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武侠之工具人

作者:林粟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陆小凤5

      “花满楼!”
      
      克莱丝捧着盆花和在二楼浇花的花满楼打招呼,花满楼愣了下,然后微笑着看向克莱丝。
      
      克莱丝兴奋地跑上二楼,她摘下帷帽说:“花满楼,我找到可以让你眼睛复明的药了!”
      
      花满楼没想到克莱丝这次回教,还去给他找治疗眼睛的药物,他揉了揉克莱丝细软的头发,感谢道:“谢谢你,克莱丝。”
      
      克莱丝把花满楼按在凳子上,语气认真:“不许说这么见外的话。”
      
      林粟的灵魂修复的很好,这才是克莱丝愿意治疗花满楼眼睛的原因,她并没有去所谓的神灵教,而是回公司处理一些事情去了。
      
      ——————
      
      现在这江湖人谁人不知剑神西门吹雪与白云城主叶孤城相约在“月圆之夜,紫禁之巅”进行决战。
      
      而我们爱搞事情的克莱丝正趴在桌子上,无聊地喊着:“花满楼~我们去京城吧~”
      
      花满楼眼睛还敷着克莱丝带来的药,他笑着说:“好。”
      
      “喔~花满楼最好了!”
      
      ——————
      
      陆小凤从春华楼走出来,沿着又长又直的街道大步前行,他吃惊地看着远处的两人,陆小凤是万万没想到能在这里看到花满楼和克莱丝的。
      
      “花满楼,你眼睛怎么了?”陆小凤担忧地看着布条绑住眼睛的花满楼。
      
      花满楼道:“这是克莱丝给我敷敷的治眼睛的药。”
      
      陆小凤睁大了眼睛,看着克莱丝:“真……真的可以治好花满楼的眼睛吗?”
      
      克莱丝道:“当然可以!治不好我也不会拿给花满楼。”
      
      陆小凤问:“这还要多久?”
      
      克莱丝算了下日子说:“九月十四。”
      
      陆小凤这才想起来,他俩也是为九月十五的决战来的。
      
      “克莱丝,你知道叶孤城和西门吹雪的下落吗?”
      
      克莱丝笑道:“我知道,但是你的朋友不想你找到他们,所以我不能说。”
      
      陆小凤苦笑道:“好吧,好吧。”
      
      克莱丝带着花满楼回小院了,她提前在京城购置了一处小院,花满楼眼睛还没好不能牵扯到事件里去。
      
      可是现实是你不找麻烦,麻烦却会来找上你。
      
      克莱丝看着小院里那个易容的公孙大娘尸体,她无奈地扶额,接着就见一道红影闪过。
      
      “看来我来迟了。”陆小凤没想到这个驼背老人,竟然是公孙大娘,可是她为什么要来杀克莱丝和花满楼,明明他们才刚来京城没多久?难道……
      
      克莱丝让阿一把这尸体给处理了,她看着碍眼。
      
      “陆小凤,你怎么来了?”
      
      陆小凤把龟孙子大老爷的事告诉了克莱丝,他说:“我追查到这个驼背老人的行踪,没想到她想杀你结果被你的人反杀了。”
      
      克莱丝道:“你就知道她是来杀我的?”
      
      陆小凤露出苦涩的笑容,道:“龟孙子大老爷知道的太多就被她杀了,你知道不比他少。”
      
      克莱丝冷笑道:“本来我是不想插手他们的计划,现在我改变主意了。”
      
      陆小凤为那幕后主使默哀三分钟。
      
      ——————
      
      次日,当今圣上身边的大总管王安被人发现死在了紫禁城的西北角,那是太监的亲戚本家们住的地方。
      
      皇帝眉头紧皱,他看着魏子云呈上来的密信,双掌紧握,全身冰冷,他万万没想到身边的人在策划这么一个可怕的阴谋。
      
      “给朕查!”
      
      魏子云道:“是,皇上。”
      
      魏子云走后,皇帝看着信纸上那个标志,无奈地摇头笑着。
      
      而我们深藏功与名的克莱丝现在正在给花满楼检查眼睛,她看着这双灵动的眼睛,笑的眼睛都成弯月形:“花满楼,这世界怎么样?”
      
      花满楼面上依旧那般平静,若不是克莱丝视力好注意到他微颤的手,还真以为花满楼心态平静呢。
      
      陆小凤在一旁看起来比花满楼还激动,像是要哭了一样。
      
      花满楼说:“很漂亮。”
      
      陆小凤激动地指着自己问:“花满楼,你能看清我吗?”
      
      花满楼微笑道:“能。”
      
      克莱丝道:“时候不早了,早点休息吧,明天麻烦事不少。”
      
      一大早克莱丝就离开了小院,陆小凤这人还在睡觉,他昨天太高兴了喝了不少酒,今天怕是一时半会起不来了。
      
      一破庙,里面站着一男一女。男的是对决的主角之一叶孤城,女的是清早出门的克莱丝。
      
      叶孤城凝视着克莱丝,然后苦笑道:“难怪……”
      
      克莱丝可惜地看着叶孤城:“你愧对了你的剑。”
      
      叶孤城没有再说话,他看着克莱丝离开了这破庙。
      
      ——————
      
      “陆小鸡,起床啦!”
      
      克莱丝打开了陆小凤他那间房间的窗户,正午的阳光正好从窗户进来照射在陆小凤的脸上,他不适地抬起手遮住眼睛。
      
      “好刺眼的太阳啊!”
      
      克莱丝道:“都正午了,能不刺眼吗?你快起来,我们等你吃饭呢!”
      
      陆小凤这才不情不愿地从床上爬起来。
      
      陆小凤把缎带给了花满楼和克莱丝,克莱丝笑道:“老实和尚,木道人,司空摘星,唐天纵还有我和花满楼,陆小凤你还有缎带吗?”
      
      陆小凤愣住了,他才发现他没给自己留。
      
      克莱丝难得看到陆小凤露出这幅囧样,她把自己的缎带还给了陆小凤。
      
      陆小凤问:“那你怎么去?”
      
      克莱丝变戏法一样,变出一条一模一样的缎带,她笑道:“有人又散出去十几条。”
      
      陆小凤苦笑着说:“这下麻烦了。”
      
      克莱丝还是第一次瞧这皇城,她跟在花满楼身边和陆小凤他一起过了天街,入东华门,隆宗门,转进龙楼风陶下的午门,终于到了这禁地中的禁地,城中的城。
      
      月光下,只见一个人盘膝坐在玉带河上的玉带桥下,秃顶也在发着光。
      
      “老实和尚。”陆小凤立刻赶过去,笑道:“和尚来得倒真快。”
      
      老实和尚看着陆小凤身后的那两位,起身道:“花公子,这位姑娘是?”
      
      克莱丝道:“克莱丝,我不是中原人。”
      
      老实和尚没有再开口。
      
      【这人知道我的这个身份,啧,没意思。】
      
      陆小凤发现卜巨这人也有缎带,所以现在这里有八个人。
      
      大内四高手中的殷羡殷三爷从太和门窜出,他看着这八人没有任何表情变化,就好像给陆小凤的缎带就是八条一样的。
      
      殷羡道:“现在诸位既然已全都到了,就请进去吧,过了大月台,里面那个大殿,就是太和殿。”
      
      殷羡提醒着各位,道:“诸位既然敢过来,轻功当然全都有两下子,可是我还得提醒诸位一声,那地方可不像平常人家的屋顶,能上去已不容易,上面铺着的又是滑不留脚的琉璃瓦,诸位脚底下可得留点神,万一从上面摔下来,大家的娄子都不小。”
      
      陆小凤这人被殷羡给带走了。
      
      克莱丝看着那恢宏大气的太和殿,她施展轻功轻盈地落在太和殿屋顶上,花满楼本想帮克莱丝一把,却没想到她轻功这么好。
      
      “这是个好地方。”
      
      大殿上铺满子黄金般的琉璃瓦,在月下看来,就像是一片黄金世界。
      
      原文中那些买缎带进来的人还在,不过那伪装成叶孤城的人却已经被杀死了。
      
      月光下,已出现条白衣人影,身形飘飘,宛如御风,轻功之高,竟不在司空摘星之下。
      
      这两人都身着白衣,一尘不染,脸上全都完全没有表情在这一刻间,他们的人已变得像他们的剑一样,冷酷锋利,已完全没有人的情感。
      
      没了阴谋诡计的干扰,这场旷绝古今的一战定是精彩的。
      
      因为克莱丝破坏了一些剧情,导致西门吹雪的老婆被吹走了,他现在没有任何束缚,已不输于叶孤城。
      
      子时,决战开始。
      
      刺出的剑,剑势并不快,西门吹雪和叶孤城两人之间的距离还有很远。
      
      他们的剑锋并未接触,就已开始不停的变动,人的移动很慢,剑锋的变动却很快,因为他们招末使出,就已随心而变。
      
      他们的剑与人合一,这已是心剑。
      
      没过多久,两个人的距离已近在咫尺。
      
       两柄剑都已全力刺出。
      
      这是最后的一剑,也是决定胜负的一剑。
      
      西门吹雪的剑已经刺入了叶孤城的胸膛,他不明白叶孤城为什么会失误,他比自己更快一步才对?
      
      明月已消失,星光也已消失,消失在东方刚露出的曙色田这绝世无双的剑客,终于已倒了下去。
      
      西门吹雪轻轻吹落剑上的血,仰面四望,天地悠悠,他忽然有种说不出的寂寞。
      
      西门吹雪刚准备把叶孤城的的尸体抱起,却见一人靠近。
      
      众人惊诧地看着克莱丝,她阻止西门吹雪把叶孤城的尸体带走。
      
      “他还没死,别动他。”
      
      西门吹雪奇怪地看着克莱丝,他确定叶孤城已死。
      
      克莱丝没有解释,而且拿出一颗药丸塞进叶孤城嘴里,接着又掏出一个小盒子,里面飞出一只透明翅膀的蝴蝶,它附在叶孤城的伤口上。
      
      “等这蝴蝶死去,叶孤城就能醒过来了。”
      
      陆小凤已经靠过来了,他好奇的问:“你是不是早就准备好了?”
      
      “毕竟这家人一个是你朋友,一个是我朋友。”
      
      陆小凤吃惊道:“叶孤城是你朋友!?”
      
      克莱丝笑道:“很奇怪对吧?”
      
      “确实。”陆小凤是怎么都想不到克莱丝和叶孤城是朋友。
      
      ——————
      
      在等待叶孤城苏醒的过程中,皇帝让陆小凤和克莱丝即刻到南书房,其他人则立即出宫。
      
      叶孤城已经苏醒了,陆小凤和克莱丝还没有从南书房出来,花满楼这样淡定的人都露出了焦虑之色。
      
      魏子云第六次从南书房外出来的时候,他带出了一个好消息。
      
      “我听到皇上和陆小凤在笑,他们还在喝酒。”
      
      司空摘星道:“那你有听到他们在说什么吗?”
      
      魏子云把声音压低道:“皇上答应了陆小凤任何一件事。”
      
      司空摘星怔住了,真的怔住了。
      
      说话的虽然只有他一个人,在旁边听的却不止一个,听见了这句话,每个人都怔住了。
      
      天子的这句话分量太大了。
      
      大家都在猜陆小凤会要什么,大都是名、利、女人、权势这类的。
      
      老实和尚道:“不管怎么样,他要的总是我们猜的这几件事其中之一。”
      
      忽然之间,水定门里有人道:“不是。”
      
      花满楼看到神采飞扬的陆小凤,却没看到克莱丝出来。
      
      “陆小凤,她还没出来吗?”
      
      陆小凤笑道:“皇帝还有几句话要和她说。”
      
      南书房。
      
      皇帝道:“回来怎么不看看朕?”
      
      【这身份到底还有多少关系啊?啧,这250也不知道安排的简单一点。】
      
      250,危。
      
      克莱丝无奈地说:“我怕会更不舍得离开。”
      
      皇帝看着从进门就一直戴着帷帽的克莱丝,他长叹一口气,道:“唉,若是你的眼睛和普通人一样该多好。”
      
      克莱丝没有开口,皇帝摆了摆手让克莱丝离开了。
      
      这次的紫禁之巅由于克莱丝的插手,最后倒也是个不错的结局。
      
      “啊?花满楼你要回家啊?”
      
      克莱丝失落不已,她忘了不是所有人都像她一样没有家。
      
      花满楼微笑道:“你跟我一起回家吗?我的家人都要好好感谢你。”
      
      克莱丝婉拒:“不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