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修真小说是纪实文学

作者:水图灵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6 章

      白悦本来准备今天小胖子再不听话,他就算外力干涉,也要逼他塑阴魔灵根的。
      可……事情顺利得让他有点难以置信。
      纪湜一言不发,直接动手了。
      之前他明明还抗拒得不行,这才过了多久。……那个女人到底怎么劝的?这么有用?
      
      可白悦很快发现事情不对。
      哪怕纪湜杀了老魔头,他身上也没有半点杀意。
      
      白悦皱眉:“你不想杀,为什么动手?”
      纪湜面无表情:“我只是试试。”
      既然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人的命和一颗花草的命,其实对大道而言没有两样。
      纪湜换了个角度想,真的动手之后,反而没有那么多的负罪感。
      他没资格代表大道审判别人,但他杀生也同样没人有资格审判他。好和坏不是别人评价的,他只做自己道德底线允许的事情。
      
      现在的他弱小无力,他只想先顺应强大的白悦活着。
      活下去后,他再考虑未来。
      
      白悦有些头疼,小胖子似乎某种方向歪了,但他怒火攻心伤势复发,也没能监控到任星到底怎么劝的。
      
      就在他以为塑灵根根基又要失败时,老魔头未干之血,如蛇一般顺着纪湜的腿往上,在其身躯周围形成了一圈血色灵根纹路后,瞬间隐入他体内。
      纪湜脸色变了变,忍了不适,没有叫喊。
      
      白悦:果然极品体质,天生修魔的料。光塑灵根基础,就把对方血肉炼化了,还是无意识地炼化的。
      他心里有些羡慕妒忌,但又没办法。
      不过,纪湜的表现还是让白悦看到了复仇的希望。他开始有些迫不及待。
      
      阴暗中,白悦第一次笑了:“很好!你总算开窍了,接下来我来教你……”
      “我要回去吃饭。”
      白悦:……啥?
      
      纪湜捏了捏拳头,看着自己手上的血迹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他又抬头对上白悦:“你要求的事我做了,她在等我,我先回去了。”
      白悦:“站住。”
      纪湜:“这点事都做不到,你还指望我帮你?”
      白悦:“你在威胁我?”
      纪湜:“是啊。”
      白悦:……老子先打死你啊,臭小子!
      
      当天晚上,任星看着跟她坐一桌的大小两个男人,嘴角抽了抽。
      小胖子回来吃烤鱼就算了,白悦也伸手找她要吃的!
      你一个早就辟谷的魔修吃个屁啊!
      
      任星肚子咕咕叫地继续烤鱼,白悦一口口使劲咬着鱼肉,像是在咬仇敌。
      白悦:就知道吃是吧!老子先给你把吃的吃光!看你还有啥借口!
      
      当晚,白悦在自己的临时洞府转了几圈,看着里面变化的环境。任星如被包工头视察的工人,为了突出自己的贡献,一直滔滔不绝地解说每个地方的功用和她这样设计的意义。
      
      纪湜/白悦:这女人话好多!
      
      任星口干舌燥地说了大堆,白悦都没嗯一声。可等到白悦舒服地用上洞穴里的水循环系统时,他虽然什么也没说,但待在洞穴里的时间明显多了。一个秋高气爽的午后,他甚至还给任星带了套漂亮的女装回来。
      
      任星:呵呵,男人!喜欢就明说啊!
      
      小半年没换衣服,任星捧着新女装爱不释手。
      纪湜站在旁边不屑地嗤声:“一件衣服而已,没见识。”
      
      小胖子最近活泼了不少,哪怕还是经常被白悦带走。可他总算恢复了大半过往的活力。
      任星和他相处也自然许多,她可以不理他,还不由分说地将他推到洞口:“我没叫你进来,你要是敢进来我打死你。”
      
      纪湜皱了皱眉,可很快他的神识立刻察觉到她的脱衣服的动作。
      她是不是傻!修士主要靠神识,就算他是个瞎子,神识还在他就能将她看得一清二楚!
      何况这段时间他的修为,飞涨得可怕。
      这洞溪山脉间的小半动静他都能察觉。
      
      幸好白悦又出去了。
      纪湜心里暗自庆幸了下,但他没意识到为啥他可以看,白悦不行。
      当任星光洁后背露出来后,他神识落在她发育不错的地方,忍不住喉结滚了滚,面红耳赤得有些尴尬。
      好吧,他自己也不能看了。
      
      他正要屏蔽感官,那种诡异的违和感又出来了。
      
      这段时间他们基本都是朝夕相处。
      任星表现出太多对修真常识的无知。比如现在她似乎忘记神识的用处。又比如,她根本不知道洞穴里的禁制问题。
      
      纪湜目光沉了沉:“任星,问你个事。”
      
      终于从丑八怪改成喊名字,任星也不计较他不叫声姐姐或者师父了。
      她努力系着衣带:“你说。”
      
      纪湜:“你到底是不是修士?”
      任星:“这个问题啊,白悦在不在?”
      纪湜:“你管他干嘛?”
      任星:“他在和不在答案不同嘛!”
      
      纪湜本想答不在,可话在嘴边转了一圈,他说:“他还没离开。”
      任星哦了声,不回答了。
      
      纪湜等了许久没答案,他忍不住转身进了洞穴:“你到底要不要回答?”
      任星飞起一个大碗砸去:“转过去!”
      
      纪湜接住碗,抱着脑袋转身,他刚刚思考事情没仔细查看她,这么直接看来,衣襟内那粉藕色的肚兜瞧着还挺可爱。
      他无声地勾了勾嘴角,屏蔽了自己的感官:“谁稀罕看你。”
      任星:“出去!”
      纪湜:“你还没回答我。”
      任星狠狠地扎好腰带:“这不是明显的答案吗?你要我怎么回答。”
      
      纪湜:一点都不明显,谢谢。
      他陷入沉思,直到任星的手拧住他脸颊的肉。
      任星:“你果然骗我。”
      纪湜被抽灵根都没痛叫一声,这时却夸张地嚎叫一声,从她魔掌下挣脱:“我骗你什么了?”
      
      任星:“白悦没走你还这么皮?”
      纪湜不说话了。
      是的,白悦在的时间里,他大多是沉默的。他们只要在同一个空间里,他就会想起白悦带他去杀的人,想起他逐渐沾满双手的血腥。
      任星的话让纪湜能有说服自己动手的理由,可他内心始终抗拒魔修。
      他不是非得做个社会意义上的好人,可是他害怕父亲失望的表情——哪怕父亲可能已经永别人世了。
      
      见小胖子突然阴沉下来,任星又脑补了无数种白悦对纪湜做的不可言说的画面。
      她又在心里骂了几遍白悦不是人,叹了口气,拍了拍纪湜的肩膀:“你说你是不是傻,我在他面前虚张声势,好歹能保住咱俩性命,若是他真的还没离开,你问我那种问题,我回答了,就没有虚张声势的意义了。”
      
      纪湜不笨,把她的话过了一遍脑子,然后不可思议地盯着她:“你真的是普通人?”
      任星:“我在神炼门的时候就说过了啊。”
      纪湜:“可你来自禁区。”
      任星:“我运气好。误入之后,各种机缘巧合后我没事。”
      机缘巧合这种东西,比较玄妙。好在修真界的人,也最信玄妙二字。
      纪湜信了她,但疑惑依旧在:“可你那边明明挡住了白悦。”
      任星指着半空吊着的笔记本电脑:“那是我的笔记本电脑,准确来说是它保护的。”
      
      纪湜过去修为低,看不出笔记本电脑的品级,如今修为涨了,依旧看不出来。这种东西,必定大有来头。
      他试探问:“这个莫非是灵器?”
      任星摇头。
      “神器??”
      任星摇头。
      纪湜惊诧:“这不会是灵宝吧!”
      任星抓了抓脑袋:“我真的不知道啊!”
      
      纪湜不相信:“这不是你的东西?”
      任星:“它是一个对我来说很重要的人送我的。”
      纪湜心里升起一股诡异的不悦感。他不想再讨论这个问题。
      他在任星身边转了好几圈:“所以你个凡人,你在我们身边混?”
      
      任星:“我也不想啊,但我没办法离开的嘛。”
      纪湜心里关于她为什么见死不救的问题,终于有了答案。他本该有种问题想通的解脱,可他在反复打量任星后,立刻捏住了她的手腕:“跟我走!”
      
      任星:“哎?你要去哪?”
      纪湜:“你是凡人,不知道洞溪的洞府的功用。你不能再待在这里!”
      任星:“那你倒是告诉我呀。”
      
      纪湜沉声到:“这片山脉是魔修聚集地。洞溪之所以在修真界有名,是因为地下暗河乃是吸收古修战场尸气而成,天生是魔修最喜的阴水。”
      任星胃里翻了一阵:“你说的尸,不会是尸体的尸吧?”
      纪湜点了点头。
      任星差点吐了:“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
      
      纪湜心说,我也是跟他修炼后才知道啊。
      但他哼了声:“我还以为你嘴馋,连阴水白鱼都吃,或者你艺高人胆大,仗着修为不在乎阴气入体。”
      任星:“可你也吃啊?”
      纪湜心说,他天生喜阴,没办法啊。但他板着脸,一本正经:“我不想输给你。”
      任星:“有毛病啊,谁要跟你比吃这种东西。呕……别说了,我感觉自己快要死了。”
      尸气,阴水……不管哪样听起来都不是对人体好的东西。
      
      任星暗自懊恼自己非要捕啥鱼,手腕处突然传来一股热度。
      她看着小胖手的位置:“你在干嘛?”
      纪湜:“送你一些真元先护体。”
      任星:“你的灵根修复好了?”
      纪湜一愣,垂首低低地嗯了声。
      
      他这样子就像踢球打碎了住户窗户后,被人抓住的小学生。
      任星其实观察到纪湜的不同。抛开她不懂的修士的真正力量不谈,过去在神炼门看见纪湜时,他的身法像个旋转陀螺,算不得轻盈只有好笑。而如今他跃到半空帮她挂取笔记本电脑,动作多了些诡秘味道,有高手范。
      加上白悦总带着纪湜出去,却一次没找过她。怎么想,也是白悦看上了纪湜那具老实可欺的身体,在教纪湜修炼,或许修炼方式还是魔修比较残忍的那套。所以小胖子总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愧疚样子。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
      生存危机下,任星也没资格评判别人选择的对错。只希望他别越走越歪就行。
      既然他不明确说,她也当不知道。
      她又问:“我也可以修炼?”
      纪湜:“那我得先帮你看看灵根,现在时间紧,先出去再说。”
      
      任星使劲拉住了他:“你给我等等!”
      纪湜瞅着她的漂亮装扮:“为了套衣服就舍不得走了?”
      任星给了他脑袋一下:“我要不走也是因为你,混账小子!”
      虽然她在骂人,但纪湜心里突然高兴了。
      
      只听任星又说:“要是我们真能自己出去,你早就跑了,还会留到现在?这里洞穴如迷宫,就算真的找到出口,也不可能轻易离开。遇到白悦那天,那么近的距离,那两个修士都不能发现我们,白悦的障眼法肯定很厉害。”
      纪湜:“那是结界。白悦精通阵法,在我看来,他起码是宗师级别的阵法师。”
      
      两人一分析,都沮丧了。
      白悦可能不是最强大佬,但也的确是大佬等级的。至少他俩谁也没能力反抗白悦。
      当然,纪湜心里还有点其他想法。如果他能更快凝聚阴魔灵根的话……
      
      任星:“别想了,他既然有求于我,总有一天会把我丢出去用的。”
      纪湜:“有可能。”
      任星看着他:“你家还有其他亲戚吗?”
      纪湜:“干嘛?”
      任星:“若是出去后,我可以把你送回家。”
      纪湜:“你呢?”
      “总不能一直让你跟着我吧?”
      
      虽然纪湜有他俩是陌路人的认知,可听到她这样说,纪湜心中瞬间涌起莫名的酸,他冷声道:“没了!我就孤家寡人!你嫌我累赘?”
      任星:“客观来说,我才是拖累。”
      纪湜:“你不用找借口,有话直说。”
      任星:“直说就是,我始终有一天得离开你。”
      
      “不准走!”
      他不准她就这么离开他。
      
      任星被他的声音吓了一跳,和白悦疏离的冷声不同,纪湜突然激动的声音带着一种抑制不住的暴虐。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