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武侠之工具人

作者:林粟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李寻欢1

      
      这是个白雪皑皑的地方,克莱丝被那鹅毛大的雪遮住了去路。
      
      “没了异动,那便不急。”
      
      克莱丝顺着那因果线去寻林粟,她这次还是选了个妙龄少女,只不过这次的人物背景由她自己来设计,克莱丝是信不过250那蠢货的。
      
      “吁——”
      
      赶车的大汉立刻吆喝一声,勒住车马。
      
      马车里出来一位面容憔悴,两鬓斑白的中年男子,他注意到前面身着银白长裙,玫红锦缎小袄镶雪狐狸毛的妙龄少女,正撑着伞微笑地看着自己。
      
      只听这少女笑道:“总算是碰到人了,我还以为这地方没人会来呢。”
      
      中年男子捂着嘴咳嗽几声,他温柔地问道:“姑娘怎么一人在这地方?”
      
      少女道:“本只是好奇这雪景,结果不知怎么就迷了方向,你能带我一程吗?我会给你钱的。”
      
      中年男子笑道:“你就这么放心上我的马车?不怕我是个坏人?”
      
      少女抖了抖伞上的白雪,自信道:“不怕,你和他都打不过我。”
      
      中年男子目光中似乎有了笑意,道:“哦?姑娘可知道我是谁?”
      
      少女捂嘴笑道:“我知道呢~你就是一门七进士,父子三探花的小李探花——李寻欢。”
      
      少女发现李寻欢面上虽还带着微笑,目中却露出痛苦之色,像是别人只要一提及他的往事,就令他心碎。
      
      少女急忙道歉:“对不起。”
      
      李寻欢又怎么会生一个姑娘的气,他长叹一声道:“这雪又大了起来,上车吧。”
      
      这车厢里又宽敞还舒服,铺上了厚暖的貂皮。少女注意到那躲在角落里的女童,她惊喜地喊道:“妹妹!”
      
      李寻欢一愣,接着他仔细一瞧发现这两人长得竟有六七分像。
      
      少女想要靠近那女童,那女童却害怕的躲在李寻欢身后,少女无奈地叹道:“看来我是带不走她了。”
      
      李寻欢问道:“你既然是丝丝的亲人,为何要将她丢弃?”
      
      少女面上浮现怒色,咬牙切齿道:“因为他们不需要废物,我只是一个不注意就让他们把刚学会走路的妹妹给弄走了。”
      
      李寻欢皱着眉,他安抚着身后的女童,道:“他们是?”
      
      少女冷笑道:“还能是谁,自然是我们的父母。”
      
      李寻欢没有再继续问下去,毕竟那已经是别人的隐私了。
      
      车厢里李寻欢拿出一块雕了一半的木头出来,李丝丝在旁边静静地看着。
      
      李寻欢突然开口问道:“我还不知姑娘芳名?”
      
      少女恍然大悟似的,拍了拍自己额头道:“呀,忘了,我姓林,单名一个粟字,粟米的粟。你比我大很多,我就叫你李叔叔吧,你也可以叫我阿粟,大家都这么叫。”
      
      林粟,啊,也就是克莱丝,她懒得想名字就用了林粟的名字,反正之前林粟也用过她的名字。
      
      李寻欢道:“阿粟,那你还要将丝丝带回家吗?”
      
      克莱丝道:“不会了,我也不会回去了。对了,我妹妹现在是叫李丝丝吗?”
      
      李寻欢微微点头,道:“是的,丝丝之前有名字吗?”
      
      克莱丝摇摇头,道:“没有,他们发现妹妹体弱不适合练武后就把她丢给刘妈喂养了,他们也不许我去看妹妹,不过我会偷偷去看。”
      
      李寻欢问:“那你知道丝丝她有早夭之相吗?”
      
      克莱丝自然是知道的,林粟的灵魂残缺,不仅早夭,还会有其他问题。
      
      克莱丝道:“我知道,妹妹还是个痴儿。”
      
      这几年李寻欢都好好的养着林粟,他很喜欢这个孩子,不想她这么早离世。
      
      克莱丝突然跪下给李寻欢磕了个头,感谢道:“谢谢你。”
      
      ————————
      
      “不是这个……也不是这个”只见克莱丝丢出一瓶又一瓶的小瓷瓶,她突然笑道:“就是这个。”
      
      克莱丝把手里的小瓷瓶递给李寻欢,道:“还好我有带,这个对你这虚弱的身体有大用处,算是我的一点谢礼。”
      
      李寻欢打开闻了一下,便立刻盖上道:“太贵重了,我不能要。”
      
      克莱丝道:“若是你不要,那我也不要了,那就把丢了吧。”
      
      李寻欢无奈地摇摇头,他不会将这瓷瓶里的东西丢出去的,只好收下。
      
      克莱丝把那些乱丢的小瓷瓶又收了回去,她突然停住了动作看着李寻欢,李寻欢自然也是听到了风中传来的脚步声,于是他就掀起那用貂皮做成的帘子,推开窗户。
      
      那是个很奇怪的人,他既没有撑伞,也没有戴帽子,融化了的冰雪,沿着他的脸流到他脖子里,他身上只穿件很单薄的衣服。
      
      等马车走到他前面的时候,克莱丝才看清了他的脸,意外的年轻,虽然还太年轻了些,还不成熟,但却已有种足够吸引人的魅力。
      
      他像是没听到一样,还是继续的往前走。
      
      李寻欢道:“你是聋子”
      
       少年的手忽然握起了腰畔的剑柄,他的手已冻得比鱼的肉还白,但动作却仍然很灵活。
      
      李寻欢笑了,道:“原来你不是聋子,那就上来喝囗酒吧,一囗酒对任何人都不会有害处的!”
      
      克莱丝知道李寻欢是喜欢这个奇怪的年轻人的,他虽然没有请到这个年轻人上车喝酒,但却得到了等有钱请他喝酒的承诺。
      
      克莱丝道:“你很喜欢那人哎。”
      
      李寻欢笑道:“是个很有意思的少年。”
      
      克莱丝道:“不仅奇怪,还很危险。”
      
      李寻欢发现克莱丝也注意到那少年腰间那剑,虽然奇怪得像小孩子的玩具一样,但那玩具却危险的很。
      
      ——————
      
      小镇上的客栈本就不大,这时住满了被风雪所阻的旅客,就显得分外拥挤,分外热闹。
      
      克莱丝他们到这客栈的时候已经没有一间空房了,可他们一点也不急,李寻欢不急是因为他能用钱买一间空房,克莱丝不急是因为她知道他们在这过不了夜。
      
      院子里堆着十几辆用草席盖着的空镖车,但克莱丝没有多看几眼,她直接进了饭铺找了一张角落的空桌和李寻欢他们坐下。
      
      克莱丝阻止李寻欢喝酒,道:“酒虽然好,但是不能一直喝,我瞧你一路喝了不少了,现在在饭铺就该吃点饭,而不是继续喝酒。”
      
      李寻欢笑了笑没有再喝酒,克莱丝满意地点了点头。
      
      天渐渐黑了,克莱丝他们还在饭铺吃饭,突见三人从另一扇门进来,那三人的说话声都很大,吹嘘着过去的经历,生怕别人不知道他们的身份一样。
      
      李寻欢认得那紫红脸的胖子就是“急风剑”诸葛雷,但却似不愿被对方认出他,于是他就又低下头雕他的人像。
      
      幸好诸葛雷到了这小镇之后,根本就没有正眼瞧过人,他们很快地要来了酒菜,开始大吃大喝起来。
      
      可饭菜也不能塞住他们的嘴,诸葛雷开始吹嘘着自己的事迹,克莱丝嫌弃得很,不过颇有几分本事,就嘚嘚瑟瑟的,这种人真是蠢笨。
      
      这不,刚说没几句就有人找上他了,来人的是两个武功高强但相貌怪异的人,他们杀了诸葛雷身边的两个人,要他将一个黄包袱留下。
      
      诸葛雷给自己找个台阶下,但是他失败了,那两人中的一个人忽道:“你若肯在地上爬一圈,咱们兄弟立刻就放你走,否则咱们非但要留下你的包袱,还要留下你的脑袋。”
      
      这话是刚刚他吹嘘说过的,现在对方说出这样的话,这是硬生生的把他的脸给踩在地下,克莱丝知道这人不敢和他们拼命,他只会听话的在地上爬一圈。
      
      那两人并没有走,而是得意地站在原地道“只要有比我兄弟更快的剑,我兄弟非但将这包袱送给他,连脑袋也送给他!”
      
      他们的眼睛毒蛇般盯在李寻欢脸上,李寻欢并不理睬他们,而且继续雕刻自己手里的木头。
      
      【他们这是认出了李寻欢。】
      
      但门外却忽然有人大声道:“你的脑袋能值几两银子”
      
      门外一直站着的那奇怪少年终于进来了,李寻欢看起很来高兴,也很惊讶。
      
      那两人不屑地看着这少年,并不认为他的剑会比自己的快,之后他们注定要为自己的自大付出代价,那少年的剑很快。
      
      少年的剑洞穿了对方的喉咙,对方甚至没有反应过来,他杀了其中一人,转头向另一人询要50两的脑袋钱。
      
      另一个人连嘴唇都在发抖,道:“你……你……你真是为了五十两银子杀他的么”
      
      少年淡淡笑道:“不错。”
      
      这人疯了,他撕碎了自己的衣服用力扯着自己的头发,然后冲出了饭铺。
      
      少年捡起两锭银子,他要买酒。
      
      克莱丝突然开口道:“他要死了。”
      
      跟在李寻欢身边的虬髭大汉刚想问为什么的时候,就见那诸葛雷忽然掠起,一剑向少年的后心刺出!
      
      那少年是怎么也想不到他会出手暗杀,自己明明杀了那个侮辱他的人,诸葛雷本该感激他才是,为何要杀他呢!
      
      万幸李寻欢动手了,他手上雕刻的刀刺穿了诸葛雷的喉咙。
      
      少年只是回头看了一眼,他只是有些不明白对方为什么要杀自己。但他只不过瞧了一眼,就走到李寻欢面前,他充满了野性的眸子里,竟似露出了一丝温暖的笑意。
      
      他也只不过说了一句话,他说:“我请你喝酒。”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