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世界女扮男装[快穿]

作者:轻语清狂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来,打一架(7)

      
      “喏,我爷爷给你的。”
      裴希臣刚过来,眼前一个东西闪了一下,下意识接过,最后稳稳当当地掉到他怀里。
      
      是一本英文原版书,目前已经都绝版了,没想到叶爷爷竟然把这么贵重的礼物送给他。
      
      裴希臣拿着书的手顿了一下。
      这次叶柯叫自己来,肯定是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说,他隐隐能猜到是什么,只不过他不相信叶柯会就这么……就这么……放手?
      裴希臣皱了皱眉,心下有些烦躁起来。
      
      这边是别墅区,晚上没多少人,外面温度还挺低的,冷风吹在脸上有一种刺骨的寒意。
      
      云潇穿着一件oversize的外套,里面套了一个套头连帽卫衣,带着一个鸭舌帽,揣兜靠在一旁。
      因为身份的特殊,叶柯的衣柜里几乎全是这种风格的衣服,云潇其实还蛮喜欢的,简洁又大方。
      
      裴希臣看着眼前的这个人,心下有些复杂。
      如果不是因为无意间知道了叶柯的秘密,他真的几乎认不出来眼前的这个人其实是女孩子。
      虽然她模样容貌过于精致了些,或许以前还会有所怀疑,但是现在的叶柯,她浑身上下的气质,几乎会让人下意识忽略她偏女气的容貌,而被她逼人的气势给吓退。
      
      今天她对他的反应也和之前截然不同了。
      
      她抬头看了裴希臣一眼,知道他在纠结什么,多余的话不必再多说,他是个聪明人,自然会知道这次叫他来到底是想表达什么。
      
      云潇等了一会儿,随后把外套的拉链拉到了最上面,领子高高竖起来,又是一阵冷风吹过来,她又把套头帽带上。
      
      “裴希臣,再见,我走了。”
      叶柯走了,叶柯和过去彻底说再见。
      
      她说罢便直接转身往前面走过去,路灯打下,映着她的身影显得尤为颀长,两人住所离得很近,她的身影很快消失不见。
      
      裴希臣手里拿着那本包装得很精美保护得很好的书,突然觉得犹如千斤重,期待很久的这份莫名的责任突然没了,他应该松了一口气才是,为什么此刻心里却是沉甸甸的,甚至有一种说不上来的烦闷之意。
      
      她说得是认真的,和今天在教室里随口说的那一段话一样,都是认真的。
      
      云潇很快回到了屋里,温暖瞬间将她包裹住,等彻底瘫躺在床上,这才感觉自己彻彻底底又活了过来。
      这边的温度昼夜温差极大,再加上叶家这边的别墅区算得上半个郊区了,走到外面真的能冻成狗系列的寒冷。
      
      “我咋觉得裴希臣对叶柯的感觉有点不一样了?”
      系统刚才一直都在观察着裴希臣的反应。
      
      “他那是习惯懂么。习惯这种东西很可怕的,因为责任感,他照顾了叶柯十多年,突然被对方提前单方面推开,自然心里会别扭不舒服。不过过一段时间就好了,现在习惯了有叶柯在,到时候也会习惯了没有叶柯在,时间会冲淡一切。”
      云潇懒懒地回道。
      
      系统听到云潇说这话,总觉得她在意指什么。
      它停了一会儿,突然来了一句。
      “裴希臣对叶柯的感情真的只是责任感吗?”
      
      云潇嘟囔了一句,系统没听清她说的什么,她已经睡过去了。
      
      -
      
      第二天去学校的时候,裴希臣下意识地准备去叫叶柯去学校,直到司机提醒时间,他才恍然意识到昨天晚上的事情不是大梦一场。
      “林叔开车吧,去学校。”
      从今往后,都不用再等这个人了。
      
      云潇今天确实起晚了,昨天在游泳池里扑腾了那么久,再加上又吹了一路的风,虽然有她的能量加持,这具身体的体质到底还是弱了些,她华丽丽地感冒了,不过是小感冒那种,不妨事。
      
      云潇昏昏沉沉地坐上了车,拿上陈嫂偷偷给她煮的药汤就去学校了,虽然是个小感冒,但是让要是让叶家那一家子知道的话,指不定给送医院了。
      
      等云潇下车的时候,发现前面的裴希臣也刚下车,还真就赶上巧了。
      
      裴希臣瞅了一眼云潇那裹得严严实实的样子,又看她状态有些不对,几乎是身体本能的意识,他下意识停了脚步,等云潇过来的时候跟了上去。
      “你怎么了?”
      
      “感冒了,你离我远点,别传给你。”
      云潇带着口罩,声音闷闷的,脚步不停地往前走着。
      
      她话里话外的意思再明显不过,裴希臣蓦地又想到了昨晚上的对话,脚步停了下来,看着云潇一点一点走远。
      
      另一边校门口处,被挡住了好几个学生,而且还是熟面孔。
      难得老樊亲自查一次岗,一个个都被逮到了。
      “把校服拉链拉好,一个个半吊着像什么样子!你们是学生,给我拿起学生的精气神!”
      人群里一片哀嚎。
      
      “秦瑟!”
      老樊眼尖地看到了走在后面的秦瑟,下意识地叫了一声。
      
      “嗯,干嘛!”
      秦瑟懒懒地抬头看了他一眼。
      
      “呃……没事,好好学习,不要惹事!”
      秦瑟穿得整整齐齐的,校服拉链拉到胸口的地方,双手揣在兜里,再加上他本就长得极好看清俊帅气,这么一瞅,还真就像模像样的,都能给学校拍宣传片了。
      老樊假意轻咳了几声,将秦瑟放过去了。
      
      “卧槽,为啥秦哥穿得这么整齐?!”
      “大概是觉得麻烦——吧,瞅我们现在的样子,就知道为啥他那么做了。”
      陈储从初中就和秦瑟一所学校,算是最了解秦瑟的一个了。
      
      “可能还会觉得丢人,毕竟以他那骚包自恋的性格。”
      “……你说得对。”
      
      秦瑟在前面走着,眼尖地发现了一个熟悉的人。快步走上前,长臂一伸,一把将云潇圈在了怀里。
      “呦,怎么一个人,你的裴什么呢?”
      云潇眉角一跳。
      
      “离我远点!”
      云潇一把去推他,对方却是纹丝不动。
      
      ……这家伙是bug吧!
      不过这个身体体质确实差了点,她得好好锻炼一下了。
      
      “这么无情的吗!好歹也是一起扫过男厕所的人了,厕所情都没有吗?”
      秦瑟装出一副伤心的样子。
      
      “不过你怎么捂得这么严实?怎么了这是?”
      “感冒传染。”
      意思就是让秦瑟有多远滚多远。
      
      “好久没感冒了,想增强下抗体免疫力,和你蹭蹭是不是就能传给我了!”
      秦瑟轻笑着说完,另一只手就打算去碰云潇的后颈。
      
      后颈传来一丝微凉,云潇瞳孔微缩,待那指尖刚碰上去的一秒钟,下一刻云潇一脚就将秦瑟踢开了。
      
      “滚!发骚一边去!”
      
      秦瑟耸了下肩膀,笑了笑,也没再缠着她,摆摆手往前走了。
      
      云潇瞅着秦瑟那潇洒的背影,心里再次传来那种熟悉的感觉。
      这个人给她的感觉真的挺熟悉的,不过……还是想不起来,再且,她也不可能和这些小世界里的人有什么交集。
      应该是她想多了。
      
      不过……
      “我怎么觉得这个世界的反派有点……不一样?”
      
      系统听她这么说,不禁问道:“哪里不一样?”
      “格外的……骚?”
      “……”
      
      -
      
      感冒养了几天终于好得差不多了,这几天裴希臣对她的态度却很不对劲,时不时往她这边瞅几眼,一副要说不说欲言又止的样子,再怎么迟钝的人应该都看出来了,例如宋珊。
      
      纪雯雯看她的眼神也越来越不对劲儿,那双看似无害的眼睛里敌意越来深。
      云潇觉得纪雯雯最近可能会搞出来点什么事。
      最近除了学习还是学习,实在是闲得蛋疼。
      
      “你没有蛋,谢谢。”即便有,也是一颗假蛋。
      系统如是提醒道。
      
      “……”
      云潇反手把系统屏蔽十分钟,动作再熟稔不过。
      
      -
      
      体育课上。
      刚刚巧一班的体育课是和六班的体育课一起上的。
      
      云潇瞅着旁边那排排站好,不少熟悉的面孔时,顿时觉得不是冤家不聚头,秦瑟那货还旁若无人地往这边挥了挥手,笑的坏坏的,全然没有初见时候的那股子疏离劲儿。
      阳光打在他的身后,仿佛比谁都要耀眼的一个人。
      
      但是云潇清楚地知道,这家伙实际上是个冷血到骨子里的人。玩世不恭地行走,冷眼看着一切,该割舍的会毫不犹豫地尽然割舍掉。
      这样的人会为了得到纪雯雯而变得疯狂,着实让人想不通。
      
      “因为纪雯雯在他最低谷的时候救了他,仅此而已。”
      系统适时地补充道。
      “是吗……”
      她倒是没有想到这样的一个人会如此轻易地交出一颗心。
      “按照剧情走向,他黑化的因素是纪雯雯,你只要尽量避开这一点就行。  
      云潇随口应了一声。
      
      两个班的体育课是一起上的,互动自然也是一块儿的,体育老师觉得这些孩子们还是多些接触比较好。
      于是排球比赛,两个班的人混在一起分队进行组合。
      
      似乎是命中注定一般,裴希臣和纪雯雯一组,秦瑟和云潇一组。
      两大组里还有其他人,只不过云潇只记得个别人,例如和纪雯雯一组的另一个6班的男生,就是当初出手偷袭她的那个,好像是叫吴峰。而另一个和他们一组的就是宋珊和林威了。
      
      林威跑过来抬手和云潇击了个掌。
      “芜湖,幸运!和老大一组!”
      
      站在一旁的秦瑟双手环胸,似笑非笑地看了云潇一眼。
      云潇斜睨了他一眼,没理会。
      
      除了从始至终处于崩溃怀疑人生状态的宋珊,这边这组大体上氛围还不错。
      
      另一组这边的情况……也还好。
      本来纪雯雯是跟在裴希臣身边的,但是裴希臣的注意力却一直放在对面的云潇身上,皱着眉,一副生人勿进的样子。
      纪雯雯叫了他好几声都没理会。
      摸不准目前裴希臣对叶柯的态度到底是怎样的,纪雯雯也怕一个不小心把那层窗户纸捅破,到时候不好收场就坏了。
      
      她转而朝向另一边,眼尖地瞅见那个在一脸烦躁地玩着排球的男生,眼底飞快闪过一抹算计之意。
      这个人应该是6班的吴峰吧,据说之前和叶柯打了一架没打过,一直对叶柯存着怨恨之意,而且和秦瑟一直磁场不和。
      
      秦瑟……
      提到这个名字,纪雯雯下意识打了个哆嗦。
      这次她绝对不去随便招惹这个疯子了。
      
      飞快地瞥了一眼那边懒懒散散似乎还有些困乏的秦瑟,纪雯雯收回惊恐的目光,转过身继续朝吴峰走过去。
      或许这个人可以稍微利用一下。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纪雯雯:我不过就是看他长得好看,路过时多看了一眼,为什么上一世这个疯子就缠上我了!
    秦·疯子·瑟:嗯?你别胡说,我只喜欢潇潇的!^_^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