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武侠之工具人

作者:林粟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傅红雪5

      乳白色的晨雾刚刚从秋草间升起,草上还带着昨夜的露珠。
      
       一条黄泥小径蜿蜒从田陌间穿出去,克莱丝正和傅红雪走在这小径上。
      他看起来有些沉默,克莱丝道:“后悔了?”
      
      傅红雪摇了摇头,他眺望远处的枫林,问:“我复仇之后,你会去哪?”
      
      克莱丝笑了笑道:“舍不得我?”
      
      傅红雪竟然诚实的点了点头,他觉得克莱丝就像她的家人一样,有些舍不得分离。
      
      克莱丝沉默了,她长叹道:“对不起。”
      
      傅红雪紧握着剑柄一步一步慢慢地往前走,他生气了,他不知道是气自己还是气克莱丝。
      
      克莱丝无奈地追上傅红雪,不多解释,也解释不了。
      
      这次他们要去好汉庄,杀死一个参与了梅花庵行动的人,那人是好汉庄的庄主——薛斌。
      
      好汉庄就像它的主人一样,已垂垂老矣。
      
       墙上已现出鱼纹,连粉漆都很难掩饰得住,风吹着窗棂时,不停地“格格”发响。
      
      庄主薛斌已经将庄里的人都打发走了,他知道傅红雪要来杀他了。
      
      克莱丝和傅红雪进来的时候,薛斌和一位老人家正在喝最后的酒,他们高兴地说话着在看见傅红雪戛然而止。
      
      傅红雪道:“十九年前,那……”
      
       薛斌忽然打断了他的话,道:“你不必再问了,你要找的人,就是我。”
      
      他开始回忆过去那段难以忘却的记忆,慢慢讲述当时的细节。
      
      “那天晚上我到了梅花庵时,已经有很多人在那里了,我们每个人都是蒙着脸的,彼此间谁也没有说话,我们在雪地里等了很久,冷得要命,忽然听见有人说,人都到齐了。”
      
       傅红雪道:“说话的人是马空群?”
      
       薛斌道:“不是!马空群正在梅花庵里喝酒。”
      
       傅红雪道:“说话的人是谁?他怎么知道一共有多少人要去?难道他也是主谋之一?”
      
      薛斌笑了笑,笑得很神秘,道:“我就算知道,也绝不会告诉你。”
      
       傅红雪冷冷道:“我自己会找出来的。”
      
      薛斌笑了笑没有说话,继续喝着面前的酒,突然他表情狰狞,瞪大了双眼看着面前的酒。
      
      “这……”
      
      傅红雪试着救他却发现他已经没有了呼吸,克莱丝检查了一下他的酒,道:“有人在酒里下了毒,看来是不想他把秘密说出去。”
      
      傅红雪道:“那凶手没想到薛斌并没有出卖他。”
      
      克莱丝笑道:“不,他已经说了关键性的一句话。”
      
      傅红雪沉思着缓缓道:“人都来齐了?”
      
      克莱丝道:“是的,不仅是因为对方是主谋之一,还因为她说出这句话的口音。”
      
      傅红雪道:“口音?”
      
      克莱丝意味深长道:“那人把人说的像能。”
      
      傅红雪一怔,他知道另一个主谋是哪家人了。
      
      门外赶来的叶开,正好听到这一句话脸色大变,他也明白了。
      
      【这就是命(笑)不枉我剧透】
      
      ————
      
      克莱丝和傅红雪现在正赶往丁家庄,只是半途被丁灵琳的三哥丁灵中和大哥丁云鹤拦住,然后路小佳也来了。
      
      只听“呛”的一声龙吟,两道剑光如闪电交击,从对面的屋顶击下。
      
       辉煌的剑光中,只见这两人一个长身玉立,风采翩翩的丁三公子。
      
       另一人道装高冠,面色冷漠,掌中一柄剑精光四射,竟是从来很少过问江湖中事的大公子丁云鹤。
      
       他们的脚尖一点地,掌中剑又已刺出三招,两柄剑配合得如水乳交融,天衣无缝。
      
      克莱丝能看出,这剑术是专门为克制白家神刀的,克莱丝退了出来,这是他的战斗。
      
      这时丁家兄弟已削出了九九八十一剑,突然清啸一声,双剑回旋,又将第一式使了出来,首尾衔接,连绵不绝。
      
       傅红雪脚步上那种不可思议的变化,现在已完全显示出来,如闪电交击而下的剑光,竟不能伤及他毫发。
      
       可是,他的出手也全被封死,竟完全没有拔刀的机会。
      
      克莱丝知道这两人的这套剑术还不行,傅红雪在她的培训下,已经有一套属于自己的刀法了。
      
      丁家兄弟的第二趟九九八十一式已用尽。
      
        他们双剑回旋,招式将变未变,就在这一瞬间,突听一声大喝!
      
       喝声中,雪亮的刀光已如闪电般划出!
      
       傅红雪的刀已出手。
      
      那两人飞了出去,丁云鹤更是胸口多了条血口。
      
      路小佳惊诧,没想到傅红雪深藏不露。
      
      忽然间,一阵急骤的马蹄声,一匹健马急驰而入。
      
       马上的人青衣劲装,满头大汗,一闯进了院子,就翻身下马,拜倒在地上,道:“小人丁雄,奉丁老庄主之命,特地前来请傅红雪傅公子,林粟林小姐到丁家庄中,老庄主已在天心楼上备下了一点酒,恭候两位的大驾。”
      
      傅红雪自然要去,他要将这主谋杀死报仇。
      
      ————
      
      天心楼并不在天心,在湖心。
      
       湖不大,荷花已残,荷叶仍绿,半顷翠波,倒映着楼上的朱栏,栏下泊着几只轻舟。
      
      傅红雪看到了叶开,他突然发现这人很奇怪,为什么会也出现在这里,他和十九年前那件事又有什么关系?
      
      丁乘风承认他是另一名主谋,他要将公道还给傅红雪。
      
      “我只希望你以后永远记得,仇恨就像是债务一样,你恨别人时,就等于你自己欠下了一笔债,你心里的仇恨越多,那么你活在这世上,就永远不会再有快乐的一天。”
      
       说完了这句话,他就准备将杯中酒喝下去。
      
       但就在这时,突见刀光一闪。
      
       接着,“叮”的一响,丁乘风手里的酒杯已碎了,一柄刀随着酒杯的碎片落在桌上。
      
       一柄飞刀!三寸七分长的飞刀!
      
       傅红雪霍然回头,吃惊地看着叶开。
      
       叶开的脸竟也已变得跟他同样苍白,但一双手却也是稳定的。
      
       他凝视着丁乘风,丁乘风也在吃惊的看着他,道:“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叶开的声音很坚决,道:“因为我知道这杯中装的是毒酒,也知道这杯毒酒,本来不该是你喝的。”
      
       克莱丝赞同道:“不应该为他人的过错负责,即便是最亲的人。”
      
      傅红雪道:“他是为人顶罪?为何人?”
      
      突听楼下一人道:“为了我!”
      
      声音嘶哑低沉,无论谁听了,都会觉得很不舒服。
      
       可是随着这语声走上楼来的,却是个风华绝代的女人。
      
      看见她走上来,丁乘风的脸色立刻变了,失声道:“你不该来的。”
      
      丁白云道:“不。我该来的!”
      
      丁白云讲述了过去,她深爱着白天羽,无法和白天羽在一起因此因爱生恨,和马空群一起策划杀死白天羽。
      
      丁白云道:“对了,我让你看个人。”
      
      傅红雪忍不住问道:“谁?”
      
       丁白云道:“马空群!”
      
       马空群竟然在丁家庄!
      
      傅红雪的身子开始颤抖,突然拔刀,闪电般向马空群的头砍下去。
      
       就在这时,又是刀光一闪!
      
       只听“叮”的一响,傅红雪手里的刀,突然断成两截。
      
       折断的半截刀锋,和一柄短刀同时落在地上。
      
      一柄三寸七分长的短刀。
      
       傅红雪霍然转身,瞪着叶开,厉声道:“是你?”
      
       叶开点点头,道:“是我。”
      
       傅红雪道:“你为什么不让我杀了他?”
      
       叶开道:“因为你本来就不必杀他,也根本没有理由杀他。”
      
       克莱丝突然这时候开口道:“走吧,阿雪,真正的白家人来了。”
      
      傅红雪惊诧地看着叶开,然后笑了:“原来如此。”
      
      现在叶开明白了,傅红雪一直都知道自己不是白天羽的儿子,看样子是克莱丝告诉的他。
      
      傅红雪并不愤怒,也不失落,他只是松了口气转身离开了这个地方。
      
      叶开疑惑地看着站在原地并没有和傅红雪离开的克莱丝,道:“你不走吗?”
      
      克莱丝笑道:“不了,我已经走得够久了,现在我要安静的待在一个地方。”
      
      叶开知道,他以后再也不会遇见克莱丝了,当傅红雪真正轻松的那一刻,她也就失去了活下去的意义,傅红雪更像是她的一个寄托,他也许和她过世的妹妹在哪些地方相似。
      
      叶开他们当然不会再遇见克莱丝了,因为她跟着林粟去往下一个任务世界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