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修真小说是纪实文学

作者:水图灵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 章

      在某个女频言情网站某个偏僻页面的小角落里,有一篇连载了上千章的修真小说,收藏不到两位数,更新更是断断续续,白瞎了它那充满爽感的文名《身为创世神的我降临了》,内容如记流水账,读者从上至下一路跑光。
      然而作者依旧没有完结,还在时不时更新,最坚持的读者也发出了灵魂的符号留言——句号,鼓励到无话可说。
      很少有人注意到,在那本小说第一章,作者有话说的最下面,有一排小字。
      扑街老透明写的不是爽文,是现实。
      小字就像个段子,不可能有人相信……
      
      山中的晨暮渐渐散开,空幽山谷中的灵兽发出了苏醒后的悦耳嘶鸣。
      当金色的阳光如粉末般洒在任星的破烂窗台上,就代表着她那台笔记本电脑又能充电工作了。
      任星打开电脑,上传了昨天码好的新章节,然后认真仔细地回复了文下不到10个的留言。
      
      读者留言一:文笔幼稚,作者小学生?
      1楼作者回复:赶时间,没办法。你信不信我正在劈柴烧水做饭?
      2楼回复:作者傻吗?卖惨没有这么卖的。
      3楼作者回复:神啊,有时候说实话就这么难吗?
      
      读者留言二:主角太恶心了,什么三观?
      1楼作者回复:我也想知道主角是谁,真心的,非常迫切的想知道。
      2楼回复:这不是你记流水账的理由!
      3楼作者回复:本文无主线。
      4楼回复:那你写什么小说?
      5楼作者回复:我这是纪实文学,你信吗?
      6楼回复:有病。
      
      读者留言三:我很喜欢这篇文,太太不要搭理那些黑心肠!
      作者回复:谢谢,我不在意。
      
      回复完全部的留言,任星想,自己还能活着就万幸了。
      在这个大佬一挥手半个山头都没了的玄幻世界里,任星觉得自己现在很佛系,差评好评她都不在意了。
      几个月前,当她在这个世界睁开眼睛时,周围只有一个机械如系统的声音告诉她“每天观察周围,写成小说,把文上传就行了”。
      任星当场就问:“小说总得有主角吧。你让我观察谁啊?”
      然而在那之后,系统声音再也没有回应。
      
      任星还是自己摸出了后续规律。比如她这台笔记本是永不断电的,阳光充足就能工作,还带自动折叠收纳变形功能,这让她一度怀疑自己是不是在科幻小说世界。
      再比如她只能拿笔记本进入固定更文界面,最多看看读者评论,回复留言,其他上网联络自己世界的事情根本做不了,且她的回复还不能太过详细阐述自己真实的所见所闻,否则评论就无法发出。
      又比如她开始上传连载文之后,每更新一章,她能看到笔记本侧面的回归进度条增加了四千分之一。不出意外的话,更新满4000章就能回家。这让她一度有加更的冲动。
      但现实很残酷,她没有太多时间写文。
      
      这里是龙门山,现在她被囚禁在一个叫做神炼门的小修真门派里。
      嗯,她是被抓来的。
      三个月前,穿着现代装的她出现在了这个世界的几大禁区边缘,而且还是被划为阴魔之地的禁区。
      神炼门的门主纪吕和一些冒险来此采集材料的修真们看见她,如所有老古董一样,野蛮不讲理地将她划为了妖女。理由是她那种露着大长腿的短裤装,一看就不是正经人。
      在看着他们随手把一个小山丘给瞬间砍平整后,任星直接跪了。
      她靠着小说作者的三寸不烂之舌,编造了足够让人动摇的经历故事,才没有当场被斩杀。
      不过一群老爷子合计后,最后把她丢到最贫瘠的神炼门里关押,让纪吕监视她的一举一动。
      
      虽然她再次凭着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迫使门主相信她无害,将她从关押的囚室放出。但她也只是被改为限制活动场所,神炼门是不能离开的,还顺便要帮这门派上下三十多个汉子洗衣做饭打扫卫生。
      明明又不是和尚门派,既没有女弟子也没有弟子媳妇,见她是个妹子就使唤她一个人!你们男人都不做事的啊!垃圾!
      任星想想就很心伤啊!
      为什么别人穿越的玄幻世界里,就算不自己发奋翻身做主人,也能嫁个好男人走向人生巅峰,唯独她是来做丫鬟苦力的,晚上还得更新码字满足屏幕另一端的读者。
      
      “任星——门主找你!”
      一声中气十足的吆喝,让任星立刻收回了心思。
      她不敢耽搁,屁颠屁颠地从小柴房飞跑到了神炼门后山的议事厅里。
      
      黑红垂幔微微飘荡,金刚木炼制的八仙椅整齐地靠墙摆放了两排。在龙门山这个地方,大大小小的修真门派有上百家,只有神炼门的颜色是深色。门主纪吕说过,红代表神炼门生生不息之火,黑代表神炼门冷却万物之水,都是有特殊含义的。
      任星倒是有些意外他会说出这种大气的话,在她眼里的神炼门门主,是个毫无原则的老好人,好忽悠好欺骗,性子软得一塌糊涂。
      此刻偌大的神炼门议事大厅中,只有纪吕和任星两个人。
      在这种场合里,她就更放肆,殷勤地给纪吕倒了杯灵茶,还狗腿地给捶肩,并且试探性地问:“门主啊,我上次提的加餐问题,你是不是同意了?咱们也不缺那点钱,你好歹给我多吃点肉呗,实在不行加条鱼也是可以的。”
      
      纪吕端着茶,作为一个清秀的中年人,他君子端坐的时候,还是有一派之主的气场。
      他扫了任星一眼:“可以。但是……”
      “但是?”任星听着他又未尽之言,她好奇地看着他,却见他又抿唇不说了。
      任星:但是什么?你倒是说啊大叔!
      
      纪吕捧着茶杯的手紧了紧,有些话堵在了喉咙里。
      他是个修真五百年却毫无建树的修真小透明,资质平庸。年少时因为机缘巧合捡到一本炼器残卷,又刚好有些许火灵根,从此他便走上了修真的道路。
      然而他对自己的认知是清醒的,他不敢跟那些大门派争夺资源,只能躲在修真界这样的边缘贫瘠小角落的某座山上,收几个没地方可去的混混弟子,偶尔去禁区冒个险捡些大佬打架剩余的好东西拿回来交换资源维持门派生活即可。
      哪怕门派名字取得还算大气,但他实际是个胸无大志的修真者。
      任星的事情,算是百年来最让他头疼的事情。
      
      这个女孩在他的观察下,脚步虚浮,别说修真,她或许连一个人类的强大武者都算不上。
      但就是这样的女孩,居然毫无灵器灵兽的保护,孤身走在毒障遍地的禁区之中,还能看准他们动手时机,以完美无缺的理由来“消除”他们的敌意,这不得不让人怀疑她的真实身份。
      
      纪吕知道世界上有些大佬,没事就爱装普通人。但装的始终是装的,大佬们的“出众”是掩饰不了的。
      思及此处,他终于把考虑了三个月的决定,直接抛了出来。
      “纪湜就拜在你的门下,你意下如何?”
      
      任星的招牌微笑僵在脸上。
      不好意思,拜是她理解的拜师的“拜”吗?她一个普通人,何德何能教他们修真者啊?
      
      纪吕观察着任星的表情,意味深长地看着她:“我知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你也有。”
      任星:我没秘密啊,我每天都抱着笔记本在你们眼皮子底下码字的。
      
      “但你吃了我们三个月的饭,住了三个月的房,至少有点表示吧?”
      任星:不是你们关押我的吗?
      
      纪吕见对方还是不动声色,有点心虚,但也努力撑着表情:“我知道,我的儿子资质不会好到哪里去,但他是我的独子,也是我到了这个年纪才所得。他的母亲失踪后,我只想保护好他。就算未来他只能给你打个杂,我也认,只希望你能在他遇到危机之际,护他一个周全,也算回报这几个月我们对你的衣食住行的供奉。”
      说完,他盯着任星的眼睛问:“你愿意吗?”
      
      “我不愿意……”
      “我不愿意!”
      任星的声音和一个变声期的少年音同时响起。
      还没等她转头,就看见一个黑红色的圆球眨眼间滚到了他们面前。修真者的灵巧身法,在少年这边就如同搞笑的魔术表演。
      任星翻了个白眼想笑,一根圆得如大葱的手指,点在她的鼻子上,少年气急败坏:“她也配!”
      
      纪吕皱了皱眉,但常年对独生子的溺爱,又让他没法板着脸,最后只能不轻不重地低喝:“阿湜,不得无礼!”
      任星呵呵了一声,自己偏离了小少年的手指,不说话。
      这位少爷的脾气,她这几个月可摸透了。这么大的敌意,不就是她不小心弄坏了他白月光的画卷嘛!
      
      纪湜拉住门主的衣袖:“爹,我心目中的师父,只有银雪城的薛玉笙。”
      他说着,再次手指对着任星:“绝对不能是她这种丑八怪!”
      
      任星再次被他气笑了,这个熊孩子,又来作死!上次的教训他又忘了是吧?
      “丑八怪说谁呢?”她挑眉看着他。
      纪湜哼了一声,拉住门主的衣袖,使劲地扯:“爹——你就送我去银雪城吧!”
      
      纪吕的脸色变了几变,最后竟变得少见的强硬。
      “没得商量,从今天开始,她就是你师父!”
      任星:我还没认呢,谢谢,谁要带着熊孩子?
      
      “爹——”
      纪湜如往常那样,打算倒地打滚撒泼,可他还没倒下,就见父亲的手掌如蒲扇般扇来。
      清脆的巴掌声吓了任星一跳,也把纪湜打愣在原地。
      
      纪吕脸上露出痛苦的神色,他闭上了眼。
      “薛玉笙杀了你的三叔,虐杀!你三叔在银雪城门挂了十天,惨叫而亡。”
      任星:小胖子的白月光这么狠的吗?
      
      纪湜瞪大了眼:“您骗人!她又不是魔修!”
      纪吕的目光有些无奈:“什么是仙,什么是魔?你才十三岁,如何能分清什么好坏?”
      纪湜:“您对她有偏见!就因为玄机派当初嫌您资质不行,不愿意收您为徒!”
      
      任星的目光微微飘远,这种门派秘事她还是不听为好。
      但纪吕没有她想象中那么在意,或许到了他这个年纪,很多事情也就看淡了。
      纪吕只是轻轻地摇头:“孩子,你要记住,在修真界,不是漂亮的女人就是好人,人不该以外貌来论品行,就如任星这样,她的为人与样貌有何关系?”
      被点名的任星抽了抽嘴角,感觉有被冒犯到,她只是不算美艳吧,自觉还是五官挺端正的,怎么父子俩一个个看她的眼神都像是看丑八怪?
      
      纪湜咬着唇,使劲瞪着任星:“那倒是绝配啊!”
      任星瞥了他一眼:“多谢夸奖。”
      纪湜:“谁夸你了!”
      纪吕一拍桌案:“够了,我意已决,不准多言!”
      纪湜:“爹——”
      纪吕的脸色渐冷:“为了对得起你娘,哪怕你不乐意,我也得做这个恶人!”
      纪湜不可置信地后退两步,指了指任星,又指了指自己的父亲,但他最终没有说出一句话来。
      
      任星倒是想从小胖子的眼睛里看出一点不甘心或者不满,但他那种肉嘟嘟的脸,几乎把五官挤在了一起,还真是很难看见他真正的情绪。
      “我有句话不知道当讲不当讲?”她想了想,开口说。
      “不能!”纪湜撞开任星,头也不回地跑出了大厅。
      任星:我也打算拒绝啊,你真的不听?
      
      纪吕看着儿子的背影,深深地叹了口气。
      他又转向任星,突然礼仪周全地深深拜了下去:“阿湜以后就交给你了。”
      任星看着他,沉默不语,纪吕也没有起身的打算。
      许久,她才开口问:“银雪城迁怒你们了?”
      
      纪吕对任星表现出的镇定很是高兴:“是的。”
      任星:“那你还不快逃?”
      纪吕:“没用的,玄机派排名天榜十九,天榜前二十的修真门派,都可以下世界追杀令。像我们这种连独立小世界都没有的门派,连躲避的可能都没有。我不知道您到底是何方神圣,但愿我们相遇一场,您能给阿湜一线生机。”
      
      任星心说,你都搞不定的门派,我这样的普通人怎么搞?
      可当她对上纪吕的目光时,却怎么也说不出拒绝的话。
      “你们当初不是说我妖女吗?你就不怕我把你儿子带坏了?”
      纪吕笑了起来:“好和坏,谁来界定呢?”
      他将一块碧绿通透的玉牌塞进了任星手里:“只要他还能活着,我就算对得起他母亲了。”
      
      当晚,白色长毛如牛的灵兽被纪吕套上了车辕,然后把封住了五感的纪湜给丢了进去。
      任星站在车边,看着背着背包逃窜的门人,神炼门三个字的大石碑后,全是遣散门人后的空荡荡的漆黑房屋。
      纪吕孤单地站在这片黑暗中,跟任星摆了摆手,转身爬上长长的石阶,头也没回。
      
      “无情有时候是好事啊。”任星也不迟疑,钻入车中。
      传说中的修真灭门惨案可能即将到来,跑路要紧,她坐下后立刻点燃了灵香。
      灵兽会根据灵香的味道,寻找与灵香香味对应的目的地。玄幻的世界不能以常识判断,但不需要驾车这点,让任星深感方便。
      
      车开始慢慢前行,然后越来越快,只能听到些许微微的风声。
      任星打开笔记本,开始写新的一章。
      
      突然,漆黑的天空中,发出雷鸣般的轰声。
      撞击声,兵器声不绝于耳。
      昏睡中的小胖子陡然吐出一股鲜血,痛苦地醒转过来。
      “疼!啊!脑袋要炸开了!”
      
      任星:“你怎么了?”
      纪湜:“声音!”
      
      小胖子白如凝脂的肌肤,一根根青筋浮出了表面,他豆粒大的汗水不要钱似的往外渗,几乎在打滚的同时,他又吐出了三口鲜血。
      任星的确觉得撞击声很吵,但也没有小胖子这样的反应。她不敢靠近几乎癫狂的小胖子,怕他发起狠来把自己给咬死,可她始终也不忍看见一个孩子这样痛苦。
      她扫了一眼小茶几上的笔记本,狠了心,抱起来,往纪湜头上砸去。
      
      笔记本电脑在她看不见的地方,闪出一道银光,钻入了纪湜的脑袋。前一刻还反应强烈的小胖子,安静了下来。而笔记本也重新化成了手环,套回了任星手腕上。
      
      任星松了口气,掀开窗户打算瞅瞅外面怎么回事。
      却不料布帘拉开的瞬间,一只血手啪地按在了车窗上。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欢乐看文吧,我也快乐写文。
    人生一世,总要坚持点什么,时光不虚度。
    扑街老透明写的不是爽文,是我自己的快乐。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