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尊穿成选秀文炮灰[穿书]

作者:绯湘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chapter1

      修真界。

      天与海广漠浩大,一望无际,两名修士御剑至海中央,朝着水面直直俯冲下去。
      穿过层层蜃气,黢黑幽深、望不见底的海底监牢逐渐显形。

      “大阵完好。”矮胖修士检查一番,问守门小童,“那魔头还折腾呢?”
      小童摇头:“没有,那一位近日十分安静,还总捧着像是凡间话本的物什,看得可仔细哩!”

      “什么那一位!”矮胖修士冷笑,“不过是个为祸人间的魔头,也能算个人?以后你便叫他‘那魔物’罢了!”
      “王道友,”另一名高瘦修士听了这话,忍不住压低声音道,“那毕竟是黎乔,修真界万年不出的天才、不不,魔头!十二岁入道,十五岁金丹,二十一岁就到了化神巅峰!要不是隐世大能一齐出手,他现在也未必……还是慎言为妙。”

      “怎么,李道友很敬重他?”王修士眼睛觑着他,讥讽道,“我正听说黎乔他师兄在外面做了许多离经叛道之事,没准是被这魔头蛊惑、准备救他出来呢!难不成你也跟他通了气,打算冒天下之大不韪啊?”
      李修士被罪名吓到,连连后退摆手:“这!不敢……”

      “懦夫!”王修士冷哼一声,也不屑再与他同行,拂袖朝囚牢内飞去,洞内回荡着他边走边骂的声音,“当年云松仙会上,我主动同他交谈,他竟连正眼也不瞧本尊一眼!呵,任他以前是什么眼睛长在头顶上的天才,现在也不过是条打碎了骨头的丧家之犬。别说他,哪怕是他那个师兄敢来,本尊也送他们一块儿下去做一对野鸳……啊——!”

      洞内忽然飞出一把雪亮长剑,王修士甚至没来得及做反应,就被“哧”地一声当胸贯穿,溅起一蓬血花,当场气绝。
      李修士大惊失色,折回去请了大能修士下去探查,才发现那本该被重重术法囚禁的年轻魔尊,早已不知去向。

      “前往书中世界,倒计时三、二、一……”

      *

      “哧——”
      一阵凉意从肩头直到后腰,衣料发出清晰的撕裂声。
      “镜头要过来了,你想裸|照满天飞吗,快躲啊!”

      黎乔合上脑海里的《脚踩炮灰后我c位出道》,睁开眼睛。

      一片黑咕隆咚。
      头顶是录影棚棚高近五米的隔声吊顶,灯没开,只能隐约看见不远处舞台地板淡色的反光。他正窝在过道角落,面前一排排透明的椅子,侧角门没关,冷风吹进来,在深夜里呜呜作响。

      这是爱豆唱跳选秀《偶像直播101》的演播厅,昨天刚刚在这儿录制了他们的第一轮公演,公演结束后宣布实时人气排名,101个练习生中,名叫黎乔的选手排名第56。

      马上要录制的第一轮排名发表,会淘汰一半人,55名是最末一位。

      黎乔:“……非给我塞到这个时间点?”
      “咳,”系统的机械音里透着心虚,“咱这不是随机的吗,跟那些机二代系统没法比。”

      自从一个月前这自称“系统”的玩意侵入他的识海,黎乔已经熟悉了该小世界的信息和语言,并通读了这本名叫《脚踩炮灰后我c位出道》的娱乐圈逆袭流小说。
      小说里的黎乔跟他同名同姓,却是“脚踩炮灰”里那个被踩的炮灰:他跟主角一块儿参加偶像选秀,是主角的鲜明对照组,主角强大、优秀、温柔善良,而他愚蠢、娇气、撒谎艹人设,在被主角一而再再而三地压制,却只能眼睁睁看着主角变成人气top之后,恶毒炮灰终于爆发了,后台对主角放狠话:走着瞧,我有天一定会碾压你!

      ——然后就被主角的爱慕者之一、文中的炮灰攻出手教训了。

      这年头偶像选秀层出不穷,有特色、能让人一眼记住的人设就特别重要,原主冥思苦想,给自己艹了个“玄学大师”的人设:因为少年时曾在一所道观住过,到了赛前的个人VCR里,他就自称是该道观的俗家弟子,表演才艺时现场连画了几张像模像样的符咒,又吹嘘了一段曾跟着“师父”捉鬼的经历。
      原主有道观师兄弟的合影为证,妆后长相又精致秾丽,“美貌小道士有个唱跳梦”人设瞬间就吸引了许多观众——正式开播前,他的粉丝量一度登顶。

      当然了,这些都是给主角登场的铺垫,在比赛开始、主角受出场之后,观众就对原主一次比一次失望:他实力差、素颜丑、性格还恶劣,粉丝大半都爬墙到主角那边去了!

      今晚,就是炮灰攻给他的致命一击:

      节目要录一期“鬼屋”衍生节目,通过练习生被吓到的各种有趣反应吸引粉丝、制造笑料,当然,为了避免真出什么事故,也事先给选手们透了底。
      而节目来通知时,炮灰攻提前找人把原主引出去,等晚上开始录制之后,又告诉他小黑屋里是节目组准备的家人惊喜,于是满心期待与家人温馨团聚的原主,喜孜孜等了半晌,等来了血淋淋滚到面前的一颗脑袋。

      原主以前去道观,纯粹是身体虚弱养病去的,本质是个娇气胆小的哭包,staff拿着几个综艺棚的扮鬼道具,就把毫无准备的原主吓得吱哇乱叫、发足狂奔。
      为了防止原主跑太快,炮灰攻还叫小弟趁黑划破了他的衣服,哄骗他躲进角落,然后另个小弟带着镜头追了上去。

      原主惊慌失措、涕泗横流的样子这下全被镜头捕捉,小弟表现得先震惊后痛心疾首:你不是道士吗?为什么被道具吓成这样,难道你的人设全都是骗人的?!
      原主无言以对,混乱中更搞不清楚衣服是怎么破的,跑都没法跑,看镜头觉得自己彻底完了,捂着脸衣衫不整地痛哭,更被当成他“吓得屁滚尿流”的铁证。

      自此他所剩无几的粉丝也跑光了,过了几天,排名发表,他滑落到八十多名,在一片幸灾乐祸声中黯然淘汰。

      系统:“我们的目标就是反转逆境、让被脚踩的炮灰也能c位出道,相信你可以的,亲!”
      黎乔:“亲来得有点晚。”

      ……系统心虚地闭上了嘴。

      ——这个时间,原主刚被吓得连滚带爬地跑出小黑屋,节目全程直播,已经把原主吓得浑身发抖、尖叫哭喊的画面毫无保留地播了出去。
      这个反应对诸如糙汉、沙雕人设还能算反差萌,对他来说就是欺骗观众的铁证。装死不行,辩解也没用,强行跑的话……
      黎乔站起来,反手摸了下大半裸在空气里的肩膀,又瞥了一眼黑暗里闪着红光、正朝他逼近的镜头,以现在的身体素质,大概率跑不掉不说,还可能被捕捉到无数衣衫褴褛的“倩影”。

      看起来翻盘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你说什么?”
      徐辉没听清黎乔的话,但他眼睁睁看着黎乔非但没听他的乖乖躺倒,反而十分利索地爬了起来,一时慌了神,“那边镜头还开着,你站起来干嘛?你想明天论坛首页飘满你的裸|照?!”

      这档选秀的噱头就是全程直播,所有选手早习惯了一见到镜头就高度紧张,务必展现出最佳状态,原主就是一听摄像机还开着慌了神,叫徐辉一喊,下意识听话地躲到他身后,求徐辉匀件衣服给他,等发现徐辉不是帮手而是帮凶,一切已经晚了。

      作为好不容易混到炮灰攻身边的小弟,徐辉认为能领到这种“任务”是得到信任的表现,见黎乔不为所动,他不由焦急地伸手一扯:“你怎么不躲啊?我是为你好!”

      黎乔往后一倾,轻松躲过徐辉抓来的手,顺势扭头扫视,疾跑两步,两手一撑翻上座位席,把导师席上的绸布用力扯了下来。

      徐辉的手扑了个空,匆忙抬头,只捕捉到黎乔翻过去的瞬间,不禁愣了一下,心想,这人的动作什么时候变这么利落了?
      下一秒,他看见熊高卓带着摄像师、跟好几个staff呼哧呼哧地跑过来,只能把疑虑暂时压下去,跟上。

      “啪”地一声,有人按开了开关,吊顶的高频度聚光灯倏然亮起,整个录影棚内雪亮无比。

      熊高卓一马当先,跑在最前面——他早看不惯黎乔了,这人成天一副少爷做派,还靠人设赚红利,虽然现在人气下滑,但最开始他可是第一,101选秀本质就是大逃杀,不把人彻底踩死怎么能安心?
      他刚才已经对着黎乔连滚带爬的直播乐了半天,满以为只要开灯,就会看见一个蜷在地上涕泪横流、瑟瑟发抖的家伙,没想到当灯光泄下,他原地茫然绕了半圈,才确定那是他要找的人。

      年轻的练习生坐在选手座位席上,后背倚着椅子靠背,手肘搭着扶手,不知道哪里来的绸布松松搭在椅背上,自然垂落,覆住他的肩膀,乍看之下居然丝毫不显突兀。

      熊高卓本打算叫镜头怼到黎乔脸上,没想到他竟然还有力气翻上座位席,这下反而变成对方居高临下,望向满头是汗、不住喘粗气的自己了!
      那感觉简直不像某个选秀练习生被吓得魂飞魄散之后,反而像是哪里来的血族或者恶魔准备发号施令——

      熊高卓在心里扇了自己一巴掌,觉得他一定是被灯光晃傻了!他赶忙调整状态,上前几步关心:“黎乔,你怎么突然跑出去了?没事吧?”
      他仰头打量一番黎乔:“你头发都乱了,脸上这是刚哭过吗?你得回去洗洗,你……”说着他眉头皱起,脸色微沉,像是想到了什么,粗声道,“……你不是道士吗?为什么会怕那么明显的道具?我们普通人都不至于像你这样?”

      熊高卓身高近一米九,走的就是爽朗糙汉人设,粉丝亲切称他为“大熊”,他这么“心直口快”地提出疑问,弹幕都不疑有他,跟着附和:
      【对啊,其他人都没有怕成这样的,说好的捉过鬼呢?刚才那一通鬼哭狼嚎,难道他是靠音量把鬼吓走的?】
      【就我觉得黎乔的玄学人设本来就很假?拿两张没用的破符装大师,谁信谁傻!】
      【信不信是一回事,他骗人是他不对!】……

      熊高卓见偷看弹幕的徐辉给他打了个“OK”的手势,立刻趁热打铁,捏紧拳头皱眉,看起来气愤无比:“难道你、你那些人设,都是在欺骗观众?你太过分了!”
      旁人装模作样地过来拉他,指了指镜头,小声说:“直播呢,你别说得这么直,小心他粉丝……”
      熊高卓深深叹气,也用机器恰好能捕捉到的音量“低声”说:“唉,我虽然平时觉得他有点娇气,但至少还有做人的底线,我真的……”

      这一番唱念做打,弹幕里很快有人被煽动了:
      【无语,现在还粉黎乔的是瞎吗?】
      【大熊耿直,见不得这种欺骗观众的小人!】
      【撒谎精真恶心,我为给他投过票后悔】……

      熊高卓也对自己的演技有信心,他一边痛心疾首一边暗暗瞟了黎乔一眼,满以为会看见黎乔惊慌或暴跳如雷地辩解,没想到黎乔只是单手撑着下颌,居高临下、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

      他本来正快意十足,被黎乔这么一看却浑身一凛,只觉得头皮发紧,心虚转瞬变成了羞恼,他大声道:“你、你笑什么?事情发生这么久了,你披着这块布,坐着动也不动,你还有没有对观众起码的尊重?”

      他很清楚这块布底下,黎乔只能用“衣不蔽体”来形容,他戳破这一点,就是要拿掉黎乔最后一层遮羞布。但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自己这话本该说得更有气势,但选手座位是阶梯式的,现在黎乔在上他在下,他想弄掉布,就不得不吭哧吭哧地往上爬。
      他爬得狼狈,心里愈发愠怒,当着镜头都忍不住泄出几分戾气,不过他认为观众现在不会有空管他,他拔高声音:“我替观众愤怒,也为和你参加同一个节目而羞耻!我豁出去了,你今天必须下来,对着所有观众道歉!”

      原书剧情里,原主蜷缩在角落,发现镜头之后觉得丢脸极了,忍不住大哭,想起来跑掉,一方面顾忌衣服、一方面又被众人包围,最后实在是不想再面对镜头了,不得不一边哭、一边对着镜头承认自己错了,朝所有观众道了歉。
      至此,原主的人设彻底破灭,在弹幕里被群嘲,连选手也都奚落羞辱他,最终以狼狈无比的姿态被淘汰。

      而此时,熊高卓眼底跳着兴奋的精光,用力拽紧绸布,只觉得下一秒就能戳穿黎乔的伪装,叫他哭着跪地求饶——

      他的腕骨猝然一痛。
      刹那间有种几乎要被捏碎骨头的痛感刺穿了他的大脑,他本能发出一声嚎叫,发狂甩手又无论如何都挣不开,低头却发现黎乔的手只是搭在他的手腕上,轻轻一捏。
      恐怕在直播看来,说是对方在给他按摩也不为过。

      熊高卓目眦欲裂,极度的疼痛让他的声音扭曲变形:“你松手,救命!快来救我!!”

      周围人一脸茫然,不明所以地看着他,不知道该不该上前救他,弹幕更是打满了问号。

      而熊高卓这边,从未体验过的、持续而堪称暴烈的疼痛,几秒之内就摧垮了他的意志:以这样的疼痛程度,他的腕骨应该早就碎掉了!可是非但没有,外界看来对方甚至只是随意碰了碰他,搞得他的求救惨嚎都被当成演戏,周围人都像看蠢货一样看他!

      ——你们才是蠢货,难道看不出这个人变得多邪性吗?!

      熊高卓想咆哮,然而他已经痛到一个字也吐不出来,他只能无声用眼神哀恳对面的人,祈求对方心软:那简直是他生平仅见的暴君!
      在他额头滚下豆大汗珠的前一秒,暴君开口了。

      他的表情甚至堪称是无辜而懊恼的——
      “那个,你还没演完吗?”

      水银似的聚光灯落下来,“暴君”的浓密眼睫上,沾着细碎的光。

      *

      “您的行程表我们已经收到了,后期会照着它调整拍摄进程的……”《偶像直播101》的导演程晓鸥,此刻正朝着对面人笑容可掬。
      顶流中的顶流来做PD,就是能红到让节目为他的行程让步。

      对面人尚未回应,休息室的门却匆匆被人推开,一个选手跑得满头热汗,撑着门嚷嚷:“导演,黎乔他、他……”
      导演立刻笑容一收,不耐烦说:“有什么事找选管,看不见我正忙着?!”

      徐辉不由一怵,正想犹豫关门,导演身边坐的那位却屈尊纡贵开了口:“黎乔怎么了?”
      他一开口,导演立马跟着变脸:“黎乔怎么了,你快说啊!”

      “他——他疯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新文终于发出来了,设定稍微调整了一下,感情线的梗没有大动。
    祝大家圣诞快乐!只要留言都送红包哦~哦~(回音——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