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收藏此章节
第五章
  她是真的,想和大家做朋友的!
  可是,她低着头,看着自己,她才发现眼前的自己是如此的陌生。
  陌生到,她自己都快要不认识了。
  她没有再去追小芳她们,只漫无目的没有方向的走着,她也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直到走到筋疲力尽,才在一颗繁茂的大树下靠了下来。
  刚坐下来,她便感觉到眼皮很沉,慢慢地她就这样睡了过去。
  “亲爱的,欢迎来到无人之国。”
  梦里,有一道熟悉的声音突然出现在她的脑海里,树姑娘好奇的眨了眨眼睛,便见眼前出现了一位生有双翼的白衣天使。
  “请跟我来。”
  天使开口说话了,而后树姑娘便像是被吸引一般,不自由住的向那个突然出现在眼前的白光漩涡走去。
  刚穿过那漩涡门,树姑娘便看见了一副极为奇妙的场景,蔚蓝的天空下,微风轻轻的吹拂着,青绿色的草地上,有三位奇异的老者,此刻正坐在一颗百年老树下,谈笑风生。
  她有些好奇的凑近,却见那其中一位老者,竟只有一条腿,而另外两位老者,一位是六指,一位更是有三个脑袋……
  她不由屏住了呼吸,既惊奇又激动。
  这是她自出生有记忆以来,第一次见到了和自己一样,在常人眼中不太一样的人。
  尽管她们不同的点,不一样,可这却丝毫不影响她的兴奋。
  她正欲说话间,却见老者忽而回头望向她所在之处,笑道:“哎呀呀,有小朋友来了呢。”
  另两位老者摸了摸下巴的胡须,也看向她,而后盯着她那丑陋不堪的根须脚笑了笑。
  树姑娘见三人盯着她的腿脚笑,不由低头看去,却见不知何时,自己竟恢复了自己最原本真实的模样。
  她的身上也感觉不到那种无处不在的压力,与烈火焚身的痛楚了,反而变得格外轻松,舒适。
  是女巫的魔法水失效了吗!?
  她下意识的缩了缩自己的脚,想要遮挡。
  却见那独腿老者站了起来,蹦蹦跳跳的一气呵成的来到她身边,微笑和蔼道:“没用的,这里是无人之国,任你如何遮挡,都会显现一个人最真实的模样。”
  “我……我……”
  树姑娘看着老者,脸色绯红,十分窘迫。
  她是不是又要被视为怪物了!?
  “别紧张,孩子。”
  “既然你能来到这里,证明你与我们有缘。”
  “来,跟我们来吧!”
  老者说着,便将树姑娘引到了那颗百年老树下,“两个老不死的,来,给咱们这位小朋友开解开解。”
  六指老人看树姑娘一眼,开口道:“开解什么!?”
  “不就是比平常人多几条腿,有什么可在意的呢!?”
  那般风轻云淡的语气,那种毫不在意的态度,让树姑娘深深的震撼。
  为何,为何他一点也不在意呢!?
  三头老人笑了笑,摇头道:“这老不死的,就是嘴硬心软。”
  “来,小姑娘坐下吧。”
  树姑娘听话的点点头,坐下了。
  “你很在意自己的腿脚?”
  一针见血的发问,让树姑娘哑了口,她点头道:“她们说,我与她们都不一样,是怪物……”
  老人重重的叹了口气,继续道。
  “她们?”
  “她们是谁!?”
  “是小白兔,小狐狸,还是小花蛇?”
  树姑娘讶异的看着老人,却见老人淡淡道:“孩子,你要明白,咱们这一生是会遇到很多很多的人,若是人人说的话,对你的评价你都这般在意,放在心上,你又怎么会快乐呢。”
  “对于那些伤害人的话语,要学会去自动屏蔽和抵御。”
  “可……她们都是我的朋友,是我的小伙伴……”
  树姑娘忍不住分辨道,那独腿老人看她一眼,失笑的摇摇头,“你仔细想想,她们真的有把你当作朋友吗?”
  想起小白兔她们那般绝情的将她赶出黑咕隆咚森林,树姑娘难过极了,摇摇头道:“不,也许她们从未将我当作她们的朋友。”
  “傻孩子,既如此,那还有什么可难过的呢!?”
  “你受伤时,是小花蛇陪着你的吗?”
  树姑娘摇摇头。
  老人继续道:“那你喜悦时,是小白兔一直陪着你的吗!?”
  树姑娘继续摇头,却见老人又道:“那你失意痛苦时,睡觉时呢?谁陪着你?”
  树姑娘摇摇头,如实道:“无人陪伴我,只有我自己。”
  老人反问道:“你看,这些重要的时刻,她们都没有陪着你,如你说的,只有你自己是一直陪着你的,那么为何我们还要为了那些无关紧要的人,去折磨伤害那个一直陪伴着自己的自己呢?”
  “这样,岂不是太愚蠢了!?”
  树姑娘听完,只觉得心中豁然开朗,又疑惑问道:“那她们为何说我是怪物?”
  “爷爷,我……真的是怪物吗?”
  听见她的发问,三位老人都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反问道:“那,你觉得我们是怪物吗!?”
  树姑娘拼命的摇着头,“不,不是。”
  “看,你心里这不是已经知道答案了吗!?”
  “傻孩子,我给你讲个故事吧,这世间呢,有一种虫子,它们春天生,夏天长,秋天亡,从未见过冬天,有一天,这虫子啊听说这世间有一位夫子,上知天文,下知地理,这世界上的任何问题他都知道,便有心呢,去考验考验他。便向夫子问道,夫子夫子,你知道这世间有几季吗!?”
  “正巧啊,此时一位夫子的学生刚好在院内,听见问题,便不假思索道,这还不简单,世间有四季,是人人都知道的事。”
  话落,那虫子却立刻反驳道:“不,这世间只有三季,春夏秋!”
  “也因此那学生与虫子争辩了起来。”
  “直到夫子开口道,这世间确实是只有三季。”
  “说完了这句话后,那虫子才心满意足的开心离去了,虫子走后,夫子的学生很不明白老师为何说谎,那夫子便开口解释道,那虫子到了秋天就会死亡,是以他从未见过冬天的模样,你说你告诉他一生从未见过的东西,他又怎么可能去理解去认同呢?”
  “与其与他争辩浪费时间口舌,不若顺着他想的说。”
  “所谓夏虫不可语冰,井蛙不可言海……”
  “孩子,你可明白了?”
  树姑娘看着老人,细细品着他们说的每一字每一句,心境愈发清明,笑道:“我明白了,爷爷。”
  “谢谢你们,我想我以后不会再庸人自扰了!”
  老者摸了摸树姑娘的额头,问道:“那么,你还为自己的腿脚自卑吗?”
  树姑娘摇了摇头,“虽然它们生的确实不那么美观,甚至于常人而言,它是有些怪异的,可是在我深陷海底的时候,是它们让我存活了下来。”
  “没有它们,也许我就已经死了!”
  “这世间的任何事,大概都是有一利必有一弊吧!”
  听出她话里的失落之意,六指老人突然大笑起来,“哈哈哈,美观?”
  他仿佛听见什么极为好笑之事,问道:“女娃娃,你说什么是美观?”
  树姑娘被他这突然的大笑弄得有些摸不着头脑,只能老老实实道:“大概就是大家都认为美的,曾有位先圣曾言过,天下皆知美之为美,斯恶已,皆知善之为善,斯不善已……”
  “和大家比较起来,我这腿脚确实不算美观的……”
  六指老人看她一眼,接过她的话叹道:“想不到,这么多年过去了,世人还是这般愚鲁,仍旧被外相所迷惑,只重视所能看得到的,却看不见那些无形的……”
  听出他的感概,其余两位老者亦是无奈的摇摇头。
  老人的声音忽而变得又轻又远,仿佛陷入了遥远的回忆,喃喃道:“他确实说过这话,你说的理解的也没有错,确实是因为相互比较,这世间才产生了善恶美丑……”
  “可是,怎么就没有人能明白他的言外之意呢?”
  “一个个的,就只知道死抠字眼!”
  他说这话时,咬牙切齿的,似乎有些恨铁不成钢。
  “言外之意?”
  树姑娘好奇的望着老人。
  六指老人回头看她一眼,笑道:“你想想,他说了什么,他说善恶美丑,长短高低这些,都是相对的,可人们为何会产生这相对呢?”
  “不正是有了比较心,有了分别心。”
  “有了分别比较,便有了痛苦,烦恼的来源……”
  “倘若,没有了这分别之心,自然也就少了许多痛苦,他们应该知道,山外有山,人外有人,一味的拿自己的短处与别人攀比,又怎么会开心呢?”
  树姑娘不由自主的摸了摸自己那丑陋不堪的腿脚,心中顿时了悟,拿自己的短处与旁人攀比,这说的不正是自己吗?
  “小娃娃,这世间本无事,多不过是庸人自扰之。”
  老人的话,犹如当头一棒,将她敲醒,她反复的咀嚼着,细品着今日所遇到的一切,只觉得念头通达,心情豁然开朗许多,正欲感谢三位老人,抬头却发现老者们早已消失不见了。
  正惊奇间,却见自己眼前忽而又现出一座建筑高耸的城国,高高的城门上刻着四个大字,“无人之国。”
  她不知怎么的,只觉得自己被这吸引,心中仿佛有个声音再告诉她,这才是她该来的地方。
  这里才是她的归属,是她的家。
  她抑制不住心中的振奋,向那无人之国奔去,城门大开的一刻,她看着里面奇奇怪怪的各种人,开心极了。
  在这里,因为每个人都是那般奇异,是以无人在意她奇怪的腿脚,大家仿佛对任何奇怪的事情都能接受,都见惯不怪。
  第一个迎接她的,是一名身穿长袍的道者,他微笑着看着她,友善道:“无人之国,欢迎你,亲爱的道友。”
  大街上的众人听见声音,都聚集过来,发自内心的欢迎她,他们是那么的真诚,坦率,可爱。
  在询问了她的来历,经历过后,众人告诉她一句话,“道不同不相为谋。”
  他们说,这无人之国,只有拥有相同信仰,相同频率的人才会遇见,她之前遇见的,都是与她不同频率的人,是注定要与她分离的。
  遇见她们,是上苍善意的安排。
  只为了让她早日明白这些道理,从而走到自己该有的道路上去。
  此刻的树姑娘既激动又感概,她开心极了,连眼泪都笑了出来,那些痛苦,那些迷惘,都在这一刻得到宣泄。
  她偷偷的在心里告诉自己,这是她最后一次为这些往事哭泣了,从今以后,她要做回自己,做最真实的自己。
  
  

作者有话要说:
起初人们看山是山,看水是水,后来人们发现看山不是山,看水也不是水,再后来,人们看山是山,看水是水。
这篇小童话写到这里就完结,作者君写这本书的愿意呢,就是希望大家不管遇到什么事情,都会和树姑娘一样,不忘初心,勇敢的走出痛苦与阴影,做最真实的自己。
←上一章 下一章→
以上显示的是作者精选展示的最新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作者精选评论, 请点击这里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