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月光是假的

作者:扶桑知我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一章

      季淮飞升的时候,他的脸上没有笑容。
      
      原本存于浮尘浊世的躯体陡然一轻,数千年来积蓄于体内的磅礴修为也轻如鸿毛。
      
      他闭上眼,眉头轻轻皱起,明明是飞升为仙的大喜事,他的面上却露出了悔恨之色。
      
      季淮想,他就算飞升了又有何用,他永远失去了素寒璧——他真正深爱的人。
      
      或许,在仙界能够想办法找出素寒璧的转世,季淮如此安慰自己。
      
      他执剑,斩破虚空,万卷流云自剑锋逸散。
      
      再睁眼时,季淮身着青衫的颀长身影便出现在翻滚的云海之上。
      
      这便是……仙界么?
      
      季淮眼中带着些许迷茫。
      
      就在此时,一只火热的大掌拍到了他的肩膀上。
      
      “季淮是么?我是接引仙人,专门招待新飞升上来的修士。”拿着一本册子的接引仙人热情地重重拍着季淮的肩膀,“不容易啊,几百年了,终于有新人了。”
      
      季淮一愣,朝接引仙人礼貌一揖:“见过道友了。”
      
      他想起来,接引仙人见多识广,想必是见过许多修士的。
      
      “不知道友可曾听说过这么一个人——”季淮出声,正打算问接引仙人是否听说过素寒璧,却被打断了。
      
      “道友,先不用管这些。”接引仙人严肃说道,“我先与你说这仙界的规矩,能保命的。”
      
      季淮一惊,心想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他虽是原本世界里的最强者,但来了这仙界,比他更强的人比比皆是,他要谦虚才是。
      
      他站直了身子,认真听接引仙人说仙界的规矩:“道友但说无妨,我且记下。”
      
      “咱们仙界嘛,都是能够破开虚空、功德圆满的修士,大家修为自然深厚,但强中自有强中手,这仙界划分区域为东西南北中五大仙殿,每位殿主可都是掌控万方小世界的大人物,断然不可招惹,交流时要保持礼貌恭敬的态度。”接引仙人正色说道,“你既来了仙界,可以自立门户,也可找些势力投靠。”
      
      季淮肃容,暗暗记下。
      
      他与接引仙人并肩行着,继续问道:“我记住了,所以道友可曾听说过这么一个人——”他又想打听素寒璧的行踪。
      
      季淮的话又被接引仙人打断了。
      
      “当然不止,这五大仙殿的殿主,虽然强大,但都是明事理的人物,简而言之,就是讲道理,但还有一位不讲道理的。”接引仙人忽然变得有些惧怕。
      
      季淮更加严肃了,连忙问道:“道友继续说。”
      
      “她呀,是个女子,刚飞升上来没几百年,好家伙,你知道她有多恐怖吗?”接引仙人心有余悸,“她刚破开虚空飞升上来,连我都没有搭理,直接去将东西南北四大仙殿给踹翻了。”
      
      “你知道踹翻是什么概念吗,是那些朱墙琉璃瓦呀,殿主生活起居的地方啊,全部被踹到云层下面了,那叫一个惨烈,她那五色剑将天都给戳了大窟窿,后来娲皇娘娘花了好几天才补上,就她这样,居然还没有人敢阻止。”接引仙人作为目睹人之一,当时非常害怕,“幸好中央紫宸殿中那久不出世的仙尊出手,才将她拦了下来。”
      
      “女子?”季淮一愣,无意中又将她来与素寒璧对比,他的素寒璧最是温柔小意、弱柳迎风、文雅安静,与接引仙人描述的简直就是两个极端。
      
      “她这么一闹,再没有人敢惹她,见了她远远的都要避开走,据说她身穿的一身红衣啊,都是她杀的人鲜血染成的,你说可不可怕。”接引仙人握住季淮的手,“季淮道友,宁可惹殿主大人们,也不要惹她啊。”
      
      季淮说道:“道友,且将她的名姓告诉我,我定然不去招惹她。”
      
      一想起她的名字,接引仙人面上出现畏惧又崇拜的神情。
      
      “她叫素寒璧,素是素色的素,寒是寒月的寒,璧是白壁的璧。”他说道,“你要记好了。”
      
      季淮:“???”
      
      正巧这时,素寒璧驾着鸾鸟拉着的五色金车经过这云海上空。
      
      她一手执着用柔软金线缠绕而成的长鞭,一身红衣,比那鸾鸟散落而下的火焰飞羽还要更加艳烈。
      
      熟悉的脸,陌生的装束,闯入了季淮的眼中。
      
      “接引仙人,又在说我什么坏话?”素寒璧没看清站在接引仙人旁的季淮的面容,“我的红衣是采落霞红光织就,哪里是血染成的?”
      
      她朝接引仙人比了一个中指,手中金鞭落下,将那翻滚的云海激荡起千万层的云浪:“再胡说,休怪你爹我不客气。”
      
      那激荡起的流云扫过季淮的衣角,他仰起头来,见素寒璧那意气风发的双眸,仿佛有无数的光阴在他的眼前一一闪过。
      
      他想到了自己记忆里的素寒璧。
      
      ——
      
      那是一位极为纤弱的美人,仿佛迎风的弱柳一般,似乎只需要极轻柔的一口气,就能够将她那纤细的腰肢吹折。
      
      泫然欲泣的脸,水盈盈的双眸,面上犹存的几点泪珠与血痕,为她平添了一丝我见犹怜的美。
      
      素寒璧蜷缩在那冰冷的锁链之中,长睫轻颤,朱唇轻启:“干。”
      
      “这是什么煞笔剧情?我身为一个人人都爱的白月光,还要被人囚禁,被人侮辱,被剥去仙骨,还要因挡刀而死?”
      
      脑海中名为天道的雌雄莫辨声音响起:“是如此没有错,素寒璧,你平时不讲文明不懂礼貌还没有素质,还需要积攒功德才能飞升仙界。”
      
      “我确实没有什么公德心,你说得对。”天道鸡同鸭讲歪打正着,素寒璧被铁索捆在在暗无天日的黑狱之中,点了点头,赞同了天道的说法。
      
      “这个世界里名为素寒璧的姑娘出了些意外死了,她死之后,许多人的命运都会受此影响,所以你需要代替她将剩余的一生走完,以保证这个世界的命理线不会崩坏。”天道义正辞严说道,“我念你是修士之中的文化沙漠,说些因果命理之类的道理你也听不懂,所以将他们的经历给你整理成小说了,现在应当知道该做什么了吧?”
      
      素寒璧打了个哈欠,眼皮一掀,有了些柔弱的姿态:“我懂了。”
      
      “你成为这个世界里的素寒璧之后的一举一动都是在积攒功德,推动这个世界平稳运行,让剧情不会崩坏,若剧情出现偏差,人物的命运改变,你便没办法积攒够功德,没有飞升的机会了。”天道严肃说道,“你很想飞升,对吧。”
      
      素寒璧望着前方的无尽黑暗,紧攥着手,悠悠吐了口气:“确实如此。”
      
      “好。”天道应下来,“那么你现在就是这个世界里的素寒璧了。”
      
      素寒璧听到天道的声音在自己脑袋里嗡嗡地响,指尖微光一闪,一枚小巧精致,镶嵌着红玛瑙的小铃铛出现在了她的手腕上。
      
      “天道是么,不要在我脑瓜子里嗡嗡的了。”素寒璧一指那铃铛,“进去,不要呆在我的识海之中,不然我下次骂你你就能听见了。”
      
      天道化为一缕虚无的光,飞到那铃铛上,素寒璧的神识强大得吓人,它也不愿生活在这强大神识的压迫之下。
      
      “这铃铛叫什么名字?”天道问,对自己这个新居所颇为满意。
      
      “不知道,我从死人身上扒下来的,既然你进去它就有名字了,就叫天道铃。”素寒璧抖了一下手腕,发出叮叮当当的声响。
      
      她闭上双眼,养精蓄锐。
      
      原书的剧情是,素寒璧是此界正道第一大门派云霄宗宗主的唯一女儿,在众星拱月之中长大。
      
      后来,她被此界黑恶势力的老大魔尊时千劫掳走,囚在黑狱之中,日日夜夜以魔火煅烧,受尽折磨。
      
      时千劫是原书男配,拥有反社会人格,非常阴暗暴躁,折磨素寒璧让她生不如死的原因就是因为她是正道魁首之女???
      
      当然,这剧情变态的地方在于,素寒璧被魔尊时千劫掳走之后,这心理阴暗的魔尊居然对她有了些感情。
      
      对于时千劫来说,当然是越爱越杀,反正不让素寒璧好过就是了。
      
      素寒璧知道,今日时千劫会过来给那冰冷锁链之下的魔火添把柴,按照剧情,她是寻到一丝机会,挣脱束缚,逃回了云霄宗,开启后续更加狗血纠缠的剧情。
      
      她深吸一口气,回忆原书里对这里的描写,她很想飞升,她必不可能搞砸。
      
      此时,寂静阴冷的黑狱之中传来了脚步声,黑暗中出现了一个高大的身影,是大反派魔尊时千劫。
      
      借着黑狱锁链之中散发的微光,素寒璧看清了时千劫的面容,苍白俊美,眼角向下微挑,有些颓丧暗黑的意味。
      
      她再次逐字逐句咀嚼了一下原文,敲定行动方案。
      
      时千劫冷着一张脸,手中黑色火焰向前蔓延,马上就要攀上素寒璧的脚尖,让她遭受这噬骨魔火侵蚀。
      
      素寒璧抬头,长睫上还挂着泪珠,泫然欲泣,面上带着一丝倔强之色,两人目光相触。
      
      说时迟那时快,素寒璧手中五色剑出鞘,剑身横扫,发出暴怒的红色剑光,将那冰冷锁链一剑斩断,束缚她百年的锁链竟如碎纸一般。
      
      只听见哗啦一道锁链落地声,素寒璧五色剑再朝天一划,在这高不见顶的黑狱顶部,竟引来九道粗壮如蟒的紫色惊雷。
      
      那惊雷霎时间落地,将黑狱地上铺就的玄冥石尽数击碎,一时间飞沙走石,烟尘缭绕。
      
      在这滚滚的烟尘碎石中,又有来自地心的炽热火焰冲天而起,熊熊燃烧着,气势如虹,直直将魔尊时千劫放出的魔火吞没。
      
      雷电与火焰齐飞,散落的玄冥石落地发出轰隆巨响,将那沉默的魔尊淹没在其中。
      
      天道铃呆在素寒璧手腕上,哪里见过这阵仗,直接懵逼了。
      
      这个世界的素寒璧可是一个柔弱文雅,柔情似水,纤弱得需要人保护的女子啊。
      
      这他妈,这像话吗?!
      
      “素姑娘,你在做什么,说好的维护剧情呢?”天道铃铃声大作。
      
      “我干,我没有吗?”素寒璧挠头,她觉得这个天道很苛刻。
      
      “当那泫然欲泣却带着倔强的双眸落入时千劫眼中时,一时间,两人目光相触,天雷勾动地火,那魔尊时千劫再望向素寒璧的时候,竟也带上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倾慕之意。”素寒璧字正腔圆,将原文给念了出来。
      
      “我他妈费了两滴精血才召唤来九天雷劫和地心最纯净的烈火,这还不够天雷勾动地火吗?”
      
      “天道,你真的很严格。”
      
      素寒璧提着五色剑,从那锁链之中飞身而起,还不忘低头与魔尊时千劫再对视一眼。
      
      “你他妈的!”天道铃逐渐素寒璧化,“你看他眼里还会有什么倾慕之意吗?!”
      
      素寒璧染着血的白衣在这黑狱之中绽开,她捕捉到时千劫眸中一闪而逝的光芒。
      
      “有。”她笃定说道。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广告时间~预收文《就算是作者也不能ooc》求收ovo,戳专栏可见,文案如下:
      宋栀栀是十八线网文写手,作品一大特色是笔下反派都很惨。
      她新书中反派江影更是惨中惨,天生邪骨,被世人所弃。
      江影黑化了,屠城后用血腥与杀戮统治此界,直到正义主角将他消灭。
      这日,宋栀栀写到江影万念俱灰,阵法笼罩整座城池,脚下大地下沉为墟渊。
      下一瞬间,她从键盘前凭空消失。
      江影一生从未感受过人世温暖,世人欺他辱他弃他,他亦抛弃这个世界。
      灭世法术将大地笼罩,江影以为命运是他黑暗人生的罪魁祸首。
      他想,那便将这罪魁祸首也一并消灭,天欺他,他便灭天。
      然后……
      他面前出现了一手抱着奶茶,一手捧着炸鸡,脚上穿着粉红色猫猫头拖鞋的……宋栀栀。
      宋栀栀狠吸了一口奶茶,看着面前如天神般俊美但却如魔鬼般可怕的江影。
      她马上就要成为世界毁灭的炮灰。
      但身为言情作者的宋栀栀恋爱脑中闪过无数救赎文桥段。
      她摸出手机,在码字软件上将这段剧情续写。
      “那一天,世界即将崩塌。”
      “江影爱上了宋栀栀。”
      软件上闪过警告红字。
      【注意,偏离人设警告!!!】
      【已自动收回偏离人设关键词。】
      “那一天,世界即将崩塌。”
      “江影上了宋栀栀。”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