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月光是假的

作者:扶桑知我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十三章

      “到了。”月景收剑,让素寒璧从孤月剑上下来。
      
      素寒璧轻轻提起裙子,来到这防护阵法的东部阵眼之上。
      
      在她脚下,有一个巨大的旋涡,源源不断的地脉之力从海底深处被汲取上来,为这阵法供给能量。
      
      但不知是不是当初布下这阵法的仙府主人有意为之,这汲取地脉之力的阵眼强度还不够,所以导致这阵法不够抵挡巨鲲的攻击。
      
      这仙府主人不愿后人打扰他的居所,所以用这种方法,想要让闯入仙府的人葬身巨鲲之腹。
      
      “月师妹,会加强这阵法汲取地脉之力的强度吗?”素寒璧看向月景。
      
      月景点了点头道:“我会。”
      
      在这种事情上,月景当然不会任性。
      
      素寒璧与她一道,掐动法诀,运用法术将阵眼汲取地脉之力的强度扩大。
      
      她此时的状态应当是“魔气入体尚未完全痊愈”,所以素寒璧有意收了几分力气,让自己看起来虚弱些。
      
      素寒璧抬头,瞥见月景光洁的额头上已经冒起了汗珠,而脚底下汲取地脉之力的旋涡正在两人合力下逐渐扩大。
      
      但这事怎么可能让他们如此顺利地做完呢?
      
      只听见头顶传来一声沉闷的巨响,带起的余波直直往两人胸口撞去,带来巨大的冲击。
      
      素寒璧一手按着阵眼,防止法术进行到一半失控,一边抬头望去。
      
      只见那只一直环绕着仙府防护阵法之外徘徊的巨鲲,不知何时已经来到了两人头顶上。
      
      在深蓝的海水中,这巨鲲血红的眼睛直径足足有一人高,张开嘴之后的獠牙仿佛耸起的楼阁,压迫力极强。
      
      月景惊讶地“啊”了一声,神情有些慌乱。
      
      因为在巨鲲这大力的撞击之下,他们头顶的阵法已经出现了如蛛网一般的裂缝,防护阵法看起来摇摇欲坠。
      
      “为什么它会来这里?”月景的声音带着恐惧,“东西南北四个方位,都有修士前去,为什么独独跟着我们过来了?”
      
      素寒璧手下加强阵眼强度的法术不停,她抬眸瞥了月景挂在腰间的孤月剑一眼,心想这巨鲲不过来就是傻子了。
      
      对于鲲这种以修士为食的上古异兽来说,修士的修为越高,对它来说就越是美味。
      
      修士的法宝,对它而言,也是可食用的开胃小菜。
      
      她和月景两个元婴期修士,再加上一把无比招摇的神兵宝器,就算这鲲是个瞎子,也会循着美味的气息追过来。
      
      对于鲲来说,她们二人实在是过于诱人了。
      
      “先加强东部阵眼。”素寒璧的声音平静,“防护阵法稳固之后,就算这巨鲲力气再大,也突破不了——”
      
      她话音未落,便被月景的动作打断了。
      
      “素师姐,这巨鲲迟早突破防护阵法,到时候我们根本没有办法加强阵眼,且让我先去将它拦下。”月景手中孤月剑散发出寒光,人已经飞身而上,朝不断向二人方向撞击的巨鲲冲了过去,“我这孤月剑,正好试试它的威力。”
      
      “白——”痴。素寒璧硬生生把后面一个字咽回去,因为手下阵眼带来的压力陡增。
      
      为了不露馅,她将自己的修为压制在元婴之下,输出的法力强度也在元婴范围之内,加强阵眼汲取地脉强度的法术本来是她与月景两人共同施展,现在月景突然退出,素寒璧按道理来说还有伤在身,在这异变之下,她“理应受到反噬”。
      
      “素姑娘,到你吐血的时候了。”天道铃提醒,“月景突然放弃加强法术,这巨大的冲击让你本就魔气入体的躯体受到反噬,你顿时一阵气血上涌,吐出一口血来。”
      
      素寒璧轻描淡写,强自让手下的阵法旋涡维持稳定:“我要是吐血了,也是被她气吐血的,这里没观众,就不演了吧。”
      
      她说得没错,因为月景已经朝着那巨鲲的方向冲了过去,手中剑光闪现,很是耀眼。
      
      月景的出发点没有问题,她想先将巨鲲赶走,再回来安心加强阵眼。
      
      但她明显高估了自己的能力,也小看了巨鲲,此等上古异兽,又岂会因为她一个小小元婴修士的进攻而退缩。
      
      月景手上孤月剑相对来说比较强大的光芒顿时吸引了巨鲲的注意力,它预感这是一份唾手可得的美食,眼眸的红光更加明亮。
      
      它继续撞击着防护阵法,将它撞出的裂痕持续扩大。
      
      只要将阵法撞开,它就能将里面的所有人类……吞下去。
      
      素寒璧一人严格按照元婴修士的修为强度输出法力,阵眼旋涡汲取的地脉之力也很难支持修复阵法上的裂痕。
      
      若是月景还在这里,两人合力,是能够将阵法修复完毕的。
      
      素寒璧一人站在旋涡之上,狂风卷起她的发丝,她抬头望着月景。
      
      只见月景见自己的进攻没能吓退巨鲲,便又靠近了阵法边缘,剑锋直指巨鲲的红色眼眸。
      
      素寒璧闭上了双眼,接下来的画面实在是太过脑残,她还是不要看为妙。
      
      只听见一声刺耳的剑鸣,月景竟然妄想越过阵法,对巨鲲造成伤害。
      
      兴许是这一层薄薄的防护阵法将巨鲲隔绝在外,让她有了些许勇气。
      
      又或者是这孤月剑太强,让她对自己的实力盲目自信。
      
      反正,孤月剑在这时候总算展现了它作为一把绝世宝剑的力量。
      
      因为剑锋触到防护阵法,正好戳到了巨鲲撞击出的裂痕上。
      
      只听见“啪”的一道碎裂声。
      
      防护阵法被月景手中孤月剑击破一个窟窿,冰冷的海水灌进来,浇了月景一身。
      
      然而,此时,更加令人恐惧的是,巨鲲的獠牙已经探了进来,直直朝着月景而去。
      
      素寒璧的动作极快,她放弃了手下正在施展加强法术的阵眼旋涡,直接朝月景飞了过去。
      
      一手揽上月景的细腰,一手从她手中夺过孤月剑。
      
      孤月剑到了素寒璧手上,仿佛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归宿一般,发出兴奋的剑鸣声。
      
      素寒璧出剑的时候,将孤月剑的力量发挥到极致,剑锋几点金色光芒闪过,组成一张复杂的网。
      
      这大网朝着探进来的巨鲲獠牙而去,将它逼出了阵法。
      
      海水还在源源不断地灌进来,冰冷刺骨。
      
      那金色的网直接飞了上去,将窟窿给填补上,算是暂时解决了这次危机。
      
      但此时的素寒璧,按道理来说是还有伤在身,无法发挥全部实力。
      
      所以,素寒璧强行逼出了一点血,唇色变得苍白。
      
      “月师妹。”她将月景放在地上,声音冰冷。
      
      “当啷——”是孤月剑落地的声音,素寒璧将孤月剑扔到月景面前。
      
      月景知道自己犯了错,只能弱弱地抬起头来看她。
      
      素寒璧杏眸微垂,她伸出手来,擦拭了一下自己嘴角的鲜血。
      
      又是“啪”一道清脆的声音。
      
      她直接按照剧情,甩了月景一巴掌。
      
      “现在加强法术中断,阵眼旋涡失去力量支撑,陷入紊乱,一时半会无法重新施展,这阵法薄弱处难以抵挡巨鲲的下一次攻击,你想要洞府里所有人给你陪葬?”素寒璧的声音冷冷。
      
      月景抬起手来,眼里泛起泪光:“素师姐,此事是我不对,你……你可以不救我。”
      
      “我不救你,这阵法本就被你无意戳出一个窟窿,我就算不救你,也要去将这窟窿给补上。”素寒璧语气还是强硬,“救你只是顺道。”
      
      “可是……”月景抬头,还想辩解什么。
      
      但就在此时,却有许多修士被这里的巨大动静影响,朝这里飞了过来。
      
      飞在最前的,便是玄冰门的何舒,他手执玉笛,看着素寒璧与月景对峙的景象,有些不知所措。
      
      在他的眼中,月景浑身被海水浇湿,坐在地上失魂落魄,眼中还有泪光,面上有被掌掴之后的红痕,看起来很是惹人怜爱。
      
      而素寒璧除了面色苍白一些,因阵法反噬而溢出嘴角的鲜血已经被她自己擦干净了。
      
      她居高临下地看着月景,面上竟然是一副审判者的姿态。
      
      “这是怎么了?”何舒带着几位完成了加强阵眼任务的修士过来,一副和事佬的模样。
      
      素寒璧抬头看正在他们头顶游来游去,正在伺机而动的巨鲲,按照原书里的描写“冷冷地笑了一声”。
      
      “是我的问题。”月景的声音娇弱,“我想要先将巨鲲赶走,再与我师姐一道加强东部阵眼。”
      
      “但出了些意外。”她的声音越来越小,头也垂了下来,看起来很是内疚的样子。
      
      “无事无事……”何舒轻声安慰她,眼泪总归是能激起他人几分保护欲的。
      
      “现在东部阵眼旋涡已乱,再无法重新加强,巨鲲突破阵法,是迟早的事。”素寒璧抬眸,漫不经心说道。
      
      “那素姑娘——”何舒唤了素寒璧一声,一听到东部阵眼无法加强,他顿时慌了神,“这阵眼不是你们二人负责加强的么?月姑娘出了意外,你为何不能将这阵眼照看好?”
      
      “月姑娘出手,去将巨鲲赶跑,也是出于好意。”何舒仿佛找到了一个甩锅的对象,将怨气发在素寒璧身上,“但是你也应该做好你应该做的事吧,现在等着阵法被巨鲲突破,所有人葬身于巨鲲之口吗?”
      
      素寒璧歪头看着何舒,藏在袖子下的拳头已经硬了。
      
      一定要找机会,像揍离海一样把这傻叉打一顿。
      
      她不去救月景,等着她被巨鲲一口吞了,等着这巨鲲从阵法窟窿里钻进来吗?
      
      这脑瘫剧情,简直有毒。
      
      她正欲按照剧情里辩解的时候,一直等待着突破阵法的巨鲲终于在许多美食的诱惑下,战胜了内心深处对方才素寒璧的恐惧。
      
      它一甩尾巴,那强劲有力的巨大鱼尾朝阵法薄弱处拍击了过来。
      
      海浪与鱼尾一道甩在防护阵法之上。
      
      站在阵法里的修士们抬头,眼看着头顶阵法上的裂痕愈扩愈大,直至碎裂。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素寒璧暗中写小本本,把何舒记上殴打名单。
    蟹蟹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想取的名字都已存在、随便起的名字 6瓶;热心市民羊某 2瓶;十节男德班只要999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