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着游戏回古代

作者:沙舟踏翠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014章

      赫连煜扔下任务,拍拍屁股走了,留下张莹琇一个人风中凌乱。
      
      不,张莹琇还没得功夫伤怀,她还得干活呢。
      
      狗皇帝走了,他用过的餐具、杯具、各种擦手擦嘴帕子……尤其,她的定投上司徐嬷嬷还站在屋里。
      
      反正呢,张莹琇作为一名宫女,是不敢发呆了。
      
      帮着其他宫女将桌上餐具收进匣子,擦好桌子,一转头,别的地方都已经干净溜溜的了。
      
      张莹琇默了。
      
      这么多人就伺候狗皇帝一个,日常的活儿真的太少了!
      
      当然,徐嬷嬷是听不到她心里的话。
      
      她正板着脸四处转了一圈,时不时伸手指摸一摸、捻一捻。
      
      检查完毕后,她脸上才显出几分笑容:“不错。”环视一周,道,“咱们当下人的,不能为主子分忧,这起居日常,便得伺候的尽心尽力。”
      
      “是。”众宫女福身。
      
      徐嬷嬷满意点头,视线转到张莹琇身上,语气淡淡道:“莹琇,方才皇上说的什么你听见了吧?”
      
      张莹琇小心翼翼:“回嬷嬷,听见了。”
      
      “待会我给你库房钥匙,你随我去库房清点。”
      
      “……是。”真给她盘点?皇帝库房诶,不是应该很重要吗?张莹琇又激动又忐忑。
      
      “屋里的活儿也不许偷懒。”徐嬷嬷看着她,“这些日子我也看了你的表现,不会偷懒耍滑,主子吩咐下来的事情也都会乖乖完成,挺好的。”
      
      被表扬了。张莹琇心里松了口气。
      
      “不过,”徐嬷嬷话锋一转,“不管皇上如何宠爱于你,你也得谨记自己身份,不可恃宠生娇。”
      
      张莹琇:……???
      
      她哪里受宠爱了?!
      
      徐嬷嬷却不再多说,转头朝众人道:“莹琇手里杂事多,屋里的活儿还是你们干着。”顿了顿,她严肃道,“我不管你们心里有什么想法,在我这里,皇上才是第一位的。倘若因为谁的私心耽误了事儿,我定不轻饶。”
      
      众人忙肃手应喏:“是。”
      
      张莹琇自然也在其中。
      
      徐嬷嬷注意到,横了她一眼。
      
      张莹琇缩了缩脖子。干、干嘛?听令还不行吗?
      
      徐嬷嬷皱了皱眉,扔下一句“跟我来”,转身离开。
      
      叫谁呢?张莹琇偷偷打量左右。
      
      “愣着做什么?”徐嬷嬷不悦回头。
      
      看的是她?
      
      张莹琇一激灵,忙不迭跟上去。
      
      徐嬷嬷也不说话,先进了东暖阁,从博古架上拿下一盒子,从中取出一枚钥匙。
      
      然后带着好奇张望的张莹琇出了正殿。
      
      穿过抄手游廊,直奔后罩房。
      
      太极殿的院子非常大,抄手游廊就很长。
      
      张莹琇没来过后殿这边,忍不住四处打量。
      
      后殿这里也如前院一般,没有太多人,只有巡逻的佩刀侍卫。
      
      这些侍卫,张莹琇还挺眼熟的。毕竟她在前殿扎马步扎了好几天,巡逻的侍卫每天都得在她面前晃几圈的。
      
      除此之外,后罩房还有几名太监,不是前殿那些洒扫的太监,是膀大腰圆、目光如炬的壮太监。
      
      看到徐嬷嬷领着张莹琇过来,一名看似领队的太监向徐嬷嬷行了个礼:“嬷嬷,是不是皇上有何吩咐?”
      
      徐嬷嬷回了半礼,然后指了指张莹琇,道:“皇上吩咐,让莹琇清点库房整理成册,接下来这段时间,有劳刘公公给与方便了。”
      
      刘公公眯眼打量张莹琇,仿佛在记住她的模样,也仿佛在看,是什么样的丫头让皇上重用。
      
      张莹琇敛眉朝他福了福身:“刘公公好。”
      
      刘公公“嗯”了声,转回去问徐嬷嬷:“嬷嬷,是要开始盘点了吗?怎的只有一名小丫头?”
      
      徐嬷嬷点头:“嗯,广储司那边还缺人,估计长福还没弄妥当,先让这小丫头点一遍,反正库房要过几遍,不着急。”
      
      刘公公依然皱眉:“没得让一小丫头来盘点的,她——”
      
      徐嬷嬷跟着皱眉:“皇上这么吩咐了,咱们当下人的听着便是了。”
      
      刘公公哑然,抱拳道:“是奴才僭越了。”然后掏出一把钥匙,将身后之门打开,伸手引道,“嬷嬷请,莹琇姑娘请。”
      
      徐嬷嬷这才松开眉心,点了点头,当先走进屋里。
      
      张莹琇朝刘公公福了福身,跟着进屋。
      
      然后就有点傻眼了。
      
      不是被闪闪金光暴击了,而是被屋子的狭小和局促惊着了。
      
      真的很小,四四方方一屋子,三面都是墙,唯一的光源是她身后的木门。
      
      而在她进屋后,刘公公还贴心地将屋门给虚掩上,顿时,这屋子更昏暗了。
      
      还有点恐怖。
      
      张莹琇紧走两步,挨到徐嬷嬷身后。
      
      咔嚓一声轻响,然后是钥匙的叮当碰撞声。
      
      张莹琇好奇探头——
      
      一箱子形状各异的钥匙。
      
      张莹琇:……
      
      瞬间看到自己窝在库房盘点的未来。
      
      她在心底打着算盘,就没注意徐嬷嬷已经挑出钥匙、盖上箱子并锁好,然后转身——
      
      “作死啊?!贴这么近?!”吓了一大跳的徐嬷嬷斥道。
      
      张莹琇干笑,忙不迭退开两步。
      
      好在徐嬷嬷也不打算在此教训她,将钥匙递给她,道:“虽然不知道皇上为何安排你清点库房,但该做的事情还是得做。这是银库八号房的钥匙,这屋子都是金器,你先清点这个。什么时候点完了,什么时候再来找我取下一个屋子的钥匙。”
      
      张莹琇哆嗦了:“一屋子要点、点、点几天?”
      
      徐嬷嬷眼里仿佛带着些许同情:“你一个人的话,怎么着也得三四天吧。”
      
      张莹琇:……
      
      她咽了口口水:“皇上有多少间库房?”
      
      徐嬷嬷瞪她:“你管皇上有多少库房,好好点就是了。”钥匙往前递,“拿着。”
      
      张莹琇神情怪异,哆嗦着手接过来。
      
      不是怕的,是开心的。
      
      一个人盘点,不需要跟人打点关系,不用对谁卑躬屈膝,还能刷经验!
      
      简直不要太开心啊!
      
      徐嬷嬷又道:“待会随我去取纸笔。”毕竟要登记造册。
      
      “是!”兴奋溢于言表。
      
      徐嬷嬷疑惑地看她一眼。
      
      张莹琇立马收敛神情,垂眉敛眸,一副端静温婉的模样。
      
      徐嬷嬷:……
      
      也不管她了,抬脚出去。
      
      待俩人出了小间,刘公公便将屋子重新锁上。
      
      张莹琇揣着钥匙,随徐嬷嬷去领了笔墨纸砚,再出太极殿,直奔徐嬷嬷口中的广储司。
      
      也不远,就在太极殿西边。
      
      远远看去,整个广储司外围全是持枪侍卫,不光有巡视的,还五步一岗,十步一卫,看得张莹琇咋舌不已。
      
      有徐嬷嬷领头,她自然顺利进了广储司。
      
      再然后是银库八号房。
      
      满屋子金光闪闪、金光灿烂、金——
      
      守在外头的太监摆进来一个木桶,一个暖壶一个杯子。
      
      张莹琇诧异:“这是——”
      
      “砰!”
      
      木门被拉上。
      
      然后是上锁的声音。
      
      张莹琇大惊,扑过去:“嬷嬷?!”这是干嘛这是干嘛?不是要盘点吗?
      
      隔着木门,徐嬷嬷的声音淡定如初:“为防止中饱私囊,盘点期间不许出库,出库必得全身搜查。”
      
      张莹琇:“……”
      
      她艰难地看向那个旧兮兮、仿佛还沾着许多陈年痕迹的木桶上——特么的那难道是她的恭桶?!
      
      虽然屋子里就她一个,可这也——
      
      “好好盘点,我会在午膳前来接你。”外头的徐嬷嬷又说了句。
      
      张莹琇忙朝着门外求饶:“嬷嬷,奴婢不想盘点了!嬷嬷帮奴婢跟皇上求饶吧……”
      
      可惜,外头再无动静了。
      
      隔着厚厚窗纸,只能看到门口杵着两名身影——估计就是方才守门的两名太监。
      
      张莹琇欲哭无泪。
      
      再看这满屋子金光灿烂……想到徐嬷嬷方才说每次盘点都要经过几波人,登时觉得这些金灿灿的玩意散发着恶心的屎尿味!
      
      想到那狗皇帝给自己搞了这么一个破差事,张莹琇恨不得打爆他狗头!
      
      还是得干活。
      
      约莫是为了盘点方便,屋子里有一张条桌一条长条凳,除此之外,就只有三面墙的金器。
      
      这屋子的金器,全是生活用具。
      
      雕花金唾盆、雕花金水盆、雕花金壶、雕花金茶碗、雕花金香薰炉、嵌宝石金葫芦盒……
      
      张莹琇捂着鼻子大概扫了遍,再看系统技能,一点动静都没有。
      
      这怎么开启?
      
      难道是要念出来?
      
      张莹琇无奈,看了眼外头,松开鼻子,对着面前的金唾盆低声道:“金唾盆。”
      
      毫无动静。
      
      “纯金唾盆。”
      
      没动静。
      
      张莹琇挠头:“雕花金唾盆?”
      
      系统仿佛死了一样。
      
      这还怎么玩?
      
      张莹琇没辙,只得认命地开始铺纸磨墨——还是先干活吧,这么多呢。
      
      歪歪扭扭写了几页,生理需求就来了。
      
      张莹琇瞅了眼那旧旧的恭桶,憋住。
      
      其实恭桶还是冲洗干净了的——但再干净,也是多人使用过的旧恭桶——呕,不能再想了。
      
      又写了几页,真憋不住了,张莹琇终归还是含泪解决了。
      
      为了减少如厕次数,她整个白天滴水不进,生生撑到徐嬷嬷过来。
      
      然后是全身搜查。
      
      张莹琇悲愤不已。
      
      想到这破工作还是自己作死搞来的,她就更想哭了。
      
      ……
      
      第二天。
      
      张莹琇照例伺候狗皇帝穿衣洗漱。
      
      穿好衣物后,赫连煜瞟她一眼。
      
      张莹琇顿了顿,不情不愿地接过宫女们递上来的唾盆。
      
      还不敢闭眼,只低着头,双手尽量平举出去。
      
      ……勉强算有点进步吧。赫连煜气闷,索性不管她,开始洗漱。
      
      一切妥当后,赫连煜坐下来,不着急喝燕窝,先问她:“昨日盘点金器,可欢喜了?”
      
      张莹琇挤出一张比哭还难看的笑脸:“禀皇上,能替皇上分忧、能清点库房金器,奴婢对皇上的感恩有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又如黄河泛滥,一发而不可收拾。”
      
      赫连煜:……
      
      他只怔了一瞬,立马冷笑:“往日怎不见你这么能说?”
      
      张莹琇:……坏了,忘记人设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如滔滔江水那句呢,来自周星驰的电影。
    ***
    恢复日更,如有事情不更会请假。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