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活我的爱人(快穿)

作者:安之若咕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娱乐圈(十二)

      晚上的宴席上,沈翰宁皱起眉,他感觉齐哲有些不对劲。
      
      齐哲坐在他身边,却始终保持着沉默,安静的吃东西,安静的聆听。
      
      哪怕之前的齐哲也不喜欢多说话,但与今天完全不同。
      
      “阿哲?”他拿了块小蛋糕,放在齐哲面前,疑惑的问:“你今天怎么了?心情不好?”
      
      齐哲勉强看他,淡笑:“只是在想剧本,没事。”
      
      沈翰宁挑眉,单手撑在桌上:“你要不要先去照个镜子,再来告诉我你没事儿?”
      
      酒桌上有些喧哗,大家推杯换盏,并没有注意到角落中的动静。
      
      齐哲收起淡笑,沉默片刻后起身道:“我去趟洗手间。”说完就离开了。
      
      沈翰宁盯着齐哲离开,黑眸似有星子闪烁,幽深难测。
      
      从他和这个世界的齐哲认识开始,这还是第一次,齐哲对他收起笑容。到底哪里出了问题,明明早上还好好的。
      
      沈翰宁点着桌子,黑眉越皱越紧,百思不得解。
      
      小白虎望望门外,再望望眼前的男人,叹气道:“你不觉得,今天戏中的阿哲,和你很像吗?”
      
      沈翰宁猛低头,望着脚下缩成一团的小白虎。
      
      他起身,和导演道了个歉,转身出门,小白虎跟在他身后。
      
      “刚刚的话,是什么意思?”沈翰宁盯着地上的白团。
      
      “就是字面意思。你暗恋阿哲,张启暗恋安溪然。《临鬼》里面的暗恋情绪不算那么多,但宣传MV的主旨就是暗恋。”
      
      “一个演完暗恋人设的演员,突然发现自己身边有一个剧中的自己,你说,他会是什么反应。”
      
      小白虎说完,独自离开。
      
      沈翰宁愣在原地,见白虎离开,他转头问了句:“你去哪?”
      
      “找阿哲。”小白虎朝后挥挥爪子:“我猜的到底是真还是假,去看看就清楚了。”
      
      沈翰宁靠着墙,他没有动,不敢动。
      
      他的心情很复杂,想要齐哲明白他的爱意,却又怕收到那一声拒绝。
      
      渴望而怯懦,或许是每一个暗恋者都有的情绪。
      
      “去吧,好歹要知道最后的宣判。”沈翰宁苦笑,迈开长腿,往白虎离开的方向走去。
      
      -
      
      齐哲想冷静一下,但他的身份不能去外面,只能往最高层走。
      
      卫生间【暂停使用】
      
      这是高层少有人来的卫生间,他看了看门口的牌子,沉默片刻,还是推门走了进去。
      
      齐哲撑在洗漱台面上,望着镜中的自己牵强的扯出笑容,明明打定主意不去想这件事情,却又不得不想。
      
      而且,他竟然没有一丝抗拒,反而带着几分窃喜。
      
      他被自己的真实想法吓到了。
      
      可是......要是这一切是他胡思乱想的,沈翰宁会不会因此讨厌他。
      
      齐哲深呼吸,摘下挡脸的口罩,接了点凉水扑在面上。
      
      正准备出去,结果听到了门外压着声音的争吵。
      
      别人争吵,以他的身份不好大摇大摆的出去,只能尴尬的往里躲。
      
      “你什么意思?怎么,尝到甜头了?想要踹开老子?”
      
      “刘任升,你能不能不要见风就是雨,我什么时候说过这种事。”
      
      “你没说?对,是没说,那你手机的短信怎么解释?今晚九点,不见不散?王海——唔、唔!”
      
      “你他妈看看这是什么地方!”
      
      “呵,呵,怎么,说不得?我能把你捧起来,我也能毁了你!”
      
      ‘砰——!’
      
      门外两人踹门而入。
      
      听完全程的齐哲缩到最边上隔间中躲着,心下微震。
      
      是陈祈和刘任升!
      
      若是刚刚还有忍着尴尬出去的念头,现在齐哲是动都不敢动。这两个人疯起来,他根本不是对手。
      
      齐哲抵着墙,呼吸声渐浅。隔着门缝,隐隐约约的能看到外面的情况。
      
      陈祈带着口罩墨镜,还在和刘任升吵。
      
      他仰着头,拿出手机,把声音关闭,然后给沈翰宁发消息。
      
      ‘陈祈和刘任升在最顶楼的卫生间吵架,我躲在隔间,不敢出去。’
      
      不过一秒,沈翰宁立刻回了消息:“等我。”
      
      齐哲把手机护在胸口,心脏砰砰跳。听到的东西越多,他越发的不敢动。
      
      大意是刘任升被公司打压,陈祈就莫名其妙的和他疏远了。这两人原本就是一对,而刘任升在陈祈的手机中找到和王导王海才的联系记录,直接炸了。
      
      刘任升怒吼:“你还想说什么?用完就丢?不愧是你陈祈!我告诉你,你这一辈子都别想超过齐哲,你不配!”
      
      陈祈一圈砸到洗漱台上,“我都说了没有没有没有,你他妈有完没完?”
      
      “没完,陈祈我告诉你,这件事没完!”
      
      刘任升丢下一句话,摔门走了。
      
      陈祈望着镜子,满脸阴骇,狰狞得可怕,全然不见媒体前的温和。
      
      忽然,他猛地皱眉,抬起手,砸在洗漱台上节骨处沾了点点水渍。
      
      停用的卫生间,为什么会有水,他往后一扫,双眼阴鹭。
      
      二楼走廊。
      
      收到齐哲的消息,原本蜗牛速度的沈翰宁立刻冲出去,路过小白虎身边,丢了一句:“阿哲有危险。”
      
      酒店共有四层,不过一会儿就到了三楼最后一阶台阶。
      
      “等下!”小白虎突然叫了声。
      
      沈翰宁顿住步子,四楼拐角处传来一阵脚步声,他眯着眼,望向小白虎。
      
      “是那个刘任升的气息,去三楼!”小白虎跐溜往三楼绕。
      
      沈翰宁跟了过去,与刘任升擦肩而过。
      
      小白虎扯着沈翰宁裤脚,低声问:“到底什么情况?”
      
      “阿哲刚刚给我发消息,说是在卫生间碰到陈祈和刘任升在吵架。”沈翰宁解释了句,正准备出去,又听到一阵脚步声。他贴着墙往外看,看到了另一人的背影。
      
      “是陈祈。”小白虎轻声说。
      
      陈祈也下楼了?
      
      等看不到陈祈的身影后,沈翰宁才往四楼跑去,还没走近卫生间,就听到中气十足的训斥声。
      
      “小伙子,你们怎么都不看牌子的,我要是把门口锁了,你们还要不要回去哦!”
      
      “是是是,阿姨对不起,我找得有些急,所以就直接进来了,抱歉。”
      
      是齐哲的声音。
      
      男人双眼一亮,快步上前。
      
      卫生间里的情况有些尴尬。
      
      齐哲低着头不停道歉,额上浮了点薄汗,见到沈翰宁的时候简直像是看到了救星,直接往外跑。
      
      “阿姨,我朋友来找我了,我就先走了。”说完这句话,他看都不敢看叉腰的清洁阿姨,拖着沈翰宁往外走。
      
      清洁阿姨:“哎!下次注意点!”
      
      “是是是,我会记住的。”
      
      齐哲迈开长腿疯狂逃跑。
      
      被拖着的沈翰宁懵逼.jbg
      
      “怎么回事?”
      
      “回去再说!”
      
      沈翰宁被齐哲拖走了。
      
      等到了剧组聚餐的包间外面,齐哲才松开手,脸上的红晕渐渐褪去,显得有些苍白。
      
      沈翰宁伸手拍他背,慢慢的顺气。
      
      等齐哲平静下来后,他才慢慢的说:“刚刚刘任升和陈祈吵完后,陈祈发现洗漱台上的水,差一点就找到我那个隔间,然后清洁阿姨突然进来打扫卫生,陈祈才放弃继续找的想法。”
      
      听完后,沈翰宁不禁后怕,声音渐沉:“之后在外面,不能再离开我的视线范围。这次是万幸,要是下次没有清洁阿姨,你该怎么办?嗯?!”
      
      “你现在是公众人物,一点岔子都不能出,万一出了事情,你让我——我们怎么办。”
      
      沈翰宁怒急,差点说错话。他盯着齐哲,打定主意要让他知道错。
      
      齐哲也吓得够呛,如果真对上那两个疯子,他完全没有胜算。
      
      而且这次也是他胡思乱想,才搞出这么大的动静。
      
      想到这儿,齐哲愧疚的低下头,他不敢看眼前人的眼,揪着自己的衣角,低声认错:“我知道了,对不起。”
      
      沈翰宁盯着眼前人头顶的发旋,无奈的叹气:“算了,先进去吧,这事儿回去路上再说。”
      
      齐哲抿着唇,跟上沈翰宁,重新回到酒桌上。
      
      -
      
      陈祈带着口罩、墨镜,从一楼的大厅穿过,回到最里面的小包厢。
      
      刘任升冷着脸给自己灌酒,见陈祈回来,冷哼一声。
      
      坐在主位的是染着灰发的青年,正端着酒杯给身边的女人灌酒,两人玩得不亦乐乎。
      
      陈祈垂眸,走回位置上。
      
      灰发青年懒洋洋的靠在背椅上,上衣大开,露出大半的胸膛,略显苍白的皮肤上映着几朵大红,格外刺眼。
      
      他抱着女人,而后慢悠悠的抬头:“这是怎么了?去一趟卫生间搞成这副德行。”
      
      刘任升没有吭声。
      
      陈祈牵起唇角,浅笑:“是我最近太忙,忽视了刘哥,他在跟我闹别扭呢。”
      
      “哟,闹别扭啊。”灰发青年‘啧啧’两声,怪声怪气的说:“老刘啊,你这可不行。陈祈这相貌可是很多人抢着要,你要是嫌他,就给我呗。”
      
      闻言,陈祈笑容不减,只是藏在外套下的手紧了紧。
      
      刘任升‘呵’了声,语气微冷:“李少,您可不知道,他哪只是忽视我。这段时间我被公司打压,可没什么东西能去供他。”
      
      陈祈双眼微垂,没有接话。
      
      “打压?”李鸣洋玩味的勾起身边长发,猛地一拽。
      
      依偎在他身边的女人忍不住痛呼,又娇滴滴的往上蹭:“李少,轻点~”
      
      “乖。”他抚着女人的长发,对陈、刘二人不屑道:“就一个齐哲,那尚榆辰这么费心?还冰清玉洁,他齐哲怕是没少吹枕边风吧。”
      
      刘任升放下酒杯,冷哼:“话不是这么说,上次闯进来的是沈翰宁,不是尚榆辰。”
      
      李鸣洋不屑嗤笑:“管他尚榆辰还是沈翰宁,也就尚榆辰他爹能搞我一把,那尚榆辰算个屁。”
      
      陈祈摇摇头,温声细语的劝道。“李少,还是见好就收吧。尚榆辰毕竟是尚楚的儿子,硬刚着来,您也会吃亏。”
      
      李鸣洋眯起眼,不置可否。
      
      他还算有点自知之明,他老子也不会为了他赔上全部家当。
      
      “算了,这件事就过去吧,什么时候尚榆辰他们玩腻了,我再什么时候去接盘。”李鸣洋伸出舌头在唇边轻舔:“齐哲的滋味,估计不错。”
      
      “哦,对了,答应你们的剧到时间会通知的。至于打压,过一段时间就差不多了,等着吧。”
      
      陈祈和刘任升对视一眼,没再说话。
      
      一次会面,以李鸣洋少见的妥协收场。
      
      刘任升没搭理陈祈,把车钥匙丢下,自己先走了。
      
      陈祈望着两人离开的背影,眼中平静至极。
      
      他正准备走,又想到了卫生间的那滩水,有些惊疑不定。
      
      “还是去看一看的好。”陈祈暗自道。
      
      酒店四楼几乎没人,陈祈带上口罩,重新回到卫生间。
      
      清洁阿姨还在里面忙碌。
      
      “哟,这小伙子,怎么又回来了?”阿姨直起腰,边擦汗边疑惑。
      
      陈祈弯起眼眸,声音带笑:“阿姨,想问你件事儿,刚刚只有我一个人在卫生间吗?我朋友和我闹矛盾,我才找过来的,刚进来就碰到你,也不好意思细找。”
      
      阿姨有些惊讶:“这样啊,我说怎么一个个的都没看到牌子吗。”
      
      陈祈心下一惊:“是有很多人吗?”
      
      “不啊,就一个小伙子。你走之后他就出来了,跟你一样带着口罩。我说了几句,他态度还挺好,后面是他朋友来找他,然后就走了。”
      
      陈祈拿出手机,调出张沈翰宁的照片:“您看看,后面来的是这个样子么?”
      
      “哎,是。”
      
      “好的,谢谢阿姨。”
      
      陈祈勉强的收起手机,慢慢离开,步伐缓而沉重。
      
      齐——哲——!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