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娃娃的歌声

作者:顾思维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18章

      对于郭林带她回警局这件事,方晓并没有多少讶异,反而很配合的先去办理了出院手续,随即上了警车,再一次回到了警局。
      
      有种兼职上班的感觉。
      
      郭林先将方晓带去了询问室坐着,随即查看小刘拿回来的物品。
      
      “苗建康家里还发现什么了吗?”郭林看着拿回来的一堆物品,不免有些头疼。
      
      “在暗格里发现的那些衣服和配饰,全都送去检验了,不过能发现有用的指纹等信息可能性不大,看那些东西,应该都是清洗擦拭干净后,才封存在暗格里面的!最起码封存了有十年以上了,虽然中间可能苗建康打开查看过,估计上面留着的也就只有苗建康的指纹信息了!”小刘汇报道。
      
      “其他的呢?”虽然那些衣物也属于证物的一种,不过怎么看都不像是证明本次案件的,反而是因为本次案件所牵扯出的另一起案件的证物。
      
      “其他的话,在现场还发现有一些泥土残留,只有一些,要不是痕检员仔细都几乎不会发现,一开始以为只是我们进屋带进去的泥土,可后来发现是属于某种工业泥土,有点类似于学校操场工地上的泥土!”小刘继续说。
      
      “哦?那有没有可能是放那个泥娃娃的凶手残留下来的?”郭林推测道。
      
      “很有可能,那些泥土也拿去继续做深一步的比对检测,看看有可能是哪里来的泥土,是不是同泥娃娃身上的泥土物质相同。”小刘说。
      
      “嗯,另外也不能排除是苗建康自己带进去残留的,他在学校经常去操场处抓逃课的学生,有很大的可能是他自己粘上的!”郭林尽可能的把各方面都想的全面一点。
      
      “明白,除了这些,我们根据小区门口仅有的监控还发现郭林在前晚的时候,好像就没有回家,但是我们也没有发现是谁把方晓敲晕带去小区的,有很多区域根本没有监控!”小刘道。
      
      这点是必然的,既然能潜入别人家里放进去一个泥娃娃,肯定没那么容易被发现。
      
      “嗯,这一点也是没办法,如果凶手时间点掌握的好的话,可能目击的证人也几乎没有。”郭林看了下调查的资料,虽然苗建康的家,周围都有邻居居住,不过如果凶手深夜潜入的话,被发现的可能性很小。
      
      “这倒是,这些邻居我们也问了下,他们白天基本都上班,并不在家,晚上回家也没听到什么奇怪的声音,另外小区里其他的居民我们也问过一些,他们表示在小区内除了发现方晓昏迷晕倒以外,其他的基本没什么异常发现,犯人的行动隐藏的很好!”小刘不免觉得有些恼火,做了这么多调查访问,却一点有用的信息都没得到。
      
      “这一点倒是不能着急,可能有些事情发现,他们不会注意到,或是觉得挺正常的,还是需要派些人手,多去调查看看,那个小区还是不能这么轻易放弃!要知道凡走过必留下痕迹!”虽然郭林心里也急,可这种事情急不来的。
      
      但是限定的时间,却根本由不得他。
      
      “是,会继续调查的,另外苗建康家里最后还有所发现的,就是这个记事本了!”说着小刘将一本有些破旧的土黄色封皮的笔记本递给郭林,继续道:“这笔记本被撕掉了至少上百页的纸张,整个本子比原本的厚度薄了一半以上,留下的纸页只有前面几页。”
      
      郭林翻开笔记本,发现只有前面的几页还留有些字迹,后面的纸页被撕扯的破烂不堪,像是一气之下所造成的撕扯,整个本子都松动的快散架了。
      
      如果这是凶手撕掉的话,那他为何不整本带走,反而撕纸呢?多么费劲还浪费时间。
      
      可如果不是凶手做的,是之前苗建康做的话,他又是因为什么呢?被撕掉的纸页上写的是什么呢?
      
      看着仅留下的几页纸张,上面写的是些鸡毛蒜皮的内容,比如什么买剃须刀花188元,买红酒花2000元,校长儿子升学宴花2万元……诸如此类,写了整整5页之多。
      
      这俨然是一个记账本。
      
      等等,
      
      记账本?
      
      “这本是在哪发现的?也是藏在暗格里吗?”郭林像是想到了什么问道。
      
      “不是,这是在他的床头柜里面发现的,上面还压着其他的书本。”小刘的回答叫郭林不禁思索,难道说还有第三个人进过苗建康的家吗?
      
      这个人有没有可能是在凶手之前到达,潜入室内,撕走纸页。
      
      不对。
      
      应该除了苗建康以外,不管是谁,觉得这个记账本对自己有威胁的话,应该都会直接选择拿走才对。
      
      没理由撕纸啊。
      
      而这既然是本记账本,那其具有的威胁内容,定然是和所记录的账目有关,极有可能是本黑账本。
      
      上面写着的有可能都是苗建康这十几二十几年来,所花费的贿赂收支款项,这一点在调查组所给的资料里来看,确有可能。
      
      但是因为调查组还未掌握有足够确凿的证据,所以一直还在暗中调查,无法对苗建康进行抓捕,另外也不排除想钓出幕后更大的鱼的可能性。
      
      那么根据这一点来推测,这本笔记很有可能是在苗建康在场的情况下撕扯的。
      
      且双方的互动都很气愤,否者这本也不会一副快散架的样子。
      
      那谁有可能当着他的面撕纸呢?
      
      目前和他最有直接牵连关系的人,一个是周本健,但他已经被害,无从查证。另一个便是北城第一高中的校长,沈正。
      
      郭林有了这次猜测后,沉默了一段时间,将笔记本交回小刘手中后道:“这本笔记,看起来他用了很长时间,你去隔壁市走一趟,去找他前妻调查问问,看能不能知道一些他比较隐秘的事情。”
      
      “这个和他前妻打个电话了解下不就好了吗?现在时间这么紧迫……”小刘有些想不通郭林这样做是何用意。
      
      “叫你去你就去,哪那么多废话。”郭林直接打断他,“另外这个信封你拿好,如果我明天晚上没给你打电话叫你回来,你就先别回来,你先打开这个信封!”郭林从自己办公桌抽屉的最里面拿出一个信封,郑重的交给小刘,叮嘱的说道。
      
      “这是什么意思?郭队,你……”小刘接过信封,不由得感到一阵不安。
      
      “别墨迹,你现在就去,今晚就出发!快滚!”郭林不耐烦的推了小刘肩头一下,随即拿起一些资料,走向方晓所在的询问室。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