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修真小说是纪实文学

作者:水图灵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1 章

      任星带着纪湜趴在听风楼的顶层的栏杆上,不住地叹气:“你说它一个大客栈的顶级套房吧,我不求它奢华得金碧辉煌,至少也得让人觉得性比价不错吧?可你瞧,就这?”
      
      纪湜顺着她的目光打量四周,五角屋檐,艺雅古典,白玉雕栏,灵气涌动。室内一案,一琴,一榻,珠帘垂落,清香缭绕。
      要说这地方差劲吧,其隐约流动的仙灵之气,都跟真正的修仙门派差不多了。
      可他也明白任星感慨的原因。
      呼呼的寒风穿堂而过,这听风顶楼是没有任何墙壁和窗户的,任星缩着脖子就像团狐狸似的,手脚半点都不想露出衣袍之外。
      
      纪湜忍不住白了她一眼:“怕吹风你跑上来干嘛?”
      任星:“带你住最好的楼啊。”
      纪湜没搞明白她的想法:“然后呢?”
      任星快速探出手,拉着他坐到她身边,然后她神秘兮兮地给了他一个袋子。
      “你瞧瞧。”
      
      那是一个极为普通的乾坤袋,暗金色修竹绣纹,白色丝带封住袋口。
      这不是认主的袋子,纪湜很轻松就将神识探入其中,然后看见了里面的灵石。
      纪湜还是不明白:“所以呢?”
      任星:“这里有好几千灵石,你师父我现在也是大款了!有钱先住一次城里最好的房间,以后去了上清宗,估计又得住打杂的房子了。”
      说到最后,她鼻音浓重,打了个喷嚏。
      
      纪湜一把将她拖起来:“行了,去找个合适住处,吹不了冷风你逞什么能?”
      任星有点舍不得:“就这么走了?这里我花了一百块灵石……”
      纪湜:“一百块不算什么。”
      他从怀里摸出一个精致小袋,丢给任星:“这里有三百万,你喜欢就拿着。”
      
      “多少?!”
      “三百万。”
      任星一把揪住纪湜的衣领:“你从哪里抢来这么多?”
      纪湜一把扯住她的脸,使劲拉了拉:“被你带走前,我爹给的!这种东西我还有七八袋呢!”
      
      任星疼得咬牙切齿,却不由当起了柠檬精。
      按着世界的物价,几千灵石相当于她生活的世界的好几万元了。
      小胖子你原来是个隐形富豪啊!
      神炼门这种小宗门这么有钱的吗?
      
      任星被纪湜不由分说拖下楼,新订了个房间。因为顶层被她包了,今晚不会再给任何人,所以听风楼老板是不退顶层的。
      “黑心!”
      “嗯。”
      “没信誉!”
      “嗯。”
      
      任星骂了两句,却见纪湜靠在房间的软塌上,不多说话,只附和她。
      说起来,他今日比往常都要沉默许多,仿佛又回到了刚被白悦虐的那段时间。
      她被他的目光看得有点不自在:“你盯着我干嘛?”
      
      纪湜:“我看了你整天了。”
      任星:“啊?”
      纪湜:“你从上清宗在晋城的宿仙院出来时,我就已经来这里了。”
      任星:“那你不来找我?”
      纪湜:“你不也没找我吗?”
      
      任星从他话里听出些莫名酸意。她无语地瞪了他一眼:“我不找你你就一直跟着我?”
      纪湜:“我想看你会不会遵守约定。”
      任星一拍桌子:“我像那种不守约的人吗?”
      纪湜呵呵一声,意味不明,对她摊手:“灵石给我。”
      
      任星猛地按住袋子:“你自己给的,我不还你了。”
      纪湜拨开她的手:“我要你那袋。”
      “啊?”任星看着他从她怀里把那几千灵石拿走,她目光谨慎地盯着他的手,“你给我的灵石不会是借我的吧?现在还先收点利息?”
      纪湜:“好主意。”
      任星发出一声哀嚎,想要把袋子丢回给他,却又舍不得。
      纪湜目光在她身上一顿,傻子。
      
      当晚,任星坐在桌边敲着笔记本电脑:“阿水忍不住思考,留在晋城赚钱也不错。有三百万灵石做底,做点什么生意也能翻个倍……”
      她的手停下来,之前是种田剧本,现在又是经营模式吗?她到底要写啥。
      自从时不时断更以来,她好久不敢看评论区了,怕被骂。
      
      可就在她更新完一章后,往日出现的进度条没有增加,反而倒退了一点点。
      任星目瞪口呆,努力看了好几遍,没错,她回归进度减少了。
      什么鬼?不是更新就能回去吗?
      
      “附加条件,如果读者负分超过一定数值,会减缓你的进度。”
      许久没说话的系统音,突然响起。
      任星:“什么意思?你说清楚!”
      
      “就是……咔——”
      她听见某种能源不足的咔声后,那个声音又消失了。
      任星站在原地深吸口气。
      不生气,我不生气!
      
      任星坐下来,打开评论区,看见了一排排的负分。
      负分留言一:男主白悦是个憨憨!
      任星:我也觉得,但他是个憨憨管我啥事?而且谁说他是男主了?
      
      负分留言二:胖子配角戏太多,什么时候进入正题。
      任星:关键我那段时间只能看见他啊!
      
      负分留言三:剧情太拖沓了,人物没特色,没兴趣看下去。
      任星:……
      
      各种理由的负分都有,任星默默地放弃了留在晋城开启金钱剧情的打算。她连普通记录生活的小说都写不好,还写个屁的商战文,她有那智商也不至于混成现在这样。
      想起自己一无是处的过往,在这寒风遍地的夜晚,她的胸中莫名地涌出一股悲凉。说不定这一生,她都只能在这个世界,回不去了。
      
      任星赶紧揉了揉眼睛,拍了拍脸。
      没有断臂残疾被暴力,还有吃有喝有钱花,她没那么惨,打起精神来。
      别说她没有被推到人生最低谷,就算真的跌落谷底,她只要还有口气,也能重新站起来!
      
      人普通不可怕,可怕的是普通的人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为什么而活。
      
      听风楼顶,白悦一袭黑衣,负手而立,仰望着上空林立悬浮的巨大山石。
      他将魔气已经压到最低,可晋城的结界依旧在试图追踪他的气息。
      他双手快速掐决,接连在空中画了一道道复杂符篆后,将一滴精血逼出手指,念着古老晦涩的语言,隔空打了出去。
      
      精血在半空中被符篆吞没,仿佛被卷入了黑色的漩涡。
      不出多时,有数道黑影从半空里走出,迅速隐入了黑暗中。
      
      白悦冷笑一声,望向上清宗的山门位置。
      先给你们一点“惊喜”!
      他做完一切才转头看向半跪在他身后的纪湜:“你若不死心,大可去上清宗试试,看还有没有人能教你后续结印之法。但我得提醒你,上清宗的宗旨是,除魔卫道,匡扶正义。”
      
      纪湜面无表情的盯着地面,直至白悦的身影如墨般消散在夜色里。
      
      “上清宗开山门了!”
      大清早就传来兴奋嘈杂的人声。
      任星一个翻身爬起来,凑到旁边软塌边,拍了拍小胖子的脸:“快!集合去!”
      
      纪湜睁开眼睛,看着任星的兴奋劲,他也忍不住微微勾了勾嘴角。
      只不过他脸太胖,看起来唇线一抿,就像是起床气。
      任星挑了挑眉,一脚踹他屁股上:“考试不积极,脑壳有问题。快点!”
      
      纪湜看向她:“你就这么想帮白悦?”
      任星:“你傻啊,你要是有机会拜入他们门下,自己强大了,还怕什么薛玉笙、白悦他们?”
      
      那是你不知道九转阴魔体的特质。
      纪湜想起昨日白悦的警告,有那么瞬间,他想要跟她说出实情。别人可能改邪归正不入魔道,但他不行。他根骨如此,天生魔道,这是无法反抗的命运。就算他这辈子都做个普通人,永不修炼,死后灵魂也会飘归恶灵九渊,与邪魔永伴。
      天道向来公平,能诞生九转剑体这种绝对刚正不阿的光正捷径,也会给予邪魔九转阴魔体这种最佳的阴绝小道。
      这些念头到了嘴边,对上任星的笑意,纪湜又把所有倾诉欲压了回去。
      
      算了,她是个普通人,就算告诉她,她也不帮不上什么忙,徒增烦恼罢了。
      在他心里,任星这种人,开心活着比她苦着脸好看多了。
      纪湜伸出一根手指:“别忘了你答应我的事。”
      任星跟他拉了勾:“帮你找娘亲嘛!记着呢!你的灵石就当我先收的帮忙订金啦!”
      “一言为定。”
      “各无翻悔。”
      
      等他俩赶到晋城中央的广场时,看热闹的人群已经围了里三层外三层。
      她好不容易举着令牌,跟着挤了进去。
      只见广场上旌旗环绕在中心湖边,水草萋萋柔软,融在冬日潋滟的波光里。到处都人头攒动,望子成龙的家长和无聊的吃瓜群众堆成了人山。
      
      这五十年一度的开山收徒,对于强大修真者来说,或许只是瞬息。对大部分凡人来说,就是一生一次的盛况。看过现场的人,即使不是修士,也能有给后辈吹嘘的资本。
      
      而这一次,是上清宗首次只隔二十年就开山门。
      大部分人不知道天榜突然变化的原因,这也不妨碍他们凑热闹。
      
      守卫山门的吴长老飘坐在湖心上方,捧一杯灵茶,闭目养神。
      他入上清宗快万年,这样的场面都经历上千次,见怪不怪。
      只有那些首次聚集在此的少年们,才会紧张地望着他,不知所措。
      嗯——除了那个在旁边跟他挥手的除外。
      
      吴长老的神识假装没注意到任星。
      这姑娘又喊又跳的,生怕别人不知道他们有交情。
      可他跟她半点交情也没有,大师兄自己的篓子,怎么最后又是他来背锅。
      
      眼见更多人注意到任星,吴长老微微抬眸,警告地瞪着她:再聒噪小心老夫取消你的资格!
      任星见他终于搭理了,对他眨了眨眼。
      那个要求,别忘了啊!
      吴长老气得吹胡子,两眼一闭不再理她。
      任星也不纠缠,笑一笑不在意他的态度。
      
      纪湜见着两人互动引起更多人注意,他连忙把她拉一旁:“你在干嘛?”
      任星偏偏地趴在他肩头,低声说:“到时候你就知道了,我知道你们修士耳聪目明,现在不说这些,免得被人听了去。”
      纪湜还待说话,任星揉了揉他的头:“放心吧,就算我入门失败,我也会把你塞进去的,我挂个师父名义没本事教你,总有人能教,这样才不辜负你爹的嘱托。”
      
      两人说话间,一旁的青衣少年忍不住嗤笑了声:“既然都拜了凡人为师,何必来攀上清宗这根高枝。”
      他以嘲讽的语调和攻心的策略,已经成功击垮过几个少年人的心态了。任星的张扬他看在眼里,但他也看不起她凡人之躯。倒是她身边的小胖子,看起来有点深藏不露,至少在炼气中期以上。所以打击小胖子的心态,成了他的目标。
      
      可他没想到,自己被那两人忽视了。
      纪湜根本没在意他,反而又跟任星杠上了:“说到底,你就是嫌我累赘,想早点把我甩手给别人!”
      任星用手指按住他的鼻子,推开他逼近的脸:“如果你一心觉得别人嫌弃你,别人做什么都是你理解的意思!你这个小鸡肚肠的少爷脾气能不能改改!”
      
      青衣少年上前一步:“喂——我说……”
      纪湜一把推开他,紧紧地捏住了任星的手腕:“我小鸡肚肠?是谁看见别人长得好看就移不开眼了?”
      任星被气笑了,这小子果然是从她被白奕禛抓住就已经赶到晋城了,他还偏偏躲在一边看她表现,试探人心。
      
      她这个人就没那么多弯弯拐拐的花肠子!
      任星啪地甩开纪湜的手:“我就喜欢帅哥脸,有本事你也让我移不开眼啊?”
      
      纪湜咬牙:“你就是个妖女!”
      任星:“你莫名其妙!”
      她想破头也不明白他怎么这样敏感多疑,她为他好还错了不成?突然凶她,她很委屈啊!
      死小子你这神经病臭脾气一辈子讨不到老婆!
      
      青衣少年连咳了两声:“两位,这点小事没入门考核重要吧?能不能听我一说——”
      
      纪湜/任星:“干嘛!”
      被两人瞪着眼睛凶,青衣少年也不躲,拱了拱手,自我介绍:“在下周文彬,晋城人士,这是第三次参加上清宗的入门考核了。”
      
      任星和纪湜对看一眼,彼此冷哼一声,背转过身体。
      周文彬:……
      
      但周文彬是个自来熟性格,他默默地站到两人中央,感慨:“唉,我刚刚点拨了几个小辈,他们被我几句话就吓得对考核没信心了,我看二位精神抖擞不为外界所动,想来是底气十足吧?刚刚我的话请你们别放在心上,我旨在试探,别无恶意,让我们交个朋友如何?”
      
      任星:“你刚刚说啥了?”
      周文彬:你俩吵架就这么投入的吗!
      纪湜一把将任星拉到背后,如护着鸡崽儿的母鸡,他态度漠然,声调隐约有点冷:“走,我们去那边。”
      
      周文彬:“等等,你们不想知道初考核的内容吗?”
      任星:“难道不是测灵根吗?”
      小说里入门不都先测吗?上次白悦还没告诉她,她的稀有灵根是啥,她还等着被公布呢。
      
      周文彬一副果然你们外地来的没见识的表情。
      他摇摇头:“非也非也,落神树的枝丫就能测的东西,天下第一宗的入门考核怎么会如何简单?”
      
      任星被他勾起了兴趣:“难道入门后才会查灵根?”
      周文彬摇头,指着她腰带上的天榜令:“你们不知道吗?天榜令也能验灵根。从持有这块令牌的那刻,你们的灵根属性就被录入令牌了。等考核之后上交令牌,他们自然知道。”
      
      任星突然想起吴长老的怒火。
      她小心翼翼地问:“那属性录入最多几次。”
      
      周文彬一副了然的样子,竖起两根手指:“两次。看你这样子,令牌是转手买的别人的吧?若是转过两次手,就没办法再录了,上清宗会默认你连令牌都保护不了,会直接判定你失去入门资格。”
      
      任星瞪大了眼。难怪老吴不愿意让她随便卖呢!
      白悦啊白悦,你拿这东西回来的时候,别是废的吧。
      她转头看了纪湜一眼,后者并不意外。
      
      任星:“你早就知道了。”
      纪湜:“白悦说过。”
      任星:“他怎么不告诉我?”
      纪湜:“你也没问。”
      
      任星不说话了。
      其实纪湜知道,那是因为白悦告诉他,他得在令牌里单独灌入虚假的灵根信息。现在他从头到尾,只有一个属性,冰灵根的单属性。
      单灵根都是修炼神速之辈,这样可以掩饰他变态的修炼速度,以及他喜好阴寒的问题。
      
      周文彬趁机靠近两人。
      “怎么样?我可是考过两次的人,懂得比你们多得多,只要你们跟我合作,至少初考核我保证你们稳过。”
      
      纪湜冷哼声:“你要怎么合作?”
      周文彬:“这个嘛,只要……”
      任星突然打断他:“初考核是什么,你知道吧?”
      
      周文彬很自得地拿出腰间扇子,唰地抖开:“当然,一开始,会考我们的修炼基础。看见那湖水了吗?长老稳在中央,我们要做的就是踏水而行,看谁先抵达长老所在的地方……”
      他话还没说完,只见山门守卫赵小意御剑飞空而落,刚落地,他双手一挥,近百张桌子就整齐地排列到广场上。
      
      在人们的议论声中,这个大胡子守卫的声音特别清晰。
      “立刻入座,开始考核。”
      
      任星白了周文彬一眼,说好的踏水而行呢?
      周文彬也傻了眼,不对啊,前两次就这样考的呀。
      
      任星看着几个白衣修士开始在每张桌上布茶,很快桌子就放满了不下八杯茶。
      她心中疑惑,这是干嘛?要开辩论会怕口干吗?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