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武侠之工具人

作者:林粟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笑傲江湖3

      克莱丝赶到刘府时,刘府已被嵩山派的人给围了起来,刘正风的妻儿也被人控制住了。
      
      只见屋顶上跃下一人,右足一起,往金盆底踹落,一只金盆登时变成平平的一片。这人四十来岁,中等身材,瘦削异常,上唇留了两撇鼠须,拱手说道:“刘师兄,奉盟主号令,不许
      你金盆洗手。”
      
      这人便是嵩山派掌门左冷禅的第四师弟费彬,又见两人出现,站在东首的是个胖子,身材魁伟,他是嵩山派掌门人的二师弟托塔手丁勉,西首那人却极高极瘦,是嵩山派中坐第三把交椅的仙鹤手陆柏。
      
      今日这刘正风在劫难逃,克莱丝并不急着动手,另一个主角还没有来呢。
      
      大厅里站着的陆柏细声细语的道:“刘师兄,这话恐怕有些不尽不实了。魔教中有一位护法长老,名字叫作曲洋的,不知刘师兄是否相识?”
      
      刘正风本来十分镇定,但听到他提起“曲洋”二字,登时变色,口唇紧闭,并不答话。
      
      那胖子丁勉自进厅后从未出过一句声,这时突然厉声问道:“你识不识得曲洋?”
      
      刘正风仍不置答,数千对眼光都集中在他脸上。各人都觉刘正风答与不答,都是一样,他既然答不出来,便等于默认了。过了良久,刘正风点头道:“不错!曲洋曲大哥,我不但识得,而且是我生平唯一知己,最要好的朋友。”
      
      霎时之间,大厅中嘈杂一片,群雄纷纷议论。
      
      刘正风这人和曲洋交好只因琴瑟,在这江湖确实是个异类,怎么会被那些正派人士所理解。
      
      在质疑声中,刘正风无奈道:“魔教和我侠义道百余年来争斗仇杀,是是非非,一时也说之不尽。刘某只盼退出这腥风血雨的斗殴,从此归老林泉,吹箫课子,做一个安分守己的良民,自忖这份心愿,并不违犯本门门规和五岳剑派的盟约。”
      
      费彬冷笑道:“如果人人都如你一般,危难之际,临阵脱逃,岂不是便任由魔教横行江湖,为害人间?”
      
      “呵,这大义真是压死人啊~”
      
      突传出一女子清脆的声音,众人望去,只见那角落站着一位衣着华丽的女子,此话正是她说的。
      
      费彬冷冷道:“你是何人来此捣乱!”
      
      克莱丝笑道:“我教长老的朋友总得关照一下,省的你们这些人以多欺少~”
      
      岳不群立刻反应了过来,喊道:“罗刹女林粟!”
      
      群雄惊诧不已,这人竟敢孤身一人再回刘府!
      
      费彬冷笑道:“刘正风你果然和魔教中人有所勾结!”
      
      刘正风没想到克莱丝还会来,原来她来我府上,早知道这一难了。
      
      刘正风感激道:“林姑你快快离去,我哪配林姑出手帮忙。”
      
      克莱丝捂嘴笑道:“嵩山派的人知道早早埋伏,我的人难道不会吗?”
      
      话毕,只见屋顶上、大门外、厅角落、后院中、前后左右,数十人冒了出来皆着玄衣。大厅中诸人却各样打扮都有,显然是早就混了进来,屋顶上那些人手持□□齐对着庭下众人。
      
      群雄脸色皆变,嵩山派的人进来他们没有一人发现,魔教的人进来他们也都没发现,这叫什么事啊!
      
      陆柏厉声道:“刘正风你这叛徒!”手中短剑轻送,抵进刘正风长子背心的肌肉。
      
      陆柏道:“你们敢动这里一人,我便杀了他。”
      
      克莱丝嫌弃地看着这嘴脸丑恶的正派人士,笑道:“无事,我会让这里的人给你的孩儿陪葬的。”她抬了抬手,那些□□齐准备好,只待克莱丝一声令下,这些人便血溅当场。
      
      刘正风苦笑着,他算是明白了,他们根本不准备放过自己的,今日若不是克莱丝出手相助,怕是家眷弟子尽数殉难。
      
      陆柏手里有人质以为会有用,却没想到这妖女如此果断,并未因此受制于人。
      
      现在的情况对厅下那些正派人士反倒是不利的,若是没有克莱丝这个妖女搅局,刘正风早就被他们给制服了。
      
      克莱丝悠然道:“我数到三,你们若是不肯放人,那便放箭。”
      
      话毕,群众脸色皆变厅里同时也吵闹了起来,不是所有人都有那必死的决心。
      
      挑起这件事的主要三人脸色都十分难看,要是因为对方的威胁就把人给放了,这不是打正派的脸吗!但不放,他们可就成挑起祸端的罪人了。
      
      两方僵持不下,克莱丝也清楚真要把人逼急了,这刘家人怕是要死伤大半,到时候林粟又要怪责于她。
      
      克莱丝笑道:“你们舍不下这个脸,那我给你们个建议。”
      
      费彬冷哼道:“你这妖女会有这么好心?”
      
      克莱丝捂嘴笑道:“你们也可以选择不听,我也只是不想太麻烦而已。”
      
      厅下众人安静了下来,他们都齐齐看向依靠着墙的克莱丝,克莱丝直接说了出来:“两个时辰之内你们不许对刘家出手,两个时辰后他们生死有命。”
      
      嵩山派的陆柏立刻反对,他们可不认为魔教的人会信守承偌。
      
      克莱丝嗤笑道:“你们担心我不守信,我还担心你们不守信呢~好了,给你们一盏茶的功夫考虑。”
      
      说完,克莱丝便跃上屋檐静等结果。
      
      这些人一边说不信,一边又在商讨,真是虚伪得很。
      
      一盏茶的时间其实过得很快,期间他们有人提议直接和克莱丝拼了,他们人可比魔教的人多,可有些人不同意,这件事本就和他们没关系,都是嵩山派的人惹出来的,凭什么因为他们而送命?
      
      【好吵,人果然都是自私的(打了个哈欠)。】
      
      【林粟:很正常,毕竟命只有一条,要是我我也这样。】
      
      【他们也该吵出结果了,下去咯~】
      
      克莱丝的建议最终被同意了,她真就这样放走了那些人,不过嵩山派的那些人一直在远处盯着刘府。
      
      刘正风立刻给克莱丝跪下,感激道:“多谢林姑出手相救,刘某感激不尽。”
      
      克莱丝不在意地摆了摆手道:“收拾东西赶紧走吧。”
      
      刘正风问道:“曲大哥,他……”
      
      克莱丝奇怪地看了他一眼,道:“怎么?家人还不及你曲大哥一半重要?”
      
      刘正风愣了下,这才醒悟过来,把注意力都放在家人身上,急带着他们离开此地。
      
      曲洋这人自然会追上刘家人护送他们远去,他刚才就一直躲在暗处,刘正风家出了这么大事,他怎么可能袖手旁观。
      
      ——————
      
      克莱丝脱身倒是容易,只是这衡阳城不能再待下去了,她还没有把这个世界弄乱的想法。
      
      【林粟(质疑):你没有?】
      
      【啊……啊!反正现在没有。】
      
      林平之跟着克莱丝到处转,从那些江湖人嘴里得知克莱丝那天到底干了什么事。
      
      他惊讶地看着一脸平静的克莱丝,没想到她胆子竟然如此之大!
      
      克莱丝嫌弃道:“大惊小怪,这江湖上能做我对手的还没几个,他们那群人不足为惧。”
      
      林平之觉得克莱丝在说大话,那日可有不少武林高手,克莱丝再厉害也双拳难敌四手。
      
      克莱丝道:“你们家那辟邪剑谱我都看不上,更何况那些残缺的功法。”
      
      林平之惊疑道:“残缺的功法?”
      
      克莱丝道:“就那些名门正派的武功,他们的功法不全。”
      
      林平之震惊地看向对面一脸不在意,还在剥花生壳的克莱丝,她是怎么知道对方功法不全的?!
      
      克莱丝头都没抬,缓缓道:“看出来的。”
      
      林平之噌的一下站了起来,惊道:“看出来的!”
      
      克莱丝满意地看着碟子完好无损的花生米,抬头奇怪地看了眼满脸惊讶的林平之道:“这不是很容易就看得出来吗?哦~我忘了,你们太过蠢笨了。”
      
      林平之在心里吐槽道:“我们都是普通人,不是人人都是武学奇才。不对,武学奇才也做不到啊!”
      
      “你武功太差了,我这有几套剑法正好适合你。”
      
      克莱丝不知从哪掏出一本剑谱丢给林平之,林平之接住一看:“四季剑法?”
      
      克莱丝道:“自创的,观四季变化所创。你要是有什么不懂可以来问我,但别常问,这会让我觉得你更蠢。”
      
      林平之翻看里面内容,上面所记剑法精妙绝伦,不输他近些天看到的任何一套剑法。
      
      “你真的给我学这剑法?你可知这剑法……”
      
      克莱丝打断了他的话,不耐烦道:“让你学你就学,废话真多。这剑法也就那般,并不是最好的。”
      
      林平之这下真好奇克莱丝的功法了,她连这精妙的剑法都觉得普通,那到底是怎样惊世的功法才能入她眼?
      
      克莱丝自然是没有学什么绝妙的功法,她又不需要。这方世界都奈何不了她,她何必再学着没什么用的东西,虽然她学东西就分分钟的事。
      
      【林粟:啧,听听这是人说的话吗?】
      
      【(吐舌头)准确来讲,我还真不是人,只是世界恶意的集合体。】
      
      【林粟:……】
      
      像克莱丝这种时时刻刻都在拉仇恨的人就该拉出去埋了,她根本体会不到我们作为普通人的困难。
      
      克莱丝:怪我喽?(坏笑)
      
      ——————
      
      转眼月已过半,克莱丝看着院里辛苦练剑的林平之,摇了摇头道:“太慢了,出剑不够利落。”
      
      林平之羞愧地看着又换了一张脸的克莱丝,他一直困在四季剑法春篇没有丝毫进步。
      
      克莱丝嫌弃的折了一桃枝,给这不争气的东西演示一遍四季剑法。
      
      这四季剑法不仅变幻莫测,施展起来也赏心悦目。林平之一看克莱丝使出的四季剑法,便知道自己哪里不足了,这人的悟性还是不错的。
      
      克莱丝并不是专门来指导他剑法的,而是带他前往洛阳。
      
      林平之虽好奇对方去洛阳的目的,但也不会逾越去打探,他还记得自己在克莱丝这里的身份。
      
      洛阳是个好地方,是历代皇帝之都,规模宏伟,市肆却不甚繁华。
      
      这几日克莱丝领着林平之四处游玩,好不快乐。
      
      林平之也难得放松下来,随着克莱丝将这洛阳逛遍,他倒是意外地见着了华山派的岳灵珊,着实有些奇怪,对方怎么会出现在此?
      
      克莱丝自然知道其中原因,她带走了林平之这个推动剧情发展的重要人物,剧情无法进展下去,她总得想办法推一下。
      
      林平之趁着克莱丝外出,出门打听华山派出现在此的原因,却听到了华山派从自己这知道辟邪剑谱的位置。
      
      林平之一脸懵逼地回来小院,这消息是怎么传出来的?为何是华山派得知辟邪剑谱的位置,不是其他门派?
      
      思来想去林平之也弄不明白,他只好向克莱丝请教解惑。
      
      克莱丝正靠在池塘旁的栏杆,往池里丢鱼食。
      
      “可有事?”
      
      林平之将自己疑惑讲出,克莱丝丢了把鱼食下去,道:“哦,这件事是我让人散播出去的。有些人想坐收渔翁之利,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既然他们想要辟邪剑谱,那我便把位置告诉出去。只是为何选华山派?若是没有我出手,你最有可能投去哪个门派?”
      
      林平之沉思片刻,然后惊得睁大眼睛,不可置信地看向克莱丝,他似乎明白了什么。可仔细一想,对方也没那动机啊?
      
      克莱丝无奈道:“你这人真是被卖了都在给人数钱,太蠢笨了。华山派剑气二宗之争而元气大伤,人才凋零,嵩山派左冷禅野心勃勃,意图统一五岳剑派,岳不群这人腹背受敌,只得另谋出路,他便瞧上你家的辟邪剑谱。”
      
      林平之没想到还有这么一出,克莱丝她知道的也太清楚了些,难道五岳剑派里有她的人?
      
      克莱丝看了眼林平之的表情就知道他在想些什么,把手上的鱼食都倒了下去,笑道:“走吧,带你去看场好戏。”
      
      克莱丝这人真是神秘得很,林平之完全搞不清楚她想干什么,只好乖乖跟着她出门去。
      
      林平之万万没想到他们会来王元霸府中,这是他外公家?克莱丝带他来这是看什么戏?
      
      只见花厅中岳不群夫妇和王元霸分宾主而坐,他俩表哥押着一落魄年轻人出现,那人大骂:“金刀王家,卑鄙无耻,武林中从未见过这等污秽肮脏的人家!”
      
      岳不群脸一沉喝道:“冲儿,住口!”
      
      林平之这才知道着落魄年轻人竟然是华山派的令狐冲。听闻他之前武功不错,怎会如此狼狈?
      
      那边令狐冲听到师父喝斥,这才止声不骂,向着王元霸怒目而视。
      
      王元霸手中拿着那部琴箫曲谱,淡淡的道:“令狐贤侄,这部《辟邪剑谱》,你是从何处得来的?”
      
      林平之瞪大了双眼,他们竟然认为令狐冲私藏了辟邪剑谱,他们怎么会这么认为?
      
      克莱丝示意林平之不要分神,继续看下去。
      
      令狐冲说这只是一本曲谱,克莱丝知道他没说谎。
      
      【没想到他还是遇见了刘正风和曲洋两人。】
      
      【林粟:确实。】
      
      不过王元霸府上并没人会演奏,王元霸便不信这是本曲谱,不过东城有一绿竹翁也许能演奏出来,为了洗刷冤屈令狐冲他们一行人便去东城寻那人。
      
      克莱丝和林平之跟着他们经过几条小街,来到一条窄窄的巷子之中。巷子尽头,好大一片绿竹丛,迎风摇曳,雅致天然。
      
      克莱丝却突然拉着林平之离开了这块地方,林平之一脸疑惑地看向克莱丝,道:“怎得离开了?”
      
      克莱丝道:“没想到她在那,那这戏也就没意思了。”
      
      林平之好奇问道:“是熟人?”
      
      克莱丝点了点头道:“一个麻烦的熟人,现在还不想和她见面。”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