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月光是假的

作者:扶桑知我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十六章

      素寒璧站在原地,于血雨之中,她安静地看着季淮。
      
      她伸出手去触了一下季淮的额头,将他唤醒。
      
      季淮苏醒过来的时候,便是素寒璧一声轻柔的呼唤。
      
      “淮哥哥,你醒啦?”素寒璧看着他,眨了眨眼,“月师妹没有出事,你真厉害。”
      
      “什……什么?”季淮只感觉一阵头昏脑涨,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你讲巨鲲击杀,被它的临死一击反噬,所以晕了过去,现在你醒过来了,月师妹也被你安然无恙地救回来了。”素寒璧睁眼说瞎话的能力一流。
      
      季淮一愣,看到他掌心紧攥着的那个鲜红色宝石,这是控制这整个仙府的灵石。
      
      一觉醒来,他什么都有了,仙府,还有他想要救的人。
      
      竟如梦似幻。
      
      “当真如此?”季淮皱眉,反问素寒璧。
      
      素寒璧笑着看他:“自然是如此,巨鲲临死之前的反击太过强烈,你可能是脑袋受了重击,所以忘记方才发生的一切,但是我们都看到了。”
      
      她话音刚落,方才亲眼看到素寒璧变作的季淮斩杀巨鲲的修士们都围了过来。
      
      “季淮道友,当真强大,斩巨鲲、夺洞府、救师妹,侠肝义胆修为出众,佩服佩服。”何舒躬身说道。
      
      一片奉承声淹没了季淮。
      
      在一句接着一句的赞美声中,他竟真信了这些话。
      
      总不可能,所有的人都在骗他吧?
      
      季淮眉头轻皱,看到素寒璧的脸隐没在人群之中。
      
      她的面容缥缈似月,似乎下一瞬间就会消失。
      
      而此时,月景的轻哼声将他拉回了现实。
      
      她终于清醒过来。
      
      月景缓缓睁开双眼,她望着季淮的眼眸里似乎闪着光芒。
      
      “淮哥哥,方才是你救了我吗?”月景轻声问道。
      
      季淮一愣,他的心中没有任何关于他救了月景的所有记忆,但所有人都说他救了月景,除了他,还有谁能救月景呢?
      
      于是,他沉思许久,终于是揽过月景的肩头,点了点头。
      
      “是我。”他说。
      
      素寒璧在远处,听着两人的私语,发出一声轻笑。
      
      她提着手中无瑟剑,转过身去,孤身一人飞出了这洞府的范围。
      
      “他说要在洞府的宝藏之中给我寻一把趁手的宝剑。”素寒璧举起手腕,晚上红绳上系着天道铃,“可是现在他已经将这件事忘到了脑后。”
      
      “他只记得不属于他的荣耀,还有周围所有人的奉承与追捧。”素寒璧抬头看着此时笼罩在月色里的东海,轻声说道。
      
      本该是有些伤感文艺的画面,却陡然被一句话打破。
      
      “素寒璧,你有我了,为森么还想要别的剑?”无瑟冰冷又僵硬的声音从她背后传来。
      
      这把剑的嗓音倒是好听,只是说起话来显得有些蹩脚笨拙。
      
      “无瑟。”素寒璧回答他,“是为‘什’么,不是为‘森’么。”
      
      她在嘴里卷起舌头,认真纠正无瑟说错的词。
      
      一人一剑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了一会儿天,直到天道铃偷偷传音给素寒璧。
      
      “素姑娘,您的无瑟剑已有灵识,甚至能化人形、吐人言,法宝拥有自己的意识,这是修行之大忌,小心噬主啊。”天道铃叮叮当当地响。
      
      “你说得有道理,这天道铃也能口吐人言,还能写小说,不如我把它扔了吧?”素寒璧捏起天道铃,朝他微笑。
      
      天道铃瑟瑟发抖,连忙求饶:“素姑娘,您自便,您开心就好。”
      
      素寒璧没跟季淮与月景一道回云霄宗,因为她知道,在亲眼目睹月景在她面前被巨鲲吞入口中之后,季淮已经对她有所疏远,甚至有些厌弃。
      
      “毕竟,谁又愿意跟一个蛇蝎心肠的女人在一起呢?”
      
      素寒璧端坐在寒月谷的温泉前,一边擦拭着自己手中的无瑟剑,一边对天道铃问道:“原文里,是这么说的吧?”
      
      天道铃疯狂点头:“是这样的,素寒璧那时对月景心怀嫉妒,所以她其实有能力救月景,但故意让她被巨鲲吃下,所以便是蛇蝎心肠。”
      
      天道铃话音还未落,一道冰凉的触感已经攀上了他所栖身的铃铛。
      
      冰凉的鳞片一寸寸攀过铃铛上的红宝石,就算天道铃现在只是一个铃铛,但还是害怕极了。
      
      素寒璧却搓搓手,兴奋说道:“那你品品这条雾月灵蛇,还有这只寒雪毒蝎够不够毒,够不够展现我的心肠?”
      
      一只五彩斑斓的雾月灵蛇朝着天道铃丝丝吐着信子,还有一只寒雪毒蝎朝天道铃翘起了尖尖的尾巴。
      
      天道铃:“……”大概或许是够了吧,你们不要过来啊QAQ。
      
      他叮叮当当响了两声,表示自己极其害怕。
      
      素寒璧看着天道铃的样子,轻嗤一声。
      
      她正打算将这一蛇一蝎收起来,准备下次跟季淮见面的时候用来“展现内心”的时候,却不知何时,从寒月谷的紫藤花丛里窜出了一个黑影。
      
      这黑影速度很快,素寒璧在看到他的时候,就知道他的身份了。
      
      只听见两道清脆的响声,那黑影一窜,竟然直接将带有致命剧毒的雾月灵蛇与寒雪毒蝎给吞入口中。
      
      那少年将送进口中的毒蛇和蝎子嚼了嚼,吞了下去,嘎嘣脆。
      
      他摸了一下肚皮,打了一个轻轻的饱嗝。
      
      素寒璧伸出手去,直接赏了这少年一个脑瓜崩:“这是我花了好大力气才捉来的,你赔吗你赔吗你赔吗?”
      
      “赔,什么……赔?”那少年抬起头来,懵懂地看着素寒璧。
      
      他清亮的黑瞳里,流露出困惑不解。
      
      这清俊瘦削的脸,一看便知道,他是素寒璧那日斩杀巨鲲的时候,从巨鲲的颅骨之中剥下的人。
      
      他与巨鲲融为一体,他的意识操纵着巨鲲,但他又不是鲲。
      
      这是一种偶然、复杂而且残忍的一种共生关系。
      
      素寒璧眯起眼,视线扫过这少年嶙峋的骨骼与若隐若现的腹肌。
      
      她扯了温泉旁叠放着的一件外袍道:“乖,先穿件衣服。”
      
      少年将外袍裹上,乖乖巧巧地坐在素寒璧身边。
      
      “叫什么名字?”素寒璧问。
      
      “我忘了。”他说。
      
      “从哪里来?”
      
      “从东海来。”
      
      “为何能突破我云霄宗禁制?”
      
      “区区禁制,一啃就开。”
      
      “为何找我?”素寒璧不解其意。
      
      “你救了我。”那少年抬起头来,看着素寒璧,认真说道。
      
      “救你的是我同门,季淮,他现在正跟他同门师妹外出任务你侬我侬。”素寒璧挑眉,朝少年挥了挥手,“找他去。”
      
      “不是他,是你。”少年站起身来,他比素寒璧略高些。
      
      他俯身,轻轻嗅了嗅素寒璧的鬓边,确认了她的味道。
      
      “我不会认错人。”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这个世界的剧情进度我已经拉快很多啦,大概不出意外的话六七八万字左右就飞升了。
    蟹蟹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小老鼠 3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