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修真小说是纪实文学

作者:水图灵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0 章

      她可是个普通人!
      纪湜一咬牙,跟着追。
      
      抱着双臂站在结界边等待的白悦,突然感觉一阵劲风从耳边擦过。
      他眨了眨眼,咦?好像是任星?她把自己挂在剑上?
      等等,那把剑好像是……
      
      却见又一道黑影极速追来。
      白悦这次反应极快,一把抓住了纪湜的腰带:“怎么了这是?”
      纪湜啪地一下打掉了白悦的手,不由分说就跳入了传送阵。
      白悦双指并拢,一道如墨黑气紧跟着打入传送阵中,硬生生把纪湜拖了回来。
      “急什么?她那种实力用得着你操心?”
      
      就是没实力,所以他才操心!
      纪湜急红了眼,却不能说出实情。
      他盯着白悦,目光和声线都冷了下来:“我不会让她那么容易就甩开我!”
      白悦挑了挑眉,嗯,这眼神不错。他向来挑事不闲火大,意味深长地说:“她要走,你管得住她?”
      
      纪湜:……
      白悦冷笑:“难道你从没想过,她有自己的人生,而你不是她人生的全部,不过一个过客而已。”
      见纪湜愣住,白悦才一道法决打入阵法中。
      “女人就那么回事,只要她哪日瞧见中意的人,绝对把你抛开,不信的话,我们可以打个赌。”
      
      任星不知道这边后续,她被飞剑带入结界中后,只感觉上下空间颠倒,时间混乱,一阵眩晕后,她出现在一座坐落在广阔平原的城市上空。
      在这里,飞剑似乎撞到了透明的罩子,怎么也无法从半空挤进去。
      任星悬在半空,坐过山车似的,看着灵雾缭绕的城市。
      那些在城市上空漂浮的巨大石头山,彼此之间彩虹连接,瀑布悬吊,御剑飞行的修士不时在仙鹤群中穿过,极速前行,一切圣洁而热闹。
      
      她还没来得及感慨,就感觉身后的飞剑似乎十分倔强,往后极速退了大段距离后,猛地冲撞城市上空。
      刺眼的金光撕破了任星的衣服,任星感觉背后拉扯力瞬间消失,她啊地一声尖叫,从半空跌落。
      
      然后,没待她手慌脚乱,她就落入了一个充满了淡雅幽香的怀抱。
      她松了口气,抬眸,顿时呆住了。
      接住她的人,一身白衣,身材修长,腰身紧窄,一缕绣着阴阳鱼的青玉发带,垂在他的肩头。他微微俯头看着她,背光的角度,任星能看见他不食人间烟火的清冷风采,如那降临尘世的仙人。
      
      谪仙啊!
      任星吞了吞口水,心跳加速。
      这是她喜欢的那款啊!好心动怎么办?
      
      “大师兄。”
      “大师伯。”
      “师叔祖。”
      任星还没落地,就见远处几道银光闪过,三个云纹白衣的挺拔男修瞬间出现,抱拳行礼。
      刚才还挂着任星的那把飞剑,被白衣谪仙一个法决,拘了过来。
      回到谪仙身边,那把看似倔强的剑瞬间就乖顺了,还颇有灵性地蹭了蹭谪仙的手指,以微弱的幅度打转。而谪仙修长的手指轻抚着剑身,轻柔温和。
      任星:突然好想变成那把剑。
      
      身为上清宗山门长老的吴永川正好奇地打量大师兄怀里的狼狈少女。
      这么多年过去了,大师兄的爱好还是这么别具新意。
      身为吴长老首席弟子、千年单身狗的山门执事胡宗然,悄无声息地退到师父背后,当做什么也没看见。
      新进山门守卫赵小意却头铁地指着任星:“师叔祖,这是你新抓的妖孽吗?”
      
      任星瞪着赵小意那个大胡子男,我浑身上下哪点像妖孽了。
      谪仙的目光淡淡地扫了一眼任星,手指微微一动,一件霞光流彩的襦裙就换在了任星身上。
      任星被一股柔和的力量托着,落地转了个圈,她瞬间有种自己是仙子的错觉。
      可等她再转身时,谪仙已经不见了。
      
      任星四处张望,赵小意忍不住开口:“别看了,师叔祖都走了。”
      胡宗然则更直接,一把揪住了任星。
      “你先回答我几个问题。”
      
      任星:“为什么?你谁啊?”
      胡宗然就长得很符合任星对这个世界男修的容貌印象了,宽下颚,粗犷的眉毛,细长的眼睛——嗯,总之不是精致美男子的大老爷们儿长相。
      因此,他对她毫无吸引力。
      
      胡宗然心说,要不是大师伯神识传音交代了,他才懒得管。
      他完全不给任星解释,直接一道捆仙锁打在任星身上,然后拎袋大米似的,架着她御剑而去。
      吴永川看着这个直男千年的徒弟,摇了摇头,这辈子估计他都学不来什么叫做怜香惜玉。
      
      清幽的四合院,三进的院子里种满了清雅的梅。
      院中的假山石前,潺潺小溪从厅堂侧面而过,淅沥的水声在沉寂的氛围里异常清晰。
      任星坐在八仙椅前,被几个修士围观。
      
      “真不是大师伯的那啥?”
      “听说是止水剑带来的?”
      “她就是个凡人,一点真元波动都没有。”
      众人叽叽喳喳的,直到吴永川从半空御剑落下,这些人才毕恭毕敬地行礼,齐声喊了声“师父”。
      
      吴永川是个面色和蔼的中年男人,只在唇上微微蓄了短须,他一双眼睛幽深精亮,修为深不见底。可他在他这代弟子中,只排名十五,所以才没有上主峰,而是守在了山门处。
      他为人和修为都比较平庸,日常不爱主动揽事。若不是大师兄白奕禛的交代,他也不至于把时间花在任星这种凡人身上。
      
      “小姑娘,你告诉宗然,说你既没有被妖邪掳掠,又没有与妖邪为伍,那你为何会被止水剑带走?”吴长老上来就问这种直击灵魂的问题。
      在心里酝酿许久的任星,立刻面色凄凄地望着吴长老,将怀里的令牌递了出去:“我和发小想拜入上清宗,走了好远的路,终于找到传送阵,我还没进去,就看见那把剑嗖地飞过来,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我已经在这里了。”
      她一副走路喝水都会倒霉被呛到的夸张哀伤表情,逗笑了围观的人。
      吴长老瞪了一眼徒子徒孙们,一群人顿时肃静了起来。
      
      “原来如此。”吴长老手里掂着令牌,目光如剑地逼视任星,用上了神识威压,“你明明是连练气都没有入体的普通人,你怎么懂得去哪里的传送阵来我们上清宗?”
      白悦的经历在前,神识威压这东西再多一倍对任星都没用,她毫无察觉地说:“我发小是修士呀,我想要跟他一起。”
      
      凡人在不经意间受到神识威压,是绝对不可能说谎的。
      吴长老勉强信了她的话,又问:“那这令牌你又从何而得?”
      
      这话问得有些奇怪。任星心里警惕了几分。
      令牌按白悦所言,随机飞入修真界各处,谁得到都不奇怪,何况她已经说了发小是修士,多拿到一块也不成问题。
      她想起之前胡宗然反复问她是不是和妖邪为伍,考虑到白悦的身份,这东西莫不是带了什么修仙者避讳的魔气?
      
      任星装作思考回忆,好半晌,她才双手一合:“我想起来了,发小说他在哪里捡到的,地名我确实想不起来了。当时我只想陪他同行,但自从他捡到这个,我就想要是能拜入第一宗派门下,哪怕就去后山打个杂烧个火,也是莫大的荣耀嘛。”
      
      吴长老哼了声:“不是什么人都能入上清宗的。”
      任星微笑:“那是自然,可人也不能没了理想嘛,现在我的理想就是上清宗!”
      
      吴长老沉默起来。
      事实看来比较清楚,某个小修士得了上清宗发出的天榜令,又意外捡到了被魔修抢走的天榜令,然后这个凡人小姑娘拿着魔修那块令牌与其同行,在传送阵附近遇见了被大师兄召回的止水剑。止水剑对邪魔之气最为敏感,本打算攻击小姑娘,但也对她凡人气息有所察觉,才没有伤她,最后才只劫了她而来。
      总的来说,就是大师兄抓错人了。
      难怪大师兄要让他好好处理后续,如果小姑娘有啥要求,不过分的就答应。看来是他已经意识到这个问题了。
      
      思及此处,吴长老一副世外高人的模样,问:“你可知我是谁?”
      任星:“善良和蔼又温和的修仙叔叔。”
      众弟子又偷偷忍笑。
      吴长老突然被一顿夸,老脸有点不自然,他心说大师兄为啥总是跟这种奇怪的女子有牵扯。
      只听他轻咳一声,正色道:“我乃上清宗山门长老吴永川。今日误劫你的剑,是我上清宗大师兄白奕禛的止水剑,大师兄飞剑万里之外诛杀妖邪,召回时出了些小意外,让你受惊了。”
      
      原来谪仙叫白奕禛啊。
      大师兄这种职位,只要长得好看,就一定有不少故事啊,她感觉又可以水50章更新了。
      她非常大度地摆了摆手:“没关系,我不介意,这就是缘分啊,我本来也要拜入上清宗门下。当然,如果能有些补偿就更好啦,毕竟我被飞剑刺穿那刻,我还以为小命完了,到现在也还惊慌得很啊。”
      
      其他人看了眼她手里还拿着的灵茶,以及啃了一半的灵果,皆是无语。
      你这悠闲的样子,哪里惊慌了?
      
      吴长老难得地笑了起来。
      他管理山门,每隔几十年上清宗开山门收徒,也不是没有见过厚脸皮的。
      不过在他看来,抓住一切机会达成目的,这本就是修士该有的品性。
      “补偿好说,大师兄交代过,我可以答应你一个要求,你意下如何?”
      
      任星:“什么要求都可以?”
      吴长老:“在我能力职责范围内的,我可以满足你。”
      任星摸了摸下巴,意味深长地笑了笑:“既然如此,我倒是有个要求。”
      
      窗外又下雪了。
      坐在窗前,任星往天上看,那些悬浮在高空的山石明明一派春意盎然的仙境感。而下方他们所在的城市依旧遵循着四季的规律。
      春日和冬雪的美景同时在一个空间里呈现,这样的景色难能可贵啊。
      
      吴长老意外地爽快,同意了她的要求,她还顺便赖了顿晚饭。
      但她不是个闲着的性子,等开饭的时间,她就出了那小院,四处闲逛,到这座城市的听书楼坐了下来。
      
      上清宗的人意外的和气,跟她印象里那种勾心斗角的修仙者大派有很大出入。
      如果是这种门派,白悦为何能生出那种灭宗门的恨意?
      而且,白奕禛和白悦都姓白,眉眼还挺像,只不过气质相差甚远,以至于第一时间没反应过来他们的相似处罢了。这俩莫不是有亲戚关系吧?
      
      满心八卦的任星,直接在听书楼点了杯好茶,坐在窗边听说书的讲。
      可惜,都是些震惊女修做炉鼎,某某宗派被灭门的噱头段子。
      果然不管哪个世界,编段子的方向都是相似的。
      
      一无所获的任星,倒是注意到了茶楼里比较紧张的父母和孩子。
      一些孩子还懵懵懂懂的,被父母牵着。
      
      背负长剑、精气神一看就是修士的父母直接一遍遍叮嘱:“别紧张,考核看你根基,你的根基不错,努力展现就行。”
      那些看着就畏缩、底气不足的凡人父母,则不断鼓励自家孩子:“只要被选上,你可就成为仙人了,咱家光宗耀祖的重任就在你身上了。”
      还有些单独而来的少年少女,正拿着手里的令牌叹息:“我家叔叔没有帮我抢到上清宗的天榜令,我只能去其他山门了。”
      
      也有人跑任星对面坐下,对她挤眉弄眼:“小姑娘,你拿的哪家宗派的天榜令啊?”
      任星笑吟吟地用手托着头:“跟你有什么关系呀?”
      
      那人对她眨眼:“当然有关系,我这有门道。”
      任星:“什么门道啊?”
      那人说:“上清宗的天榜令,我出500灵石回收。”
      任星笑了:“你没看别人哭着想要资格嘛,你5000就想收?”
      
      那人悄悄地塞给任星一个册子:“上清宗可是第一宗派,考核甚严。但这晋城万里,又不止上清宗一家,我收了上清宗的令牌,自然会给你推荐一些价格合适方便入门的宗派令牌。拜入哪家不是拜?这世界上,顶级修士也就那几个,咱们大部分人,不就为了生活更好,过得更气派嘛!我这册子上可有许多性价比超棒的门派选,来看看?”
      任星对那人竖了拇指。
      不错啊叔叔,你说得我都心动了。
      
      这个令牌黄牛说得也有道理,任星想啊,如果混其他宗派去,说不定也不错。那就可以不用跟纪湜两人同行了。
      可她想起那山中相处的岁月,又默默地把令牌给揣回了怀里。算了,现在突然丢开他,那显得她不厚道的。
      而且就算不为了小胖子,她也要追着上清宗大师兄跑剧情啊!
      
      但任星又有点舍不得放弃这个世界的货币——灵石。一块令牌就值5000,以她刚刚打听的物价,她可以在这座城里衣食无忧地住一年了!
      要知道她自来到这个世界,就一直过着被人养着的阶下囚生活,以至于目前依旧是个没有半块灵石的穷光蛋。
      
      看着令牌黄牛眼巴巴地瞅她,她脑子里念头一转,突然笑了起来。
      “上清宗的令牌我是没有,但我们可以合作呀。”
      
      当晚,吴长老看见任星给他抖了一桌子的令牌。
      任星:“这东西也不难得嘛!”
      吴长老看着这堆令牌,瞪圆了眼:“你知不知道,在晋城抢天榜令是什么后果!”
      任星:“我没抢啊,他们给我的。”
      
      她细细说明一番,吴长老才知道,她跟令牌黄牛合作,一个吹一个质疑,成功地把一些对考入上清宗没自信的人给忽悠到其他杂鱼门派去了。
      令牌黄牛不出收购上清宗的成本,就卖了一堆其他门派的天榜令。
      而任星手里,则用低价收了一堆上清宗的天榜令。
      
      吴长老有些生气,可又不知道从哪里骂她。
      任星还笑嘻嘻地说:“那些意志不坚定的,收来也没用吧?”
      吴长老:“所以你来给我邀功?”
      任星笑道:“不,我来请问一下,这个可以卖不?”
      
      吴长老又欲发火。
      任星:“你们规定不能抢,又没说不准卖。”
      吴长老:好想把这个奇葩踢出晋城!
      她当入门选拔是什么?!
      
      任星又安慰他说:“你想啊,其实我这样做也有道理。高价买得起令牌的,必然是有家底的修士家族,这样的家族子弟,资质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吴长老捏了捏山根,他都快要被她说服了。
      
      “所以呢?”
      “我高价卖了,给你们上交八成,我就留两成跑路费,如何?”
      
      吴长老闭上眼,深吸口气。
      任星微笑着看他。
      一声暴怒从小院传出:“你给我滚出去!”
      
      被赶到大街上的任星摸了摸鼻子。
      哎呀?误会了吗?
      你们不缺钱的话,干嘛在城里买个小院开个饭馆啊?
      
      冰凉的雪花片随着寒风贴上她的脸,任星抬头望天,漫天雪花絮状飘洒。
      任星被寒风往脖子里一钻,打了个喷嚏。
      身后传来喀嗤踩雪的脚步声,她转头一看,纪湜撑着伞,安静沉默地看着她。
      
      夜色下的少年,面无表情。
      任星的心却在这一刻仿佛落地,变得踏实安稳。
      
      纪湜瞧着她骤然绽放的笑颜,有很多话想要问她。
      却不料她自然而然拉起他的手,拖着他往一个方向跑。
      
      纪湜:“你要去哪?”
      任星:“跟我来就知道了。我保证你一定会高兴。”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