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修真小说是纪实文学

作者:水图灵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6 章

      任星的脑子里总是充满着些乱七八糟的念头。
      她会在赶不上公交车,正在努力飞奔时想,别放弃追求,人生的道路要一直充满追逐才有意义。不要停下脚步,只要坚持,就一定能收获成果!
      然后,提着大小包在路上狂奔的她,终于追上了前面的目标公交车。
      坐下那刻她才会想,不就追个车嘛!
      
      她也会在秋风落叶的天气,看见一只鸟从头顶飞过时想,为什么它都有目标前行,而她只能碌碌无为地呆立在原地,最后跟落叶同样宿命,在时光里枯萎。
      悲伤来得莫名其妙,眼泪过后她才会想,不就一只鸟嘛!
      
      乐观和悲观同时交织在她身上,说不准哪一种会占上风。
      至少这一刻,她虽然心里大叫救命,但却是乐观占上风的。
      她摸了摸手腕上化为银环的笔记本电脑。白悦的攻击都能抵挡住的东西,会保佑她吧!
      
      思绪间,黑雾里的手已经攻击到她的面门。任星抬手挡,刺眼的银光闪过,黑雾砰然碎裂!
      反冲力将她推离地面,撞向天花板,又重重地砸到楼板上。
      任星在昏迷前想,果然物理攻击要命,她不会脑震荡变成傻子吧!
      
      黑雾洒落在地上的碎片,在她昏迷后却慢慢蠕动,粘合在一起。
      老妇的脸逐渐成形,当她动作有凝滞时,她立刻张大了口,黑洞般的嘴巴瞬间把滑落地上的杂事弟子血肉吸干,在半瘪的人皮骨骼中重新站起来。
      
      当她的脚长出,她就这样赤着全身,步步走向任星身边。
      “看起来你果然有古怪,我要把你带回去献给我主。”
      她一手抓向天风琴,一手抓向任星。
      就在她手指快触碰到任星胸口时,狂风又在瞬间平地而起。
      
      “喔?筑基的小子还活着?”老妇舔了舔嘴唇,“这种天赋可是上好的补品。”
      她身形一动,就出现在第二层,入眼就看见灵气引起的狂风气旋中心,一颗飞速旋转的火焰石被黑色符篆印满,散发出让她本能感觉危险的气息。
      
      “这是什么东西?”她忍不住后退了两步。
      魔气不像魔气,灵气不像灵气。她只感觉到邪异,虽然她是魔修喜好邪气,但这种邪异却让她不舒服。
      
      老妇在风中又退后两步:“你不是仙修……”
      然后,她不能动弹了。
      她眼睁睁地看着地上的少年睁开了眼睛。
      他双目血色,目光漠然。
      火焰石化为一道流光,钻入他的识海。
      狂风戛然而止,他开口第一句话:“你要把她带走?”
      
      老妇试图挣扎,可她找不到任何封锁自己的力量。她仿佛陷入一种幻境,意识清醒,可身体却不受控制。
      她看着少年坐在落地的宽大外袍里,赤着上身抬起了手。
      
      他的身板单薄纤细,有少年人的青涩稚嫩。他的手臂修长但并无太多肌肉,五根手指缓慢张开也无力度。
      可老妇开始感觉到自己的魔元不受控制的被吸走了。
      不,她已经爆体,再失去力量她就无法重聚身体了!
      
      她身体里好像有根弦崩断了,但也因此能尖叫出声:“放我走!你要什么我都给你!”
      少年的脸清秀稚嫩,脸上是无动于衷的漠然,红色眼眸微微扫过楼梯口,他五指骤然一收。
      老妇的尖叫声没了。她化为无数条黑线,融入了他的身体。千年修为,爆了一半,剩余的力量都悄无声息地转给了他。
      
      纪湜感受着体内不断提升的真元储量,越发清晰地体验到白悦讲的那种快感。
      修真者每一步修炼,都艰难困苦,魔修算是走捷径,也要付出很多代价。
      而他却可以轻而易举地夺取别人的一切力量,化为灵气为自己所用。每一个死在他手里的人,都会成为他的养分。只要他杀的越多,他的力量会越强。
      他唯一付出的是力量融合时,灵气对身体的锤炼。
      
      如今他的身体就像是一块上好的炼器材料。庞大的体积被灵气反复锤炼敲打,身体将更为坚实凝炼。
      当他恢复本该有的体格,就是被锤炼到这个境界的极致。
      
      从小到大,纪湜还是第一次看见自己不那么胖的手臂和手指。
      他抬起手臂,五指弯曲,能很清楚看见手背上的青筋。
      
      事实就是这么讽刺。他的平静生活是假象,连身体都是个假象,此刻他连自己的生活记忆是不是假象都有所怀疑。
      他阴暗地想,父亲那种正直无私的人,怎么可能生出他这种小魔头体质。他这种夺取他人生机为自己服务的妖邪,就该从恶灵九渊诞生。
      
      在他识海悬浮的火焰石散发出阵阵黑气,自我否定让他体内力量有些暴躁涌动。
      
      楼下传来细微的闷哼。
      纪湜眸色微动,焦躁情绪诡异地平复了。他拎起宽大不合身的衣服搭在肩头,缓步走下了楼。
      任星非常没有形象的,四仰八叉地仰面倒地。她皱着眉头,脑袋微微摆动,眼皮下的眼球快速地转动,似乎马上就要醒来。
      
      纪湜在她身边坐下,也没看她,就这么安静地坐着。
      他想,没人能把她从他身边带走。
      可留着这傻子做什么,他也没想好。他连自己怎么结印成功的都不知道。更不要说去明白他那些对她嫌弃的情绪里,无法根除的诡异占有欲。
      
      任星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缝时,入眼便是少年光洁挺拔的笔直后背。
      她的视野还有些朦胧,只隐约看见他回头的轮廓。
      似乎是个小帅哥,重点是他没穿衣服啊!
      
      任星意识清醒起来,她猛地睁开眼,正对上他沉默瞧她的视线。
      她微微抬手,打了个招呼:“嗨。”
      对方皱眉。
      她揉着脑袋坐起来,视线不由自主落在人家紧窄腰腹的腹肌上:“你哪位?”
      对方的表情好像更生气了。
      
      修真界可别以外貌年龄论大小,说不定人家是个童颜大佬!
      任星赶紧检讨自己的轻浮,双手合十,郑重道:“看起来那个魔修没找我麻烦了,是您救了我吗?太感谢了!”
      却听他问:“你要怎么谢我?”
      
      任星嘴快地接了句:“以身相许怎么样?”
      对方愣住了。
      她赶紧抽了自己一嘴巴:“我说着玩的!”
      却不料他突然单手撑地,俯身靠近她,差点亲到她额头。
      好在任星机敏闪开,没让他得逞。
      任星:“打住!我都说是说着玩了,是我嘴快我不好!”
      “可我当真了。”
      
      任星哑然,不知道怎么回答时,熟悉的金光从天而降。
      她看着那少年双手撑地,凌空快速翻了身,险险地避开了金光。
      却不料金光一分二,二分四,瞬间炸开数道光芒,从不同角度抵住了少年的要害。
      
      白奕禛从天而降,他青色阴阳双鱼的发带还染着血,歪斜地垮在额间,衣摆也有些破损,看起来略显狼狈。
      他气息也有些不稳,但神识扫过脚边地上化为骨肉皮的杂事弟子、塔楼前倒地昏迷的杂事弟子们,他的脸上多了冷意。
      “何方妖邪?伤我弟子!”
      
      任星眼见白奕禛误会,心里奇怪他不认识。但鉴于看客的公平视角,她立刻开口:“其实不是他杀的,有个女魔修,刚才还在这……”
      白奕禛:“你亲眼所见她杀人?”
      任星诚实回答:“没有,但刚才就我和她……”
      白奕禛:“那他呢?”
      任星:“我不知道。”
      白奕禛:“不知道你说什么不是他?”
      任星:“额,这个……”
      白奕禛:“你可知他身上的魔气深重?”
      任星:“我……”
      白奕禛:“魔修多变,你又怎知那女魔修不是他变幻而来?”
      
      任星:您老好杠精啊!
      但让她想象刚刚那个动不动就厉鬼叫的老妇,突然眸色深邃地俯身要亲她,怎么想都诡异得背后发寒好吗?
      
      好吧,他说得也有道理。任星承认自己被美色迷了眼,对方没有攻击她,她第一时间就判定为友方了。
      于是,她摊手做了个请:“那您随意问,我不多嘴。”
      
      因任星的沉默,纪湜胸中立刻涌出股戾气,眸色一红,隐有凶气。
      白奕禛立刻将任星护在身后,根本不多废话,双指一并:“诛邪!”
      悬浮的金光化为剑光,直插纪湜心口。
      
      纪湜横手一挡,剑光刺在他身上,发出金石交错的闷响。
      他自己都诧异了一下。
      
      白奕禛表情凝重,他没想到这个境界筑基期的魔修,身体居然如此坚硬!
      按理说这个境界的魔修连山门都入不了,他应该是被天风琴所伤,爆体重塑才低了境界。可重塑的身体怎么这么坚硬?
      他心里有种诡异感,思绪一动间,手里已经变幻了多个法决:“止水!”
      
      止水剑破空而出,纪湜感觉到其上诛邪的杀意,接连几个纵跃,跳往空中。
      任星双眼一捂,空中衣果奔啊!
      
      可纪湜到底还是没能逃开。
      白奕禛高他数个境界,他体质再好,也不过才筑基,几乎毫无反抗之力的被止水一剑贯胸,血溅半空。
      
      任星愣在原地,莫名有些不忍:“您不听他解释吗?”
      上来就动手杀死,是不是太武断了。
      白奕禛不为所动:“上清宗除魔卫道,无需解释。”
      他话音刚落,空中纪湜就被剑气爆体,化为一团血雾。
      
      任星转过了头。
      白奕禛看了她一眼:“魔修最善蛊惑人心,你以后便知。听得越多,你越没有下手的可能。你的片刻无用善意,对得起那些无辜死去的人吗?”
      
      任星的目光落在刚刚还一起闲聊的杂事弟子的骨肉皮上。
      一个鲜活的人没了。
      还有些她不知名的人,也爆体在塔楼金光护罩上。
      生命在绝对力量面前,渺小得不值一提。
      任星心里涌出一股同命相连的悲哀。
      
      白奕禛走到柱子边,伸手按住柱子:“塔灵受损,没有三五年恐怕无法醒来。刚才多亏它琴音相助,天风琴多年未响,难为他了,都是我的疏忽……”
      
      任星努力指了指自己:“我弹的,是我。”
      白奕禛猛地转身:“你说什么?”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推荐作者朋友的文
    剧情升级流搞笑文,非常沙雕,十多万字,很肥可入坑
    作者:琨冈
    《九死难升[修真]》
    简介:
    洛水青以为自己穿到看过的修仙故事里,就算是当女配,她手握剧情线也分分钟傍上大腿,苟上人生巅峰!
    等等,被海怪叼、被大神打、被怪鸟喷、被朋友坑……她都忍了,反正打不过!丹田被碎就过分了啊,不能修炼是想我死?!
    洛水青早发现了,不管社畜的人生多么心酸,总有人能把生活活成段子,而她,踩过修仙路上遍地坑,她终于活成了修仙界的沙雕传说……
    不过,那边那位,你看我笑话够多了吧,还不走?
    那边那位:“我想追个连载。”
    ————————
    路人甲:我修仙可废灵石了,道友呢?
    路人乙:我修仙还废灵草呢,道友呢?
    洛水青:我跟你们不太一样,我废命……
    ——————
    其他人在生死边缘横跳完:“太好了!又进阶了!”
    洛水青挣扎逃离生死边缘:“太好了!又活下来了!”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