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修真小说是纪实文学

作者:水图灵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4 章

      任星瞥了眼幽然出现在她身旁的白悦,继续编她的草藤。
      白悦:“我断了那小子的灵根。”
      任星眼帘微垂,心里突然有些涩,比起难过,更多的是弱者对命运不能反抗的共情。
      她在神炼门待了三个月,熊孩子虽然讨厌,可他爹是个真好人,平时她跟打扫烧火的弟子们聊天时,知道了纪湜那条灵根的来历后,也无比唏嘘。
      纪湜一定更难过吧,他除了身体上的疼,心灵上的伤恐怕更加刻骨铭心。
      
      任星的手紧了紧,最终却依旧没有搭理白悦。
      白悦居高临下地站在她面前:“你还真沉得住气,既然愿意跟那小子同来,何不顺带帮帮他?”
      
      任星:“我以为你不爱说话。”
      白悦:“看情况。”
      任星:“可你不是已经有答案了吗?”
      
      白悦目光微沉:“我不知你是何方神圣,但你目前既受制约无法随意出手,甘愿被我禁锢在此,那你也该认清自己的形势。”
      任星等他自己把脑补的原因说完,这才放下手中的活,站起来,平静地反问:“你连被禁锢的人都有所求,你又有什么资格来威胁我?”
      
      白悦目光一凝,实质般的杀意恐怖地从上往下压。
      任星感觉到呼吸艰难,可她依旧望着他,淡然轻笑:“你能奈何我?”
      
      她这种态度也是有底气的。最近靠小胖子配合,她基本又摸清了身体一部分情况。
      放西幻世界,她现在就是魔防点满了,什么毒气声波攻击,只要不是拿剑砍她的物理攻击,她绝对不掉半滴血!
      魔修手段阴狠,能哔哔和偷袭就绝对不会正面攻击,她赌的就是白悦没想到拿把刀随便砍砍她!
      
      果然,白悦沉默地盯着任星许久,最终又恢复了冷漠酷男的做派,甩头就走。
      任星暗暗松了口气。还好她心理素质好!这装腔作势的生活不知道要持续多久,若是被发现了,她就真的玩完了。
      所以此时她不能节外生枝。
      
      可洞穴外纪湜的惨叫未绝,任星在白悦的身影就要消失前,冲动的话脱口而出。
      “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的道理,你不懂吗?”
      
      白悦停下来了脚步。
      任星突然想给自己的嘴一巴掌。她有什么资格跟那种修真大佬叫板,嫌死得不够快吗?
      但是,白悦心里比她更添烦躁。身边有个他认为的不知底细的大佬,就像放了一把悬在脖子上的刀。可他本身也是个倔强偏执之人,否则也不会走上这条不归路。
      
      白悦没有回头,继续往前,身影消失在黑暗中。只留有余音冷厉地回荡在这空旷的洞穴之内:“我从不给自己留后路!”
      洞穴又恢复了平静,连小胖子的惨叫声都没了。
      
      嘀嗒的水声都清晰可闻,任星伸手抚摸着那些纪湜努力拼好的石头地板,接连叹气。住处被收拾了一番,光线依旧昏暗,但已经有了焕然一新的感觉。
      可惜的是,收拾的人却不在了。
      
      这种一剑劈山山消失的大佬世界,弱者没生存权啊!
      她还能凭着和这个世界格格不入的古怪,勉强地虚张声势。可纪湜那种要颜值没颜值,要实力没实力的身份,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没了。这就是龙套的命,没人在意,活得卑微。
      如果他不在了,她一个人在这种暗无天日的地方住下去,面对一个不知道何时发飙的变态帅哥,不知道她会不会疯啊。
      任星没有哪一刻,像现在这样想念小胖子。
      可怎么想,她脑子里都没有什么好画面。
      
      任星在脑海里勾勒出纪湜怎么被白悦虐死的无数个场面时,白悦正把纪湜拎起,踩着夜间的轻雾,御风而行,到了平乐城的上空。
      
      纪湜自从灵根断绝,身体诡异的比之前又胖了一圈。肚子就像鼓起来的气球,涨得满满的。
      他埋头看着下方小如指甲盖的建筑,知道自己若是掉下去就死定了。
      
      白悦瞧着他的脸色,冷笑:“我把你扔下去怎么样。”
      纪湜没有说话。
      白悦:“别像仇敌似的瞪我,实话告诉你,这个世界上除了我,没有第二个人能帮你解决体质问题。”
      纪湜偏过脸,不搭理。
      
      白悦的目光冷了几分,甩手将他丢下。
      突然失重下落,纪湜差点叫出声,可就在他要落地的瞬间,白悦又抓住了他的领口。
      纪湜像只四脚王八似的,脸朝下悬趴在半空。他急促喘着,心跳如擂,手脚颤抖。
      
      白悦哼了声:“就这点出息。”
      纪湜红了眼眶,却也说不出话来。
      白悦带着他,一步步走入了一户庭院。
      庭院似乎是修士的住所,半月圆弧的院门,被白悦触及时,弹出了一道禁制。
      可没等禁制发出警报,白悦就双指并拢,用指尖一缕黑雾单手,画了个墨色圆弧,将禁制图案凝在了半空。
      
      这种高深的又随心所欲的阵法,看得纪湜瞪大了眼。
      白悦瞥了纪湜一眼:“这点小伎俩都要惊讶,往后让你长见识的地方还多。”
      纪湜终于忍不住开口:“你到底想干什么?”
      
      在他们面前,是一处后院的厢房。雕花的窗棱里,男人的笑声和女人的哭声形成鲜明对比。
      尖叫的女声听起来还很稚嫩,微微的血腥萦绕在四周。
      
      白悦在院里的石凳坐下,把纪湜丢在脚边,纪湜想要爬起来,他就踩着小胖子的脖颈,逼着小胖子继续趴着。
      然后,他才悠悠地说道:“你先答我,修仙者,除魔卫道为己任,是与不是?”
      
      纪湜一口吐出嘴里的泥块:“有屁就放!”
      白悦嗤笑:“平乐城在五十六溪洞的山脉入口,这里可是魔修的聚集地。”
      纪湜:“所以呢?”
      白悦:“带你来看他们怎么杀人,怎么玩弄人。”
      纪湜忍不住骂了句脏,又被白悦一脚踩进了土里。小胖子的身体就像陷入土中的蒜头,只留半截白色在外面。
      
      “这个院子的主人,人称海棠花主。他当年还是凡人时,最爱女人,特别是小女孩。为此他散尽家产,寻到了入魔之途,只为享尽美色。虽然资质甚差,但好歹在老翁之年得了道。如今他也算一方小势力,每日这个时辰,便有数百的女童送到这里……”
      白悦讲到这里,顿了顿,拉住纪湜的头发,逼他看向房间内:“一树梨花压海棠,你不想瞧瞧那些孩子的下场?”
      
      纪湜从小在龙门山长大,周围门派虽小,可都是修仙之人。最大的争执莫过于谁又采了对方宗门的灵草或者抢了别人宗派看好的徒弟。
      这等阴狠之事,他从未听闻,难以想象。
      白悦瞧着纪湜的表情,手腕微微用力,小胖子的身躯就直冲冲地撞进了房间。
      
      纪湜落入房中,浓郁的血腥味道和白花花的小姑娘,看得他心惊肉跳。奄奄一息的小女孩的手臂无力地搭上他的脚腕,气若游丝的声音飘进他的耳中。
      “哥哥……救救我……”
      纪湜被那种惨状惊得不敢动弹,眼睁睁地看着眼前的孩子断气。残忍的场面冲击,让他的太阳穴都隐隐作痛。
      干枯瘦小的老魔头,对闯入者并不在意。他神识一扫,就知道对方跟自己的差距。他连衣服都懒得穿,就这样阴恻恻地盯着纪湜:“敢坏我好事,小子,算你有种。”
      
      纪湜从内心涌出深深厌恶,他咬了咬牙:“你还是人吗!”
      老魔头笑了起来:“人算什么东西!”
      纪湜:“她们都还是孩子!”
      老魔头嘲讽地瞧着他,像是在看一个白痴:“所以她们才嫩啊,皮肉入肚,就是世间最甘甜的美味。”
      他就这样当着纪湜的面,拉起了一条如玉的小藕节胳膊,嚣张地咬了口肉,活生生地吃给纪湜看。
      
      纪湜只觉得一股难以抑制的怒意冲上脑袋,他挥动手臂,想要攻击对方,可一用力,身躯里的经脉就钻心地疼。他甚至才撑着站起来,就又自己摔倒在地。
      他没有灵根了,现在的他跟受了重伤的凡人无异。
      老魔头愣了一下,笑了起来:“我还以为你是闯进来的,结果不知道是哪位好友投送来的细皮嫩肉的小修士。”
      
      在老魔头的大笑中,一双干枯的手狠狠地抓向纪湜的天灵盖,纪湜闭上了眼。
      黑暗中,他似乎回想起任星在神炼门的时候说过的一句话。
      “力量为尊的世界,弱者灰飞烟灭就是瞬间的事情,没人记得他们,是不是很可怜啊?”
      纪湜在心中想,是啊,可他能怎么办呢?
      
      老魔头的手指,最终停在了纪湜的鼻梁前。
      白悦黑衣如墨,步伐嚣张地走了进来。石墙木窗在他行走的劲风下,碎裂成渣。
      老魔头不知道被什么力量束缚着,动弹不得,动作凝滞地僵在原地。至少以纪湜的眼力是看不出那种力量的。
      
      “您?是您?怎么会?我与您无冤无仇……”老魔头似乎很惧怕白悦,没等白悦说话就开始求饶,“只要您放了我,您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您。”
      
      白悦的目光在周围微微顿了下,最后一个女童的气息断绝了。他目光不带任何情绪,低低地说:“我要的很简单。”
      老魔头:“您说,您说!”
      白悦冷嘲地抬眼:“你的命。”
      
      老魔头顿时变了脸色。
      白悦却随手丢给纪湜一把骷髅纹路的短刀:“去吧,杀了他。”
      
      纪湜双手握住刀:“你要我杀人?”
      白悦:“他自己都说自己不是人了,你还当他是人?”
      纪湜:“……”
      
      白悦见纪湜没有动,微微眯了眼:“你们不是讲究除魔卫道吗?这种垃圾还不杀?”
      纪湜捏紧了刀,往前走了两步。
      白悦才舒展了眉头,却见纪湜把短刀又塞回给他。
      “我不杀。”
      
      白悦呵呵了声:“你觉得自己很高尚?”
      纪湜忍着身体的伤痛,抬眼正视对方:“我只做我想做的,我没兴趣杀这个人。”
      
      白悦不是个耐心很好的人:“你到底做不做?”
      纪湜也倔:“不做!我不高尚,也不伟大,他是否作恶,与我何干?我爹说过,善恶自有天道收,我们没资格代替大道去审判他人。”
      白悦气笑了:“伪善!”
      纪湜:“随你怎么说!”
      
      白悦:“既然天道会安排一切,你神炼门的灭门之仇,你也不想报了?”
      纪湜呼吸一窒。
      白悦随手挖了老魔头的丹田,从中扯出一颗血淋淋的绿色金丹:“那个凶手,你也不想审判?”
      
      纪湜:“那和这件事无关!”
      白悦:“当然有关!你学不会杀戮,你永远都是个废物,你如何报仇?”
      纪湜:“我去报仇跟我是否成功报仇是两回事,哪怕我是个废物,我该做的事情我也会去做!但我不想做的,谁都别想逼着我做!”
      
      白悦没想到这小胖子比想象中更为固执。
      他一怒之下,毁了整个庭院,再次将纪湜丢回了洞窟,一脚踩在纪湜的脸上:“臭小子,我在教你修炼,你怎么就不懂!”
      纪湜:“不要假惺惺的,你抽了我的灵根,我还修炼个屁!”
      
      白悦:“那种虚假东西,对你无益。”
      纪湜憋着眼泪:“我爹一辈子的心血,你凭什么说无意义!”
      
      白悦:“水灵根是吧?还专门采集了阴魔之地的九叶凝露草,增加其阴寒属性,你就不好奇,为什么你的灵根药材,得从阴魔之地出吗?”
      纪湜:“禁地的药材质量最好!”
      白悦冷笑了两声:“愚蠢,那是因为你是少有的九转阴魔体。”
      
      纪湜听这名字就觉得不是什么好东西,但他肯定不会相信一个魔修之话。
      “你就编,我看你还能编什么!”
      白悦:“你不相信?你只要随便去一个大宗派,问问你从前那些药材的功用便知。你爹一个小门派的没有见识,但他一定发现了什么,才会给你用那种药物。”
      
      纪湜:“你胡说!你骗人!”
      白悦:“你试试不就知道了。九转阴魔体,九死九生后,方见真身。”
      纪湜看着白悦提的刀靠近,不断后退:“你要杀我?”
      
      白悦:“我说过了,你必须学会杀戮。”
      纪湜:“……”
      白悦:“你根本不知道你这种体质的可怕。只要你杀遍这个世界的生灵,吸血取魂,凝炼阴魔灵根,当阴魔灵根成形后,它会在你神识里结印,那时你的肉身会经历一死,死后重塑,循环往复,直至九印合一,你的力量会超越所有!”
      
      只听白悦的残忍形容,纪湜就几乎快要崩溃:“不,你骗人!你想要我跟你一样做魔修!”
      白悦:“我当然想要,我的复仇太慢了。我用了二百五十年,也斗不过上清宗一个长老,我怎么灭他们满门!”
      纪湜:“那跟我没关系!”
      白悦:“我没见着你,那就没关系,可我遇见了,你就得按照我的规划,乖乖去做!”
      
      白悦伸手,五指一收,洞窟角落里还躺着的老魔头残躯就被吸了过来。他掐住老魔头的脖子,将刀塞进纪湜手里:“杀了他!”
      纪湜望着满脸是血、挣扎无力的老魔头,咬紧了牙:“我不要!”
      
      “动手!你杀戮越多,阴魔灵根成形越快,你必须喜欢杀人!”
      “我不要!我不要做魔修!我不要杀人!”
      
      小胖子抗拒地大喊,他后退几步,咚地一声倒地,晕了过去。
      白悦立刻用神识探查其身体,然后微微皱眉。纪湜竟是精神消耗过度而晕倒。
      “真没出息!”
      
      如果不是阴狠杀意必须从小胖子内心而起,白悦真想捏着小胖子的手,帮他把那老魔头宰了。
      但所有九转体都不能被外力干涉,否则根基不稳,重塑生命之时会直接消散。
      
      白悦觉得上天就像在给自己开玩笑,他天赋已算极高,不到三百年,就能跟千年修炼的老不死相拼斗。可他就算天赋再高,也赶不上九转体的修炼速度。
      就像那银雪城的薛玉笙,九转剑体,只用十年,就可以把一个天榜排名五十开外的三流门派,一步步送到天榜前二十名中。
      何况这小胖子还是九转体中的极品,万年前只出现过一次。那一次的九转阴魔体差点毁了修真界,修仙修魔者联合起来才将其灭杀,足见其可怕。
      就连白悦知道这件事,也是当年付出了极大的代价,他敢肯定,这个世间在那次的灾劫后,只为数不多的人知晓这个秘密。
      
      他为了这个秘密,失去了太多。
      以至于真正见到纪湜的瞬间,他自己都不敢相信,世间真的会再次出现九转阴魔体。他才会花费数十天时间,去往老地方求证。
      
      再次见到纪湜,他已经肯定了这个结果。
      带纪湜入魔道,会有什么后果,他当然知道。
      但白悦不在乎,只要能报仇,毁了这个世界又如何。
      
      可偏偏固执小胖子并不按照他的想法转变。
      白悦怒气攻心,伤势复发,一口黑血吐了出来。
      但他又不能继续对纪湜出手,他知道再逼下去,纪湜若是扛不住精神崩溃了,什么九转体都没用。
      魔修必须得有执念,为复仇也好,为女人也好,为杀戮快意也好……总得有一样。
      可他不知道怎么让这个连灭门之仇都想得开的废材生出什么执念。
      
      最后,满肚子火气的他只能把软如烂泥的小胖子丢给了任星。
      “我也想明白了,你留在这里的目的恐怕就是他。虽然我不知道你想利用他做什么,但他若是废了,咱俩都是镜花水月一场,你看着办吧!”
      白悦丢下这句话,直接带着老魔头远去,折磨老魔头泄愤去了。
      
      留下任星一脸懵逼地看着地上毫无动静的纪湜。
      虽然小胖子活着回来了,这让任星挺高兴吧,但是……
      任星:大哥你想明白了,我不明白啊,谁来给我解释一下,到底发生了什么?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