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娃娃的歌声

作者:顾思维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22章

      方晓很想否认,但她不能,因为这确实就是她的口红,那个花了她330元的廉价口红。口红外壳上的磨损摔痕,她都非常熟悉,只是那本体口红,不知为何会被切走。
      
      方晓将装有口红的证物袋丢到地上,平淡的说道:“口红确实是我的,这我不否认,不过这口红我丢了有一段时间了,我自己都快忘了我有这口红了,倒是你们,还费心的帮我找回来了,真是谢谢啊!”
      
      如果口红是在自己家中或公司被发现的,那她不觉得奇怪,反而觉得挺正常的,可偏偏是在她晕倒的地方被人捡到发现的,这就很可疑了。
      
      “你也不用找借口,这款口红现在已经停产了,市面上的流通并不多。”有人将证物袋捡起来放回李局的桌上。
      
      “这又能说明什么?我都说了我这口红丢了有一段时间了,你不信,我又有什么办法,或许是有人偷了我的口红呢?”方晓虽然有些不解他为何穷追口红这个问题不放是什么意思,但她心里提防着,总觉得李局说的话都是不怀好意的。
      
      “确实要是平常的时候,说明不了什么,但是在将周本健的案子和苗建康失踪案合并在一起后,就能发现很多问题,就说这个口红,通过检测,发现其材质和在苗建康家中桌上发现的泥娃娃嘴上涂抹的红色颜料有所相同,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李局倒是没直接通过口红判定方晓就是凶手,反而继续询问。只是他的这话叫方晓疑惑,她怎么可能知道,再说那什么桌子上的泥娃娃是什么意思?
      
      在郭林他们发现这泥娃娃的时候,方晓还在医院里躺着呢,如果并不是她潜入放置的,那她自然不会知道,当然如果她在撒谎装傻充愣就另当别论。
      
      “意味着什么?李局你说话说明白了行不,别总叫我和你猜谜啊!和你们这种老年人说话真费劲,有代沟!”方晓身子向后靠坐,颇有些不耐烦。
      
      李局眉头轻皱,并未被方晓的态度激怒,道:“我们在苗建康的家中,发现他家里客厅桌子上摆放着一个泥娃娃,这是现场的拍摄照片。”说着旁边的警员将电脑屏幕旋转过来,给她点开了几张图片。
      
      看着真实的图片,方晓有种后背发毛的感觉,这泥娃娃捏的好诡异,一点童真的感觉都没有,如果她大晚上的置身于房间之中,黑暗里这个泥娃娃突然出现,肯定非常恐怖。
      
      如果再配上个BGM,那恐怖的气氛就更加浓烈了。
      
      “觉得熟悉吗?这个泥娃娃,如果你没想起来,可以再多看一会!”李局好似认定这个泥娃娃是方晓放进苗建康家中的。
      
      除了因为方晓是晕倒在苗建康家同小区的原因外,还有那泥娃娃上的口红以及当中掺杂的血液。
      
      泥娃娃嘴上涂抹的红色颜料,是用人类的鲜血混合融化的口红搅拌而成,除了口红部分检测出是同方晓口红相同外,那血液的部分也检测出来了。
      
      那是苗建康的血。
      
      本来在检测出泥娃娃的眼睛是用的周本健眼睛后,他们以为嘴上的颜料或许也来自于周本健,本就眼睛被挖出,肯定会有大量的血液流失,若是被凶手收集起来的话也不奇怪。
      
      可没想到这个泥娃娃身上竟然发现会有两个人的‘信息残留,由此才将两起案件合并在一起。
      
      方晓观察的很仔细,看了有二十多分钟的时间,也从这些照片当中发现了别样的地方,尤其是在看了后面的特写照片之后。
      
      那双无神的眼眸,如果不仔细看还以为只是刻画的逼真而已,可若不是发现的地点有问题,谁又会去往真人眼睛这方面去想呢。
      
      “这个娃娃,泥娃娃,是在苗主任家里发现的?”虽然刚才李局已经说的很明白了,可方晓好像还再一次的确认一样发问。
      
      “是的,看来你已经看出来了,如果没推断错的话,这个泥娃娃就是杀害周本健凶手放进苗建康家的,而你的口红是就在你晕倒的地方找到的,所以你不应该解释一下吗?”李局直盯着方晓说道。
      
      “解释什么?泥娃娃不是我放进去的,不管是失踪还是杀人,都和我没关系,我这么一个女孩子家,怎么可能杀的了人,更别提把苗建康那么一大坨的人弄失踪了!这不符合逻辑,再说,这口红就算是我的,那也不能证明什么,其他的可能性太多了,您要是仅凭一个口红就给我定罪的话,简直没天理!”方晓的态度非常尖锐,语气强硬。
      
      李局倒是淡定的很,想来他也没想过仅凭一个口红就武断的判定凶手是方晓,他既然在今天将郭林停职,自己亲自接手这个案子,必然是所有准备的。
      
      “你还真是嘴硬啊,虽说正常来讲,女孩子想杀个大男人是很困难,但你起先已经调查的很清楚,毒跑道事件只是你的一个借口,借着毒跑道事件继续深入调查,你的目的是为了找出当年害死你妈妈的凶手,虽然你妈妈是自杀的,但你却认为是被人逼死的,没错吧,你的杀人动机很明确,而在后来接触的过程中,你调查清楚了,是周本健和苗建康两个人逼害的你母亲,所以你才伺机杀人的,如果没猜错,你还有第三个想要杀的人,就是沈校长,你嫁祸给沈湛也是报复的手段之一。”
      
      李局的话说了一大堆,方晓听着只觉得像是天方夜谭,他真可谓是上了年纪,脑子不好使了吧,这话说的全都臆断。
      
      “李局,您也别白费口舌了,这世界还是要分黑白的,就算你臆想的再好,自己逻辑假设的再合理,那也只是猜测,没有真实的证据,都白费!”方晓毫不畏惧,直面李局。
      
      “呵呵,你要证据?那好,我来和你从头说说。”李局这时候又接过一沓资料,继而说道:“方晓,这是之前郭林对你收集的资料和证据,他之所以排除你不是凶手的一个主要原因,是你的不在场证明非常完美,而且你也没机会接触到氰【化】钾这类物品,任何相关的证据都不指向你,反而全都指向了沈湛,就连沉入河底的那辆车也是你提供的线索才找到的,而这辆车的最终指向也全都指向了沈湛。这一切未免也太巧合了!”
      
      李局说完这些,看着方晓的变化,见她对此丝毫不动容,便继续道:“其实在郭林调查这起案子的时候,我也一直在关注,甚至亲自去过案发现场,也亲自去调查访问过,结果你猜,我发现了什么?我发现了一些郭林遗漏的线索,而这些线索就揭示着你才是这些案件的主谋凶手!”
      
      “你倒是一点也不惊讶,难道就不好奇我找到了什么关于你的证据吗?”李局接连拿出一些证据材料,期间看向方晓,等着看她的反应。
      
      这是李局的一个习惯,在他从事刑侦的工作后,便慢慢养成了这种习惯。喜欢看嫌疑人一步步一点点被自己逼进死胡同里,那绝望崩溃震惊愤恨的表情。
      
      不论是哪一种表情,他都很喜欢看。所以他非常喜欢观察留意嫌疑人,甚至于有些嫌疑人的表情过于饱满,他在结案后,还会调取当时的对话录像,将犯人的表情截图保存下来,以留作纪念。
      
      过往的大多数犯人,这时候见他拿出证据来,都会脸色微变,或瞳孔放大,他都会密切留意观察,为此他还专门上过微表情专家的课程。
      
      只可惜,这次他看到的是方晓一张冷漠的脸。不过他没失望,反而觉得这样更有意思了,已经很多年没这么和嫌疑人对峙过了,他不禁有些感慨。
      
      “沉默也好,不过我会让你认清现实的。”李局说着,拿出了几张照片来,道:“其实在周本健死亡前的半个月,你和他见过面,有多短暂的接触,这是当时拍摄到的监控画面,我想你应该记得,就不给你调取视频看了,我继续接着说,免得你说你这是为了新闻提前暗中采访,获取素材!”
      
      李局显然准备充足,就连方晓可能会反驳的话语,都猜测到了。
      
      “这张照片,是在更早的时候,你和周本健以及苗建康都见过面,那时候,你父亲还没死,你还在上大学,而这张照片……”李局拿出从苗建康家中暗格搜出的方晓18岁左右的偷拍照片继续道:“这并不是苗建康偷拍的照片,而是你当时认出这两个人后,主动要求他们拍摄的,你以在帮一位学长写社会论文为由,让他们以偷拍的视角拍的你,这些照片,全都是他们当时拍摄你的照片,苗建康只是从中私藏了一张你的照片而已!”
      
      李局竟然会调查到那么久以前的事情,这一点倒是叫方晓没想到,此时她不禁有些刮目相看,突然想起昨晚郭林的话来,他对李局的印象中,这一点倒是没说错,果然李局自身也是有真本事的。
      
      不过只是这样的话,她依旧不惧:“是呀,你都调查清楚了,实情就是这样的,不过当时我可没认出他们俩,只是看他们在学校里拿着相机拍照,觉得可以利用他们帮忙拍照,所以才接触的他们,至于后来我的学长又换了论文主题,改写别的了,我也无可奈何,只能说当时真是瞎了眼,喜欢上了渣男!”
      
      “哦?是吗?”李局此时有一种在和方晓博弈的感觉,莞尔一笑拿出份资料又道:“那这份校方处罚你怎么解释?也是为了某位学长而去化学室偷氰【化】钾?”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