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月光是假的

作者:扶桑知我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十五章

      素寒璧想要顶替季淮,也不是没有理由的。
      
      因为她方才在与季淮对视的时候,季淮的眼中没有光。
      
      他虽然在责怪素寒璧没有拉住月景,但他却没有想要豁出自己性命去拯救月景的打算。
      
      季淮没有坚定的目标,以他现在的修为,又如何能够将那巨鲲击杀。
      
      素寒璧朝天看去,那只上古妖兽还在摇头晃脑,伺机而动。
      
      月景的体型娇小,所以巨鲲将之吃下不过是囫囵吞了下去,现在的她应该还在巨鲲肚子里昏迷着等待死亡。
      
      现在去救她,还来得及。
      
      素寒璧紧握手中的御海剑,相对于无瑟剑来说,御海剑的威力要小上很多。
      
      用习惯无瑟剑的素寒璧总觉得自己在拿绣花针戳人。
      
      不过御海剑这根绣花针,威力并不容小觑。
      
      她掌心剑锋直直对着巨鲲那血红色的大眼而去。
      
      巨鲲自恃体型巨大、皮糙肉厚,根本没有将飞身来到它面前的小小修士看在眼里。
      
      只听见一道沉闷的“噗嗤”声,素寒璧手中御海剑插进了巨鲲的眼中,鲜血飞溅。
      
      素寒璧依旧没有展现出高于元婴期修为的实力,她以妙到毫巅的法术控制,以御海剑引来周围丰沛的水系能量,注入巨鲲眼中,而后炸裂引爆。
      
      一团混着血水的漩涡在仙府阵法之上涌现,发出震耳欲聋的响声。
      
      在仙府阵法之内躲避的各路修士,看到季淮修长的身影灵活地在巨鲲身侧穿梭,出的每一剑都对巨鲲造成难以挽回的伤害,忍不住长大了嘴巴。
      
      “云霄宗季淮,实力竟如此强?”玄冰门的何舒喃喃自语,难以置信,“倒真有几分正道魁首的模样了。”
      
      站在他身边的女弟子深吸了一口气道:“我宣布,季淮就是我的梦中情人了。”
      
      随着海里巨鲲又发出一声垂死的嘶吼,季淮与巨鲲搏斗的身影深深印入了他们脑海中。
      
      素寒璧撩起颊边青丝,看到眼前巨鲲,对她张开了大嘴,在那猩红色的咽喉深处,月景便是被吞入了这里。
      
      她不能从外对巨鲲造成重创,因为很有可能会顺带伤到月景。
      
      虽然素寒璧自认为像月景这种人若没有天道庇佑,连原书第一章都活不过去,但她真的不想让月景死了。
      
      她身影一动,纯白衣袂飘扬,直接闪身进了巨鲲的大口之中。
      
      “天呐,季淮道友可是被巨鲲吞入腹中了?”有女修士竟开始担心他的安危,“我们要不要去救他?”
      
      “不用。”何舒拦住同门,“以我们的实力,没办法加入这场战斗,反而会帮倒忙,况且,他可能是为了去救月姑娘,才深入危险的巨鲲腹中。”
      
      “若是从外重创巨鲲,可能会伤到月姑娘……”玄冰门弟子捂嘴惊讶,“他竟如此温柔细心。”
      
      而此时,“温柔细心”的“季淮”正在巨鲲喉咙里拿着御海剑,一路劈开了一条通往鱼腹的路。
      
      素寒璧手腕上的天道铃叮叮当当,藏在身后的无瑟剑发出微微光芒。
      
      她咬着牙,屏着息,一路来到了鱼腹深处。
      
      果不其然,在巨鲲的肚子里某一个不起眼的角落,月景正蜷缩在一旁,不省人事。
      
      这巨鲲腹中会分泌腐蚀性的酸水来消化吞入腹中的食物,月景也不例外,她被巨鲲腹里酸水侵蚀,失去了意识。
      
      素寒璧低头,看着垂着头抱着孤月剑的月景,她的脸色苍白,面上犹有泪痕,一副等待救援的模样。
      
      在她的心中,一定也是笃信她的淮师兄,会来救她吧?
      
      就像……就像这个世界的素寒璧被囚禁在黑狱之中,度过数千个暗无天日、魔火摧残的日日夜夜,那时的她心怀的期盼一样。
      
      素寒璧俯身,将月景给捞了起来,她一手揽着月景的细腰一边想,这女主的腰好像比她还粗点儿。
      
      这时,卧在她怀里的月景长睫轻颤,轻轻哼了一声。
      
      素寒璧懒得搭理她,一手抱着月景,一手提着御海剑。
      
      她现在准备做的事,就是在这巨鲲的鱼腹之中,破开出去的道路。
      
      这个时候,她四周的巨鲲腹部正在剧烈收缩,似乎想要将肚子里的两个人吐出去。
      
      素寒璧手中御海剑毫不留情,直接插入了巨鲲腹里柔软的血肉之中。
      
      大蓬的血花落下,直直朝着素寒璧头顶而来。
      
      被巨鲲血液淋一脑袋,素寒璧当然不想,她以极其轻盈的速度避开,那蓬血花直接劈头盖脸地浇到了月景脑袋上。
      
      素寒璧:“……”dbq。
      
      天道铃马上抗议:“素姑娘,你这是直男行为,不可取。”
      
      素寒璧安抚他:“没事,她昏迷着,不知道的。”
      
      她话音刚落,手上御海剑毫不留情,直接从内里将巨鲲的肚皮剖开。
      
      如此嗜血食人的上古妖兽,本就不应存于这个世上,就算她今日放过它,素辛石也会组织修士前来围剿。
      
      倒不如让它死得痛快些。
      
      素寒璧冷着脸,面上表情没有丝毫犹豫,就这么以沛然莫能御的力道,一丈一丈剖开了巨鲲的血肉,带着月景从鱼腹之中逃了出来。
      
      在阵法之中紧张围观的人都屏住了呼吸,就这么看着这只看起来根本不可能战胜的上古妖兽,在季淮坚定强大的御海剑下,节节退败。
      
      季淮的修为高吗?并不算特别高,在他们的密切注视下,洞府阵法之外的“季淮”出招与使用的法术,都是元婴修士能够掌握的,但他就是将之运用成了杀戮的艺术。
      
      这便是云霄宗未来的接班人,倒不负他的名声。
      
      素寒璧抱着月景,以极其简单粗暴的方式从巨鲲肚子里逃了出来。
      
      此时的巨鲲,正在海里疯狂扭动着,澎湃的水系能量汇入它的身体,柔和绵长的气息治愈着它的身躯。
      
      它是海中巨兽,对于水系能量的运用简直就是信手拈来,素寒璧这一击,它很快便能修复完好。
      
      素寒璧挑眉,看着这正在挣扎的上古妖兽,发出嘲讽的轻笑。
      
      她从海中跃起,握着手中御海剑,破开海浪,宛如一柄利剑,直直朝着巨鲲的天灵盖而去。
      
      “巨鲲的颅骨如此坚硬,是他全身上下最难破开的防御,他手中的御海剑可以吗?”有修士紧张得难以呼吸了。
      
      若是御海剑在真正的季淮手上,这个问题可能没有一个确定的答案,但若到了素寒璧手上,那便只有一个答案,她可以。
      
      御海剑剑锋触到巨鲲坚硬无比的颅骨之上,细长的剑身微微弯曲,却没能破开巨鲲这全身上下最坚固的防御。
      
      就在御海剑弯折到极致,差一丝便要断裂的时候,紧握着它的素寒璧给了它坚定的支持。
      
      广阔如海,坚定如山的法力源源不断地注入御海剑剑身之中,直接将这柄“一般修士中的宝剑”强化到新的高度。
      
      素寒璧就算是用手指头戳,也能将这巨鲲的天灵盖给戳开,更遑论带一把并不算差的利剑。
      
      只听见一道极清脆的声音自素寒璧的御海剑锋传来,巨鲲的身体在海里扭曲成一个痛苦的形状。
      
      素寒璧破开了巨鲲的颅骨。
      
      她抱着月景,直接跳入了巨鲲的颅骨中央。
      
      出人意料的是,巨鲲的颅骨里竟然空空荡荡,里面什么东西也没有,只有那宽大如广场的颅骨空间的一块不起眼之处,有一个蜷缩着的黑影。
      
      素寒璧提着御海剑,来到那黑影面前。
      
      这黑影,是一个瘦弱的少年模样,他的整个背部似乎都被连结到了巨鲲的身体里。
      
      在这少年的脖子上,挂着一块鲜红的宝石,有澎湃的能量蕴藏在其中。
      
      季淮往脚下仙府里走了一遭,也没能找出能够控制这座洞府的灵石,也不是意外。
      
      因为这块控制灵石,在洞府阵法之外那条人人惧怕的巨鲲脑袋里。
      
      有勇气斩杀巨鲲的人,才有能力得到这座装满了宝藏的洞府。
      
      最珍贵的宝藏,赠予最有勇气的人。
      
      素寒璧伸出手去,将那少年脖子上挂着的控制灵石扯了下来,顺带手中御海剑发出微芒。
      
      她小心避开连结那少年与巨鲲的致命血管经络,把少年完好无损地从巨鲲的身体里剥了下来。
      
      素寒璧垂眸去看这昏迷的不知名少年,抿起薄唇,带着控制灵石与昏迷的月景飞身离开了巨鲲的颅骨内部。
      
      在她离开巨鲲颅骨的那一瞬间,巨鲲的身体仿佛失去了支撑,原本在不断修复着的躯体也绽出血光,鲜红的血液溶入暗蓝的海水之中。
      
      素寒璧垂眸,安静地看着眼前的景象。
      
      历经一场战斗,她周身未染尘埃,连一丝鲜红的血也没有站上。
      
      她抱着月景,在墨蓝的海水中翩翩如君子,风采卓然,意气风发。
      
      简而言之,她单纯就是在装逼而已。
      
      不过就在这时,出乎素寒璧意料的是,月景的双眼睁开了一条缝。
      
      在她模糊的视线之中,月景看到了季淮优美且极富魅力的下颌线。
      
      他拥着她的双手如此有力坚定。
      
      他的胸膛如此富有安全感。
      
      他风中的侧脸、嘴角噙着的浅笑如此迷人。
      
      他……深入险境,斩杀如此强大的上古妖兽,就为了救她。
      
      那一刹那,月景的心中仿佛炸开了烟花,不知名的情感充斥着她的内心。
      
      月景,就在这一瞬间,她爱上季淮了,来自师兄妹之间情感彻底变质成爱。
      
      她满足地闭上了双眼,又陷入了混沌的昏迷之中。
      
      素寒璧当然不知道月景此时的脑内活动,她安静地装了一会逼之后,直接从阵法之外跃下,避开众人的目光,来到藏匿真正季淮的珊瑚丛中。
      
      此时,阵法之外的巨鲲缓缓沉没,它红色鲜血逐渐渗入了阵法之中。
      
      素寒璧将昏迷的月景放到季淮身边,看着他昏迷的脸。
      
      御海剑被她轻轻放在季淮身侧。
      
      然后她伸出手来,将手中紧紧握着的控制灵石,丢到了季淮的面前。
      
      素寒璧轻轻叹了口气,此时,阵法之外的巨鲲鲜血落下,天上淅淅沥沥下起了血雨。
      
      她伸出手来,抹了一把脸上的血雨,尚且带着温热。
      
      天道铃系着红绳,在她手腕上摇动,他念出了原书里这段剧情的结尾。
      
      “在那一刻,素寒璧抬起头来,看着季淮仿佛抱着珍宝一般,将完好无损的月景从巨鲲腹中救出。”
      
      “所有人都在仰望他,云霄宗宗主座下大弟子,剑斩巨鲲,未来将会传佳话,成为季淮的丰功伟绩之一。”
      
      “但只有此时的素寒璧,感觉到自己彻底失去了什么。”
      
      “她的心中,下起了永不会停止的大雨。”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完美按照剧情在走的素寒璧给自己点了个赞。
    蟹蟹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花月 10瓶;这个作者我睡过 9瓶;清光_扉 5瓶;糖芦都给你 3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