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着游戏回古代

作者:沙舟踏翠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016章

      送走常善远、裴成翰,今日当值的长富凑过来。
      
      “主子……”
      
      赫连煜扫了他一眼,端起茶盏:“有事说。”
      
      “主子,您当真要找这样的姑娘吗?”
      
      赫连煜随口道:“有何问题?”端起茶盏抿了口。
      
      长富咽了口口水,问:“您这是……看上张莹、咳、莹琇姑娘了?”
      
      “噗——咳咳咳!”
      
      “哎哟主子!”长富忙不迭拿来帕子给他擦拭脸手。
      
      赫连煜终于缓过劲来,瞪他:“你在瞎想什么?”
      
      长富可不信:“这不,您最近可劲折腾那位,桩桩件件的,不都是照着您刚说的条件走的吗?”
      
      扎马步、练射箭,盘点库存见识皇家宝物,拿字帖让好好习字,今晨还让人多说话……
      
      这还不够明显吗?
      
      赫连煜怔住了。
      
      长富苦着脸:“主子,这满天下的高门贵女,哪个不比她好?您若是喜欢,收了便是了,何至于——”
      
      赫连煜摆摆手:“瞎想。”他没好气,“就那丫头,哪一样配得上朕的要求?”
      
      进退不行,体力不行,书法不行……这不行那不行的,如何能担任皇后大位?就连最莫等的嫔妾之流,也是高抬她了。
      
      长富眨眨眼:“那您……”
      
      “不过是个玩意。”赫连煜语带轻蔑。
      
      长富皱眉:“主子,那您怎么……”
      
      赫连煜神情复杂。半晌,他望着虚空,喃喃道:“她是如此卓尔不群又豁达心善,朕如何能忍受……一名凡夫俗子顶着她的容貌在此为奴为婢……”
      
      长富没听清:“主子,您说什么?”
      
      赫连煜回神,摇头:“无事。总之,无需理会张莹琇。”
      
      主子怎么说,当奴才听从便是了。但这么一来,长富又更懵了:“那,您与常大人、裴大人所说的条件?”
      
      赫连煜皱眉:“不行?”
      
      长富嘀嘀咕咕:“这世上哪有这样的姑娘?但凡出身好一些,哪个不是温柔端庄,仪态万分,大衍开国至今,从未听过这般允文允武的能耐女子,主子您这不是难为大人们吗?”他哭丧着脸,“奴才几个还等着伺候小主子呢。”
      
      “……不过是让人先去找找,倘若找不着,再适当放宽些也无妨。”
      
      长富眼睛一亮:“既然能放宽,把习武那条去了——”
      
      赫连煜板起脸:“是朕挑还是你挑?”
      
      长富哑口。
      
      赫连煜轻哼:“你久居深宫,安知天下无合适人选?此事自有旁人操心,你无需多管。”
      
      话已至此,再说便是僭越。长富只得咽下到嘴的劝。
      
      ……
      
      回到太极殿,换下龙袍,赫连煜坐在东暖阁常坐的卧榻上,问:“张莹琇呢?”
      
      他要检查盘点的册子。
      
      上值的宫女已经换了班,领队的碧兰上前两步,福身道:“禀皇上,莹琇还在广储司,徐嬷嬷已经去接她了。”
      
      赫连煜神色稍缓:“那传膳吧。”
      
      “是。”
      
      于是,张莹琇抱着匣子,,跟着徐嬷嬷回到太极殿的时候,赫连煜正在用膳。
      
      看到那满桌子的菜点,她下意识往后退。
      
      已然发现她的赫连煜冷眼一扫:“进来。”
      
      徐嬷嬷忙回头,一看她往后缩,登时皱眉。
      
      张莹琇赶紧紧走两步跟上。既然狗皇帝不嫌弃,她想那么多干嘛?
      
      如是,她便心安理得的,抱着沐浴过某种气味的册子进入膳厅。
      
      好在赫连煜也没让她伺候。
      
      张莹琇抱着匣子站在边上,低头盯着地板发呆。
      
      赫连煜吃饭不慢,但吃得多,合计下来还是算慢。
      
      好在张莹琇前几天才扎了几天马步,就站那么一小会儿,她已经不太当回事了。
      
      待赫连煜用完膳,再来一套擦拭喝茶的流程,终于有功夫搭理她了。
      
      “册子整理好了?”
      
      张莹琇忙道:“禀皇上,整理好了。”
      
      赫连煜伸手:“拿来。”
      
      张莹琇忙打开匣子,取出里头册子,双手递过去。
      
      赫连煜没接,扫了眼她置于小几上的匣子,问:“统共写了几册?”
      
      张莹琇眨眨眼,老实道:“一册。”
      
      她的毛笔字太糟糕,想写工整就很难了,更别说写成那种牛逼轰轰的蝇头小字。字一大,写下来,页数便多了。
      
      但也就将将写了一册,虽然厚了点。
      
      赫连煜露出抹意味不明的神色:“是吗?”
      
      张莹琇的心顿时提了起来。
      
      可惜狗皇帝却不再说话,顺手接过册子,低头开始翻看。
      
      张莹琇紧张兮兮地盯着他。
      
      赫连煜翻开册子,早晨看过的字迹再次呈现眼前,他登时皱眉。
      
      张莹琇大气也不敢喘一下。她对自己的书法非常有自知之明,狗皇帝早上才让她练书法,不会这会儿就开始挑毛病吧?
      
      好在,赫连煜没打算盯着她这毛病说事,草草翻了几页,他面上的神情越发微妙了。
      
      偷眼打量他的张莹琇更紧张了。
      
      这丫想干嘛赶紧说啊,吊着胃口急死个人了。
      
      巴巴地等了半天,赫连煜终于翻完,抬头,问:“此库房的金器,你都登录了?”
      
      “……是。”张莹琇小心翼翼。
      
      赫连煜勾唇,扔开册子,道:“去库房取一件花鸟纹双耳金壶过来。”
      
      花鸟纹双耳金壶?
      
      张莹琇回忆了下,仿佛是有那么一个金壶,心里略松,便问:“敢问皇上,广储司倘若不肯给奴婢呢?”
      
      赫连煜转向徐嬷嬷:“嬷嬷去拿令签,让她去取物件过来。”
      
      “是。”徐嬷嬷看了眼张莹琇,转身进了东暖阁。
      
      张莹琇眨眨眼。她怎么仿佛,在嬷嬷眼里看见几许……同情?
      
      是不是她遗漏了什么地方?狗皇帝难道又给她埋坑了?
      
      未等她想明白,赫连煜已经转头吩咐长福别的事儿,她只得按捺下忐忑,安静等着。
      
      很快,徐嬷嬷便取来令签,递给她,道:“一签取一物,交给广储司当值的司库大人便可。”
      
      “是。”
      
      张莹琇拿了令签,匆匆奔向广储司。
      
      听说有皇上令签,司库匆匆赶来。
      
      虽说张莹琇这俩日都在此盘点,但这位司库依然检查了张莹琇的宫牌,又看了令签,才缓下神色,问:“要取何物?”
      
      “花鸟纹双耳金壶。”张莹琇心里念了好几遍了,对方一问,立马接上,完了还体贴地补充,“银库八号房的。”
      
      司库瞅了她一眼,让人取来银库八号房的物册。
      
      张莹琇淡定地站着等。
      
      很快,物册被取过来。
      
      司库手指蘸了蘸口水,捻开物册,翻开查找,同时问道:“要錾花的还是雕花的?花鸟上面嵌宝石、玉石、珠子吗?”
      
      张莹琇傻眼了:“这个……皇上没说啊。”
      
      司库翻册子的手一顿,皱眉看她:“那你取哪个?拿错了,皇上怪罪下来,你担当得起吗?”
      
      张莹琇张了张口,弱弱道:“皇上既然只说了花鸟纹双耳金壶,那应当是不介意别的细节……咱随便挑个过去便成了。”
      
      司库:……
      
      如此轻忽随意,他自然不肯。
      
      张莹琇想到那小心眼的狗皇帝,硬是挤出几滴眼泪,哭哭啼啼地求情。
      
      好说歹说,终于说得司库给她进去拿一件。
      
      开了库房,司库领着太监当先进去,张莹琇屁颠屁颠跟在后头。
      
      还没站稳脚呢,便听得前边的司库大吼:“谁?哪个臭小子把库房整成这样?”
      
      两名太监也看到库房境况了,立马回头看向张莹琇。
      
      司库随即瞪向她:“你弄的?”也是,这两日就这宫女进来盘点了,跑不开就是她了。
      
      张莹琇有点懵,环视一周,小心翼翼道:“怎、怎么了?这不挺整齐的吗?”
      
      司库瞪她的眼神几乎喷出火来:“你来登记造册,为何要将库房倒腾得如斯混乱?”
      
      这话张莹琇不爱听了。
      
      这屋子里的生活金器,每一类金器,都有十几、好几十件。但她昨儿进来的时候,全都是胡乱摆放的。
      
      她帮忙将所有器物重新归置了,这人怎么还说她乱摆?
      
      没错,张莹琇登录造册的时候,便已觉出不便。
      
      反正都要登记了,她索性将所有金器重新整理,同类型的放在一起,按照大分类、小分类做好刚要
      
      这样,她在登录的时候,同款东西,写个名字,再加个数量,便完事了。
      
      折腾两天,还是因为她需要搬动器物,重新归置。
      
      要不然,速度会更快一点。
      
      故而,听司库指责她搞乱了库房,她可不服气了。
      
      “哪里乱了?这不是好好儿的吗?”这丫又不是她领导,也跟她没有什么利益关系,她才不要委曲求全,站着挨骂。“您老行不行啊?不行让开,我自己去拿。”
      
      两名太监瞪大眼睛看她跟司库顶嘴。
      
      司库气得额上青筋直冒:“你知道不知道库房物件是按照什么要求摆放?”
      
      张莹琇嘟囔:“原来乱糟糟的,谁知道啊。”
      
      “……”司库厉声道,“广储司府库有几何你知道吗?广储司有银、皮、瓷、缎、衣、茶六库。银库只占其中之一,而金器又只占银库的一小部分。不说别的,你知道广储司有多少壶吗?”
      
      张莹琇自然不知,听到司库这般列举,方才在太极殿的不对劲,再次浮现心头。
      
      司库继续训斥,“银库里存放金器的库房,从八号房一直摆到十四号房,光是金壶,就有不下百件,倘若按照你这法子,要从中找一个合适的壶,谈何容易?”
      
      张莹琇咽了口口水,问:“那,该如何分类摆放?”
      
      见她终于服软知错,司库没好气:“自然是按照材质、技艺分类。”将手里的物册举给她,“看看,这般分类,不管主子们要什么东西,第一时间便能找到。”
      
      张莹琇急忙凑过去——
      
      第一横排,是目录:【库-材质-技艺-纹路-造型-器】
      
      再往下,是:
      
      【银库八号-金-錾(zàn)-花鸟纹-嵌红石-双耳-壶】
      【银库八号-金-錾(zàn)-花鸟纹-留空-双耳-壶】
      ……
      
      张莹琇呆了。
      
      司库冷哼一声,环视一周,从金壶摆放区域提了一件出来,递给她。
      
      张莹琇忙双手抱住。
      
      司库又将物册递到她面前:“看清楚了,这个壶,就是这一行。”
      
      张莹琇张了张口,看向册子。
      
      “银库八号、金、錾、花鸟纹、嵌红石、双耳、壶……”她对着金壶,将物册上的文字一字一字念出来。
      
      【叮!鉴定物品成功,获得经验10】
      【叮!鉴定宝物成功,获得经验10】
      【恭喜玩家激活鉴定技能,获得经验120,获得碎银一两】
      【恭喜玩家激活寻宝技能,获得经验120,获得碎银一两】
      
      ……
      
      ……
      
      ……
      
      艹,她原来整理登录的册子,岂不是全错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皇帝物册登记的方式,瞎鸡儿写的,大家看个乐子就好了。
    下一更,要等我睡醒,困了,躺了。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