的手,打断了他的话:“淮哥哥,你不必如此说,没关系的,真的没关系。”
      
      她低头,似有小女子的娇羞,形容姿态更是惹人爱怜。
      
      说出的话,也如情人间的呢喃细语一般。
      
      素寒璧总算是想起了天道铃的任务,她要对季淮表白,表达自己那无怨无悔且偏执的爱意。
      
      “我知道,虽然你是个铁废物。”素寒璧朱唇轻启,眼眸深情,“但爸爸我还是爱你的。”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素寒璧企业级理解,顺便先说明一哈:
    1. 大佬素寒璧和原书里“意外死亡”的白月光素寒璧是同一个人,都是女主,具体剧情文中会说。
    2. 最终男主不是季淮。
    4. 角色行为请勿上升作者,网络一线牵相逢即是缘不要留言骂我谢谢谢谢感恩感恩。
    蟹蟹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末白 2个;清酤 1个;
    蟹蟹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末白 40瓶;奏聆 8瓶;我最喜欢你呀 3瓶;颜癌晚期,没救了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