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武侠之工具人

作者:林粟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倚天屠龙记1

      “师父,师叔我下山去了。”那蓝衫壮士,脚穿草鞋正向面前的师父和师叔道别,这次他是要去福建诛杀一个戕害良民、无恶不作的巨盗。
      
      他师父一派仙风道骨,让人不由得信服,只是他那口中敬重的师叔竟然是只比巴掌大不了多少的玄猫!
      
      他师父笑道:“去吧,小心为上。”
      
      他那师叔微微张开眼,瞧了瞧这一眨眼就长大的小屁孩,缓缓道:“喵喵喵。”
      
      这蓝衫壮士不好意思挠了挠脑袋,道:“师叔说的是。”
      
      他师父大笑道:“小玄你每次都能抓住重点,我那些徒弟真是差的远了。”
      
      小玄,也就是这只玄猫,更准确点来说,它是克莱丝新选的身份,为了更好接近主角的亲友。
      
      克莱丝来这个世界已经快有一百年了,之前林粟在她身边这个老者身上,但只是暂时停留,对方并不是主角。
      
      【快了,不着急。】
      
      克莱尔和这老者相遇还是在他叫张君宝的时候,那时还是个十多岁的孩子,并不像现在是一代宗师,武当一派的创始人。
      
      “喵。”克莱丝慵懒地躺在石头上晒太阳,她催促着这三徒弟快走,觉着他在这吵到她休息了。
      
      蓝衫壮士失望地离开了,除了师父和五师弟外,师叔对每个人都好敷衍,他真羡慕五师弟受师叔的喜爱。
      
      已经是位耄耋老人的张君宝,私底下和克莱丝相处还是像个孩子一样,没事喜欢给克莱丝梳梳毛,不过更多的还是喜欢和克莱丝对练。
      
      “小玄,你很担心岱岩?”张三丰和克莱丝相处了七十多年了,自然能听懂她话里的其他含义。
      
      克莱丝轻轻地摇晃了下尾巴,表示是的。
      
      张三丰很希望这只是克莱丝多虑了,但以往她总是能精准得预测到危险。
      
      张三丰长叹一口气,道:“希望这次并不准确。”
      
      克莱丝睁开一只眼睛瞧了有些忧愁的张三丰,不由地觉得好笑,她有剧本,怎会不准?
      
      ————————
      
      这一日是武当派创派祖师张三丰的九十寿辰。
      
      当天一早,紫霄宫中便喜气洋洋,六个弟子自大弟子宋远桥以下,逐一向师父拜寿。只是七弟子之中少了个俞岱岩不到。张三丰和诸弟子知道俞岱岩做事稳重,到南方去诛灭的那个巨盗也不是如何厉害的人物,预计当可及时赶到。但等到正午,仍不见他人影。众人不耐起来,张翠山便道:“弟子下山接三哥去。”
      
      哪知他这一去之后,也是音讯全无。按说他所骑的青骢马脚力极快,便是直迎到老河口,也该回转了,不料直到酉时,仍不见回山。
      
      大厅上寿筵早已摆好,红烛高烧,已点去了小半枝,众人都有些心绪不宁起来,张三丰眉头紧锁看向身旁的克莱丝,道:“小玄……”
      
      克莱丝轻盈地跳到张三丰的肩膀上,用带有肉垫的小爪子轻轻地拍着他的脸安慰着。
      
      张三丰并没有高兴起来,反而更加忧愁:“我并不希望你那么做。”
      
      “喵”放心吧。
      
      张三丰还想开口时,只见张翠山双臂横抱一人,冲了进来,满脸血污混着汗水,奔到张三丰面前一跪,泣不成声叫道:“师父,三……三哥受人暗算……”
      
      出门时还好好的三师兄俞岱岩,现在四肢骨节却都已被人折断,指骨、腕骨、臂骨、腿骨到处冒出鲜血,显是敌人逐一折断。
      
      张三丰见爱徒伤成这般模样,胸中大震,当下不暇询问,奔进内堂取出一瓶“白虎夺命丹”。克莱丝跳到俞岱岩胸口上摇了摇头阻止张三丰,用那双琥珀色的眼睛认真地看向张三丰。
      
      张三丰面露苦色,他的几个弟子不明白他们在说什么,为何师父看起来很纠结痛苦?
      
      “喵喵喵。”没关系的,我还有很多。
      
      张三丰闭着眼睛,无奈地摇头道:“你们都出去吧。”
      
      张翠山还想说些什么,就被大师兄宋远桥拉了出去,大师兄似乎有话要和他讲,他只好先跟大师兄出去。
      
      ——————
      
      出了大厅,大师兄立刻把张翠山叫到一旁,张翠山奇怪地问:“大师兄是有什么重要的是要和我讲吗?”
      
      宋远桥小声和张翠山讲:“你可知师父为何那般痛苦?”
      
      张翠山摇了摇头,他并不知其中原因。
      
      宋远桥道:“待会岱岩就会像刚出发那会一样精神。”
      
      张翠山惊诧地看着大师兄,觉得他在开玩笑,但仔细想想便知大师兄不会开这种玩笑。
      
      “难道是因为师叔?”
      
      宋远桥点了点头,叹道:“岱岩这伤只有师叔能治好,只是这代价……”
      
      话未说完,众人只听一声尖锐的猫叫从大厅传出,张翠山立刻慌张地冲了进去,就见原本生命垂危的三师兄现在正精神地和师父说话,而师叔则虚弱地蜷缩在师父的手里。
      
      张三丰缓缓的道:“松溪,你让厨房煮点鱼汤来。”
      
      张松溪出了门,殷梨亭忍不住问道:“师父,师叔怎么了?”
      
      张三丰道:“只是虚弱一阵子。”
      
      张翠山他们根本不信,师叔一定是受了更严重的伤。
      
      “师父,师叔他到底怎么样了?”
      
      张三丰叹了一口长气,隔了半晌,才道:“失了条尾巴。”
      
      张翠山有些疑惑不明白这话是什么意思,只好求助地看向大师兄。
      
      宋远桥道:“传闻猫有九条命,每一条尾巴代表一条命,翠山现在你明白了吧。”
      
      张翠山一怔,然后看向虚弱不堪的师叔忍不住流下了泪,三师兄更是痛苦不已,他不敢问师叔还剩几条尾巴,他怕自己承受不住。
      
      “喵……喵……”
      
      克莱丝发出仿若细蚊的声音,张三丰传话:“岱岩你无需自责,小玄他只希望你们能陪他到老,其他对小玄来说,已经不是那么重要了。”
      
      张翠山哭的稀里哗啦,大声道:“我会陪师叔一辈子的!”
      
      【啧,下一个死的就是你了。】
      
      “喵”
      
      张翠山哽了一下,他不知是笑是哭道:“师叔。”
      
      张三丰把克莱丝送回房间,转身回来便他的这些爱徒交流下发生的事情。
      
      俞岱岩仔仔细细地将那些天的遭遇都说了出来,张三丰望着天井中的一棵大槐树出神,摇头道:“这事好生棘手,松溪,你说如何?”
      
      武当七弟子中以张松溪最是足智多谋。他平素沉默寡言,但潜心料事,言必有中,刚认真听三师兄讲,分析道:“据弟子想,罪魁祸首不是少林派,而是屠龙刀。”
      
      张翠山和殷梨亭同时“啊”的一声,俞岱岩想明白了同意的点了点头。
      宋远桥道:“四弟,这中间的事理,你必已推想明白,快说出来再请师父示下。”
      
      张松溪道:“三哥行事稳健,对人很够朋友,决不致轻易和人结仇。他去南方所杀的那个巨盗,是个下三滥,为武林人物所不齿,少林派决不致为了此人而下手伤害三哥。”
      
      张三丰点了点头,张松溪又道:“三哥手足筋骨折断,那是外伤,但在浙江临安府已身中剧毒。据弟子想,咱们首先要去临安查询三哥如何中毒,是谁下的毒手?”
      
      张三丰点了点头,道:“岱岩所中之毒,异常奇特,我还没想出是何种毒药。岱岩掌心有七个小孔,腰腿间有几个极细的针孔。江湖之上,还没听说有哪一位高手使这般歹毒的暗器。”
      
      只听得脚步声响,一个小童进来报道:“观外有一干镖客求见祖师爷,说是临安府龙门镖局的都大锦。”
      
      张翠山霍地站起,满脸怒色,喝道:“便是这厮!”
      
      纵身出去,只听得门外呛啷啷几声响,兵刃落地。只见张翠山右手抓住一条大汉的后心,提了进来,往地下重重一摔,怒道:“都是这厮坏的大事!”
      
      莫声谷听是这人害得三师哥如此重伤,伸脚便往都大锦身上,宋远桥阻止着莫生谷,和颜悦色地让他把事情经过说出来。
      
      而主角俞岱岩并没有出来,毕竟几个时辰前他还是动弹不得,生命垂危。
      
      都大锦一一照实而说,最后惨然道:“宋大侠,我姓都的办事不周,累得俞三侠遭此横祸,自是该死。我们临安满局子的老小,此时还不知性命如何呢。”
      
      张三丰道:“莲舟,你带同声谷,立即动身去临安,保护龙门镖局的老小。”
      
      俞莲舟答应了,心中一怔,但即明白师父慈悲之心,侠义之怀,那姓殷的客人虽说是恐吓之言,但不得不防。
      
      张翠山不喜此人,他冷哼一声去看师叔去了。
      
      ——————
      
      克莱丝正睡在柔软的床上,旁边坐着依旧自责的俞岱岩,他承担起照顾师叔的责任,直到师叔恢复过来为止。
      
      张翠山看见克莱丝睡着了,便放低声音道:“师叔他还好吗?”
      
      俞岱岩道:“除了过于虚弱外,并无其他问题。”
      
      张翠山看着床上小小一团的师叔,感叹道:“师叔能力可真是神奇。”
      
      俞岱岩提醒着张翠山道:“可千万别人让知道师叔的能力,不然……”
      
      张翠山忍不住打断三师兄的话,道:“三哥你放心吧,我不会让人知道师叔的秘密。”
      
      其实这猫现在只是个空壳,克莱丝本人现在正在公司处理一件麻烦事。有一个和系统250一样愚蠢的系统521,不仅一直都没发现绑错了宿主,还差点被对方给控制了。
      
      “真是蠢得可以。”克莱丝坐在椅子上看250传回来的信息,她翻看了下冷笑道:“521回炉重造,带那个人来见我。”
      
      系统250立刻将那个错绑的宿主带了过来。
      
      这人倒是有副好皮囊,丰神俊貌,那双无情的眼睛犹得克莱丝的心,她微笑道:“坐。”
      
      对方能看出这人和他是一类人,他倒是没想过这家系统公司的老板竟然是个这样的人。
      
      “我想和你做笔交易。”
      
      克莱丝将一份文件传给他说:“不急,先看看这个。”
      
      他打开那份文件,有些惊讶地看向克莱丝道:“你不怕引狼入室?”
      
      克莱丝自信地笑道:“那便试试,我喜欢挑战。”
      
      对方看错了这人,她比自己想象的还要疯,不过正是这样他更加欣赏对方了。
      
      “我同意了。”
      
      克莱丝点了点头,将一个全新的系统交给他,然后她继续回到那个任务世界去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