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活我的爱人(快穿)

作者:安之若咕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娱乐圈(五)

      ‘变脸术总决赛——求而不得’
      
      昏暗的舞台上,灯光一盏盏亮起,打下的光斑,聚在中间二人身侧。
      
      齐哲坐在木质轮椅上,背对着林磊,双眼微阖。
      
      身穿罗青衣衫的林磊缓缓跪地,看不出脸上的喜怒哀乐,他俯身一拜,在光中印下极淡的影子。
      
      齐哲没有回头,只是淡声道:“起来吧。”
      
      林磊不动,伏身在地,传出的声音沉闷而执着:“主上,奴愿一死。”
      
      阖上的眸猛地睁开,齐哲微眯着眸。
      
      “刚刚的话,再说一遍?”他转过轮椅,狭长的眼尾轻挑,没有弧度的眉眼,生出与平时截然不同的冷傲。
      
      “奴愿一死。”林磊没敢抬头,他望着地上,执拗地说。
      
      “一死?”
      
      齐哲弯下腰,修长的手指捏住林磊的下颚,逼他看向自己,眉宇越发冰冷:“你,真的爱上了那个女人?”
      
      清冷的声音宛若冰雹,接连砸在林磊的身上,让他控制不住身体的颤抖。
      
      “主上......”
      
      “呵,好,真好。”齐哲压着嗓子,笑声低缓沉重,眸中却是勃然怒火:“二十年的情意,倒是比不上一个女人,林磊,你可真行。”
      
      他没有怒吼,声音很缓,拖着长长的尾音,一字一句,压得林磊喘不过气。
      
      齐哲收回手,推着轮椅离开,神色平静至极,脊背挺拔,像利刃,冰冷决绝。
      
      “主上!主上!”林磊慌了,扑倒轮椅前侧,他伸出手想要拦住轮椅,又瑟缩地收了回来:“主上,当初的事情或许真的不是陈家做的,涵儿很善良,她不会作出暗算的事情——”
      
      “你给我闭嘴!”前进的轮椅猛地停住,齐哲攥着扶手,双眸通红。他怒视着林磊,几近疯狂:“血海深仇不共戴天,这是你在余叔墓前许的誓,你、可还记得?!”
      
      林磊浑身发颤,他望向齐哲,目怒哀求:“主上,我求你,放过涵儿吧。”
      
      齐哲低笑:“放过她?”
      
      “那我余家上下百条人命,谁来放过?”齐哲掀起眼,瞳孔中印出眼前人的倒影,仿佛无尽的怒火再也压制不住,冷冽煞气裹挟暴风而至,冰冷刺骨:“我不会杀你,走吧,滚得越远越好,远到我再也找不到你的尸体。”
      
      “主上——”
      
      “滚。”
      
      “不,家主让我护你,我便护你一生,这条命只有主上能夺。”林磊喘着粗气,神色激动:“林磊背叛誓言,求主上成全。”
      
      齐哲望向林磊的眸中一片死寂,他突然扯住林磊的衣领,将他死死地拽起来,逼他看着自己:“成全?林磊,忠爱两全,从来都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他低头,对上林磊含泪的双眸,眼尾压了下来,语气嘲弄:“杀了你,不解气。”
      
      “我要你一辈子都记住,你爱的人,毁了你的——”
      
      “家。”
      
      齐哲缓缓松手,最后一瞥里是压抑的失望和冰冷,他推着轮椅,消失在黑暗中。
      
      林磊倒在地上,双眼无神。
      
      -
      
      哲磊cp热搜一出,高产粮的太太们疯球了,不到半小时,一篇篇千字短文传遍热搜。
      
      “上天笑着拨弄人间,待我许下海誓山盟,于是挥洒血海深仇,将缘分颠簸。”
      
      “陪我走过世俗的是你,陪我笑对血仇的是你,可到最后,狠心抛弃的人,依旧是你。”
      
      “林磊,你走吧,若有相见之日,必要你尝遍十八般体-位!”
      
      ......
      
      沈翰宁僵着脸,呼吸随着手下刷过的篇数增多而变得越发急促,要是怒气能换成数值,估计能看到疯狂up的数字。
      
      他忍到最后,结果被车轱辘压了个措不及防。
      
      缩在一边的小白虎仿佛闻到了打翻的陈醋。
      
      ‘您是否要卸载围脖’
      
      ‘确定——!’
      
      他‘啪’的丢下手机,脸黑得能滴出墨汁。
      
      “咳,冷静......”小白虎底气不足地劝道。
      
      沈翰宁睁眼斜睨着它,伸手一捞,两只大手开始疯狂揉毛泄怒。
      
      小白虎:!
      
      嗨呀,劳资好气!
      
      它呲呲牙,‘啊呜’一口咬上去。
      
      沈翰宁见好就收,在尖牙咬上来的瞬间松了手。
      
      小白虎:“......你特么之后休想我在阿哲面前给你讲好话。”
      
      沈翰宁挑眉,怒气渐消。他重新打开手机戳开头像编辑信息,不以为然:“不会有那么一天的,你就安安心心当个萌宠吧。”
      
      “行,你说的!”小白虎哼唧一身,跐溜冲下桌子,窝到齐哲床边去了。
      
      沈翰宁瞪着重新下回来的围脖,有些纠结。
      
      他想了八百种舆论导向,硬是没料到这狗屁节目组的下限值。
      
      敲屏幕的手指顿了顿,他把上一条信息撤回,又敲了几个字上去:去把热度顶起来。
      
      呵,想让齐哲给林磊当踏脚石?
      
      沈翰宁收起手机,节骨分明的手指敲得桌子咚咚响,他笑得很嚣张——
      
      那就来看看谁才是最后的赢家吧。
      
      -
      
      还在梦中的齐哲,完全没想到自己最后一期的奋力挣扎能引起了这么疯狂的轩然大波。
      
      第一期的题板是冷血反派。
      
      最后一期的题板是求而不得。
      
      求而不得的忠义,求而不得的爱情。求不得,放不下。
      
      只是很明显,决赛对演这场戏的主角,是林磊。
      
      ‘变脸术’主办方下了很大的手笔,每一季的冠军都能都到非常好的剧本。
      
      冠军可以在三个主演剧本中选一个,要是碰上了自带IP热度的剧本,那就是比掉馅饼还锦鲤的事情。
      
      齐哲早就开始为自己谋划出路,他把变脸术研究了个遍,这才甘愿顺了刘任升的意,跑来踏浑水。
      
      作为少有的以演技决胜负的节目,‘变脸术’想捧人也不会太明目张胆。节目组请来的评委几乎都是知名大腕,公平公正公开,是出了名的业界良心,和节目组完全是两种风格。
      
      想捧人?成啊,拿实力说话。我们嘴巴毒,不喜欢憋着。
      
      这个鲜明的矛盾点,也节目的一大卖点。
      
      所以最后的总决赛,齐哲决定放手一搏。
      
      林磊是这一季资本捧的明星,节目组能针对齐哲,却不敢针对林磊。
      
      两人对戏,后期的干预就会大大减少。
      
      这也是他最后的机会。
      
      放手一搏,博到了最终的冠军。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刘任升觉得已经控不住他,才会弄出王导这件事。
      
      拿下了冠军,也解决了经纪人的事情,齐哲平静入睡,一梦到天亮。
      
      等到第二天迷迷糊糊的醒来,他习惯性的往侧边歪头,一睁眼,吓木了。
      
      昨天的那位新任经纪人棱骨分明的俊脸,赫然出现在枕边,紧闭的眼下是两圈微浅的黑色,呼吸声沉稳,浅浅打在耳边,弄得齐哲浑身微麻。
      
      他下意识的往后一缩,只是眼睛里已经被沈翰宁沉沉的睡颜占满了。
      
      他拧起眉,有些尴尬的侧过身,想要离开这一片呼吸范围。
      
      “唔、别闹......”沈翰宁嘟囔了声,把齐哲不小心带走的被子扯了回来。完全看不出一丁点昨晚的霸道,倒像蜷着身体睡觉的孩子,不满的抓抓被子。
      
      齐哲:“......”
      
      他尴尬得上半身僵在被子里,动都不敢动。
      
      不过窗帘外面已经亮了起来,估摸着七八点的样子,太阳要照屁-股了。
      
      齐哲思来想去,最终深呼吸,伸出手轻推沈翰宁:“沈总——”
      
      沈翰宁依旧呼呼大睡,没反应。
      
      “沈总。”
      
      “.......”
      
      齐哲扶额,这人昨晚得熬了多久才能睡成这样啊。
      
      桌上突然传来震动的声音,嗡嗡直响。
      
      齐哲探头望去,那应该不是他的手机。
      
      他犹豫的转身,见沈翰宁被吵得皱起了眉,继续伸手,轻轻推了推他的手臂:“沈总,醒一醒,电话响了。”
      
      “别吵。”沈翰宁嘟囔着嘴,发出模糊的抗议,两手捏住枕头把耳朵堵住,换了个方向继续睡。
      
      电话震动孜孜不倦,沈翰宁把自己团成球,死活不肯醒来。
      
      齐哲无奈,眼睁睁的看着电话铃声断掉,然后继续震动。
      
      “沈总——来电话、了、唔——唔!”
      
      烦不胜烦的沈翰宁一把揽过齐哲,眼睛不睁开,嘴里迷糊道:“睡觉!”
      
      一时没防备、被他圈了个正着的齐哲瞪大眼,男人咚咚的心跳声在耳边疯狂循环。
      
      他彻底僵住,微弓的背部弧度紧绷,露在外面的洁白的脖颈处,已经染上薄薄的一层粉。
      
      是怒的,也是羞的。
      
      “沈总!”
      
      他低喝一声,试图把身子从眼前这男人堪比火坑的怀中扯出来,双手挣扎的幅度不断加大,终于把睡死的沈翰宁弄醒了。
      
      沈翰宁:“?”
      
      他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然后被耳边白虎的幸灾乐祸弄得一个激灵。
      
      “沈渣男你丫再不松手阿哲就要生气了哦~”
      
      他猛地坐起,眨眨眼,在迷糊的梦里找到刚刚的记忆。
      
      他望向身侧羞怒转身下床的齐哲,咽了咽口水,疯狂自救:“那什么,我,咳,我家里有只猫,天天早上闹我,我就......”
      
      “闭嘴!”齐哲羞恼地怒道。
      
      沈翰宁瞬间收声,偷偷摸摸侧着眼,往旁边看。
      
      齐哲正背对着他,身上的礼服被弄得皱巴巴的。他愤愤地理好衣服,把自己遮得严严实实,只是裸-露出来的皮肤就像下了锅的虾,从侧脸到耳垂都是一片薄红。
      
      完了啊。
      
      沈翰宁在心里哀嚎,他昨天明明睡在床侧,怎么就滚到阿哲的被子里了,这下子死定了死定了。
      
      齐哲打理好自己,等脸上的红晕散去热度降下来。一回头,就见到这个传说中风流倜傥、实际上嚣张霸道的金牌经纪人暗戳戳望来的眼神儿,见他转身,立马老老实实地低下眼。
      
      “对不起,我昨天就打算眯一会儿的,结果,咳。那什么,有机会我带你去看我家猫,它就喜欢大早上闹腾,我还以为幻听了,抱歉抱歉。”
      
      实为白虎长成猫的某神兽觉得自己被cue了:?大猪蹄子!我倒要看看你从哪变出只猫来!
      
      沈翰宁瞪了眼白虎,抬头冲着齐哲举起两只手,就差指天发誓:“相信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他可怜巴巴的仰着头,黑眸怏怏的,连带着飞扬的眉和睫毛都耷拉了下来。
      
      像——嗯,哈士奇。
      
      一只迷迷糊糊,耷拉着脑袋蹭着主人腿的哈士奇,十分具象地出现在他面前。
      
      齐哲被自己脑补的形象笑到了,不自觉就勾起了唇。
      
      他一笑,沈翰宁立马就精神了,期期艾艾地凑近:“齐哲啊,还生气吗?”
      
      齐哲抿着唇,摇摇头,把奇怪的画面压了下去。
      
      虽然才认识24小时不到,但他从来没有怀疑过沈翰宁的为人。
      
      或许是因为他救了自己吧,齐哲默默想。
      
      沈翰宁巴巴地望着他,想说话又不敢说,一脸憋屈。
      
      齐哲轻笑,刚想出声,桌上的手机又开始震动。
      
      房间里的两人齐刷刷的望过去,刚刚有些奇怪的氛围瞬间消失不见。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求收藏哇~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