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修真小说是纪实文学

作者:水图灵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4 章

      任星靠在扶栏边,笔记本电脑放在腿上,她望着远处尽收眼底的各个悬浮山峰,手里一刻没停的打字。
      
      “那个头发稀少、脾气暴躁的大叔,乃百香峰峰主,阿水不知道他那种性格怎么没有变成‘疯主’的,性格恶劣得就像她打工时候遇见的人渣领导,一言不合就拿文件砸她脸上。
      小胖或许今天就要折在他手里了……”
      
      敲到这里,任星感慨了一下。
      她再次看向八角塔楼的回旋楼梯,纪湜还是没有下来。
      要知道连聒噪的周文彬在一刻钟前,都被人领走了。
      现在整个塔楼里,大概只剩下她和纪湜。
      
      入门考核说难也难,说简单它的确流程不复杂。
      在进山门前淘汰了大部分人之后,这八角塔楼就完成剩余三关的测试。
      塔楼三层,每一层都是一次考验。
      
      任星转头跟八角塔楼打扫的杂事弟子闲聊:“这三层小楼只有那三种测试吗?”
      杂事弟子:“啊?你在跟我说话?”
      任星:“不然呢?”
      杂事弟子:“可我没经过入门考核。”
      任星:“那你怎么来的?”
      杂事弟子:“只要持有天榜令,就算没选上,我们也有留下来的机会。我就是二十年前进来的,至于你们考什么,我们不清楚。”
      
      得不到答案,任星又只能坐着码字等待。
      怎么都觉得韩业枫把纪湜留在最后,一定做了什么,可她又不能转头走回去了。
      她试过,下来到一楼后,再上去除非像白奕禛他们御剑飞行。
      
      韩业枫也皱着眉,看着水镜里的纪湜。
      考核三关,第一关永远都是百香峰在负责,因为第一关是斩执念,能让修为低下的修士不被幻境所伤的,只有百香峰的迷迭香。
      几乎每个走下塔楼的修士,都破开过幻境,看透自己执念的虚妄。
      而他只是把纪湜留在最后,增加了迷迭香的剂量,试图给他制造更多的执念罢了。
      他只是想看小辈吃瘪的可怜样,可现在……
      
      男修们最喜欢的名利执念,被纪湜揍了。他看着那坐在帝王席位上得瑟的自己,表情羞恼地把帝王自己打了。
      男修们又很喜欢的女色执念,被纪湜捆起来了。他看着那些白花花的幻境女子,扯了八角塔楼的窗帘,将人全部给裹起来。
      还有男修们爱的财富执念……好吧,这方面纪湜似乎犹豫了一下,但最后他对着满屋的奇珍异宝没什么反应。
      ……
      
      世间人执着的名利财富女人,他一个都不要。韩业枫又探知他天榜令中的信息,十四岁的冰系单灵根,练气十三层,这种天赋都快赶上当初的大师兄白奕禛了。
      按理说,韩业枫该放人了。
      可他反而警惕起来。
      
      白奕禛清冷无欲,因他从小修习无情剑道,至小就斩执念,这能说得过去。
      可这小胖子,之前还跟他师父打架,咬人,小小年纪性格桀骜不羁,怎么看也不是那种无欲无求的人。
      迷迭香生的是世间幻影,并非修士心中所念。
      如果他心里本就起了执念……
      韩业枫目光冷了冷,那他刚才的气话可不是闹着玩的。
      
      一个单灵根的修士入了魔会有多可怕。
      当初白悦……
      算了,韩业枫自动把那个自己看不上的叛徒身影给赶出脑海。
      他从怀里拿出一个赤色小瓶。
      
      时辰快要到了,如果没有证据,他再没有理由扣着纪湜不放人走。
      他心中担忧,是与不是,一探便知。
      韩业枫打算违规一次,用引魔香查看纪湜的内心之欲。
      
      引魔香顾名思义,极有可能让修士生出心魔。一旦用了,很可能就毁了一个无辜的修士。
      纪湜还这么年轻,一切皆有可能的时候。
      韩业枫揣着瓶子,手无声地收紧,在打开和收回间徘徊了起来。
      
      纪湜现在也很烦躁。
      他毕竟还年轻,心境上不如成年修士稳重。哪怕被白悦折腾过,可魔修手段跟仙修大有不同。
      仙修最讲究磨练心性。折腾起来就像老婆婆的裹脚布。就这一层幻境,他仿佛永远也走不过去。
      
      一个场景结束,又一个场景开始。
      而且每个幻境他都能看见任星在得瑟!
      
      幻境是皇帝自己的时候,他背后打扇子的宫女就是任星,她好像看不起他似的,还故意拿胸贴近皇帝诱惑,然后对他吐舌头。
      他一怒之下把皇帝自己揍了。
      
      幻境多是女人的时候,窗口边就坐着任星,她拿着那个古怪的法器,眼巴巴地等着他的行动,好像要做现场记录似的。
      他怎么可能让她称心如意!
      
      幻境是财富的时候,任星比较听话。她难得露出讨好的笑,想要他手里的灵石。那表情就像他随便丢给她百万灵石后,她双眼里仿佛都有星星。
      他最后还是没给她。爹把他托付给她,爹给的钱可以给她,但其他人给的就算了!
      
      幻境变化万千,他总是看见任星。
      可幻境消散那刻,她又不在身边。
      修真不是游戏。她一个普通人,能不能顺利出去,又会不会遇到麻烦?
      纪湜的担心变成了忧虑,忧虑转成了焦躁,焦躁渐渐地升华成了暴躁……
      
      就在这时,他一直以来感觉的境界界线突然松了。
      天地灵气以他为中心,疯狂地流转,然后如龙吸水,尽数钻入他的体内。
      纪湜茫然又诧异,他莫名其妙开始筑基!
      
      韩业枫也惊了一下,他还没动手,这孩子怎么冥想着,突然就突破了?
      而且这灵气的量也太大了吧?他身体吃得消?
      他收起引魔香,正要去查看纪湜的状态。
      突然山中响起了急促的钟声。
      
      韩业枫作为峰主,对那钟声节奏不陌生。
      魔修入侵?
      他两难地扫了纪湜一眼,又用神识扫过报警声处,最后他果断地放弃了纪湜,身形划为一条白线,往报警处飞去。
      
      任星只觉得平地起了狂风,力量之强,差点没把她整个掀飞。
      幸好她被卷起来时,使劲抱住了栏杆。她的腿就仿佛被人拉扯着,直往天空而去。
      在风中凌乱的她,好不容易看见韩业枫跳下塔楼的身影。她还没来得及喊个救命,对方就踩着飞剑瞬间消失。
      
      四周回荡的钟声,嗡嗡闷响,越来越急促。
      任星咬着牙,双臂用力,身体慢慢地移动,一点点靠近扶栏。
      待到狂风间歇,她身体稍微落地,她立刻扯下腰带,把自己的腿紧紧地捆在扶栏上。
      然后她在风中大喊:“救命啊——有没有人——救命!”
      
      杂事弟子在风中艰难地靠近了任星。
      “你抓住我的手——”
      任星:“啊?听不见!”
      杂事弟子喊道:“抓住我的手!”
      
      任星这回听明白了,她伸出了胳膊,一把拉住了杂事弟子的手。
      杂事弟子将她拉到地面,立刻甩出乾坤袋里的一件粗糙法器。
      一道透明的罩子将两人罩住,罩子里的一切都平息了。
      
      任星:“厉害了,我还以为你就扫地的呢。”
      杂事弟子:“好说好说,在修仙门派谁没点家底呢,我这御风罩还是上次干活勤快,外事长老送的呢。”
      任星:“你说平地怎么起这么大的风啊?”
      杂事弟子:“有魔修入侵吧。”
      
      任星仔细地打量这张丢人群里都找不到特征的脸。她难以置信地问:“魔修来了你不怕啊?”
      杂事弟子自豪地说:“没什么好怕的,他们敢入上清宗的门,不用各位长老出手,那些师兄师姐们都可以把他们瞬间灭杀!”
      
      任星:说得好像自己的功绩似的。
      不过她也理解,在这种大门派,哪怕自己再平庸,能进来就已经是万人之上,看着众多的优秀同门,别人的实力也能给自己贴金。
      像这种修真小说里字里行间都翻不到的小人物,他们的一生没有那么多的波澜壮阔,可此刻也是鲜活的。
      
      任星忍不住跟人套近乎:“如果我没能入门,被赶出去丢在晋城,到时候能不能留你个联系方式,咱们一起做点买卖啊?”
      杂事弟子:“啊?我们不能拿宗派的资源。”
      任星:“不用不用,你在这小世界里,随便摘一株草,捡一块石头就行,到时候我会去包装。赚了灵石给你分啊。”
      杂事弟子性格淳朴,虽然不太明白,但他对任星这张笑起来人畜无害的脸有好感。那是她身上自带的天然亲和力。
      于是杂事弟子拿出一块灵简,放进了任星掌心:“我叫贾仁。认识一场,如果你被选中成为弟子,以后多多照顾我啊。”
      
      任星点了点头,把灵简收进乾坤袋。
      她看着没有停止的风:“怎么只刮风不见人啊,魔修在哪里啊?”
      杂事弟子跟着她望:“不知道啊。”
      
      任星:“你看这边也没有你那些同门,我们找个地方躲躲吧?”
      杂事弟子:“不用,八角塔楼是上清宗最偏僻之处,一般没有人来的。”
      他话音未落,一头猛兽般的黑烟突然穿入透明罩,不偏不倚地扎入他的肩头。一切发生得太快,让人猝不及防。贾仁就这样被黑烟钉在了柱子上,双脚不断乱蹬。
      
      任星隔了不到十公分距离,侥幸错开了黑烟的攻击。
      幽幽的声音由远及近:“交出天风琴,我就放过你这楼,如何?”
      
      一个佝偻的老者身形在任星身边显现,冷冰冰地开口:“这不是尔等邪魔能踏足之地,滚!”
      任星没被那攻击吓到,反而被这如鬼魅般的老人给吓了一跳。
      她差点惊叫,被老头不耐烦地瞪了一眼,她又立刻乖乖地闭嘴。
      
      那幽幽声笑了起来:“你不过一介塔灵,还能阻我不成?”
      狂风中一双巨大的手往塔楼压了下来。
      可稍后就有井喷似的焰光冲天而起,伴随着一声惨叫,一团黑雾被逼退。
      
      狂风也渐渐小了。
      老人沉闷地望了眼楼上,皱了皱眉。
      就在这时,黑雾里露出了一条女人的美腿。
      那只腿纤细白嫩,带着玉石般的诱惑光泽,脚裸的位置,一串骷髅的小铃铛微微晃动,显露出主人的漫不经心。
      “是我小看你了,不过低阶生灵,但活了上万年也能老成精。”
      一只手又从黑雾里伸出,伴随着手出来的,还有一把黑色玉石琵琶。
      “楼上似乎有弟子正在突破,若是我在这关键时刻,让他分心如何?”
      
      染着红蔻的手指,轻轻一拨,如鬼魂嘶吼的杂音就传了过来。
      老人板着的脸顿时抽搐了一下。
      而杂事弟子表现更为直接,他的手臂某处直接鼓起一个脓包,在惨叫声中,他的手臂被不知名的力量扭曲。
      
      “我只要天风琴,这楼中之人的性命我无所谓。你这塔灵识相就把琴交给我。如果你要期盼你们代宗主或者几大峰主过来,恐怕他们此刻也无暇分心至此。没等他们来,你们早就化为灰烬,那琴自然就是我的了。”
      说话间,那双夺命的美手再次拨动了琴弦。
      
      老人喉结滚了滚,一口血差点没喷出来。
      这回杂事弟子更惨,一双腿都如麻花般扭曲在一起。
      而周围的狂风终于在这个时候停了。
      
      “似乎突破失败了呢?”幽幽的声音低笑,透出一股幸灾乐祸。
      却不料,此刻传来一声怒骂:“你不会弹琴就别弹!鬼哭狼嚎似的,噪音污染知不知道!”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