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娃娃的歌声

作者:顾思维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19章

      小刘在方晓所在的公司,以及其租的房子当中,并没有搜到什么有用线索。
      
      其在公司基本上就是个混世小魔女一般的角色,哪怕是领导她都敢怼,基本上整个公司里的人没一个说她好话的,难怪一个女孩子总是自己一个人在外跑新闻。
      
      但就算如此,公司却一直没有开除她,因为她业务能力实在是太强了,一个人撑起了整个公司的新闻内容。和着她们公司就她一个干活的,其他人全都是在公司‘养老’的。
      
      “郭队,你们吵什么呢,我在这都听着了!”方晓随意的坐着,一手倚靠着把手,一手用小指头掏着耳朵道。
      
      “没什么,好了,我们来谈谈你吧!”郭林坐下后,将手中的资料放在桌上。
      
      “哦?我有什么好谈的,该说的我不都说了吗?”方晓一副不在意的样子。反正她警局都来习惯了。
      
      “你最好认真一点,不然的话,你就是在让自己陷入危机。”郭林说完,看向旁边电脑记录的警员一眼,示意对方先离开一下。
      
      在那位警员离开后,郭林又将监控关了。非常认真严肃的看着方晓,说道:“方晓,我希望你想清楚,把知道的都告诉我,不要隐瞒,我知道你肯定了解一些事情,请你相信我,我会帮助你的。”
      
      郭林的这些话,近乎请求了。
      
      不是他真的认为自己废物,这个时候居然会对一个小姑娘来请求,可时间上真的没给他留有任何机会。
      
      明天天一亮,李局估计便会问自己案子的进程了,而其结果可想而知,李局根本就不会让他将沈湛定为凶手的,而且他自己也发现了疑点,无法确凿认定沈湛就是凶手。
      
      哪怕有很多的证据佐证。但缺乏最直接核心的关键证据。
      
      他也知道,自己刑侦的手段太烂,本事不够还非要硬上,但几天来,他明明感觉自己有所进展,可不知哪里出了差错,走进了死胡同。
      
      虽然明天最终的时间,他还可以坚持说没过午夜12点就不算,但他知道,那没用,李局不会给他机会挣扎的。
      
      “郭队,我也非常认真的和你说,我真的所有都告诉你了,没有任何隐瞒。”方晓一字一句,没有丝毫动摇。
      
      虽然她看着郭林那样子,应该几天没睡好觉了,此刻整个人都无精打采的,但这里同情没有用,她的态度很坚决。
      
      “你知道你这样会面对什么吗?我明天如果还破不了案,就有可能会被停职,而接手的人,很多的可能是李局自己亲自上阵,我已经给他丢脸了,他不会请别的市局派刑警来的。”郭林的声音有些失控。
      
      “李局?就是那位快退休的大局长?他不是快退休了吗?年纪都那么老了,还能破案吗?”方晓俏皮的笑了笑,像是在开着玩笑。
      
      “或许你接触的次数少,并不了解李局,但是李局能坐上今天这个位置,除了其他的因素外,他自身还是有一定本事的。”郭林的话里透着担忧。
      
      “哦?你是指22年前的城西幼儿园虐童案,还是指18年前的夫妻谋杀案?!”方晓双眼死盯着郭林,说出的话让对方震惊不已。
      
      “你,私下调查过李局?”此时的郭林不禁怀疑,方晓好像是早有准备的。
      
      “这不需要调查吧,当初我报道毒跑道事件的时候,来的警局次数多了,就都有所了解,再说李局能当上局长,不就是靠着这两起案子的侦破,直接升上来的吗?”方晓这么说着,嘴角却带有笑意。
      
      “既然你都知道,你现在就不该再隐瞒我。”郭林还想再劝说。
      
      但显然没用,方晓态度很坚决,“郭队,没用的话咱就别说了,我看你拿了很多资料进来呀,应该都是关于我的吧,不如你展示展示,让我看看!”
      
      郭林看了她一眼,无奈的摇了摇头,拿起资料道:“这是你开车载苗建康的监控录像,时间在前天晚上6点到8点之间。这是从苗建康家里暗格搜到的你几年前的偷拍照片。这是发现你昏迷倒地的证人口供。这是在你家里发现的关于一位孕妇,在刚生下孩子后就跳楼自杀的新闻报纸。没了,剩下的就是你的录音笔,你的照相机,一些随身的常见物品。”
      
      郭林并不是很有兴致想给她展示这些东西,但他还是这么做了。
      
      因为他知道,方晓不是凶手。
      
      所以他把目前己方所掌握到的关于方晓的证物都给她过一遍,让她有所了解。
      
      因为他知道,明天方晓便会被定为嫌疑人。
      
      郭林都觉得可笑。
      
      “谢谢你!”方晓真诚的笑道。
      
      “谢我什么?今晚真不该把你带回警局!”郭林向后倒去,靠在椅背上,有点想抽根烟。
      
      “郭队,我再和你讲个故事吧,我这个人啊,有过很多梦想,不像我妈,这一辈子就只有一个梦想,我的梦想可多了,还随时都会变化,一个成不了,就换另一个,你说我是不是很聪明。”
      
      听着方晓的话,郭林淡笑了下。这一次她是要讲自己的故事?
      
      郭林没说话,她便继续说道:“你也知道,我从小呢,生下来就没有妈妈,我是被我爸一个人一把屎一把尿喂大的!哈哈哈,这个梗这么好笑,你这个大叔怎么就不知道笑呢,真是一点风趣都不懂。”方晓撇了撇嘴。
      
      郭林看着方晓,不禁觉得她这副天真活泼的样子,还真像是自己的女儿,如果小雯雯也在身边,她一定天天叽叽喳喳的闹个不停。或许这个年纪的女孩,就应该这么青春无敌才对。
      
      可方晓的眼中,隐藏着深深的悲凉。
      
      “我爸也是不容易,为了我这后半辈子都没再爱上别的女人,我总以为等我大学毕业了,找个好工作,就可以叫他好好在家休息,没事去和老太太跳跳广场舞啥的,说不定还能碰上个老伴!但是他就那么走了,都没等到我毕业!”
      
      “那一天啊,我到现在都忘不了,他给我做了一桌子我最喜欢吃的菜,一大盘子的锅包肉,是我最爱的了,酸酸甜甜的,特别好吃。”
      
      “可是,他来车站接我的时候,我不从背后吓他就好了,我不走的那么快就好了……我如果不这么调皮,不那么开心的往外走,我如果紧紧的握着他的手,被他紧紧的握着,再多握紧那么几秒,就好了……就好了……”
      
      方晓的爸爸于3年前,死于心梗。
      
      是在火车站外的广场上猝死的。
      
      方晓之后,直接辍学不念了,她应聘过的很多公司,用的都是假学历假毕业证书。
      
      这些资料郭林都看过,只是之前并未留意,毕竟和案件无关,但现在听过方晓讲了其父母和她的故事,不知为何,郭林心中很是难受。
      
      看着方晓沉默的哭泣,郭林不知该如何安慰,他最后只能叹了口气离开。
      
      或许留下她一个人慢慢的就会好了。
      
      只是在他离开后,没人听见方晓喃喃自语了一句:“都是孤儿,我们都是孤儿,我们四个都会是孤儿,注定的,注定的……”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