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修真小说是纪实文学

作者:水图灵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5 章

      任星趴在石床边打瞌睡,不小心头撞在了床沿上,疼得她鼻子火辣辣的。
      她也清醒了过来,看了眼在幽暗光线下,表情终于恢复了平静的纪湜,然后,她捂着嘴巴默默地打了个呵欠。
      十几天前才照顾完他的断手臂,哦豁,现在又来照顾他发烧。
      任星拿手指戳了戳纪湜的嘟嘟脸:“我就吃了你家三个月饭而已,我没欠你们多少吧?”
      
      纪湜毫无回应,睡得很沉。
      虽然在几个时辰前,他还冷汗直冒,嘴里喊着胡话,像是被惊吓过度。
      然后他又浑身颤抖,寒颤不断,身体发起了高热。
      
      任星检查了一遍,这次小胖子好像没有外伤,但她知道,修士的灵根在这个世界很重要。
      十天前的断臂,对修士来说,就像凡人破了块皮,很快就能好。
      但若是灵根受损,那就是真的“伤筋动骨”的伤势,有的甚至要命的。
      
      白悦那种冷面魔修,断人灵根肯定不会温柔。听听昨天那些惨叫声就能推测一二。
      任星叹了口气,用手背探了探纪湜的额头温度:“你这个年纪,若是在我那边,你最大的烦恼只有考试吧。”
      她越发想念自己的世界了。
      这个世界的残酷她只看到冰山一角,但这一角已经让她感觉不适。
      
      可能她看过很多小说,文字带来的共情感会在某些瞬间有代入感。
      但真正自己处在这个世界的时候,身边一草一木都是真实,一个脸部没有辨识度的路人甲都是活生生的人时,她的共情才变得真实。
      她记录下来发出去的是“小说”,但对她来说,却更像纪实文学。
      
      任星不知道未来的活路在哪,她只能保证当下。
      对她而言,积极活着总比放弃自我强。
      
      迷迷糊糊中,纪湜又在黑暗中醒来。
      他灵根虽断,但眼睛的夜视能力还在。所以他能清楚地看见任星打了个哈欠。
      他的心情变得有点复杂——她竟然守着他吗?
      
      首先,他胸中涌出一股愤怒。既然她力量不弱于白悦,为什么要眼睁睁地看着白悦折磨他?
      然而,这点愤怒没有持续多久,他又想起她反问,她为什么要管他。
      是啊,他跟她本无关系,她还留在这边陪着他,已经让人不可思议了。
      
      难道是父亲说的拜师?可他半点拜师礼都未有。
      他讨厌她,哪里会真心拜师?
      
      其实一开始,他也不那么讨厌她。
      就算她把薛玉笙的画像弄没了,但那只是一幅画,纪湜决定要亲自去见薛玉笙,就不会太在意一幅画。
      就算她抢了父亲送他的礼物,好吧,这个是真的讨厌,但要消除炼制法器上的认主,他们也不是真的没办法,神炼门再破小,炼器这块也是有点底气的。
      
      他真的讨厌她,是发现她趴在温泉边偷看洗澡开始。
      那时候他正被一群叔叔辈年纪的男人逗,笑他这个年纪的发育。
      那种特别羞耻的点,被偷看的她听了个完整。
      他本就害羞,结果事后她见着他,还拍了拍他的肩膀,毫不避讳:“小胖啊,其实没关系的啊。大道无情,反正你们修仙者吧,也不一定找老婆的。”
      
      别看他年纪不大,他知道的可多了!不知羞耻偷看男人就算了,她是觉得他不算男人吗?
      纪湜默默翻了个身——回想起来就更生气了啊!
      
      这时,凉意随着轻柔的手的动作,贴到了他的额头。
      纪湜这才察觉自己在发烧。
      任星正在自言自语:“物理降温不能退热啊,可我又没有退烧药,他会不会烧坏了脑子啊?”
      纪湜:……
      任星:“啊,有了。”
      
      纪湜听到她的话,直觉没啥好事。
      果然,他感觉自己被她拉住了脚,用力往床下拖。
      然后,他的脑袋就一路磕磕碰碰跟地面亲密接触。
      幸好之前他按她的吩咐做了石材地板,不然指不定要被撞成什么样!
      
      就咱俩在,就别装了啊!
      纪湜有点无语,能挡住白悦攻击的修士,拎起他的力量都没有吗?
      他正犹豫要不要开口,他的半个脑袋就被她沉进了水里。
      那瞬间纪湜还以为她要淹死他。可他现在浑身绵软,还真的反抗不了。
      他想要大叫,直到他感觉她用力抱住了他的腿,保持他的倾斜度不往下滑。
      
      任星:“听说你是水灵根,不知道灵根断了用水养你行不行,只能试试了。就算不行,也能降温嘛,我观察过你们修真者,感冒着凉这种小病是绝对不会有的。”
      
      水养也不是这个养法!他又不是草木花精,泡在水里就行了!
      纪湜因为她的话语和行为,疑惑顿起。
      她真的是修士吗?就算是魔修和仙修功法不同,可修炼基础一样吧,不至于点常识都没有。
      
      额头以上浸入水里,地下河的阴冷包裹着纪湜。换了其他人,早就阴邪入体了。
      而纪湜身体对那种阴邪的东西,反而很舒服。阴气在他周身转了一圈,断裂的灵根都有了些修复的变化。
      他的烧自然也渐渐退了。
      
      纪湜敏感地察觉到,白悦或许没有骗他。
      从前也是,他的确更亲近炼器的水,以至于后来父亲为他重塑了水灵根。
      可他也知道,其实当初他更喜欢待在那些修士的坟头山。
      
      是的,从小他就喜欢偏阴气的东西。只是他不敢告诉任何人罢了。
      在他的观念里,尸体和坟头都是属于魔修喜好的。
      当年他不知道,现在他知道原因了。
      
      眼泪顺着他的眼角滑过太阳穴,无声地浸入水中。
      有种无法反抗命运的绝望,从他心底蔓延。
      他该怎么办?他心中失望、愤怒、无助和烦躁夹杂在一起。这一切都让他无所适从。
      
      这时候,他感觉自己似乎往下滑了点。
      很快,任星努力把他拖回去了些。她的手抱得更紧,他的腿都贴上她的胸口了。
      纪湜:好软……
      
      黑暗中,纪湜看着她有些狼狈的轮廓,焦躁的情绪一点点平复下来。
      他就这么看着她,也不说话。
      看她打瞌睡后又手慌脚乱,看她自言自语,看她乐观不变的自我安慰……
      其实她一点也不丑。纪湜心里想。
      至少有她陪着这刻,他是真的这么想的。
      
      纪湜恢复得比任星想象中快。
      几乎是第二天就醒来了,醒来后,他一言不发,脱了自己的衣服,放入地下暗河里使劲洗刷,仿佛要洗掉什么让他难以回首的污渍。
      
      任星也没干涉他,她正在反复敲打键盘,然后——卡文了。
      素材太少,她写不出来啊!
      总不能一直写她怎么处理洞窟里的食材,让自己填饱肚子吧,食材也没那么多种多样呀!
      
      可要让她问纪湜吧,她也问不出口。
      小胖子明显心里多了许多不想被提及的事。他的性格也略微变化。
      过去看着她就冷嘲热讽,现在却麻木地跟在她身侧。
      经常她一转头,就差点被阴恻恻站着的纪湜吓得尖叫。
      
      任星还是第一次看见这孩子这么沉默丧气的样子。就算她不小心把他偶像薛玉笙的画像点燃了,把他爹送他的护身衣认主抢了,都没见他那么低落过。
      
      这样持续了三天后,任星还是没想到怎么跟他交流。好在纪湜自己开口了。
      “你说,我爹真的死了吗?”
      
      愿意主动沟通了,好事情!
      任星动了动手指,点在纪湜的鼻尖。
      “师父对你说的话,你要记着啊,一切皆有可能。”
      
      纪湜依旧低落:“他们说整个龙门山都没了。”
      任星:“可你没有亲眼看见,对吗?中途可以发生的事情太多了,换你你会提前想到我们被他给抓到这里来吗?人的际遇很奇妙的。”
      
      纪湜沉默了一瞬,盯着任星的眼睛问:“如果有一天,我变成比白悦还坏的人……”
      任星一巴掌拍在他头上:“别乱想啊!”
      傻孩子,你还是别作死了,现在人的三观跟着颜值跑,就你这……唉,你要变坏就死定了!
      
      偏偏纪湜对这个问题比较执着:“你也讨厌坏人,是不是?”
      任星给了他一个白眼:“我当然讨厌啊!谁喜欢坏人呢,又不是变态。”
      纪湜:……
      
      但她想了想,又反问:“可就像你爹说的,好与坏怎么定义呢?”
      纪湜:“哪有那么复杂?”
      魔修屠戮生灵,难道还是好的不成?
      
      “我的意思是……这么说吧,就像魔修他们,杀人很多,你们的话来说,邪魔歪道人人得以诛之,对吧?”
      以前纪湜会很直接地赞同。
      现在他稍微心里有点不是滋味,但也点了点头。
      
      任星又问:“那修仙者不杀人吗?或者说他们不杀生吗?哪怕一剑下去,半个山头没了,又或者是为了炼药猎杀灵兽们,难道就没有生命死亡了?”
      纪湜摇头:“我们又不是佛修,万事计较就不用修炼了。”
      任星:“那就对了,同是万物,凭什么人类的命就是命,其他生灵就不是呢?杀人天道不容,杀其他天道就不管吗?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上天从来对万物都是一致无情的。”
      任星:没想到吧!我可是看了很多小说的人,大道理说晕你!
      
      纪湜皱了皱眉,似乎有点懂,又似乎没听明白。
      任星拍了拍他,语重心长:“每个生命都值得尊重。若只以杀人判断好坏,那人类一开始就很傲慢啊。”
      
      纪湜上下打量她:“人类?你不是人?”
      任星:“你才不是人!骂我干嘛?”
      纪湜无语:“我在问你是不是妖族?”
      任星:“如假包换的人,你又想哪里去了。”
      纪湜:“也对,你这种姿色,若是妖族,就太给妖族丢脸了。”
      任星:我还是好想打他怎么办?
      
      纪湜也没继续怼她。
      他话题一转:“可你依旧讨厌坏人。”
      任星:“那也是我定义的坏人,每个人道德标准不同嘛。我认为坏的,哪怕他是美名在外的仙修,我照样觉得坏。我认为不坏的,哪怕他是声名狼藉的魔修,我也不至于讨厌。”
      
      纪湜:“那你判断坏人的标准是什么?”
      任星摸着下巴想了半天,板着手指:“首先不欺负女人吧,色的那种。其次不能无故杀人吧。再者不要伪善白莲花,说一套做一套。最后不要欺负弱小。”
      纪湜:“哦。”
      任星:“你就哦一声,没其他想法了。”
      纪湜:“没有。”
      任星:“你是不是被谁对你做了不可言说的事情,你打算报社啊?”
      纪湜一脸茫然:“啥?不可言说?报社?”
      任星看他表情,松了口气:“没有就好,记着啊,我再教你,任何情况下,都不要放弃自我,如果你都放弃自己了,别人也不会珍惜你。被自己和他人都嫌弃的人,不成为人人喊打喊杀的坏人,他就在这世上没存在感了。人啊,都是因为放弃而先变坏的。”
      
      纪湜仔细回味着她的话,默默地坐在了一旁。
      但任星此时脑中却走向了诡异的思考。
      难道白悦真的对小胖子做了啥不可言说的事?畜牲啊!这么重口味的吗?
      
      不折手段、表里不一的帅哥也讨厌!
      任星想给纪湜补一句,但想想反正他不是帅哥,那就不用有这个烦恼了。
      
      第二天,纪湜不见了踪影。
      任星向来睡得沉,她不确定他又被白悦带走了,还是自己跑出去了。
      直到她试了试外出。
      那一个个充满阴毒之物的洞穴劝退了她。
      好吧,只有第一个可能了。
      
      “小胖子被不知名帅哥又带走后,阿水又过起了自力更生的荒野求生之路。这一次她打算进一步改造住宿环境,比如引水建个浴池,挖坑修个可以冲水的厕所……”
      任星字没打完,笔记本又没电了。这样搞下去,一天一章的日更都保证不了。
      这种地下洞穴就是麻烦,她好想念随时能充电的阳光。
      
      就在任星拉着枯藤把笔记本又吊上半空时,白悦略带讶异地看着纪湜手里的短刀。
      鲜血还没凝固,粘稠的血液滴滴落在脚边。
      纪湜满脸也是飞溅的血迹。
      他刚才提刀站在老魔头前面,一刀割下了对方的脑袋。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