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着游戏回古代

作者:沙舟踏翠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013章

      “这么说……”赫连煜故意拖长音。
      
      张莹琇紧张得睫毛颤动。
      
      赫连煜暗哼一声,接过新玉递来的帕子,慢条斯理擦拭脸面,然后擦拭手,完了扔开,这才慢腾腾看向她,问道:“你很喜欢金子?”
      
      张莹琇小心翼翼:“皇上,哪有不爱金子的人啊?奴婢就是凡夫俗子,看到金子会心动很正常啊。”
      
      新玉又递了一块新帕子过来,赫连煜接过来,再次擦脸:“是吗?”
      
      隔着湿帕子,狗皇帝的声音有些模糊。张莹琇咽了口口水:“奴婢不敢欺瞒皇上。”
      
      “嗯,你不敢欺瞒。”赫连煜扔了帕子,冷笑,“你倒是敢大不敬。”
      
      张莹琇缩了缩脖子,不敢说话了。
      
      “跪着做什么?”赫连煜瞪她,“去洗手伺候。”
      
      你自己的口水,洗什么洗?张莹琇腹诽。
      
      眼见他大步出去,张莹琇忙不迭爬起来,冲去角房找水洗手。
      
      然后磨磨蹭蹭转进起居室。
      
      恰好看见徐嬷嬷端着盅燕窝进门。
      
      这回不需要赫连煜开口,她便识趣地跟过去。
      
      有徐嬷嬷在,她倒不用近身伺候,只需要给其打下手。
      
      待赫连煜喝上燕窝了,徐嬷嬷才开始低声禀事。
      
      “西六宫都分配妥当了,除了几位娘娘有些不满,大体都安置好了。那几位娘娘也并不是闹事,只那几处宫殿有些破漏,奴婢已向营造司的人交代过,接下来会紧着她们的住处。”
      
      赫连煜“嗯”了声,问:“丽贵太妃呢?”
      
      徐嬷嬷顿了顿,看看左右,声音又压低了几分:“非常配合,甚至还帮着教训那些跳出来的妃子。”
      
      “是吗?”赫连煜仰头,直接干了碗里的燕窝,放下碗,道,“往她宫里安插人了吗?”
      
      “都安排好了,成太妃、淑太嫔等人宫里都安排了。”
      
      “嗯。盯着点。”
      
      “是。”
      
      寥寥几句,暗藏的风起云涌,听得张莹琇心惊胆战。
      
      “皇上,如今宫里没有主事之人,若是出事,奴婢出面多有不便,还是需尽快迎娶皇后,稳住三宫六院。”
      
      赫连煜皱眉:“朕心里有数。”
      
      “主子。”徐嬷嬷也跟着皱眉了,甚至还改口唤他主子,“这事儿不能再有数了,得提上日程了。”
      
      她一手带大的孩子,心里想什么,她还不知道吗?
      
      赫连煜哑然。
      
      哦吼,狗皇帝挨说了。张莹琇立马竖起耳朵偷听。
      
      徐嬷嬷谆谆善诱:“主子,您光是料理朝廷繁杂诸事,已是从早忙到晚,如何能再分神顾着后宫?这些琐碎事,自该交给女人来打理。”
      
      赫连煜薄唇抿得直直的,抗拒之情不言而喻:“不着急,外面浑水摸鱼者众,需得慢慢相看。”
      
      徐嬷嬷叹了口气:“主子,那也得相看啊。”
      
      “……”
      
      “主子,您年纪不小了!”她恨铁不成钢,“连年岁比您小的庸亲王、怡亲王都已经有了孩子,您就算不为自己考虑,也得为大衍将来考虑一二。”他现在可是皇上。
      
      赫连煜沉默片刻,终于松口:“朕知道了,明儿跟太傅他们商量一二。”
      
      徐嬷嬷松了口气,高兴地“诶”了声,然后福身告罪:“是奴婢僭越了,万望皇上勿要怪罪。”
      
      赫连煜脸上终于带出分笑意:“嬷嬷你但凡唤‘主子’,朕定要挨骂。只有叫‘皇上’的时候,才规规矩矩的。”
      
      徐嬷嬷苦笑:“往后还是得改改,不好让皇上难做。”
      
      赫连煜皱眉:“还有什么难做的?倘若朕当了这皇上还护不住你们,那要这皇位有何用——”
      
      “哎呦。”徐嬷嬷吓了一大跳,急忙打断他,“皇上,该传膳了。”同时警告般巡视屋里众宫女太监,“都把嘴巴闭严实了,太极殿里的话,一句都不许外传。”
      
      所有人低头肃手:“是。”
      
      徐嬷嬷这才松口气。
      
      赫连煜不以为意,轻描淡写道:“嬷嬷无需紧张,若是传出去了,换一批人便得了。”
      
      换……怕不是全部杖毙换新人吧?张莹琇联想到初入太极殿那批灰名尸体,打了个冷战。
      
      赫连煜正好看了个正着。
      
      他登时轻哼:“这会儿知道怕了?不是金子更喜人吗?”
      
      张莹琇:……
      
      不知情况的徐嬷嬷懵了,顺着他的视线看向张莹琇,皱眉:“可是这丫头犯事了?”问的是赫连煜。
      
      后者收回视线,道:“小事,朕自会罚她,嬷嬷你先去忙吧。”
      
      徐嬷嬷的视线在俩人身上打了个转,皱起眉头,刚要说话,长福来问是否该出门了,她只得压下话头不提。
      
      见赫连煜起身,张莹琇立马往徐嬷嬷后头缩。
      
      可惜,躲是躲不过去的了。
      
      赫连煜冷眼一扫,她立马出来,乖乖跟上。
      
      一路快步,很快便到了老地方——演武场。
      
      今日陪练的不是赵统领,是另一名精瘦些的汉子。
      
      赫连煜话不多说:“上弓。”
      
      立马有太监识趣地送来一大一小两把弓箭。
      
      张莹琇苦着脸接过来,还不忘低声道句谢。
      
      小太监有些惶恐,连道了几声“不敢”。
      
      前头的赫连煜听到动静,眼底飞快闪过抹异色。
      
      他低下头,试了试弓弦,满意点头,然后唤道:“张莹琇。”
      
      “奴婢在。”张莹琇战战兢兢。
      
      “与朕比试比试。”赫连煜拿弓梢朝靶子方向指了指,“你若是今儿输了,还得受罚。”
      
      罚什么?罚蹲马步、提水桶,还是练箭法?
      
      张莹琇苦着脸问:“敢问皇上,这规则……”
      
      赫连煜不答,只吩咐边上太监放两个杯子过去。
      
      很快,原本立着靶子的地儿换成两个木墩,以及木墩上的小酒杯。
      
      赫连煜满意地收回视线,道:“知道你力道不大,朕也不欺负你,那酒杯落地碎了,也算你赢。”
      
      张莹琇:……
      
      这特么就难玩了。
      
      她现在箭法都三级了,准头是没问题的,要是赢了狗皇帝……
      
      按照他这锱铢必较的做派,肯定完蛋。
      
      再怎么罚,也比赢了皇帝安全吧?
      
      她还在犹豫,赫连煜已经抽了支羽箭,架到弓弦上,道:“开始吧。”
      
      竟然就要开始了。
      
      张莹琇紧张极了,目不转睛地盯着他。
      
      穿着武服的赫连煜双腿分立,握着弓箭的姿势又高又挺拔,配上那挺立的五官,看得她忍不住恍神——
      
      “咻——”
      
      “啪!”
      
      接连两声,惊得张莹琇立马回神,扭头望去,就看到一小太监飞奔过去,托起木桩上的一个小托盘,微微倾斜往这边示意——
      
      酒杯被震碎了。
      
      张莹琇惊了。这力道牛逼啊,狗皇帝竟然不是花架子?!
      
      却听狗皇帝呵斥她:“快点。”
      
      张莹琇没法,磨磨蹭蹭从箭壶里抽了支羽箭出来,慢慢架到弓箭上。
      
      【3级箭法:蓄力32%】
      【3级箭法:蓄力57%】
      
      同时,准星浮现在前边。
      
      张莹琇下意识将准星对准远处那个小酒瓶,顿了顿,慢慢挪开一丢丢。
      
      【3级箭法:蓄力89%】
      【3级箭法:蓄力100%】
      
      “咻——”
      
      张莹琇紧张地盯着羽箭。
      
      理所当然的,羽箭擦着木墩飞驰而过,力竭而落。
      
      赫连煜眯眼看她:“再来一次。”
      
      张莹琇:……
      
      “射不中……”赫连煜勾唇,“喜欢金子?那就罚俸三月。”
      
      钱财乃身外之物,罚俸就罚——
      
      去他的狗皇帝,竟然想不给她发工资让她白干活?!
      
      张莹琇怒从中起,立马抽箭瞄准,拉弓——
      
      “咻——”
      
      “啪。”
      
      酒杯被羽箭撞落地面了。
      
      她一抹鼻尖,扭头看向赫连煜。
      
      后者盯着酒杯那头不知道在想写什么。
      
      张莹琇顿时回神。坏了,没憋住……这不算赢了吧?顶多算平手吧?狗皇帝应该不会记仇吧T_T
      
      半晌,赫连煜终于回神,随口一句:“不错,继续练。”完了他却扔了弓箭,转头去找边上站着的那名精瘦汉子。
      
      再然后,他便带着一群太监跑没影了。
      
      张莹琇:???
      
      她是继续练箭??
      
      她挠了挠头,看看边上的小太监们,默默抽了支羽箭,慢吞吞地练了起来——她是宫女,她是宫女啊!这日子啥时候是个头啊?
      
      好在,狗皇帝不是要折腾她。
      
      不到两刻钟,狗皇帝带着一身汗意回来了。
      
      张莹琇立马扔了弓箭跟上去。
      
      一行人打道回太极殿。
      
      好在狗皇帝沐浴更衣不需要宫女伺候,张莹琇便在外头甩胳膊放松。
      
      新玉已经带着人开始收拾桌子摆放餐具。
      
      张莹琇想了想,没插手。
      
      赫连煜带着水汽出来的时候,长福也带着人端着签牌进来了。
      
      赫连煜顺势斜睨一眼张莹琇。
      
      ……狗皇帝。张莹琇腹诽完,老老实实站出来,开始给这位懒主儿念签。
      
      念完签牌,伺候完早膳,狗皇帝就要去前边办公了。
      
      张莹琇雀跃不已,边伺候他擦嘴喝茶,边等着他滚蛋。
      
      赫连煜抿了口茶,放下茶盏,看向她,再次道:“你喜欢金子?”
      
      !
      
      没完没了了是吧?
      
      张莹琇绷紧神经。
      
      她想了想,谨慎答道:“回皇上,奴婢不止喜欢金子,还喜欢玉石、古籍、古玩……只要有价值,奴婢都喜欢。”这样总不会被坑了吧?
      
      万一这狗皇帝小心眼地让她扛着金盆、金鼎蹲马步,她真的会废的。
      
      赫连煜仿佛察觉她心情,勾起唇角,道:“那正好,库房里的东西太多,回头你去清点清点。”
      
      重音:你。
      
      张莹琇:……
      
      皇帝的库房诶,她一个人清理,是要清理到入土吗?
      
      就知道没好果子吃。
      
      诶,等等,她不是要练习鉴定、寻宝技能吗?这、这岂不是送上门的刷钱副本??
      
      张莹琇当即大喜,清脆地应了声:“是。”
      
      赫连煜挑眉看她:“看来,你确实喜欢。”
      
      张莹琇想起这丫的尿性,立马整肃神情,道:“奴婢无状,让皇上见笑了。”
      
      赫连煜轻描淡写:“无事,把活儿干好就行。”顿了顿,补充道,“既然你喜欢金子,就从金器开始吧。”
      
      张莹琇应得响亮:“是!”
      
      “……”赫连煜状若无意,“会书写吧?记录得工整些。”
      
      张莹琇:……
      
      艹,她不会毛笔字!!!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