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武侠之工具人

作者:林粟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笑傲江湖1

      和风熏柳,花香醉人,正是南国春光漫烂季节。
      
      今日这天气正适合出游,城外小道上见五人大笑声中,其中一年轻男子纵马疾驰,疾驰一阵,这才尽兴,勒马缓缓而行。
      
      只见前面路旁挑出一个酒招子,那店门口站着一位身姿美妙,容貌极美的白衣女子,年轻男子惊叹道:“怕不是神女现世。”
      
      白衣女子像是听到了对方的话,莞尔一笑进门去了。
      
      旁边的人笑道:“少镖头,回神了。”
      
      年轻男子这才从那醉人的笑容里醒了过来,顿时红了张脸说:“咳咳,先进去先进去。”
      
      “哈哈哈”随行的人大笑着。
      
      进门的几人中一人叫道:“老蔡呢,怎么不出来牵马?”
      
      其他的人拉开长凳,用衣袖拂去灰尘,请那年轻男子坐了,多余的人则另坐一席。
      
      内堂里咳嗽声响,走出一个白发老人来,说道:“客官请坐,喝酒么?”说的是北方口音。
      
      那人道:“不喝酒,难道还喝茶?先打三斤竹叶青上来。老蔡哪里去啦?怎么?这酒店换了老板么?”
      
      原来今天这酒铺刚换老板,现在店里只有这白发老人和他的孙女。
      
      那白衣女子在他们进门之后就没再看过来,就算听到他们是福威镖局的未曾瞧来。
      
      “少镖头,你在这一直看着也没用,不如上前去问问。”
      
      “这……”
      
      林平之从刚才进门就一直在偷瞄着那女子,他想上去和对方搭话,却又担心对方嫌弃他。正当他鼓起勇气准备起来搭话时,忽听得马蹄声响,两乘马自北边官道上奔来。
      
       两匹马来得好快,突然间到了酒店外,只听得一人道:“这里有酒店,喝两碗去!”
      
      只见两个汉子身穿青布长袍,将坐骑系在店前的大榕树下,走进店来,向林平之等晃了一眼,正准备坐下时,就瞧见那白衣女子,其中一个较年轻的男子眼睛一亮,笑着坐在白衣女子这桌。
      
      “没想到这小小的酒店里,竟有一位如此貌美的女子!”
      
      白衣女子忽视对方,准备起身离开。
      
      同行的另一名汉子笑道:“余兄弟,这女人瞧不起你啊。”
      
      这姓余的年轻汉子面子上有些挂不住了,便伸手抓住女子的手,对面林平之大喝一声:“什么东西,不带眼的狗崽子,却到我们福州府来撒野!”
      
      姓余的年轻汉子嗤笑道:“怎么,想逞英雄?”
      
      林平之正想动手就见那余姓汉子突然倒地,捂着折断的手,震惊地看向表情淡漠的白衣女子,大喊道:“你是谁!”
      
      一直没有开口的白衣女子笑道:“林粟。”
      
      “罗刹女!”除了林平之,其他的人都惊骇不已,这神女般的女子竟然是江湖上杀人不眨眼的罗刹女!
      
      真正的林粟:……我有一句妈卖·批不知当讲不当讲。克莱丝你又用我名字!
      
      这位白衣女子便是喜欢搞事情的克莱丝,她来这世界已经五六年了,剧情总算是开始了。
      
      【啊~最后一个世界了。】
      
      【林粟:那笔账等回公司我们慢!慢!算!】
      
      【嘻嘻嘻,你开心就好。】
      
      【林粟(翻了个白眼):啧。】
      
      林粟总算是清醒过来了,她本想着一见到克莱丝这混蛋就和她拼了的,但发现她对另一个自己怎么都下不去手,哪怕她把自己差点弄死。
      
      这最后一个世界就算度假世界了,克莱丝全全都听林粟的,算是讨她欢心吧。
      
      状态外的林平之奇怪地问道:“罗刹女?”
      
      一旁的人低声道:“少镖头,她可不是什么好人,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妖女。”
      
      那边克莱丝在众人都未反应过来时,将桌上的筷子射出,刺穿对方的喉咙,微笑道:“这就是正派人士吗?原来也不过是个道貌岸然的家伙啊。”
      
      那姓余的怎么都没想到自己死的这么快,连一句遗言都没留下,跟他同行的那人骇得立刻冲出酒店,克莱丝轻身一跃便追上对方,在他恐惧的目光下送他一起去见同伴了。
      
      转身回酒店的克莱丝脸上依旧带着醉人的笑容,可现在酒店里每一个人却都不敢再看着她。
      
      “林平之,你可知这俩人是谁吗?”克莱丝露出了搞事情的笑容。
      
      突然被点到名的林平之一愣,心想:这俩人是谁和我有什么关系吗?
      
      克莱丝用那同情的看智障的眼神看着林平之,道:“年轻的是余沧海之子余人彦,另外一个是青城派贾人达。你们定会奇怪这俩人为何会来此,(露出坏笑)他们啦,是想要你家的辟邪剑谱。”
      
      林平之一怔,但又不太相信对方的话,他们想要他家的辟邪剑谱,那她呢?
      
      克莱丝自然看得出对方并不相信自己的话,她从袖中甩出几枚珍珠打中一直躲在一旁不说话的老头和他孙女。
      
      “哎呦。”那叫宛儿的少女惊呼一声,惊恐地看着克莱丝。
      
      林平之他们怎么都看不懂对方这一行为,克莱丝也不解释而是径直走向那表情惊恐的俩人。
      
      “华山派劳德诺,岳灵珊。”克莱丝轻易便点出这俩人来历,笑着继续说:“岳不群那伪君子还真是会算计啊~”
      
      “不许你污蔑我爹!”
      
      克莱丝用她那秀窄修长,却又丰润白暂的手捏住对方的下巴冷笑道:“不仅武功不行,脑子也蠢笨得很。”
      
      岳灵珊不敢反驳,被克莱丝杀气吓得眼泪都流了出来。
      
      克莱丝收回手,恢复那清冷的模样道:“林平之,福威镖局将要大祸临头,你若走投无路时便打开这锦囊。”
      
      林平之下意识接住对方丢来的锦囊,他有一堆子疑惑想问克莱丝,却发现她已离开。
      
      ——————
      
      林平之忐忑不安的回到镖局子中,他很是在意克莱丝那番话,但又不敢告诉父亲。
      
      克莱丝躲在一旁静静地看着余沧海杀死福威镖局的人,逼得林震南夫妇出逃。
      
      【林粟,真要去救那废物?】
      
      【你都说全听我的,无需再质疑。】
      
      【好好好。】
      
      只是林震南夫妇未逃出多远便被余沧海的徒弟给追上了,几人在这山谷酒店旁的竹林里打了起来,可惜不是对方的对手,被来的二人给擒住。
      
      那年轻一点的人重重地甩了林平之两个耳光,笑道:“兔崽子,从今天起,老子每天打你十八顿,一路打到四川青城山上,打得你一张花旦脸变成大花面!”
      
      林平之被打的眼冒金星,他狠狠地瞪着对方,心里却在想:明明我按那锦囊上写的去做了,为何到现在还没人来救我们?
      
      那二人将林震南一家三口提入饭店,抛在地下。年轻一点的男子道:“咱们吃一餐饭再走。”
      
      另一人道:“好。”
      
      两人高兴喝酒吃肉的时候,突然脸色大变表情狰狞地翻倒在地。
      
      林震南夫妇疑惑不已,林平之却惊喜地喊着:“是神女姐姐吗?”
      
      克莱丝悄然出来,她解开了三人的被点穴位,微笑道:“嘴可真甜。不过我早就说好了,若是要我相助,便一辈子都做我的奴仆。”
      
      林平之没了刚才的欣喜之情,他愧疚地看着父亲母亲道:“孩儿不孝,愧对爹娘多年养育之恩。”说着便要跪下。
      
      林震南牵住林平之不然他跪下,表情严肃地问:“平儿,这是怎么一回事?”
      
      林平之只好把他酒店隐瞒的一些事说了出来,林震南夫妇震惊地看着并不比自己儿子大多少的姑娘,没想到这姑娘竟是江湖上凶名赫赫的罗刹女,看样子更像是个下凡的仙子。
      
      林震南道:“林姑娘……”
      
      克莱丝打断对方的话,冷道:“我可不是什么好心人,林平之跟我走。”
      
      林平之生怕克莱丝一个不高兴把他爹娘杀了,只好听话地跟在她身后离开,哪怕背后娘亲哭泣地喊着自己名字,也绝不回头。
      
      【满意了吧。】
      
      【林粟:还行吧,不过你带着他干什么?】
      
      【好玩。】
      
      林粟眉头一皱,为这个世界默哀三秒,克莱丝开始搞事情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