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着游戏回古代

作者:沙舟踏翠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011章

      张莹琇上午都在院子里呆着。
      
      蹲马步,提水桶静立,蹲马步,提水桶静立……
      
      前者练下盘,后者练臂力。
      
      太极殿里的宫女们打扫、擦洗、晾晒……来来去去的,路过张莹琇这块地儿的时候,都忍不住投给她同情的眼神。
      
      可怜的张莹琇已经顾不上她们了。
      
      她提着水桶的胳膊已经开始哆嗦,双腿更如灌了铅般沉重。
      
      若不是意志力支撑着她,她估计就要倒了。
      
      可是没倒,不代表还能好好站着。
      
      这不,看到她东倒西歪的状态,安荣想叹气了:“莹琇姑娘,您这样,待会皇上回来,咱家也不好交代啊。”
      
      张莹琇哭丧着脸:“公公,我真的要坚持不住了。”
      
      “莹琇姑娘,”安荣也颇为不忍,“您再坚持坚持吧。这习武啊,刚开始总归是难一点,多练练,后面就会好了。”
      
      她知道啊。
      
      问题是,她就一宫女,她为什么要练武啊?!!
      
      “公公。”张莹琇舔了舔嘴唇,小声问,“反正皇上还没回来,不如,让我站着歇会吧?”
      
      她是觑着这位公公并不是那种很严肃严厉之人。
      
      不说他头上顶着的黄名,他已经仁至义尽了,不光把她头上的书册搁到一遍,还把倆木桶里的水倒掉了许多。
      
      就冲这,她就觉得这位安荣公公面貌可亲,是和善人。
      
      要不,她还不敢开口呢。
      
      安荣公公无奈:“莹琇姑娘,您也别怪洒咱家,皇上说了,他未回来之前,您都不许歇息。”
      
      ……狗皇帝!张莹琇暗自咬牙。
      
      安荣既然这么说,她也只能继续了。
      
      再看一眼她东倒西歪的模样,安荣也很想叹气。
      
      ***
      
      与朝廷重臣议完政事,又批了会奏折,赫连煜有些累了,停下笔,抬手捏了捏眉心。
      
      长富立马将温茶送到他手边,轻声道:“皇上,时辰差不多了,是回宫用膳,还是让人传膳过来?”
      
      赫连煜扫了眼日晷,想起什么,问:“那边如何?”
      
      长富愣了片刻才反应过来:“是莹琇姑娘吗?这个,奴才不得而知。”
      
      赫连煜皱了皱眉,索性撂笔,起立:“走吧,回宫用膳。”顺便看看那丫头练得如何。
      
      “诶。”
      
      “那瓶花雕酒,弄一点给太医院的人看看,看看能不能做出来。”
      
      “……是。”昨儿才从张莹琇那儿收来的花雕酒,长富自然记得。他顿了顿,欲言又止,“皇上,那位莹琇姑娘……”
      
      赫连煜扫了他一眼:“说。”
      
      长富咽了口口水:“若是莹琇姑娘与那位有瓜葛,咱们,是不是得善待一二?”让安荣去教习武,还不许休息,一娇滴滴的小姑娘,如何撑得住?
      
      这不是折腾人吗?
      
      赫连煜沉默片刻:“朕心里有数。”
      
      长富偷觑他一眼,咽下到嘴的话。
      
      一行人紧走慢赶回到太极殿。
      
      绕过玉照壁,赫连煜一眼便看到院里蹲着马步的张莹琇。
      
      倘若这也算蹲马步的话。
      
      他放慢脚步踱过去。
      
      “……您可蹲好了,这样儿可没法——”正在跟张莹琇说话的安荣一激灵,跪下行礼,“皇上万福。”
      
      侧对院门的张莹琇只眼角扫到一抹明黄色衣角,她一喜,立马松手欲跪——
      
      “站好。”赫连煜面无表情道。
      
      张莹琇僵了僵,坚定地跪了下去,有气无力道:“皇上万福。”开玩笑,跪下就是休息,还不知道狗皇帝要怎么折腾她,绝对不能错过这个机会。
      
      赫连煜:……
      
      他索性转去问安荣:“她练得如何?”
      
      安荣有点紧张:“回、回皇上,莹琇姑娘一上午都很努力,就是、就是……”
      
      赫连煜皱眉。
      
      张莹琇已经破罐子破摔,跪着装死。
      
      那厢,长富听不下去呵斥出声:“好好说,吞吞吐吐的作甚?”
      
      “是,是。奴才谨遵皇上旨意,让莹琇姑娘练习马步和臂力。只是,莹琇姑娘底子不好,坚持不了太久,便难以维持动作……奴才以为,习武应循序渐进,不可——”
      
      “嘘。”长富吓了一跳,低声呵斥,“让你回话,没得这么啰嗦。”
      
      安荣缩了缩脖子:“是。”
      
      赫连煜倒是多看了他两眼,又问:“原来在何处当差?”
      
      长富忙答:“回皇上,安荣原来在箭亭当值,会些许拳脚功夫,是赵统领举荐过来的。”
      
      赫连煜微微点头:“还不错。”
      
      长富有底了,心里给安荣记了一笔,等着回头把人调进来。
      
      安荣还不知道,得了皇帝赞赏,他已是惊喜万分。
      
      未等他开口致谢,赫连煜又问:“她练了这许久,有何进步?”
      
      她,自然是指张莹琇。
      
      张莹琇瞬间竖起耳朵。
      
      安荣挠了挠头:“回皇上,练习的时间太短,奴才看不出来。”
      
      赫连煜眸中神色翻涌。不像她,她学什么东西都很快,只要练习,便能上手,甚至成为个中高手……让年幼的他备受打击。
      
      定定地看着那张与记忆力同出一辙的脸,他如是道:“继续练,什么时候能把弓拉满了,什么时候算完。”
      
      “是。”
      
      张莹琇:……她为什么要拉弓?为什么?!!
      
      当然,她没有发言权。
      
      好在,赫连煜良心发现了,道:“歇着去吧。”
      
      张莹琇一口气还没松下来,就听他又道:“午后接着练,”
      
      张莹琇:……
      
      赫连煜转身,扔下一句:“什么时候能把弓拉满了,什么时候再回屋里伺候。”
      
      张莹琇登时大喜——
      
      “让人盯着进度。”赫连煜头也不回,“十天不能射靶,拉去杖毙。”
      
      张莹琇:……
      
      狗皇帝!!
      
      ***
      
      有了赫连煜那几句话,接下来几天,张莹琇仿佛在军训。
      
      但总比在屋里轻松些。
      
      训练是身体累,在屋里伺候,那是身心俱疲。
      
      既然只是训练,那一日两餐,和午间的歇息,都是有的。
      
      跟她原来的世界不一样,这里没有什么一日三餐,只有早晚两膳。
      
      尤其是太监宫女们要干活,这两餐,便都是正餐。在太极殿,这两餐更是实打实的菜肉皆有。
      
      至于用膳时间,则根据班次来倒。比如这几日,张莹琇是跟着早班的人一块儿用膳,辰时一顿,未时一顿。
      
      这样,算下来,她每天只需要从辰时末开始练习,扣掉午歇一个小时,晚膳半个小时,一天的练习时间,其实还不到七个小时。
      
      完了便是她的自由时间。
      
      她顿时觉得自己赚了。
      
      不说这两天,原身这几年窝在宫里,连路都少走,站一会儿就累得不行。加上有些营养不良,身体着实是有点糟糕。
      
      故而,这几天练下来,虽然身体累得很,她还是感觉赚了——就当自己在军训、在锻炼身体呗。
      
      故而,她是老老实实跟着安荣练习扎马步、提水桶。
      
      练了几天,安荣觉得差不多了,就把她带到校场,拿了把小弓给她练习。
      
      到了这个环节,张莹琇就爽了。
      
      下盘、力量这些基础功夫,游戏系统还没有——听说后期升级就会开放这一块,但她没等到。
      
      故而,目前她拥有的系统,只有常规技能,比如箭法、比如裁缝。
      
      有系统,力量也上来了,她的箭法要升级,还不是妥妥的?
      
      于是,安荣就眼睁睁看着这位蹲马步还会打摆子的小姑娘,一箭比一箭厉害,一箭比一箭稳当。
      
      箭箭中靶。
      
      摸了弓箭不到两天,安荣便汗颜退下,将她交给赵统领,当然,也得跟长福报一声。
      
      长福想到赫连煜给的时间还未到,便将其搁置一边。
      
      故而,当赫连煜想起张莹琇,抽空过来瞅一眼的时候,就看到赵统领绕着张莹琇不停转,双手挥舞,眉飞眼笑。
      
      那张与她万分相似的脸也是笑意盎然。
      
      刺眼的很。
      
      他冷下脸,大步过去。
      
      “皇上万福!”场中众人终于看到他了。
      
      赫连煜面无表情,盯着张莹琇的后脑勺,道:“看你如此轻松,想必箭法已然大成。”下巴朝靶子一扬,“射一箭看看。”
      
      “是。”张莹琇乖乖起身,转向靶子,抽箭,拉弓,上弦——
      
      “咻——笃!”
      
      射出去的羽箭插在靶子中心轻轻晃动。
      
      赫连煜瞳孔一睁——
      
      “好!”赵统领抚掌大喝。
      
      赫连煜:……
      
      张莹琇朝赵统领笑笑,转回来,低头垂眸,忐忑不安地等着这位狗皇帝校验。
      
      “……还行。”赫连煜违心道。
      
      赵统领当即不服了:“皇上,恕下官直言,张姑娘如此天赋,末将从未得见,若是加以培养,假以时日,定成大器。下官不才,愿意亲自指点。”
      
      赫连煜:……
      
      张莹琇垂眸低头不敢说话。
      
      随侍在旁的长富看看左右,也不吭声。
      
      赫连煜看着张莹琇:“张莹琇,你想留在校场习武?”
      
      语调平静,仿佛是在问她一个无足轻重的小问题。
      
      张莹琇却听得毛骨悚然。
      
      她可从未忘记,这狗皇帝头上顶着红名呢。
      
      故而,她捂着良心,小心翼翼回答:“奴婢不愿意,奴婢只愿伺候皇上左右。”
      
      赫连煜顿觉这丫头顺眼多了。
      
      赵统领却嚷起来:“张姑娘如此天赋,只当个宫女岂不埋没了?”
      
      “哦?”赫连煜看向他,“你觉得张莹琇天赋极佳?”
      
      长富扶额。这大块头是不是脑子缺根弦啊?没看皇上脸色很难看了吗?
      
      赵统领犹不自觉:“皇上,下官不敢妄言,张姑娘箭法天赋极佳,短短三天便百发百中,下官习武多年,从未见过如此天赋之人……皇上,请三思啊!”
      
      赫连煜眸底暗潮翻涌。
      
      他点头:“朕知道了。”
      
      知道什么?张莹琇不敢问。
      
      一行回到太极殿。
      
      屏退众宫女后,赫连煜坐在上首,轻敲桌面。
      
      张莹琇胆战心惊地站在下首。
      
      “张莹琇。”男人终于开口。
      
      “奴婢在。”张莹琇脑袋更低垂了几分。
      
      “你……”赫连煜方要开口,却又顿住。
      
      张莹琇恨不得将他拽过来一顿摇——说话吞吞吐吐的,像什么男人?!
      
      “罢了。”赫连煜却又改口了,“下去吧。明日回殿里当值。”
      
      张莹琇:……就这?就这?把人屏退又罚她站了半天,就为了说这?!
      
      心里骂完,还是得恭恭敬敬福身:“是,奴婢遵命。”
      
      略等了等,确定他再无他话,她才慢慢倒退着出了屋子。
      
      待她离开,长富凑过来:“皇上,这……?”
      
      赫连煜盯着自己的手,仿佛自言自语般道:“你说,朕该怎么对她?”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嘤嘤嘤,笔友还剩下一点,我接下来试试两者同步进行,看看能不能搞过来。
    搞不过来也是这周的事情了,搞完后,下周开始日个六?
    算了算了,先从日三开始做起。
    头秃。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