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武侠之工具人

作者:林粟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傅红雪4

      太阳刚巧照在街心。
      
       街上连个人影都没有,但窗隙间,门缝里,却有很多双眼睛在偷偷地往外看,看一个人。
      
       一个正在一个六尺高的大木桶里洗澡的少年,木桶就摆在街心。
      
       水很满,他站在木桶里,头刚好露在水面。
      
       一套雪白崭新的衫裤,整整齐齐的叠着,放在桶旁的木架上。
      
      他的剑也在木架上,旁边还有一大包花生。
      
       他一伸手就可以拿到剑,一伸手也可以拿到花生,现在他正拈起一颗花生,捏碎,剥掉,抛起来,张开了嘴。
      
      花生就刚好落入他嘴里,他显然惬意极了。
      
      克莱丝则注意到他旁边替他擦背的女人,是个熟人——马芳铃。
      
      【这灵魂开始堕落了,我喜欢(笑)】
      
      那个人是被那些被烧掉店铺的人雇来的,他的任务是杀了傅红雪和克莱丝。
      
      克莱丝知道此人的底细,他是荆无命的徒弟路小佳。
      
      傅红雪的眼睛已盯在路小佳脸上。
      
       路小佳却连看都没有看他,反而向身旁请他来的丁老四和胡掌柜招了招手。
      
       路小佳道:“你们要我杀的就是这个人?”
      
      丁老四迟疑着,看了看胡掌柜,两个人终于同时点了点头。
      
       路小佳道:“你们真要我杀他?”
      
       丁老四道:“当然。”
      
       路小佳忽然笑了笑,道:“好,我一定替你们把他杀了。”
      
       他伸出一只手,慢慢地拿起了木架上的剑。
      
      傅红雪握紧了手里的刀,克莱丝没有任何动作,她已经看了剧本不太想动。
      
      路小佳并没有和傅红雪动手,而且突然杀了丁老四和胡掌柜两人,用的是他在木桶里的左手剑。
      
      路小佳看着鲜血从他的剑尖滴落,轻轻叹息着,喃喃道:“干我这一行的人,就算洗澡的时候,也会在澡盆留一手的,现在你们总该懂了吧。”
      
       马芳铃突然嘶声道:“可是我不懂。”
      
       路小佳道:“你不懂我为什么要杀他们?”
      
      克莱丝用可怜的眼神看着马芳铃,道:“因为他不喜欢被人利用,更不喜欢被人当做工具。”
      
      路小佳深深地看了克莱丝一眼,然后用剑破开洗澡的木桶,杀了藏在里面的人。
      
      叶开认识那个躲在木桶里的人,克莱丝突然拍了拍傅红雪的肩膀,道:“走吧,这只是场掩人耳目的戏。”
      
      叶开一怔,他也明白了,猛得往马场那里跑去。
      
      马场那火光冲天,但这和傅红雪他们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他们正往一个地方赶去。
      
      ————————
      
      饭馆总是信息流通最迅速的地方,克莱丝正陪着傅红雪一个个问过去,有两个人刚从旁边的酒楼上下来,两个衣着很华丽的大汉,一个人身上佩着刀,一个人腰畔佩着剑。
      
      傅红雪突然拦住了那两人,对着佩刀大汉道:“你是山西五虎断门刀彭家的人?”
      
       佩刀的大汉道:“你认得我?”
      
      傅红雪冷冷道:“我虽然不认得你,但却认得你的刀!”
      
      这柄刀就和他身上的衣着一样,装饰华丽得已接近奢侈。
      
       刀的形状很奇特,刀头特别宽,刀身特别窄,刀柄上缠着五色彩缎。
      
       佩刀的大汉挺起胸,神气十足地大声道:“不错,我就是彭烈!”
      
      傅红雪道:“我听说过彭家跟马空群是朋友。”
      
      彭烈这人总算明白眼前这个可怕的少年是来杀马空群的,只可惜他也没见过马空群这人。
      
       傅红雪道:“这把刀很漂亮,但是杀不了人。”
      
      彭烈看着他的脸,竟不由自主后退了半步,忽然大笑道:“你这柄刀呢?难道也能杀人?”
      
      傅红雪虽没有像原剧情里一样杀了公孙断,但他也是杀过人的,克莱丝让他去杀死那些祸害百姓的人。
      
      【想起来他第一次杀人的时候,那叫一个狼狈吐得稀里哗啦的,真是没用。】
      
      那佩剑的是个很英俊的少年,身材很高,双眉微微上挑,脸上总是带着种轻蔑之色,好像很难得将别人看在眼里。
      
       他一直在旁边冷冷的看着,这时竟忽然叹了口气,道:“你没看出来他刀上的血气吗?”
      
      这个佩剑的少年认识傅红雪,不对,应该说知道他们在西北的事。
      
      克莱丝道:“你刚从西北回来。”
      
      佩剑的少年突然看向克莱丝道:“我想看看你的鞭子到底有多快。”
      
      佩剑的少年接着道:“我姓袁,叫袁青枫,袁家和万马堂也是世交。”
      
      克莱丝无奈地叹了口气道:“你先拔剑吧。”
      
      袁青枫皱眉道:“天山剑派的门下,从来还未向人先拔过剑!”
      
       克莱丝身旁的傅红雪脸上忽然出现了种很奇怪的表情,喃喃道:“天山……天山……”
      
      【哦~天山剑派】
      
      克莱丝笑了笑,袁青枫突然身体紧绷,握紧手里的刀,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就听到耳边呼啸的风声。
      
      克莱丝像似没有动过一样,可袁青枫却知道她动了,只是太快没有反应过来。
      
      “你甚至不如红雪,还是多练练吧。”
      
      袁青枫什么话都没有再说,慢慢地转过身,走入酒楼旁的窄巷里。
      
      旁边的彭烈一脸懵逼,他不明白两人为什么站着不动。
      
      傅红雪突然没有让彭烈拔刀的欲望了,他还不如袁青枫这人。
      
      “阿雪,我饿了,去吃饭吧。”克莱丝拉着傅红雪准备去吃饭。
      
      突听一人道:“不如来天福楼,那的菜不错,今还不收钱。”
      
      路上刚有顶轿子经过,现在已停下,这声音就是从轿子里发出来的。
      
      克莱丝听出这人是谁。
      
      “我们并不去,叶开在那请客我们也不去。”克莱丝才不想走剧情,她不需要!
      
      丁灵琳怕了克莱丝这人,她叹了一口气然后坐着轿子离开了。
      
      傅红雪道:“他也在找马空群。”
      
      克莱丝点了点,带着傅红雪在一家饭馆坐下,她突然变出两张喜帖道:“九月十五,我们去白云庄。”
      
      傅红雪道:“为什么?”
      
      克莱丝道:“因为白云庄少庄主要和马空群的女儿马芳铃成亲了。”
      
      傅红雪的脸色变了。
      
       克莱丝笑道:“所以马空群想必也会到白云庄去。”
      
      ——————
      
      说实话,别人成亲的时候上门复仇并不是件很好的事情,但他们并不在乎。
      
      克莱丝和傅红雪到白云庄的时候正好是在午时,喜宴都已经摆上来了,那些客人已经在开吃。
      
      傅红雪走在前头,手里紧紧握住他的刀,慢慢地走入了这广阔的大厅。
      
       大厅里拥挤着人群,但看他的神情,却仿佛还是走在荒野中一样。
      
       他眼睛里根本没有别的人!
      
       但别的人却都在看着他,每个人都觉得屋子里好像忽然冷了起来,跟在傅红雪身后的克莱丝像是完全不存在了一样,没有人注意着她。
      
      克莱丝瞧了瞧远处的叶开和丁灵琳,他们是被路小佳请来的。
      
      傅红雪把这里的人都吓坏了,尤其是一个满头珠翠的妇人,她抖得连手里的茶碗都拿不住了。
      
      傅红雪并没有看她,但手里紧握的刀已伸出。
      
       看来他的动作并不太快,但掉下去的茶碗却偏偏恰巧落在他的刀鞘上。
      
       碗里的茶连一滴都没有溅出来,傅红雪慢慢地抬起手,将刀鞘上的茶碗又送到那妇人面前。
      
       这妇人想笑,却笑不出,总算勉强说了一声:“多谢。”
      
       她伸出手,想去接这碗茶。但她的手却实在抖得太厉害。
      
       忽然间,旁边伸出一只手,接过那碗茶。
      
       一只很稳定的手。
      
       傅红雪看着这只手,终于抬起头,看到了这个人。
      
       一个很体面的中年人,穿着很考究,须发虽已花白,看来却还是风度翩翩,很能吸引女人。
      
      事实上,你很难判断他的年纪。
      
      傅红雪盯着他问道:“你就是袁秋云?”
      
       这人微笑着摇摇头,道:“在下柳东来。”
      
      克莱丝本准备说话,却见马芳铃这人突然冲了出来,她冲着傅红雪和克莱丝嘶吼着,克莱丝并没有在意她这人,她对克莱丝来说一点用处都没有。
      
      马芳铃突然朝傅红雪冲过去,拔出早就藏在衣袖里的剑,剑光闪电般向傅红雪刺下。
      
      傅红雪冷冷看着她,刀鞘横出,一击。 
      
       马芳铃已踉跄倒退了出去,弯下了腰不停的呕吐起来。
      
       可是她手里还是紧紧地握着那柄剑。
      
       傅红雪冷冷道:“我本来也可以杀了你的。”
      
      马芳铃这人依旧不甘心,还想冲向傅红雪,突然有个老人出来拦下了马芳铃,他穿着极考究,态度却远比柳东来严肃有威,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正瞪着傅红雪,厉声道:“你知不知道她是个女人?”
      
      傅红雪道:“你是袁秋云?”
      
      老人道:“正是。”
      
      傅红雪道:“我可能要杀你。”
      
      袁秋云怔了怔,突然大笑,他并不觉得这个少年能够杀了他。
      
      傅红雪握紧了他的刀,一字字问道:“十九年前,一个大雪之夜,你是不是也在落霞山下的梅花庵外?”
      
      袁秋云的笑声突然停顿,失色道:“你是白……白大侠的什么人?”
      
      傅红雪准备动手,克莱丝却突然按住了他的刀,傅红雪眉头紧锁看着克莱丝,像是不明白她为什么要阻止自己。
      
      克莱丝道:“他不是,柳东来是。”
      
      傅红雪道:“为什么?”
      
      “因为那天晚上,也正是他妻子因难产而死的时候,他一直都守在床边,没有离开过半步。”柳东来走了过
      来。
      
      傅红雪道:“他……他怎么会知道的?”
      
       柳东来道:“因为有人将这秘密告诉了他。”
      
       傅红雪道:“是谁告诉了他?”
      
       柳东来道:“我!”
      
      柳东来庆幸这少年旁边的姑娘按住了他的刀,不然定是场悲剧。
      
      傅红雪道:“拔剑吧。”
      
      柳东来也不是名不副实的人,他的剑术确实还不错,只是和傅红雪的刀比起来还是差多了。
      
      他瞪大了双眼看着突然穿过他胸口的刀,柳东来似乎没想到傅红雪的刀能这么快。
      
      傅红雪收回了剑,那袁秋云却突然出手,克莱丝立刻抽出鞭子将他抽飞,她控制了力度,最多就是断几根肋骨。
      
      克莱丝道:“走吧。”
      
      傅红雪慢慢地跟着克莱丝离开了白云庄,今天这喜事算是被毁了。
      
      背后的马芳铃她痛哭,咒骂,将世界上所有恶毒的话全都骂了出来。
      
      但克莱丝和傅红雪像是没有听见一样,还是表情依旧往外走。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