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娃娃的歌声

作者:顾思维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14章

      走进病房,真的是方晓那丫头,这还真是巧的很。
      
      “你怎么知道我住院了?不对,你们是不是查到我被谁敲了?”方晓一看走进来的人是郭林,不由得很是惊喜。
      
      “这是什么话?你被人打了?”郭林疑惑的走近看她指向的后脑勺。
      
      只见方晓的头部被纱布缠着,后脑部分被更大块的纱布盖着,还真是被人敲打了后脑勺。
      
      “你这是被仇家寻仇了?在哪被打的?看清打你的是谁了吗?”一看到方晓这样子,郭林便接连询问起来,他几乎有种直觉,感觉方晓被伤,其中很大原因可能同周本健被杀这案子有关。
      
      “不知道是不是仇家,不过我觉得我应该是被苗主任给打晕的!嘶——那烂土豆下手可真狠!疼死了!”方晓捂着后脑,将自己心中猜测的人选说出。
      
      “苗主任?苗建康?!”郭林眉头紧蹙,苗建康是本次案件,能锁定凶手是沈湛的关键证人,他的口供模棱两可的地方太多,无法形成确凿的笔录,郭林本打算找苗建康回来再重新问一遍的。
      
      可一直到现在,都无法联系到苗建康,原本郭林是以为他被沈校长警告,躲起来了,可看现在这情况,貌似不是。
      
      “具体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是怎么和苗建康扯上关系的。”郭林神情紧张的看着方晓,也不知是不是他太紧张的缘故,右眼皮一直跳个不停。
      
      看他这么紧张,方晓有些意识到这件事情可能不简单,不由得沉思了一会,理清思路后道:“这事发生在前天晚上!”
      
      前天晚上?那不正是苗主任被带回警局的那天吗?那天晚上最后询问的苗建康,他是最后一个离开警局的人。
      
      此时已经距离当天过了一天一夜了,昨天抓捕沈湛,审问外加和李局沈校长周旋,用了近乎一天的时间,最后以沈湛昏迷被送医院结束,今天在得知沈湛苏醒后,他连忙来的医院,这才有机会在同家医院碰到方晓。
      
      “那天晚上,苗主任是最后一个走出警局的,我当时其实是想等郭队你们出来,问问情况,看看有什么新闻能报道,但是没想到,那个烂土豆,是个老色鬼,居然还想让我送他回家。”
      
      “我本来是不情愿的,毕竟白天还和他争吵了一番,但是一想或许能套出点爆炸性新闻呢,就答应开车送他,我当时把录音笔都偷偷打开了,只是没想到,这个老色鬼,烂土豆,一路上净说些下流言语挑逗我,一点有用的话都没说,简直就是个老狐狸!”
      
      方晓说的义愤填膺,不住的捂着后脑倒吸凉气,郭林感叹,苗建康连我都问不出什么来,你一个小丫头胆子是真大,居然敢私下和他接触,可真是为了爆料连命都不要了。
      
      “所以你就把他赶下车了?然后他把你的头打伤了?”郭林顺着方晓的话猜到。
      
      “不是,我倒是想赶他下车,可他不肯啊,还对我动手动脚的,我敌不过他,就自己下车跑了,跑的时候还接连拍了他几张照片,他气不过就追了下来,黑灯瞎火的这路也不好跑,我一不小心没看路还撞到了路灯杆上,被他追上抓住了我胳膊,这我哪肯被他抓住啊,我直接拿着相机就朝他脑门砸去,他后来被我砸的脑门都出血了,当时可把我吓蒙了,连忙推开他我抱着相机就跑了,后来,后来我不知道被谁敲了后脑勺一下,我就晕了,后面的事就不知道了!”
      
      方晓的话说完,郭林不禁陷入了沉思,随后又问道:“那你是什么时候在哪被人敲晕的,还记得吗?”
      
      “这个我不太记得,不过应该距离我停车的地方不远吧,但是很奇怪,昨天上午发现我晕倒的人,是在一个小区里发现的我,后来才打120,送我来的医院,这一点我一直想不明白是怎么回事!”方晓疑惑的说完,皱着眉思索,可结果后脑更疼了。
      
      “这事我回去查明白的,你的录音笔和相机呢?”郭林决定这件事他必须亲自查个清楚。
      
      “给那片辖区的派出所了,我的面包车也被他们开走了!郭队,不管抓没抓到人,我的装备我的车可得还给我啊,那都是公司的啊!”方晓说着激动的抓住郭林手臂,就差委屈的落泪了。
      
      “没事,你放心,东西都会还给你的!”安慰了下方晓,郭林便离开联系了小刘,叫他跑一趟派出所,把方晓这起案子移交过来,最重要的是,他现在要找到苗建康在哪。
      
      回到沈湛的病房,见他脸色有些恢复,不免安心许多,走近看了看,他现在正在熟睡,只是眉头皱在一起,都快皱出一条线来了,睡着的样子,就像受惊的小兔,浑身仍在发抖,怀里仅仅抱着那个透明盒子不撒手。
      
      凑近看了看,郭林发现这盒子里装的挂坠,虽然破损了,但多少也能看出来,好像是一个折纸的小玩具挂坠,链子钩挂在挂坠一角,挂坠的正面好像写着四个字,东南西北。
      
      这让郭林想到一种折纸玩具,东南西北,是一种小时候大家都很喜欢玩的折纸的小手工,手指伸进纸下面撑开,一翻写上惩罚或者奖励,就可以玩了。
      
      这种折纸玩具折的方法也很简单,只需要拿一张纸,剪裁或撕扯出正方形,再把纸的四个角往里折,再反过来重复一下,前后左右压两下。之后就是把手指伸进纸下面撑开,一翻写上惩罚或者奖励,想写什么都可以,反正就是闹着玩的,写好了之后说那个方位,要开合几下,例如“南,七下”看到什么就是什么,惩罚或奖励,就是这么玩。
      
      现在很多孩子都很少玩这种折纸游戏了,大多数都是抱着手机平板玩,哪会觉得这东西有意思啊!
      
      真是令人奇怪,沈湛怎么会如此宝贝这么个折纸挂坠,虽然这类玩具很少见了,更别说把这种折纸玩具外形做成挂坠的,就更少见了。可看他珍视这挂坠的程度,再结合他本身的状态,或许思想偏激,情绪失控杀人?
      
      不对!
      
      这凶残的杀人手段,和随后处理车辆的方式,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情绪失控杀人后能冷静处理的。
      
      沈湛,不是凶手?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